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都知道 章节48 随侯珠

章节48

  安全套还是买了,虽说小狐狸不需要。
  另外有个问题叶珈成想关心一下,就是小狐狸还不能受孕的事。话到嘴巴,他又觉得这个问题超过了目前他对小狐狸感情的边界线。问多了也显得他事儿逼。
  叶珈成不知道后面他和时简感情能不能发展到越过这道边界,不过想到有一天他和时简生了一窝小狐狸满地跑的场景,心底又忍不住愉快起来。
  货架前是一片花花绿绿性感包装的安全套,时简眼睛不停地在上方流转,注意到叶珈成投来的视线,大大方方回视了他一眼,然后故作纯情地说:“叶珈成,你来选吧。我没买过这东西,不……懂。”
  不懂。时简说完稍稍撇过头,心里快要笑死了。她现在可是一只刚经历男女□□的……小狐狸呢。
  真不懂吗?叶珈成目光从时简脸上收回,刚刚他还以为她很懂呢,比他还懂的样子。叶珈成轻轻咳嗽一下,伸手揽过时简的肩膀,低声对她说:“那我教你。”
  “好啊。”时简点着头,眼眸带着澄清的水光,像是一个好学的好女孩,面对叶珈成故意的调戏,她装得更加不明白:“上次你买的什么牌子,好像是什么……冈?”
  “冈本。”叶珈成回答,直接带着她来到冈本的货架,“喏,就是这个。”
  时简:“对对对,就是它。”
  叶珈成:“……”
  旁边的售货员阿姨:“……”
  然后,叶珈成往购物车扔了一盒又一盒。时简装不下去了,看得太阳穴一跳又一跳的,同样太阳穴跳个不停的,还有不远处用余光偷窥着这边的售货员老阿姨。
  简直了,世风日下啊!
  现在这个年份,未婚同居的确比较前卫啊。时简和叶珈成都注意到老阿姨投来的眼神,她抿了下唇边,抬头对叶珈成说:“老公,我们走吧。”
  又是……老公。叶珈成同样抿了下唇角,低下头,看时简的眼神也像新欢丈夫看妻子一样,然后开口说:“再拿几盒吧,我们用的比较快。”
  “嗯嗯。”时简心里欢乐,又拿了三四盒盒到车子里,她和叶珈成的确用的快,用的很快啊。
  然后,两人不管后面的老阿姨,一起笑着推着满满的小车来到超市前方结账。
  周六晚上,超市客流量很多,几乎每个队伍都是排得长长的。时简和叶珈成排在队伍的最外面,身后就是超市的水果区。
  水果区最惹眼最存在感的,就是散发着“勾人”气味的榴莲君了,新鲜来自泰国的“金枕头”看起来又大又黄,其中好几个已经爆裂开来。
  叶珈成回头看了两眼,然后视而不见地转过头,对她微微一笑。
  有人不是很喜欢吃榴莲吗?时简瞅了瞅叶珈成,有意地问他:“叶珈成,你喜欢吃榴莲吗?”
  她的问题,叶珈成似乎想了一下,回答她:“味道太大了。”
  所以到底喜欢还是不喜欢?还是在装……时简遗憾地说:“我挺喜欢的。”
  叶珈成:“那就买一个。”
  时简摇摇头:“算了,味道太大,我怕你闻不习惯。”
  “其实……还好。”叶珈成转了转口气,对她说,“我能接受。”
  “真的吗?”时简眉开眼笑,仿佛一点不知道叶珈成喜欢吃榴莲,她开心地说起来,“没想到我们都会吃呢。”
  叶珈成也有点开心:“走,买个。”
  时简:“好!”
  时简喜欢吃榴莲还是被叶珈成带出来的。两个人结婚之后常常买榴莲回来,高彦斐就属于特别受不了榴莲味的人。高彦斐住他们对门的时候,每次敲门进来借个东西,看她和叶珈成看着片子互喂榴莲就吐槽他们,说她和叶珈成是臭味相投的一对。
  臭味相投,同样是情意相投啊!
