时间都知道 章节40 随侯珠

章节40

  此时此刻,里面两个人,不管是高彦斐还是宋晓京,都不愿意回答时简。
  今晚,宋晓京过来没多久,叶珈成就走了。高彦斐穿走了叶珈成的厚外套,叶珈成嫌弃高彦斐留下的夹克外套一股子骚味,离开的时候连外套都没有穿。
  宋晓京特意打包带来的过桥米线,叶珈成同样一口也没吃。宋晓京一声不吭地掰开筷子递过去,叶珈成又将筷子轻轻放回茶几。两人分手以后,叶珈成第一次认真对宋晓京说话:“晓京,别留心在我这里了,不可能了。”
  宋晓京默默收起米线,过了良久,问:“你喜欢上那个女孩了?”
  叶珈成点头承认,没必要隐瞒。
  宋晓京不想相信,低声问出来:“怎么会那么快啊……”她花了两年,那个女孩有两个月了吗?
  叶珈成站起来,扔出一句:“你就当我变心了吧。”
  这世上,将变心两字说得大大方方的只有叶珈成了吧。她的室友,每天都安慰她,叶珈成肯定是为了气你跟他分手。这种话听多了,宋晓京真那么认为了。
  谁会想到,好端端的,平白无故出现的一个女孩,真让叶珈成快速心动了。
  叶珈成走掉之后,宋晓京独自坐在K房,点了一首叶珈成以前对她唱过的情歌,边听边流泪。高彦斐买烟回来,先是诧异,然后作为朋友安慰了她两句。后面为什么会吻在一起,宋晓京自己都不知道,可能接吻本身不需要多喜欢吧……
  包厢气氛怪异。
  “对不起。”时简又道歉,她真是急糊涂了。硬着头皮离开包厢,还没走几步,又被叫住了。她转过身,看向立在包厢门前的高彦斐。
  高彦斐看着有些尴尬。因为刚刚那一幕吗?
  时简还好,她和高彦斐也算多年朋友了,见多了他不要脸行为,心里早习惯了。虽然她和高彦斐有过的朋友关系,同样随着时光倒退消失了。
  高彦斐是出来送外套的。
  “叶珈成应该回南城公寓了。” 高彦斐把外套递给她,解释说,“我之前出去买烟拿了他的外套。你等会去找他的时候,顺便帮我还给他。”
  没问题,时简点了点头。
  哎!高彦斐心里难堪,说不出什么感受。他今晚鬼迷心窍了,他告诉时简叶珈成在K厅,心里还想着叶珈成出个差错的话……没想到今晚出差错的人是他。做人,看来真不能有坏心眼啊。高彦斐开口解释:“刚刚我和宋……”
  然后他什么都还没有说,小狐狸已经忙不迭地点头,仿佛知道他要说什么。高彦斐心塞。
  “……高彦斐。”时简看着高彦斐,像老朋友一样开口,“你加油,好好把握,不要放弃。”
  高彦斐:“……什么?”
  时简琢磨了会,有些“问题”抽丝破茧地明白过来。高彦斐给她的印象,立马从花花公子变成了一枚痴情男配。
  不过高彦斐一脸迷茫,还没明白她的意思。
  “好好把握住宋晓京啊。”时简蹙了蹙眉头,忍不住剧透,很认真地说了起来,“不然你们三十岁都没在一起,我和叶珈成都结婚好几年了,到时候以后你们看到多难受?”
  他去,高彦斐吐血,好想打人,这是人能这样说话么!
  “喜欢一个人需要坚持的,你学习学习我吧。”时简说完,抱着叶珈成的大衣,真要走了,临走前对高彦斐挤挤眼,示意他快点进去。
  “再见。”
  高彦斐:债见!
  高彦斐默着一张脸,转过身。他现在只想扶墙站一会。回过头,时简背脊挺着,已经消失在长廊,突然发现小狐狸和叶珈成那厮还是挺搭调啊!都是杀人无形见血封喉的主啊!
