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都知道 章节42 随侯珠

章节42

  毫无疑问了。
  易霈和赵雯雯突然解除婚约,和张恺脱不了关系。这段时间相处,时简对张恺印象其实不错。虽然常常给人不正经的感觉,行事作风还是正派人。易霈的自传里,张恺作为易霈的高级助理,多多少少也露过几次名字。赵依琳那本书里还写过张恺结婚的时候,易霈不仅送了大礼还是证婚人。
  时简愤愤不平,觉得张恺对不起易霈的厚爱和大礼。
  张恺看得愣愣的,同样很受伤:“……时简,你为什么这样看我啊?”
  时简撇过头,默了一会,又翻了一个白眼。
  张恺:“……”好生气哦!不管如何,他除了是她的师父,还是她的上司吧!她一个白眼不够,又来一个,他真心把她宠坏了!张恺好生气的,他坐回办公椅,摆了摆脸色。情面没了,还有情意在,他尽量说得温煦:“时简,如果你对我有什么意见的话,可以直接说。我……我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好吗?”
  切——
  时简不为所动,转过头,直接发问张恺:“易总为什么和Vivi解除婚约?”她心里还是将张恺当朋友对待,而不只是共事的同事。
  可是,张恺真的让她失望了。
  她还没有开始试探,张恺先是看了看她,然后望了望办公室的门,似乎在观察门有没有关严实,满脸都是做了坏事怕被人知道的心虚。
  虽然,张恺还在极力掩饰着。
  时简又试探地问:“好端端的,怎么突然解除婚约了?”
  张恺:“……”
  心虚败坏事,张恺扯出的笑容都是僵硬的,“易总没有告诉我原因,我……我怎么会知道呢?”
  “呵呵。”时简轻轻哼了哼,慢慢的,她撩起眼皮,看着张恺说:“你和赵雯雯……”五个字,她一个字一个字地吐出,后面的内容她不想说,也不用说。
  果然,张恺瞬间:“……”
  时简继续提醒:“在青林市。”
  类个去啊!张恺是真的忐忑了,那晚的事情除了他知赵雯雯知道,时简也知道吗?!……赵雯雯告诉她的?作死的赵雯雯!
  所有的一切,张恺的神色都写明了,时简转了转头。她也是多事,还不如不证实呢。
  张恺继续眨巴眨巴眼睛,抬起头,非常无力地解释了一句:“时简,你相信我吗?其实……我也是受害者。”
  这话真是,时简受不了,低声道:“无耻。”
  张恺蛋疼:“我真的什么都没做,是赵雯雯她……”
  “张恺,你不用跟我解释。”时简蹙了蹙眉,她都难以启齿了,“这话,你应该和易总说。”
  “我也想说啊,可是开不了口啊!”张恺回她,顿了下,还问了问她,“你说易总知道了吗?”
  时简:“……”
  张恺叹叹气。
  现在这个情况,他都不知道易总知不知道这件事呢。张恺痛苦,眯了眯还算俊俏的单眼皮,他继续纠结,“就算我开得了口,我要怎么说呢,解释不清啊!”
  “也对,是没办法说。”时简吸了吸气,不客气道,“所以你还是别解释了,直接自宫请罪好了。”
  张恺:“……”他去啊,自宫是什么鬼,他为什么要自宫啊?猛的明白过来,时简这个二十岁小女生思想居然那么龌龊,真将他想得如此不堪!好生气啊,张恺拍桌站起,事关他的节操,他一定要和徒弟好好说清楚。
  “时简,你坐下来,我们好好说清楚。”
  “不好意思,我出去做事了。”时简已经不想在这个办公室呆下去,直接踩着高跟鞋离开了。临走前,她顺手将张恺的门关上,留下一道不轻不重的——“啪!”
