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都知道 章节45 随侯珠

章节45

  公司年会和情人节是前后两天,易茂置业的女同事明显要比男同事兴奋许多。原因很简单,女同胞可以在这两天里名正言顺地打扮自己。
  作为一枚爱美人士,时简自然也是兴奋的。
  至于年会易霈和赵雯雯还会不会一块亮相,她虽然想过这个问题,不过事情好像和她没有多大关系,她想那么多不属于自己的问题做什么呢。
  还不如操心年会穿什么,情人节这天和叶珈成怎么过?其他的,她只要做好本分工作,就是一枚好员工了。
  Emliy已经买了两件美衣了,不过鞋子还没有买好,约她下班一起逛一逛。Emliy老公会赚钱,典型的败家老婆。关于Emliy的提议,时简爽快答应,她刚从小姨那里领到一笔生活费,感觉自己同样可以小败一下。
  她欠叶珈成的钱,找个机会再还他吧。她以前堂堂正正花他的钱,现在连几百都要假装客气一下。事情虽说一码归一码,老实说心里的滋味还是挺奇怪的。
  临近年底了,商场充满着浓浓的节日气氛。时简这个月生活费不少,加上拿到手的实习津贴以及上次出差青林市的补贴,林林总总加起来终于不那么穷了。
  某二线专柜里,时简试穿着一件大V领的枣红色裙子。红枣色裙子腰间设计有点心机,掐腰,后背露出小块空白的肌肤。这种的款式在现在的年头还是非常大胆的。时简对着镜子越看越满意,Emliy赞叹地表示:“没想到时简你年纪轻轻,还真敢穿啊!”
  这有什么不敢穿的?年轻有资本的时候不穿,难道等老了对着漂亮裙子懊悔无及么?时简从包里拿出工资卡,对后面的导购小姐微笑道:“这件我要了。”
  Emliy点着头:“时简,我就喜欢你这劲儿劲儿的。”
  嘻嘻,她也喜欢和Emliy这种真正同龄人相处。她推推Emliy,真心实意说:“你也选件差不多的?”
  她的建议,Emliy一脸跃跃欲试,又有点怀疑:“我可以么?!”
  当然可以!Emliy有点丰满,很适合穿性感的,时简连连拨着一排专柜春款裙子,拿出了以前扫货的气势,很快找出了一件适合Emliy的。
  她对着Emliy挑眉,是不是很——完美?
  Emliy在更衣室试穿裙子时,时简收到了叶珈成发来的短信,关于情人节的事。她本来想操心一下情人节怎么过,又觉得以叶珈成的性格他应该会安排好。她没猜错,叶珈成真发消息问她来了。
  “情人节一起过吧?”叶珈成这样问。
  这话客气的,时简回复:“当然,难道不一起吗?”
  然后,叶珈成只回复了一个:“嗯。”
  嗯?所以到底要不要一起过?时简坐在店里的沙发,支着头,耳朵微微红了红。情人节做什么,应该是做情人能做的事情吧。
  她又猜对了……
  大概过了五六分钟,出现在她手机里的短信是:“小狐狸,你把身份证号码给我吧。我定个房间。”
  唔……还要订房啊……做什么……肯定不是打牌啊……
  这样的短信内容,叶珈成发得如此磊磊落落,时简都可以想象叶珈成出慢悠悠发出消息的样子。叶先生终于决定要把自己交给她了吗?
  咳咳……
  她认识的叶珈成,一直是一个坦诚男人。叶珈成这样坦坦荡荡向她说了意图,也算是一种绅士的提醒了。像是特意给她时间做准备一样。
  不过,她还需要做准备吗?
  时简想起她和叶珈成有过的第一次。她和叶珈成恋爱没谈多久就结婚,所以两人的第一次的的确确在新婚之夜。有人表现得那么含蓄,她还以为叶先生是食草系男人,结果连续十天的蜜月旅行下来,叶珈成身体力行地证明了他是妥妥的食肉男。之后她问叶珈成,难道他以为她是那种保守不能接受婚前X行为的女人吗?叶珈成咬着她的耳朵,动情又动听对她说:“当然不是,只不过我追你的时候你都以为我在玩玩,我再想也要忍住啊,是不是……宝贝,我真忍了很久,所以再来一次?”
  时简拿着手机,输入了一串身份证号,心情小小的起伏了一下。莫名其妙,突然有点紧张了。
  真的莫名其妙啊,紧张什么!时简表示不理解自己。
  等会还要加班,时简和Emliy直接提着战利品回到公司,电梯间恰好撞上易霈和张恺。她和Emliy大包小包提回来,张恺笑笑咧咧说起来:“感觉每年的年会都是这样的景象啊。”
  Emliy也调笑张恺一句:“张特助准备好了吗?”