  ……
  时简来到城南的世纪花园。夜里的大雨慢慢停了下来,车子行驶在湿濡的老路,偶尔路过有积水的地面,飞溅起一片片水花。时简摩挲着手里的手机,她想给叶珈成发条短信,来来回回地几个字,写了又删除,用短信说话,总归还是差点情绪。
  然后,短信还没有发出,叶珈成的公寓已经到了。她站在门外,门缝里没有透出一丝光亮,屋里没有开灯。她敲了敲门,也没有人回应。
  不在吗?时简踮着脚尖,动了歪心思,不知道叶珈成有没有将钥匙放回去了。她伸手,摸索着上方的备用钥匙,从左到右,一点点移动……
  突然,门开了。漆黑里,一道人影笔直地立在她面前,是叶珈成。
  叶珈成门开得太快,冷不丁的,她直接杵在他面前,手还往上举着,像盗版的自由女神像……
  “嗨。”叶珈成朝她打招呼,然后他打开灯,脸上的笑容随着满室的灯火亮起来。过道灯下,他笑得灿烂,又亮眼。
  那么招人惦念。
  时简看得发愣。
  看着叶珈成临时扬起的笑容,她心里更是说不出的难受。二话不说,她直接抱住了叶珈成。没关系,她是他老婆,也是他的小狐狸,一只会投怀送抱的小狐狸。
  默默的,叶珈成任由她抱着,过了会,他将手覆盖在她的脑袋,低声问她:“怎么了……”
  时简摇摇头,没有说话。
  叶珈成收回手,大致明白过来。今晚有宋晓京的过桥米线,还有小狐狸的怀抱呢。其实,他真不是很想见她,不过这样见到了,又觉得挺好的。
  时简抬起头:“叶珈成,我带你个地方吧。”
  “嗯?”叶珈成低头,琢磨了会,“现在吗?”
  时简想了想:“你累吗?如果累的话,我们明天去也可以……”
  “我怕你累……我不累,飞机睡了一直睡。”叶珈成笑了笑,顿了下,“我进去拿车钥匙。”
  “好。”时简跟着进来。客厅左边是书房,书房门开着,她微微侧过头,就看到了书房地板散落了好几张稿子。它们像是废稿一样,被丢了。
  时简看得眼睛发疼,叶珈成拿了车钥匙走过来。他顺着她的视线,主动说起来:“一些废稿,忘记整理了。”
  时简抬起头,把话说开了,“比赛的结果,不重要。”
  “是不重要。”叶珈成回她,然后问,“我们去哪儿?”
  时简带叶珈成来到了易茂置业最高楼的天台。这个地方,她前阵子刚发现的。这里原本不允许员工上来,不过张恺有钥匙,然后将钥匙交给她负责。钥匙都给她管,她自然有上来的权限。
  高楼的风和地面不一样,更大,更嚣张;忽上忽下的,还不知道从哪边吹过来。时简迎着风走出来,秀发乱飞,转头看两眼后面的叶珈成,有点兴奋。
  叶珈成看时简兴奋,也面露出好看的笑意,懒懒散散跟着她走出天台。心情突然也很畅快,没有理由。
  时简先走到了前面,举起手指了指左边。然后她转过头对他说话,风大,声音也扯得很大。
  “叶珈成,请你看那边。”
  “嗯,星星吗?”叶珈成先看了眼小狐狸,然后顺着小狐狸所指的方向望去,数了数天际闪烁的星星,“1,2,3,4……6颗?”
  “不是。”时简摇头,她迫不及待想分享自己的新发现,突然又意识到,她的发现对现在的叶珈成没有任何意义。她要怎么说呢,怎么告诉他,十年后,他的“灵鸟”会在那里动工,会成为A城最漂亮标志性建筑。“灵鸟”作为叶珈成先锋派的代表作,这次没有获奖只是一个意外。
  不是所有的优秀的超前的作品,出世的时候都会被大家承认,有时候需要一点时间来等待。以后“灵鸟”建筑会得到全世界的瞩目。
  就在那里啊,她所指的方向。但是她要怎么说……
  时简想得眼泪都出来了,冷冽的夜风又鼓进了眼睛里。她挤了挤酸涩的眼角,再次抬起头对叶珈成说:“叶珈成,你所有的作品里,我最喜欢灵鸟了。”
  多年后叶先生问过她这个问题,现在,她提前将答案告诉他。
  小狐狸看过他几样作品呢。叶珈成笑了,轻轻应了一声,继续迎着风站着,没有多说。
  不是的!
