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都知道 章节44 随侯珠

章节44

  满心欢喜的爱情,谁也不知道以后结局会如何。
  时简原本以为自己什么都知道的。她带着十年的记忆回到过去,一出场就像是手里拿着剧透的剧本,只是越到后面她越清楚明白,生活不是想如何就如何。她所拥有的那副剧本,早已经是过期的本子。
  这就是人生吧,除了真正结束那一刻,谁不能知道以后会怎样。唯一能确定的只有目标和态度。
  噢,还有爱意。
  赖俏很开心地说起了去C市的美好安排,时简嘴角挂笑地听着,心里还是有点发胀。她对赖俏去C市后的事情知道并不多,唯一一次记忆就是她和赖俏校庆遇上,两人因为当年都在易茂实习过,活动结束之后又找了一家咖啡厅叙旧聊天。当时她已经嫁给了叶珈成,赖俏从C市回到了A城,因为程子松变心娶了更令他心仪的女人。那天赖俏也像这样坐在她对面,不过没有现在的神采,更不会像现在这样说着说着就笑出来。
  “如果当初我没有跟着去C市就好了,不至于这样狼狈回来。”
  赖俏懊悔的话还记在她耳边。时简怔怔地看着赖俏此时此刻的样子,年轻的脸蛋。她拉了拉赖俏的手,心里还是想拦住赖俏,就算拦不住也要给赖俏提个醒。只是话还没有说,赖俏先扬起了甜蜜的笑容,对她说起来:“时简,以后你来C市一定要找我和子松玩啊,我和子松打算一起买房了。”
  “……好啊。”
  赖俏:“我们要买那种大三房,你过来肯定有地方住。”
  真好啊。时简都听笑了,犹豫了好一会,还是温温和和地开口:“俏俏,我问你一个假设问题,你必须想好再回答我。”
  赖俏点头。
  时简问了起来,语气认真:“如果以后你和程子松的结局是他喜欢上了别人,你们不在一起了……你还会去C市吗?”
  “时简,你……”
  时简说得很慢,说完之后她看着赖俏的表情,心里有些愧疚。赖俏似乎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咒她,皱了皱眉头说:“时简,你好像一直不喜欢我和程子松在一起呢。”
  “我没有。”时简放下碗里的汤匙,她吃面最爱喝汤,面还剩半碗,汤已经没了。她没有不喜欢程子松,如果她什么不知道,她作为朋友肯定很开心赖俏能找到那么好的男人。时简望着赖俏:“我只是假设一下,没有不喜欢他。”
  赖俏舒了一口气。
  时简继续:“只是两个人相爱,我们都不知道结果是不是?你跟着程子松去C市,这对你来说加重了恋爱的风险指数。如果你和程子松最后的结果是我刚刚所说的最糟糕的那种,你会跟他一起走吗?”
  时简问得那么认真,赖俏终于收了收表情,良久之后,像是找到了一个反驳她的点,眼睛亮亮地回答她:“如果以后子松要和我分开,那我就更爱他啊,爱到他舍不得和我分手。”
  时简继续不客气说:“如果你很爱他,他还是要和你分开呢。”
  “如果这样,我肯定不爱他了。”赖俏说,然后瞅着她,“但是时简,现在我爱他,他也爱我。我干嘛要想那么多。”
  我干嘛要想那么多……
  时简本想劝说赖俏,有个瞬间反而被赖俏劝说了。她以前和叶珈成谈恋爱,就是什么都不想。整个人还稀里糊涂的时候,她和叶珈成两个人名字就绑在了同一本户口本里。当时她拿着红本本对着民政局的小哥露齿微笑,心里还冒着疙瘩,难道这就嫁了啊?
  稀里糊涂,恋爱到结婚,连孩子这个问题,因为叶珈成骗她是丁克,她都觉得刚刚好啊。那时候她也是真缺心眼,还想着如果叶珈成以后想要孩子,她就和他离婚呗。她再找一个比叶珈成更帅的男人……
  真的,干嘛想那么多呢。如果以后她和叶珈成相处都像今天这样没有安全感,她肯定要忧思成疾了。女人的安全感从来都是自己给自己的。时简忽然转过头,对着老板说:“老板,再给我加点汤好吗?”
  老板已经是熟人了,爽快地答应她。
  不够。她又对老板说:“再炒两个小菜。还有你们这里的米酒,也来半斤吧。”
  老板:“好嘞!”
  “太好了!”赖俏情绪也被带了起来,“时简,今天我请你啊。”
  “不用,我请你。”时简也对赖俏说,“以后我去C市找你,直接喝你和程子松的喜酒。”
  “嗯嗯!”赖俏眉开眼笑,都要拍手了,“你也一样,祝你和你那位——帅到冒泡的男朋友长长久久。”
  时简同样连连答应着,都不知道自己乐什么劲儿,好像突然觉得一切都不是什么事儿。赵雯雯勾搭叶珈成算什么,她还没有好好勾引叶珈成一次呢。别说勾引这活还有女人不会做的,不会勾引男人的女人还是女人吗?
  赵雯雯那点伎俩算什么,36D有好担心的。好歹她也是一个C啊!
  “赖俏,我们庆祝一下。”时简端起一杯酒,“祝我们都能和所爱之人相守一生,白头偕老。”
  “好,干杯!”
  时简抿了一口清甜的米酒,心理年龄毕竟长着,她又像人生导师一样对赖俏说:“俏俏,你一定要记住我的话。你为了程子松去C城,没有其他原因,只是因为他现在值得你这样爱。”如果有一天不值得了,我们还有自己。
  心灵鸡汤一样的话,时简说得抑扬顿挫,她说给赖俏听,同样也是说给自己听。
  赖俏又点头,一副收获匪浅的表情:“没错!”