  两人买了很多同居用品,叶珈成一个人提两大袋,时简就抱两人一起挑好的榴莲。两人走在一起,回到了公寓。
  还没有进屋,撞上了一位熟人,高彦斐。
  时简和叶珈成立在一起,高彦斐站他们两对面,反应了好一会,开口说:“你们……速度真快啊!”
  高彦斐话里的“速度”,意思很明白。只有时简低下头,她还觉得慢了呢。
  高彦斐今天过来是想在叶珈成这里借宿一晚,他给叶珈成打了电话也发了短息,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复,所以直接杀了过来。叶珈成工作的时候,的确拒绝接任何电话。
  他敲了半天门没反应,没想到折回身就看到那么“恩爱”的一幕。
  高彦斐真没想到叶珈成和小狐狸已经开始同居了,有人不是拒绝和女朋友同居吗?用他本人的话说,就是:“如果同居了以后甩起来会麻烦。”
  所以,叶珈成不怕麻烦了?
  叶珈成开门进屋,和高彦斐解释了下他不接电话的理由:“手机没带。”
  哎。高彦斐立在外面,今晚肯定不能在叶珈成这里借宿了,不知道还要不要进去。就在这时,“女主人”说话了:“进来吧,高彦斐。”
  这个口气,真的很女主人……
  时简给高彦斐找了一双鞋,然后来到厨房处理超市买来的大堆鲜食。高彦斐差点看呆了。这个架势,两人同居已经很长时间了吧。
  餐厅的餐桌还放着一大袋,里面杂七杂八的大堆东西,高彦斐眼尖地只看到那一堆安全套,一二三四五六……高彦斐数得心塞,告辞了。
  时简在厨房处理榴莲,故意找事地探出头:“高彦斐,我们要吃榴莲了,你要吃吗?”
  “不用,谢谢。”高彦斐走得更快了。
  叶珈成客气地送到电梯门,还替高彦斐按了下楼的按钮。高彦斐心碎,装作无所谓地问了问:“你们住在一起多久了?”
  “三天。”叶珈成实诚回答,没有隐瞒的必要。
  高彦斐:“……”他还以为小狐狸和他住了三年了呢!
  叶珈成很明白高彦斐那点心思,得不到永远都在骚动,不过小狐狸是他的。多年的朋友和同学了,叶珈成难道好心地劝说:“你也赶紧找个女的谈个恋爱吧,周六还一个人,不无聊吗?”
  高彦斐觉得自己这条单身狗受到了严重的伤害。电梯还在二十几楼没有下来。高彦斐想了想说:“我打算追宋晓京了,你这边没事吧?”
  宋晓京怎么说是叶珈成的前任,高彦斐这个话,一方面是打个招呼,一方面也是一种试探。不过他觉得叶珈成不会在意。
  果然,叶珈成理解地朝他点了点头:“加油。”
  高彦斐:“多谢兄弟。”
  “谢我干什么。”叶珈成笑得温和又得体,“我和晓京是谈过,因为我和她在一起过,分开了还要对她存着占有感?这对她对我都不合适。”
  高彦斐不说话了,他觉得叶珈成话没有错,既然叶珈成那么大方,他还是别追宋晓京了,还不如期待一下小狐狸呢。
  “再见。”
  “不送。”
  ……
  第二天是美好的星期日,时简还是调好了闹钟。今天易茂年会,年会开始之前她要陪易碧雅再排练一次,然后还要去趟总经办。
  不过时简不是被闹钟叫醒的,而是叶珈成的早安吻。
  半睡半醒间,熟悉的气息钻了进来,时简本能地伸手圈住叶珈成的脖子,眼睛还没有睁开,身体已经先动情起来。她回吻着叶珈成,直至叶珈成故意停了下来。
  混蛋,时简睁开眼,脸颊绯红。
  “早。”叶珈成撩拨了下她的耳朵,低声问了问:“小狐狸,喜欢我这样叫醒你吗?”