  张恺快速离开办公桌追过去,鼻子几乎碰到了门面。他打开了门,门外Emliy他们都关心地瞅了过来,张恺咬咬牙,关回了门。
  ——
  时简和张特助叫板了,原因不详。这样的办公室风云还是挺常见的。Emliy安慰了时简两句:“你和张特助也算师徒一场,咱们不生气哦。”
  时简敷衍地点点头,撩了撩耳边的头发。算了,事情和她有什么关系呢?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实习助理,义愤填膺什么呢。可能前段时间她和易霈张恺呆在的时间比较多,看不过这档子事吧。叶珈成以前老说她有一股子纯真义气,其实就是傻气吧,叶珈成对她说话比较好听而已。
  今天的好心情都没了,呼了呼气,时简望着办公桌的两只小狐狸,平静平静情绪。她还是想想自己的事情吧,比如今晚她要睡哪儿?以前交往这种问题都是叶珈成安排好,现在轮到她来想吗?
  因为她比较心急?
  就在这时,总经办的前台过来找她,她有快件需要面签。
  面签的快件?国外发来的吗?时简在心里头琢磨了一下,会不会是Tim给她寄过来的正版专辑啊?她前阵子让Tim给她买几张以后绝版的珍贵专辑,Tim答应她了,虽然也表达了为难态度。Tim说他最近很穷,需要好好存十几天的零花钱再给她的。
  那么快,Tim存够吗?
  时简来到前台,不是Tim寄过来的,只是一个同城特优件。时简嘴角微微上扬,飞快地面签了快件。她应该想到是叶珈成的。
  快件盒不大不小,很轻,摇了摇,里面还叮咚叮咚会响。时简暂时想不出里面会是什么。她折过身,正巧看到了门外进来的一个人。
  是赵雯雯。
  赵雯雯头发又烫直了,造型倒是比之前的名媛头好看很多。赵雯雯的颜值和身材都是女孩里的佼佼者,穿着打扮又是一身名牌货,样子都是亮眼的。时简心里有点感慨,她之前还天真觉得她阻止赵雯雯去美国这个事情,不止救了赵雯雯一命,还替易霈留住了人生伴侣。谁想到变故来得那么快呢。
  可能,易霈和赵雯雯注定成不了爱人吧。
  赵雯雯进来之后,无视了前台登记,直接去总经理办公室里。
  时简也回到位子,拆开叶珈成寄来的快件,没想到是一把钥匙。里面还有一张纸条,同样是叶珈成行云流水般的钢笔字。
  “这把钥匙给你,以后不用在上面找了。”
  昨天她找钥匙的动作还是被他看出来了啊。时简吃吃地笑了起来,她拿着钥匙认真地看了一会,所以今晚她要不要过去陪他睡觉,决定权回到她这里了?
  好像不管什么时候,叶珈成都是那种把所有事情安排好的男人啊。然后他将选择的机会留给她。时简从抽屉里拿出包装好的情侣袜,这份礼物她放在办公室里那么久,可以送出来了。
  同时叶珈成的短消息发来了,绅士地问她:“等会可以请我的女朋友吃个晚饭吗?”
  时简有点为难,今天要加班呢。昨天她已经翘班约会了,今晚不好不在呢。她回复叶珈成:“今天要加班。”
  叶珈成:“哦。”
  然后呢,没然后了?不是还有宵夜吗……
  就在这时,内线电话进来,易霈打来的,开门见山地吩咐:“Emliy,两杯咖啡。”
  易霈拨错了内线,时简拿着听筒轻轻开口:“易总,您稍等。”巡视找了一圈,秘书小姐Emliy人不在,应该去了卫生间。
  没办法,时简自己来到茶水间煮起了咖啡,咖啡机咕噜噜地响着,她偷偷往易霈的办公室望了两眼。
  里面会是什么情况?
  里面,易霈放下了电话。刚刚他听到时简的声音,才发现他自己拨错了内线电话。按理说他很少拨时简的内线号,没想到心里情绪压着的时候,随手拨的数字,就是她的内线号……
  时简端着两份咖啡来到易霈办公室,赵雯雯和易霈都坐在里间的休息室;赵雯雯双腿交叠拿着一只手机,易霈身子微微弓着。她进来,易霈扭过头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时简放下咖啡,打算快点离开。
  沙发座上,赵雯雯突然开口,带着一丝恶意的嘲笑:“时简,恭喜你哦。你那份礼物终于可以送出去了。”
  时简:“……”什么意思!
