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都知道 章节49 随侯珠

章节49

  时简立在易霈三米外的地方,打算找个理由先离开,易霈侧过头看了看她,霞光的余晖恰好斜射在他清瘦的面庞,有两分灼眼。“时简,再等会。”易霈朝她交代说。
  “嗯。”易霈都让她等会了,她也不好先走了。
  时简低头将下巴藏在厚实的羽绒服里,鬼使神差的,她突然想起了赵雯雯和张恺。
  好烦人。每次想到这件事,她就没办法面对易霈,仿佛心里揣着一个□□一样。她不清楚易霈对赵雯雯的感情,是深爱?喜欢?还是男欢女爱的心动?她跟着易霈约会赵雯雯一次,不过那天她忙着约萨克斯男和变魔术,没有时间观察。其实就算她认真观察了,应该也观察不出来,易霈性格是出了名的藏得深。
  多多少少存着感情吧。她先入为主的印象里,八卦论坛里每每提起易霈曾经的未婚妻,那位赵家逝去的小姐,都是唏嘘的。这个世间一直迷恋传奇的爱情故事,原来的易霈和赵雯雯的故事就被很多八卦友脑补成一段情深不寿的爱情传奇。
  毕竟易霈后面一直没有结婚,连绯闻女友都没有,唯一能扒出和易霈有关系的女人就是赵雯雯。最多有过暧昧的秘书小姐赵依琳,后面还是离开了易茂。水波一样的暧昧,也只呈现在赵依琳带着个人感□□彩的文字里。
  因为赵雯雯伊人早逝,原来的易霈对赵雯雯感情也成为了迷一样的存在。当然,对一份感情来说,的确终止在最美的时候最值得歌颂,也最令人追忆。
  可是现在一切都变了,赵雯雯因为她的关系没有去美国滑雪;赵雯雯也没有和易霈成为一段金玉良缘。自然以后存在八卦友里的“传奇爱情”也没了。对易霈来说,赵雯雯给过他的美好也消失了吧。
  这样一想,时简有点自责起来,没有比帮倒忙的滋味更难受了。
  可是,她也不能因为这样就后悔救了赵雯雯。毕竟她阻止赵雯雯的初衷也只是为了挽救一条年轻的生命。
  如果易霈对赵雯雯没什么感情就好了。时简心里想着。
  高楼起风了,时简抬了抬头,易霈同样微微仰着头,然后易霈的声音像是风吹进了她的耳朵里:“时简,我和Vivi解除婚约了,你知道吗?”
  她知道……时简转过头,藏起内心的自责,点了下头。易霈和赵雯雯解除婚约的事她是听张恺说的,她不想提起张恺名字。
  易霈笑了下:“明天就是情人节了,时简。”
  时简:“……”易霈这样说,她心里更难受,更纠结了。她看了看易霈,易霈嘴角勾着自嘲的笑意,仿佛在可惜什么。
  “易总,你和Vivi为什么解除婚约?”时简大脑发僵,直接问了出来。随即耳边嗡嗡地响了起来。“对不起,易总。”她道歉说。
  “对不起什么。”易霈转过头,还安慰她说,“事情和你又没关系。”
  时简轻轻嗯了下,的确和她没有关系。
  然后,易霈又顿了下:“不过和你也有点关系。”
  什么?时简猛的咳嗽起来,被风呛住了,她捂了捂嘴巴,看向易霈。易霈看着她措手不及的反应,很快告诉她说:“时简,还记得上次你和张恺聊天说的一句话吗?就是人生最好的四个阶段。”
  “我有说吗?”时简一时想不起来。
  易霈提醒她,说了起来:“你说最美好的人生是快乐在童年,奋斗在年少,相爱在青年,安稳在中老年。”
  哦,这话是她说的。时简想起来了,她和张恺聊人生经的时候胡扯的。所以易霈的意思是……?
