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都知道 章节47 随侯珠

章节47

  这一抹红像是欢爱后的小小余震,轻轻震住了叶珈成。
  如果他知道时简是第一次,昨晚的事无论如何他也会留到情人节。作为男朋友,他还是希望能给小狐狸一个更加美好的爱之初体验。
  仪式感吗?不好意思,他没有那么无聊的癖好,
  一直以来,他还觉得男人在意女孩身体里的那层膜是没品又失去风度的事情。所以他没有刻意猜想小狐狸到底是还是不是,加上小狐狸没有主动提,他更不会多想。本来关于昨晚的事,他给自己打了90分,看到这道红,直接跌破了及格线。
  其实,昨晚他不是没有感觉,只是气氛和情愫完完全全控制了他,他也是第一次享受这样极致的男女愉悦之情。然后,只顾着带劲地扭腰了。
  ……叶珈成侧了侧头,小狐狸还在卫生间没有出来?
  时简今早醒来就去了卫生间,已经在里面磨蹭了老半天了。快出来的时候,她立在盥洗台前对着镜子吸了吸气,然后伸手比划一个“V”,恭喜自己哈。
  欸,心里还是有些紧张。要命,她怎么还像小姑娘似的呢。
  昨夜她的确又累又困,身体由于初次也有些不适,然后结束后叶珈成和她交流感受,她心里真是一个百个操蛋。怎么交流,告诉他她又被破了一次么?所以她打哈欠装睡,装着装着真睡着了……现在大脑回归了清醒状态,问题也来了。
  她是第一次啊第一次!昨晚会不会表现得太天赋异禀了?!
  天赋异禀……时简默默低下头。其实,她有想过装一装的,像是一只纯情的小白兔一样被大灰狼狠狠□□在身下,露出忐忑又不经事的模样。以前玩cosplay,叶珈成还说她演技不错呢,就是关键时候容易……笑场。
  时简还在卫生间纠结,叶珈成在外面又俯身整理起床铺。他读书时候也住过宿舍,很快将小狐狸的床铺弄得整整齐齐。至于床中间的那抹红,叶珈成犹豫一下,拿了一个枕头轻轻盖上去。
  不行,太猥琐了。叶珈成索性将床单扯下来,找了一个袋子装起来。
  差不多处理好,叶珈成转过身,小狐狸已经出来了,穿着一套米色棉质睡衣,眼眸亮亮地望着他,“早啊,叶珈成。”
  “早。”小狐狸。
  有个瞬间,叶珈成真觉得昨晚是他和小狐狸的洞房花烛夜,今早她成了他美丽的新婚妻子。
  没有犹豫,叶珈成直接开口:“床单脏了,今天就搬到我那边住吧。”
  同居的意思吗?时简眼睛眨巴眨巴,耳朵有些泛红,然后她认真地点了点头,“好啊。”
  ——
  一整天,时简做事的时候耳朵都有点红。Emliy给她涂了点进口的冻疮膏,并将它送给了她。此外,Emliy还给她带来了一整盒护肤品,全部都要送给她。
  搞什么?无事献殷勤,时简抬头,慢慢地打量着Emliy问:“怎么突然对我那么好?”
  “当然是感谢你帮我煮了那么多次咖啡啊。”Emliy说,说得非常若无其事。
  不对。时简笑着摇摇头,不相信地说:“肯定还有其他事情。”
  嘿嘿。Emliy点点头,就知道瞒不过时简这个小人精。迟疑了一下,Emliy悄悄说起了自己的喜事:“那个,我怀孕了。”
  “啊,恭喜啊。”时简很开心,轻声地问出一句关心,“什么时候的事?”
  Emliy有点不好意思,不过也没打算瞒着,开口说:“前几天确定的,已经两个多月了……我实在太糊涂了。一直以为是例假不准确呢,没想到快三个月了。”
  快三个月了?Emliy也太马大哈了吧!时简哭笑不得,看了看Emliy的肚子,上次试裙子Emliy还说自己胖了。哎!随即又有点羡慕,像是本能反应一样,她嘱咐Emliy说:“前三个月很关键的,你一定要好好注意……检查做过了吗?”