  时简站直身子,看向赵雯雯,很快明白赵雯雯误会了。不过她现在很怀疑,赵雯雯是真的误会了,还是自己做了亏心事望她这里泼脏水。
  “时简,你先出去。”易霈对她说,声音压着。
  时简转过身,然后赵雯雯又说了起来:“阿霈,我们分手了还是朋友吧。时简也是我朋友啊。有些事对你来说没什么,不过对时简来说,可能很重要哦。我是想帮她。”
  “Vivi……”易霈倾了倾身,提醒了四个字,“适可而止。”
  赵雯雯装作听不明白,继续好心道:“阿霈,你可能照顾时简的心情。不过我觉得还是说出来比较好,毕竟我们分手了以后。时简还是有点机会,对不对?”
  易霈身子往后靠了靠,脸色非常地难看。
  时简:“……”
  赵雯雯还是挺了不起的。时简深呼吸,不好意思,心里头的气还是没憋住。赵雯雯这是要找她撕么?时简慢慢开口:“Vivi,你误会了。我对易总没有任何非分之想。”
  “哦,是吗?”赵雯雯同样看着她,“你真的不喜欢易霈么?没有一点爱慕之情?难道我误会了……不过每次我们聊起阿霈,你好像比我更了解他哦。”
  这是什么话,诬蔑,故意的诬蔑!时简挺了挺背脊,赵雯雯问得那么直截了当,她如果否认了,反而会显得心虚。时简尽量保持着微笑,回答赵雯雯:“我当然喜欢易总。”
  她这话落下,赵雯雯似乎想不到她会承认,脸上神色明显凝滞了两秒。易霈也抬头看她,微微蹙着眉。
  时简继续说,样子坦然,语气也坦荡:“易总是我老板,就是我的衣食父母,此外易总行事英明对下属关心照顾,我实在没道理不喜欢他。”
  赵雯雯:“……”
  “不过这种喜欢真不是你理解的那种。它是一种敬重,一种景仰,还是下属对决策者的敬佩和爱戴。我想拥有这样的感情不只是我一个人,易茂置业很多员工都很喜欢易总,我们都崇拜着易总,希望能一直跟着易总一直做事情,为易茂发光发热呢。所以作为一枚员工喜欢自己的老板,我真觉得没什么不可以,是不是,Vivi”
  “嗯……”过了好一会,赵雯雯才抬着下巴,然后生硬地扯起抱歉的笑容,“对不起啊,时简……”
  “没事。”时简也笑了笑,情绪回来比赵雯雯还快,还自然。同时她给赵雯雯留了最后两分面子:“想想你应该也只是好奇我的男朋友的事情,开开玩笑。没关系,下次找机会大家一起见见面。”
  不用找机会。
  叶珈成路过易茂置业,索性上来一趟。小狐狸要加班,吃饭的时间总有吧。叶珈成来到总经办,找了一个样子和善的,长得就比较像已婚妇女的女人问了问:“你好,我找时简。”
  Emliy:“……”
  天哪,好帅的男人。眼前这位,莫非就是时简口中的那位——完美?!
  时简从易霈办公室出来,低了低头,吐出肺腑里的郁气,过了会,她才抬起视线。前方,她的办公座位已经被人占了,有人正长手长脚地坐在她白色椅子,手里还拿着她的那盒袜子,模样认真地看着。
  作者有话要说:  张恺:亲妈,时简不喜欢我了,快帮我洗白澄清啊……快虐你的儿子们吧。我只是一个小小的配角,求放过。
  好吧,找个空档。
  张恺:什么时候有空档,下章?
  怎么可能,戏份都满了。
  张恺:那你说什么时候?
  你都说了你只是一个小小的配角,给你的洗白的戏份没有人喜欢看啊,我后面还有很多内容要写,女主和叶老公的互动啊,年会啊情人节啊,狗血的豪门啊,易霈的情绪爆发,还有欠着的床戏。这些戏份都来不及写了,给你澄清的戏份,真的没人想看的。
  张恺:“……”债见!
  说错了么?难道还有小天使想看替你洗白的戏份。。。
  咳咳,有时候作者有话要说,风格也要换换。然后你们看完如果顺手在撒个小花。
  大珠也——完美啦!
  晚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