  易霈轻轻靠着白色的躺椅,像是享受城市的余温一点点消散,轻松的样子看不出他等会就要面对一场家族交锋战一样的年会。
  “我不想一下子失去两个最好阶段。”易霈开口,语气坦然,“奋斗和相爱的人生,我都想要。”
  这样的易霈太认真,太真实了。时简听得动容,慢慢犹豫之后,她开口问:“易总,你和Vivi……”没有相爱吗?她想知道这个问题,如果答案是否定的,她心里的纠结就少了。
  “我和她不合适。”易霈回答她,答案很直接,“男人都有点贪心吧,不喜欢就觉得不合适。”
  真的吗?易霈不喜欢赵雯雯?呼呼!时简突然很畅快。易霈看向她,时简拢了拢嘴角,神色自然地开口:“易总,你加油。”
  “好。”易霈笑了起来,像是回应她的加油,“希望有那么一天。”
  会有的。相爱她不敢保证,不过以后的易家一定会回到他手里。时简笃定地抿着嘴角,不再说话。头顶的晚霞暗淡了下来,易茂置业的对面的高楼大厦也逐渐消失在越来越暗的暮色里。顶楼看晚霞真的很美,不过只有十几分钟的美景。难怪刚刚易霈说要再等会。
  对面的广告亮了起来,时简在心里算了算时间,是不是要出发了?其实她还有几个问题想问问易霈呢,这个感觉就像是读完一本书,有着一堆的读后感,现在终于有了面对面交流的机会……不过还是算了吧,她的问题太八卦了。
  她还想在职场乘风破浪呢,不想轻易被老板反感,太八卦的员工只会死在沙滩上啊。甚至,有时候连怎么死得都不知道。
  然后,时简觉得自己没有死在沙滩上,快要死在闪光灯里了。年会和易老先生的寿宴现场,炽热又白亮的闪光灯一拨接着一拨过来,她跟着张恺后面,过道的两边已经被到场的媒体记者挤得水泄不通。时简感觉自己都快晕菜了,进场的整个过程里,张恺挺照顾她,刻意帮她挡住了一些镜头。下车前还特意提醒她,让她站在他旁边,距离易霈远一点。张恺想得周到,她同样明白张恺的意思。
  所以整个过程,她都跟着张恺脚步,低着头,像极了小助理模样。张恺还担心她会被今晚的架势吓到……其实她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呢。
  今晚,人真的好多。时简来到会场里面,场面的确很大,不过肯定不像《男色家族》里拍的那些大场面,主角们出场井然有序,每个镜头都鲜艳亮丽。因为还是年会,里面汇聚了易茂一半多的员工。时简还看到了上次她在易茂男装旗舰店认识的店长芬姐和另一位店员。
  今年旗舰店真来了俩。
  除了旗舰店,全国各地易茂男装的店长和优秀店员都赶了过来。这是和往年完全不一样的,明明这两年里易茂服饰这块,业绩整体下滑非常厉害。今晚这样的举动,似乎像所有媒体朋友证明什么。
  时简和易碧雅碰面了,霈亲自带着她过去。易碧雅挽着易老先生的手走向最前方的座位。易老先生虽然年纪大了,看起来还算年轻,尤其是今晚穿着正装的他,格外精神抖擞。易老先生身边围着一帮易家人,每个人都衣着体面又光鲜。郭太太今晚戴的翡翠,简直绿得惹眼。易家人里,只有乖巧的易碧雅最让易老先生省心吧,所以易老先生最疼爱的孩子,也是小女儿易碧雅。
  时简想起了易老先生那位叛逆的大女儿,易霈的母亲。上次她听易老先的话,易大小姐应该还在世,不过真没有一点消息。易霈也没有提过任何他母亲的事情。连今晚那么重要的年会和寿宴,易大小姐也没有出席。
  “等会辛苦时小姐了。”易老先生亲自对她道谢。
  时简不卑不亢地回了话。易碧雅亲切地过来带来到位子坐下来,然后对她说:“时简,等会靠你了。”
  易碧雅这话说得很礼貌又可爱,不过她只是一个伴奏,靠她怎么靠得起来。时简浅笑地看着易碧雅,易碧雅又说了起来:“怎么办,我越来越紧张了。”
  易碧雅是真的紧张。
  这个易家小姐如果有赵雯雯一半的胆子就好了,时简教了一个上台不紧张的方法。以前她上台也紧张,她和叶珈成第一次见面,她就是上台紧张出错,叶珈成坐在台下嘲笑她呢。
  手机突然嘀了一下,叶珈成回她短信了:“好的,我等会就过来。”
  呃,等会就来?不用那么早啊。
  时简环视了整个年会现场,易茂服饰的人来得比她想象得还要多。全国地区的店员穿着统一的店服,很好辨认。时简又看了看郭太太,今天郭太太虽然在笑,不过面色不是特别好,不过易家人里面色最糟糕的,还是负责管理易茂男装的易霖东,易霈的大舅舅。
  很快,时简知道为什么了。
  年会开始不久,易老先生亲自讲话里,宣布易茂服饰正式结束家族经营模式,解除易霖东执行董事职务,同时聘请高级职业经理人担任……
  同时,今晚易老先生向易茂所有员工介绍了小女儿易碧雅会进入易茂工作,不过只从基层做起。然后时简看郭太太的脸都要绿了,比她脖子戴着的翡翠还要绿一些。
  不过从基层做起的决定,易碧雅还挺喜欢的,看得出来易碧雅是一位平常心的小姐啊。
  然后,易碧雅也要上台了。
  时简跟着来到台上的三角钢琴架坐了下来,面对着富有质感的黑白钢琴键,静了静心,随着易碧雅的婉转悠扬的朗读声弹了起来。钢琴曲是易碧雅和她都喜欢的《少女的祈祷》,乐谱十分简单。
  时简享受弹琴过程,直至易碧雅的声音突然中断了一下。
  怎么了?时简稍稍转过头,只见易碧雅憋红脸,然后继续朗诵。哎,时简有点同情易碧雅了,尽量地将配乐弹奏地更加轻柔。
  然后,台下似乎有道视线,直直地看向台上,时简用余光扫了两眼。怎么会是叶珈成!只见叶珈成坐在最前面的左边,双腿优雅地交叠着,笑得斯文又败坏。
  这个场景,就像是她和他记忆里的第一次见面,她在台上,他在台下。明明感觉不出两人会有什么缘分,冥冥之中命运又将他和她牵在了一起。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晚安晚安晚安晚安,宝贝们。
  奋斗和相爱的人生,二选一,你们会要哪个?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