  张恺:“你们美就好,我就负责欣赏吧。”
  张恺的话逗得Emliy乐不可支,不过听在时简耳里,更显得品行不端了。时简微微撇过头,视线正巧撞上易霈。不知道易霈知不知道张恺的事,时简心里有点愧疚,低着头,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
  有些事情,稍微留点心,就可以观察出端倪。电梯间里,易霈问了问张恺:“这几天你和时简怎么了?”
  “我们……我们没什么啊。”张恺不敢看易霈,尽量淡定回答,“估计抱怨我给她安排太多工作吧。”
  易霈笑,没有认同。
  “……”张恺瞬间失语,收起暗戳戳的小心思。不过他感觉易霈现在心情貌似不错的样子,趁机问了问易霈为什么和赵雯雯解除婚约。易霈和赵家的婚约是易大小姐还清醒的时候定下来,就是担心易霈以后留在易家行事艰难。
  天下父母心都差不多,不过易霈还是选择解除婚约了。这个节骨眼,阿霈做出这样的决定真的很任性。不过作为朋友,他又完全支持阿霈。
  张恺的问题,易霈过了会才开口说:“没什么理由,不想接受,不喜欢。”这样的话,似乎有点不可思议,易霈说完自己都笑了下。
  的确这个回答,一点都不像……易霈的风格。从小到大,易霈还有喜欢和不喜欢的事情么?他只有要做和不要做的。张恺立在易霈旁边,莫名有点激动,他能感觉到:虽然解除婚约让阿霈失去了赵家的帮助,不过阿霈整个人都愉快不少。
  老板心情好,张恺心情也跟着好,主要他听阿霈的口气解除婚约和自己一点关心没有,心里头的压力瞬间没了,顿了顿,还说笑起来:“老实说,阿霈,我也觉得你和Vivi一点都不适合,不配。”
  “哦,是吗?”张恺的话,易霈不说什么,他不是一个解除婚约就说未婚妻坏话的男人。不过总归不是自己喜欢的女人,易霈望望张恺,意味不明地来了一句:“你倒是和赵雯雯……挺合适的。不争取一下吗?”
  这话,张恺又斯巴达了:“……”什么意思?易霈知道了!?其实知道还好啊,最怕是像时简那样只知道一半啊!
  易霈整了整视线,懒得多说一个字。
  张恺顿时生无可恋,感觉自己高级助理的日子就要到头了。
  ——
  “今天都做什么了?”叶珈成放下刀叉,发问。
  时简零零碎碎地交代了一些事情,这样啊,那样啊。
  助理这份工作,时简感觉自己已经越做越上手,估计很快不用跟着张恺混日子了,最好还能取代了张恺高级特助的职位。
  她和叶珈成去了前天没有去成的情侣餐厅吃饭。这是一家新开的意大利餐厅,汤和沙拉都很出名。不过她最喜欢的还是甜品,带着酒味的提拉米苏非常清甜可口,mascarpone和奶油的混合的口感稀松又香滑。
  时简用小勺子咬着,美味需要好好品味,可惜这顿饭结束她还要回去加班。她那么忙,叶珈成边吃边看她,不忘挤兑了她一句:“没想到你一个小小助理还挺忙的。”
  那是当然,她现在差不多已经是易霈身边的红人了,以后她负责赚钱养家都没问题。
  叶珈成要埋单了,招呼了侍者。
  餐厅侍者拿着一份宣传单过来,临近情人节了,各类餐厅都加大了宣传。比如充值多少钱情人节那天不需要定位子。
  侍者说到情人节三个字,时简和叶珈成视线一碰,然后各怀鬼胎地快速收回。叶珈成清清嗓子,对推销的侍者说:“不好意思,情人节我们已经有安排了。”
  侍者明显有些失落。
  情人的安排……嘻嘻。时简没忍住,又想笑了。就在这时,耳边突兀地传来一道夸张的招呼声,有点熟悉的声音,她抬起头,看向迎面搂着一个女孩走来的面熟男人,这不是易三少么?
  易钦东看着叶珈成正在埋单,眉头都皱在了一起,对着侍者开口道:“以后叶少来这里吃饭,全部记我账上,知道吗?”