  “嗯嗯……做了,都还好。”Emliy心有余悸地拍拍自己胸口,说了一件事。
  时简认真听着,知道Emliy刚刚说的妊娠反应不是大问题,她微笑着安慰了Emliy两句。想到失去自己点点的原因,她又和Emliy说了两个特别的注意事项。
  “当然,最重要还是放松,不要有太大压力。”
  Emliy连连点着头,顿了下,想到自己居然和一位未婚小姑娘聊孕育经验,忍俊不禁起来。她瞅着时简说:“时简,你这个小姑娘年纪轻轻的,懂得比我这个已婚女人还多啊。”
  那是因为她心里住着一枚已婚少妇啊。
  “……”时简撇了下头,解释的理由很恰当,“我有亲戚是妇产医生。”
  “哦,这样。”Emliy又问,“哪家医院的?如果可以,以后我都找你的亲戚做检查,行个方便。”
  咳咳,时简抿了抿唇:“人在国外呢。”
  “没事儿。”Emliy终于说起正事,就是职场女人怀孕后都会考虑到的问题,“我想下个月就请假休息。不过我担心请假时间太长,易总不会给我,所以我可能要离职了。”Emliy说完,可惜地叹叹气。怕是以后重新上班,很难回来。
  易茂置业请假都是人事负责,不过总经办是为易霈服务的一个部门,Emliy是易霈多年的秘书,怀孕了肯定要告知易霈的。
  时简想了想Emliy的话,的确啊。以前她出个国,再次面试易茂都被PK掉了。就在这时,内线电话进来,易霈要咖啡。Emliy已经笑成一朵花,拉了拉她的手,“小时,你帮我煮下咖啡,我怕咖啡机有辐射。”
  咖啡机的辐射量……时简还是点了点。答应了。
  不过Emliy真正的重点是:“你送咖啡的时候,顺便帮我探探易总的口风,拜托了!”
  时简:“……”
  Emliy指了指自己带来的一堆大牌护肤品,挤挤眼:“拜托。”
  时简点点头:“……我试试。”
  时简到茶水间煮咖啡。她当然知道Emliy打什么主意,一方面不想离职,同时又想休长假,打这样的如意算盘前自然要探探易霈的态度。如果Emliy直接走人事请假,人事那边肯定按照公司规章执行。但是Emliy给易霈做事多年了,多多少少想求个人情吧。人情这事就是自己不好开口求,假他人之口比较好。
  时简端着咖啡进来,易霈正打完电话挂上。她将咖啡放在易霈的旁边,没有立马离开。易霈抬起头,也没问话,只是望了望她,似乎在等她说。
  易霈还是一个非常不错的老板,时简开口:“……Emliy怀孕了。”
  “哦。”易霈点了下头,明白她是帮Emliy过来试探口风,开门见山地问她,“请假多久。”
  “好像是下个月……”
  “嗯。”易霈只是轻应了一声,表示他知道了。
  不过看不出态度啊。时简低下头,“易总,我先出去了。”
  “等下。”易霈抬起头,看着她说:“这个周日年会,帮我一个忙。”
  呃,帮?时简立在易霈面前,扬了扬嘴角:“易总尽管说就好。”
  易霈说了起来:“我姑姑易碧雅回国了,需要上台露个面,节目暂定是诗歌表演。原本找了一位男钢琴师伴奏,又怕媒体捕风捉影……”
  易霈没有说完,时简基本明白了。因为上次她在嘉仕铂弹过琴,所以易霈想到了她?这不是什么大事,易霈都亲自开口,她肯定是答应的。
  不过,时简说:“我很久没弹了,可能弹得不好。”
  她的话,易霈一笑置之。
  时简有些不好意思,也有些不明白,易霈为什么要开这个口呢?他和郭太太不是关系不好吗?易碧雅这次要在年会公开亮相,原因不必多想,易家女儿回国肯定要进入易茂做事了,最好就是趁着年会在易茂所有股东员工面前露个脸。
  时简思忖着,易霈将目光停留在她脸上。像是猜到她好奇什么,易霈直接明了地告诉她:“时简,你是我易茂置业的人。你给我小姑姑伴奏,差不多表明我对易家的态度……这个关系,你能明白吗?”