  时简笑嘻嘻,又喝了一杯酒。
  叶珈成回到车里并没有很快离开,他借着车里淡黄色的灯光拆了时简塞给他的礼盒,里面安安静静躺着五双男袜。叶珈成半开着车窗,这个天好像是越来越冷啊。叶珈成下车,他在易茂宿舍附近的一家馆子找到时简。
  时简和她的室友朋友正在喝酒,笑逐颜开的模样。小狐狸这个酒量,她还真敢喝!
  时简酒量是不好,不过心情好也会抿那么几口,叶先生就是喜欢美酒又不贪杯的人。时简回头看到叶珈成进来,心里真是一点恼都没了,还特别开怀地打了招呼:“叶珈成,你怎么又回来了?”
  他为什么回来,当时是想她了。
  叶珈成送时简回宿舍,穿堂风呼呼地鼓来,叶珈成紧紧拽着时简的手,赖俏识趣的先回了宿舍,他还有些话要说,结果找不到一个背风的地方说说话。
  最后,两人来到了易茂宿舍一楼内楼梯。易茂宿舍一楼是厂库,灯前阵子坏了。所以这里的楼梯角又黑又静。时简一个人夜里肯定不敢下来,不过叶珈成陪在她旁边就不一样了。
  “对不起。”叶珈成又道歉,声线动听。
  她也对不起呢。时简突然倾过身,直接吻了叶珈成的左脸,轻轻的一下。叶珈成蓦地转过头,她笑,又在他右脸留下一吻。
  亲吻左边脸颊表示原谅,亲吻右边脸颊是更爱对方了。
  “呵……”叶珈成像个初尝恋爱的男人,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低低笑了起来。
  两人都坐在阶梯,水泥地的阶面有些冷意,叶珈成带着时简来到自己怀里。情绪温柔地翻涌上来,他低头嘴唇慢慢俯下,承认自己一直藏着居心。小狐狸有些醉意模样,不忘捂着嘴,告诉他:“那个……我喝了酒。”
  喝了酒怎么了,他和她又不是没有喝酒之后接过吻。叶珈成没有说话,黑暗不透光的楼梯角,就算小狐狸用手捂着她的嘴,他也吻了上去。唇落在她的白嫩的手背。
  叶珈成吻得缠绵又认真,这是一个介于男人和男孩中间的吻,既有着男人的温柔,也有和男孩的青涩心思,终于时简慢慢放开了手,双唇彼此紧紧地触碰着。
  过了很久,时简的手习惯放在叶珈成的后脑,那里有一块小小的突起,是叶珈成的天生的反骨。
  叶珈成真是天生的聪明人啊,谈起恋爱来也让女人无法招架。
  ……
  某些情动心思,像是长在树梢的春芽,一个又一个地冒出尖儿,稍不留意就是春意满树梢了。夜里叶珈成回公寓一个人睡觉,醒来已经是一片湿漉漉,还冒了一身汗。
  梦境十分旖旎,整个过程都很畅快,比青春期第一次梦yi还令人回味,只是最后身下原本是动人模样的时简,好端端的,突然变成了一只小狐狸。
  吓得他出了一身冷汗。
  连梦也是想什么来什么啊。幸好他接受能力很不错,人兽就人兽吧,反正都是他的小狐狸……
  叶珈成起来洗了一个澡,没有睡意,煮了咖啡到书房继续制图,灵感蹭蹭蹭往上冒。他将这次的作品取名“灵狐”,作为“灵鸟”的姐妹建筑。
  凌晨三四点,叶珈成趴在书桌直接睡着了,再次醒来,已经10点多了。
  ……
  赖俏走了,时简请假送行,中午回到总经办,Emliy她们正在讨论年会穿什么。既然是易茂年会,今年总经办的员工都有资格出席。说到年会穿什么,时简又想起了她拥有过的衣帽鞋包,二十多平方,塞得满满当当的。
  曾经拥有过一个衣帽间的女人,年会时简真想不出穿什么呢。
  下个星期就是年会了,总经办加班通知也出来了。时简看着表格,从星期一到星期五,她每天都要加班,张恺有没有搞错!
  难道张恺偷偷给她穿小鞋吗?什么人品啊……她之前接触的张恺是假的张恺,现在终于露出真面孔吗?
  时简看见张恺就来气,张恺还想找理由和徒弟重归就好呢。正好他有个好事要告诉她,也算是借花献佛了。
  “那个,时简啊,易茂置业明年有个一块学车考试的机会,公司统一报名,算是福利吧。只有几个名额,你也在里面。”
  “什么?”时简有些发愣,她一直都想考回驾驶证,不过一来没时间二来不想再遭罪了。上次她和张恺一起开车的时候,还聊过这个问题。她特别轴地说自己会开车但是不想考证,然后张恺还建议她买一本算了。她问了张恺哪里可以买,易霈坐在后面听笑了起来,正正经经地对她说:“考还是要考,真考不出来……再说。”
  没想到机会来了。公司每年有统一学车福利,学费都不用出,不过这个福利只对老员工提供的。时简瞅着张恺,张恺已经在贿赂她了吗?
  这是什么眼神啊,张恺清清嗓子:“易总给的机会,他提到了你,我就加了你名字,反正不是大事。”
  “谢谢易总。”时简开口。
  易霈又不在这里,谢什么,还不如谢他。张恺挑挑眉,“我呢。”
  时简:“哦,谢谢你。”
  “小事。”张恺笑着说,他见徒弟心情转好,打算趁机解释,“那个……我和赵雯雯的事……”
  时简立马恢复了平平静静,自带气节的样子:“你放心,我还不至于乱说话。”
  张恺:“……”
  作者有话要说:
  还是偷偷地刷着你们留言~删除打脸的作者有话要说。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