  时简想起一段话,叶先生对她说过的话。“灵鸟”动工的庆祝会结束,叶先生重提了往事,那天她和他也像现在这样站在高高的楼顶,叶先生说:“时简,我后面一直没有参加过比赛,不是像外界说的那样因为当年参赛落空,心里意难平。我只是,从那之后想明白一件事。我根本不需要向别人证明什么,他们的评价,对我一点意义没有……”
  叶先生自己说过的话,她今晚也同样说给他听。
  风大,时简声音带着情绪,脸都涨红了。叶珈成足足愣了好几秒,然后他慢慢转过头,开口:“小狐狸,今晚谢谢你了,不过……我真没有很难过。”
  “真的?”时简红着眼。
  “真的。”叶珈成不骗人地点点头,原本是有点失望。他讨厌失望,厌恶这样糟糕情绪。现在想明白了,真没什么了。何况……叶珈成轻轻睨了时简一眼,呼出一口白气。他没想到,小狐狸安慰人的功夫也是一流。
  一股股湿冷的寒流迎面扑来,叶珈成勾了勾唇角,模样温柔地问了问旁边人:“冷吗?”
  时简点点头:“冷啊。”
  然后,叶珈成伸出手,将她带到怀里,包裹着。他学着她那天的语气,磁性的声音在她耳边轻轻喟叹一句:“这样才不冷,是不是?”
  嘻嘻。时简转过身,面对面怀抱住叶珈成,闷声道:“是这样,才不冷。”
  叶珈成好笑,搂得更紧。过了会,他慢慢开口:“时简,我们交往吧。”这话说得有些快,不过的的确确是他现在想说的。
  交往啊……
  怀抱那么暖,时简没有立马回答,过了会她抬起头,缓缓地瞅了叶珈成几眼,样子像极了一只得瑟的小狐狸:“可是你才刚开始追我呢。”
  是啊,刚追呢。那怎么办啊?叶珈成微笑地望着怀里的人,提出一个建议:“一边追一边交往怎么样?”
  这个,时简想了想,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齿,她冲叶珈成挑挑眉,点头同意了:“好,成交!”
  叶珈成心满意足,低下头啄了啄怀抱里女孩的嘴巴。冷风嗖嗖地吹着,现在就算有点冷,也是美好的,一分一秒都觉得珍贵。悄悄的,他握住小狐狸的手,收在他的手掌里。
  他的右手,她的左手,像情人这样相握。
  哦,他们现在就是情人了。
  这个夜,真是温暖得令人着迷啊。叶珈成牵着时简,没有放手,直接将她牵回了他的公寓。
  小狐狸乖乖地跟他走,像是和他回家一样。
  然后……
  叶珈成洗了热水澡出来,总感觉还是有些不对。
  房间里,小狐狸在铺床。
  小狐狸套着他的宽大衬衫,露出两条细白的腿,若隐若现地晃荡着。然后她趿着拖鞋,哼着歌儿,将一一将床上的被子的四个角拉平、铺整齐。
  这个睡前习惯,像是她多年养成一样。
  叶珈成神色探究,看着时简愉快忙活的身影。她是不是开心得太过了……
  这种开心,就像少女终于圆梦一样,仿佛她今晚做的一切,只是为了将他……骗上床?这个猜想,真是清新得令人神清气爽。
  的确,时简现在真的很开心啊,今晚她和叶珈成终于又要同床共枕地睡觉了!她整理好两人的床铺,然后麻溜地掀开被窝,钻进去。
  卧室门口,叶珈成已经穿着睡袍立在那里,看着她。
  唔……
  叶珈成的眼神,让时简突然有些羞耻起来,也意识到节奏好像有点不对。不过她已经爬上床了,难道还要下来么?她能不能让叶珈成快点适应有老婆热炕头的幸福生活啊……想到这,时简抬了抬下巴,开口:“叶珈成,你快点啊……我都把被子给你焐热了。”
  “……哦。”叶珈成默默点了下头。今晚睡了,是缘是劫就知道了。
  然后,他一步步朝床头走过去。
  等会,如果他还能忍住什么都不干,他敬自己是条汉子!
  作者有话要说:  小修个别句子。
  时间比较长吧,节奏我也在把握,谢谢大家的意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