  易霈将话说得那么推心置腹。时简点头,表示自己听明白了。所以易霈的态度是打算和郭太太他们暂时握手言和吗?易霈年会这样做,和他解除婚约有很大关系吧。形势不行,他需要要讨好郭太太那边。
  想想易霈真的不容易,尤其是她看过易霈的传记和狗血电视剧《男色家族》,有着先入为主的偏爱。她知道所有易家人里,易霈才是真正想保住易茂服饰那个人。可是上次在易茂男装旗舰店,易老先生还责备易霈。
  时简感觉自己像是入了戏里的配角,要亲眼见证易家的风云。同样的她很开心,因为能帮到易霈。不管怎么说易霈可是《男色家族》里隐射的男主角啊。
  信心满满的,时简点着头:“易总,我一定会好好弹。”
  她表态得如此有诚意,易霈笑了笑,然后像是朋友一样对她道谢:“时简,谢谢你。”
  时简摇摇头,不用谢!
  时简又想起了《男色家族》。
  《男色家族》是编剧影射易家风云编出来一部狗血豪门大戏,里面男主角的形象像极易霈,然后还用了一个很有名的男演员出演,所以这部剧一上来就红了。不过,之后貌似被易霈的律师团告了……
  当时她和叶珈成讨论这事,叶珈成还打趣说肯定是女主角不好看,易霈看到心里膈应。然后她还抬杠似的替偶像说话呢。“不可能,易霈不是那种人。”
  易霈是什么人,她以前只是从财经新闻和传记里感受。现在她接触的易霈才是真实的易霈吧。不知不觉,因为那份格兰城的报表,她以前没接触过任何易家人,现在已经见了不少。
  年会,她还要给易碧雅伴奏呢。
  后面两天,时简每天都到酒店陪易碧雅彩排。
  易碧雅和她想象的不太一样。对比赵雯雯来,易碧雅是一位真正的豪门淑女,长相也是属于文文静静的类型,有一种空谷幽兰的气质。易碧雅虽说是易霈的姑姑,不过年龄比易霈还小,只比她大两岁。
  老实说,时简对易碧雅的印象不错,对比她同样陪赵雯雯逛街,赵雯雯虽然嘴巴甜,不过对她客套又敷衍,有着高高在上的优越感。易碧雅没有赵雯雯那么会来事,待人处物多了一份真挚。
  易碧雅胆子居然还有些小,年会的诗歌表演,练习了好几天还有点紧张。时简对易碧雅印象挺好,不过她是易霈安排过来,易碧雅毕竟是郭太太的女儿。言多必失,所以两人相处起来她比易碧雅更加客气。
  没办法,既然站队了就要好好站,不能东倒西歪。
  周六下午,时简又陪易碧雅排练了一次。这两天叶珈成同样很忙,她就没让他来接她,自己打车回到了城南的公寓。叶珈成还在外面做事,她一个人呆在公寓,整理她搬过来的东西,转了一圈,总感觉缺了很多东西呢。
  叶珈成回来,时简正在卧室整理衣柜。叶珈成靠在旁边看了一会,小狐狸整理得井井有条,仿佛以前常做这样的事。
  “回来啦?”时简回头看叶珈成。
  嗯,回来了。叶珈成走了过来,伸手。时简立马惯性地圈住叶珈成的腰,抬起头说:“我改变了一下……你的公寓。”我们的家。
  “哦,可以啊。”叶珈成愉快点头。
  时简带叶珈成看她的改变,从卧室到客厅然后到卫生间,她觉得自己可能有点过分,刚同居就当起了女主人。可是她真的忍不住……
  好在叶珈成不计较,他欣赏着她每处改变。看完之后,他从后面抱过她,将头轻轻靠在她的肩膀。
  “明天你们的年会……”叶珈成开口说,“据说有位漂亮小姐还要上台弹钢琴。”