  呵呵,她以前又不是没享受过这种待遇。时简同样碰了碰叶珈成的下巴,清渣都出来了,手感痒痒的。
  “早啊。”她也道早。
  叶珈成又碰了碰她的鼻子,然后拨了拨她的头发。
  时简享受着叶珈成充满爱意的抚摸,不过也发现了,叶珈成有话要说。
  叶珈成是有话要说,他不是藏着事烦恼自己的人。他好奇小狐狸青涩敏感的身体却和他如此合拍,也好奇她每次脱口而出的那声“老公”。前者他可以忍住好奇不问,毕竟享受的人是他,小狐狸这种极致的反差给他带来了极致的愉悦。
  后者,他是不是可以问一问呢。一直憋着真没什么意思。
  “小狐狸,你为什么常常叫我……老公?”叶珈成开口,他说得很平静,然后他将目光定格在时简的脸上,看她反应。老公真是叫他,还是另有其人呢。
  嗯……时简愣住了,叶珈成这样提醒她也意识到问题。老公这个称呼对她太自然,但是对叶珈成不一样。不过事情很简单不是么?因为老公就是他啊。时简期盼地拉了拉叶珈成的手,问他:“如果我说老公就是叫你,你相信我吗?”
  明显,叶珈成的表情告诉她,他不相信。时简坐起来,歪着头看叶珈成。叶珈成同样看了她一眼,眸光带着一丝笑,看不出介意或者不介意。时简犹豫片刻,索性将之前编好的话说给叶珈成听:“叶珈成,你知道我为什么第一眼看到你,就喜欢你了吗?”
  “为什么?一见钟情?”叶珈成下床,露着两条笔直的长腿。然后他背转过身,气定神闲地走到衣柜前。
  床上,时简还在抒情情意:“叶珈成,你知道吗?我第一眼看到你,就感觉你是我梦里多年的Mr.Right,我梦到我们恋爱,结婚,然后……”
  “你的Mr.Right是我?”叶珈成接话,两只手一颗颗地扣上衬衫纽扣。
  “嗯……”时简点了下头,看了看叶珈成的反应,心里有点懊恼,她还不如什么都不说。
  的确啊,她还不如不说呢。叶珈成懒懒地应了声。
  时简挤了一个微笑。
  叶珈成转过身,时简还在床上。他单手撑着床边,靠近她,一只手摸了摸她的脸颊,最后停在的嘴巴,眨了眼睛发问:“那么你的梦里,你和那位Mr.Right接吻吗?”
  突如其来的调戏,时简有点凌乱。
  “呵……”叶珈成长睫毛又眨动了两下,不够回本。他压向时简,将某个意思明白地表现出来,“还有这个事情呢,之前梦里也有做么?和我这样……做过吗?”
  叶珈成声音本来带点沙质,现在他还故意压低声线,简直了……啊啊啊啊!反应过来,时简推开了叶珈成:“……我起床了。”
  他爱信不信,反正她和他在一起了。
  ——
  时简提着裙子来到总经办,外面有些冷,她打算带到公司再换上。今天她要参加公司年会叶珈成是知道的,不过她出发的前又特意提了提:“如果年会有什么特别好吃的,我带回来给你。”
  她说得那么暖心,叶珈成不仅不为所动,还不以为然地说:“叶少我不缺吃的。”
  切,时简笑呵呵,她说这话还不是从他这里学来的。以往叶先生有什么聚会,她没有参加的话,叶先生都会说一句:“有好吃的,我给你带。”
  现在的叶珈成,觉得她说这话很小家子气吗?
  的确有点小家子气,居然还要在年会打包食物……时简想得忍俊不禁。
  叶珈成也乐了:“行啊,那你给我打包贵的,什么贵的打包什么,鲍鱼海参鱼翅……”
  时简没有理叶珈成了,其实她说要给他打包食物,还不是暗示叶珈成晚上结束能来接她。那么聪明的男人,他听不懂她的意思吗?