  侍者反应过来,立马归还叶珈成的信用卡。叶珈成没有接受,只是笑了笑,他站起来说:“易三少客气了,今天我和女朋友吃饭。请客事小,面子事大,所以还是我自己来吧。”
  叶珈成说到女朋友,易钦东旁边的女孩眼睛明显一暗,时简抬着头,何欣?嘉仕铂的钢琴师,没想到真给易钦东追上了。
  叶珈成大大方方拒绝易钦东的好意,易钦东也不再勉强了。临走前还对坐着的她做了一个夸张的告别动作。时简那个炯炯有神。易钦东这个人,她第一印象是夸张,第二印象是……好夸张,总之是一位行事作风特别高调的角儿。不过作为郭太太最小的儿子,易钦东在易家很受宠。
  易钦东搂着何欣离开,叶珈成重新坐下来,靠着椅背若有所思了一会,时简问了问:“你和易钦东也认识吗?”
  “接触过。”叶珈成点头,回答她,“易钦东想找我合作,”
  合作?合作什么?大概是开发房地产的事吧。时简又问了问:“那……你们会合作吗?”
  “不知道。”叶珈成打着马虎眼,看着她,顿了下又说,“小狐狸,你这样问我,是自己关心这个事,还是替你们易茂置业关心?”
  “当然是,我自己关心。”时简有点生气。
  叶珈成笑了笑,风度翩翩地站起来。他拿起挂在椅背的大衣,然后拉着她起来,同时对她说:“事情我还没决定,现在没办法告诉你。”
  时简点点头,不再多问,问多了反而影响了叶珈成。
  有些事情,还是按照原来的轨迹发展,比如易钦东找叶珈成合作。时简心里想起一件事:有一次她和叶珈成聊到梦想和金钱哪个重要,叶珈成对她说:“当初如果我愿意,现在估计成为房地产大咖了。”她听得直乐,抱住叶珈成,故作可惜地感慨起来:“那真是好可惜啊,如果你成为房地产老板,现在就是巨富了,我也就是巨富太太了。”叶珈成戳戳她的额头:“今天才发现我家宝贝也挺爱钱啊。”“当然,所以梦想和金钱,哪个更重要?”“梦想……不,是你。”
  所以……
  时简心里想着,叶珈成应该不会和易钦东合作吧,毕竟叶先生是那么热爱着他的建筑事业。
  她也不要当什么巨富太太!
  ……
  时简回易茂继续加班。
  她这个星期都加班,所以一直住在宿舍里。赖俏走了,赵依琳也不回宿舍睡,宿舍只剩下她一个人,夜里回来的时候,感觉格外冷清。
  如果再加上停电,真是要命。
  叶珈成打来电话,时简正借着手机屏幕发出的微弱光亮洗漱。手不小心撞到沐浴瓶子,“啪啦”一声,掉落在地砖上。叶珈成问她怎么了。时简蹲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洗手间里,闷闷地对叶珈成说:“宿舍停电了,刚刚我不小心撞上了沐浴瓶子,掉下来。”
  心里越说越难受了,她是回来受苦的吗?好怀念她和叶珈成的大house,双人按摩浴缸,家庭影院……
  “没事吗?”叶珈成问她。
  “还好。”
  ……
  一个小时后,叶珈成像是蜘蛛侠一样出现在她宿舍里。她住在二楼,叶珈成是爬窗进来的,身手还算敏捷,落地的时候还帅气地拍了拍手。然后,他口吻磊落地对她说:“小狐狸,今晚我陪你睡。”
  时简乐得快哭了,鸡啄米地点头答应:“好啊。”
  叶珈成搂她入怀。
  时简:呜呜。
  叶珈成还带了很多红色蜡烛过来。她一根根地点上,一排整齐地点亮在宿舍中间的长桌子。温暖像是叶珈成带来的大把红色蜡烛,明晃晃地地照着她。这一刻,时简才真正觉得能和二十五岁的叶先生谈一场恋爱,是一件多么浪漫又美好的事情。
  浪漫地,不怕以后会如何。
  美好地,只要和他的以后。
  作者有话要说:  凌晨了,写晚了。
  停电梗不要嫌弃狗血~~不要是为了安排一出红烛流泪,喜结良缘。为了什么戏份,大家都懂的。
  下章具体内容肯定不多,写的估计是需要你们脑补的风格。
  先睡了~明天大珠可能会轻微修修这章的句子~~大家不需要重复看~
  第二天了,不说晚安了~
  对醒来看文的同学说句,早安!
  ^_^^_^^_^^_^^_^^_^^_^
  然后说个事,昨天这样更新那么晚真的不好,有时候我也不确定什么时候能写好,有时候一个小桥段也会纠结很久,所以时间不好控制,大珠有时候晚点可以,不想你们跟着晚,所以想更新提到早上七点?大珠晚上写好了放到第二天,不管多晚都不影响你们等文,你们觉得如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