  有人消息那么灵通啊。
  “关于你的消息,我肯定灵通一点。”叶珈成笑。
  噢——时简转过身,说起她觉得更重要的事:“叶珈成,家里缺好多东西呢。”
  咳,家?叶珈成承认自己刚刚听到这个字,有轻微的不适应。不应该用窝更合适么?他和小狐狸的爱情窝。
  哎哎哎!时简又被叶珈成扑倒在床上,二十五岁的叶珈成精力是不是太好了?时简转过身,想到后面两人都没有时间,难得现在两人都有空。她开口建议:“叶珈成,我们去超市吧。”以前每个周末,她和叶先生都会去超市采购生活必需品。
  人都躺在床上了,叶珈成真不想去超市,但又不想拒绝小狐狸。
  不想去吗?时简转转眼珠子,开始撒娇了。作为老婆大人,她在叶先生那里早已经练就了撒娇三十六式。低头,她将眼睛对着叶珈成的睫毛,玩起了睫毛打睫毛的游戏。
  一下,两下,三下……
  她和叶珈成睫毛都很长。两人结婚以后,迟迟没有要孩子这事,叶妈妈虽然伤心也没有多说什么。有一次叶妈妈和叶爸爸在厨房洗着碗,她本打算进去帮忙,却在外面听到叶妈妈对叶爸爸说:“简儿什么都好,就是没办法要孩子这事……你说她和珈成都长得那么好,他们的孩子生出来会有多漂亮啊。”叶爸爸打住了叶妈妈:“别说了,你这话如果让小时听到,会伤心的。珈成也会跟你生气……”
  原本她真没有要孩子的打算,叶珈成骗她是丁克,两人结婚后有时间就是到处旅游,小两口的日子过得别提多舒服了。
  但是也很自私不是吗?
  她怀上点点的时候,最开心的人就是叶妈妈了。
  ……
  “去一下嘛。”时简撑着身子,笑吟吟地对叶珈成说,“就当是陪我好不好……珈成……”珈成两个字,她用青林话念了出来。叶珈成以前就特别喜欢她用青林话叫他名字,她和他是爱人,还是爱人。珈成两字,她用青林话念出来,叶珈成说她每次这样叫他有一种夫妻的缠绵味道。
  不知道这个招数对二十五岁的叶先生有没有效果呢。
  “珈成……呵!”叶珈成学着她的音,笑了起来,然后他慢悠悠地闭上眼,妥协了。
  有些事情,还是不一样。
  叶珈成虽然谈过一些女朋友,但是第一次和女孩同居。他跟着小狐狸转超市,没想到真有那么多东西要买,像是过日子一样。
  他本以为年轻男女同居只需要,安全套呢。
  作者有话要说:  咳咳,最近身体有点不行,冬至大珠吃了几个汤圆,胃就不好了,昨天又有点发烧。
  以后大珠说更新的话你们不要相信我哈~我自己都有点不相信自己了~么么·爱你们。
  然后今天是平安夜么?祝大家都平安快乐。圣诞快乐。
  时间内容比较多,应该会陪着你们过年的,很想把时间这篇文长长地写出来,带着大家感受这份来自时间和岁月的爱意。
  微博好几个童鞋问我什么三生三世,我不造啊,这不是我的大纲啊。
  时间,会一直按照我拟定的故事走~大家不要担心我会因为留言改变,反而我很担心你们,站队确定了吗?站队要坚定,喜欢谁站谁,甚至是两边倒都可以~越到后面你们会越坚定的。
  今天会送一些红包调戏你们~~数字尽量超过十个~先到先得~~好的评论都送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