  还是犯懒,故意听不懂啊……
  时简坐在总经办,她作为易霈的实习助理,张恺提前和她打了招呼,等会她和他一起过去。她和张恺一起走,应该是直接坐着易霈的车过去。时简换好了裙子,外面套着黑色羽绒服。她在华水街买来的黑色大羽绒服,买大了一个尺码,穿起来像几年后开始流行的韩范。
  距离年会开始还有两个小时,总经办很热闹,议论纷纷的。大家基本都回来了,Emliy也过来了,还携带了家属老公。Emliy老公是一个胖乎乎的男人,对Emliy呵护备注,时简看得笑眯眯,然后靠着转椅想了想,打算拿出手机给叶珈成发短信。
  她也想带家属呢,不过叶珈成和易茂置业的关系……她让叶珈成来接她,总可以吧。
  外面的天色慢慢暗了下来,总经办同事差不多都去现场了。时简望了望张恺办公室,张恺还在里面打着电话,不急不慢的样子。
  什么时候出发呢?
  张恺终于出来了。时简站起来,要走了吗?结果张恺问了她一句吐血的话:“时简,你看到易总了吗?”
  什么?时简看了看易霈办公室的门,易霈不在办公室吗?
  如果在里面,他还会问她。张恺无视了她的反应,顿了下,“找下。”
  找?
  去哪儿找?
  时简站了起来,带上手机出了总经办。今年年会那么重要,以易霈的性格不可能出差错的……时简站在电梯里,想起一个地方,直接按了易茂置业的顶楼按钮。
  赵依琳在《我眼中的易先生》里写过这样一句话:“易先生非常喜欢在顶楼想事情……”
  不管了,碰碰运气吧。
  时简来到易茂顶楼的顶楼,顶楼的门开着,易霈真在外面。上次她发现这个天台,也是想起赵依琳书里介绍过这里,好奇就上来看看,然后意外发现站在这里还可以看到以后的出现的“灵鸟”建筑。
  上次她带叶珈成过来,就看到天台放着一副白色桌椅,原来易霈真的常来这里。
  “易总。”时简叫他。
  易霈看向她,看了看手腕的表,他仿佛知道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用一种抱歉的口吻对她说:“还有半个小时。”
  是的,距离出发还有半个小时,易霈一直很有时间观念,又怎么会在关键时候出差错。时简站着,见易霈没有站起的意思,不知道要不要先下去。
  易霈又问她:“张恺让你上来的?”
  时简轻轻应了声,含糊处理这个问题,其实她是自己想到上来的。
  “这里看晚霞真的漂亮。”易霈转了转头说起来,然后又看了看手表,对她说,“等会更漂亮。”
  所以易霈还要坐一会吗?时简有轻微的发愣,同样抬头看了看霞光似火的天际,的确很漂亮。刚刚是她的错觉吗?觉得易霈开口说话的样子轻松又寂寞。
  轻松,是因为没有任何架子;寂寞,因为他后面的话,像是一个拥有最好玩具的小孩,但是找不到玩伴。
  下一秒,时简立马推翻了心里的想法。
  易霈是不会寂寞的,会寂寞的男人不会像他这样成功。不过再成功的男人,也会有一时无聊和失落吧。
  就像易霈此时这个样子。
  作者有话要说:  圣诞快乐~宝贝们!
  提前更新,祝节日快乐~~哈哈哈~~有单身的妹子一个人吗?没关系,大珠陪着你们哈~
  今天继续发红包,只给单身妹子!
  秀恩爱的就不要来抢好么?今晚不留言的,肯定在翻滚了!!!
  好了,送66个红包~~祝大家明年有人陪着过圣诞。
  其实这样祝福好想没什么用哈~不管了,大珠有钱任性,过节要开心嘛!
  单身宝贝们评论的时候备注下哈~大珠也想知道,看大珠的文单身姑娘多不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