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都知道 章节50 随侯珠

章节50

  感受到她用余光看着他,叶珈成支着头,朝她微微眨了下眼睛。
  眼神迷人。
  二十五岁的叶珈成比她遇上的三十岁的叶先生更吸引女人眼球吧。三十岁的叶先生除了对她很多时候都是正正经经模样,很多场合还特意戴着一副平光眼镜,藏起他那双迷人电眼……五年时间,完全将叶珈成从大男孩进化到了成熟男人。
  重回过去才发现时间真奇妙,重叠了大部分,但是剩下的那不一样的小部分,才是将每个阶段区别出来的地方。
  今晚,叶珈成来得如此出其不意,时简心里偏偏有些懊恼,不过她知道原因出在自己这里。如果她真只是和叶珈成刚谈恋爱的小狐狸,等会她肯定按捺不住惊喜跑向他,但是她不是,她已经当了他五年妻子。
  ……其实叶珈成也没骗她,她让他来接她,他回复的短信是“等会就过来”,是她自己没想到叶珈成居然还有请帖。
  台上绽放的九盏水晶吊灯,有着不可一世的明亮。
  易碧雅朗诵结束,时简也结束最后的一个音,站了起来。今晚她只是钢琴伴奏师,不需要走到前方谢幕。她双手交叠,立在钢琴旁,跟着易碧雅微微弯了弯腰,然后一块走到了后台。
  易碧雅来到后台,眼眶立马红了,担心地问起来:“时简,我刚刚的表现是不是很糟糕?”
  还好。时简真心真意地说:“后面你很快就回来,说明你反应很快。”
  安慰无效。易碧雅情绪还是有些糟糕。时简能理解易碧雅的压力,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角色定位。易碧雅作为郭太太最小的女儿,郭太太对她不可能没有一点要求。现在易家那么乱,子女是最好的筹码。郭太太筹码那么多,今晚的架势还敌不过易霈一个。难怪郭太太对易霈恨得牙痒痒。
  叶珈成坐在前方贵宾席,他旁边是顾意天。时简当然认识顾意天,叶珈成的天叔叔。从小到大对叶珈成疼得像是亲儿子,不过她认识叶珈成的时候,顾意天已经调到了A城,一路平步青云……
  原来顾意天现在就调到了A城,所以今晚叶珈成是跟着天叔叔过来的?
  还好,不是因为要和易钦东合作的关系。
  时简刚下来,张恺立马将她叫走了。她跟着张恺走向易老先生旁边,路过叶珈成的时候不忘瞅了他和天叔叔一眼,叶珈成给了她一个没事又大方的眼神。
  没事个大头鬼,她看天叔叔好吗?
  不过,张恺带她过去什么。时简立在易老先生和郭太太对面,郭太太从手包里拿出一个红包,递给了她,然后客客气气地说:“时小姐,今晚谢谢你的帮忙,这个你收下吧。”
  呃,还有红包拿?时简不知道要不要,坐在一旁的易霈对她说:“时简,拿着吧。”
  哦,易霈让她拿着,她就拿着吧。时简笑盈盈地接了过来,然后对着易老先生和郭太太道谢了一番。今晚除了是年会,还是易老先生的寿宴,她又说了两句道贺的寿词。像是找准时机抱起了大腿。
  一帮人大概谁也没想到她一个小实习生那么能说话,连易霈都轻轻扯起了笑意。
  时简也好奇今晚的自己竟然如此不“低调”,大概是每个小配角都有一颗想抢戏的心吧,她作为易家风云里突然进来的一个小小配角,可能过了今晚就没有上场的机会了。
  “时小姐,真是谢谢你。”易老先生笑了起来,口吻和善地对她说,“刚刚你弹得也很好,让我想起了……”易老先生没继续说下去,顿了下对张恺说,“带时小姐去吃点东西吧。”
  嘻嘻。
  跑龙套结束。时简跟着张恺走了,走到一半,她对张恺说:“张恺,你不用管我了,我自己能安排自己。”她知道今天张恺事情很多,没必要这样照顾着她。
  哦。张恺摇头叹气,他也觉得自己好像管不了时简了。作为时简的顶头上司,今晚他还担心她会不会怯场,想不到有人不仅钢琴弹得优雅大方,还将祝贺寿词说得得体又漂亮,哪像什么初出茅庐的小姑娘,压根就是一枚江湖老手啊。
  徒弟那么厉害,总归还是自己徒弟,很多事情都想照顾一下,比如今晚什么菜最好吃,张恺都告诉时简了,好让她多吃点。对于张恺这种老妈子性格,时简内心是纠结的。张恺越对她好,她对张恺的态度越矛盾。
  张恺的交代,她点了两下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又是这样自带气节的眼神,张恺咬咬牙:“时简,我知道你想什么。但是我告诉你,你脑袋里所想的一切都是——假的,那晚赵雯雯是找我了,不过……”
  人来人往的,实在不适合聊这个问题,时简提醒张恺:“张特助,以后再说吧。”
  “好,下次你一定要听我说。”张恺帅气走人了!
  时简:“……”
  她抬了抬头,不远处,叶珈成跟着天叔叔也对着易老先生道寿,不管哪个角度看,都是风度翩然的贵公子一枚啊。时简收了收视线,望了望人声鼎沸的大会场,找到自己该坐的桌位,坐了下来。
  张恺向她推荐的两道菜,她没有吃到,她的座位是最普通的员工桌,好吃的早被抢完了。果然吃酒席这事要提前抢菜啊。
  不过时简也不饿,她口袋里揣着一个郭太太给的红包,现在满肚子只有好奇。
  不知道郭太太会给她多少?
  这笔钱,算是她今晚作为龙套的演出费吧。时简伸手来到口袋,捏了捏红包,不算薄。怎么办,她快好奇死了。
  终于,找了个机会,时简寻了一个角落,打算打开红包看一看。
  郭太太出身不好,远远比不上易霈的亲外婆。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外面传闻郭太太是一个对外人很小气的贵妇人。时简半靠着墙面,摸了摸红包厚度,五六张的样子?还好呢,不算很小气。
  笑眯眯,她打开一看,瞬间惊呆了。居然是五张十块钱,也就是……五十块!
  五十块……刚刚她还道谢了那么久!
  老实说,时简已经很久没有收到那么小的红包了……虽然现在年份不一样,钱也比较大。不过作为一个豪门贵妇,郭太太真如同外人说的那样啊,还是故意打发她啊。时简将红包揣回了口袋里,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忍俊不禁地嘲笑声:“小狐狸,今晚拿到多少出场费啊?”
  叶珈成!时简转过头,只见叶珈成眸光闪过一丝笑意,视线又飘到她口袋,眼底满满都是奚落。不用想,她刚刚数红包样子叶珈成都看到了。
  奚落什么,她又不在意这个钱,只是好奇而已。
  呵。叶珈成忍不住笑了笑。刚刚他看到时简像个领了压岁钱的小女孩,还特意找了一个角落偷偷看里面的金额,那模样儿,真像一只小狐狸叼走一块美味的香肉,然后偷偷摸摸找个角落开心一下。
  “多少?”叶珈成又问了问,也有些好奇。
  那个……时简伸出一只手。有点说不出口。
  “五百?”叶珈成摇摇头,“易家这个豪门,看来还不够豪啊。”
  哪有五百,是:“五十……”时简环视了一圈,确定没人看过来,对叶珈成交代了钱数。
  什么?只有五十块呢……哈哈!叶珈成乐得不行,又怕自己笑得太夸张,硬生生地逼出了眼泪。他伸手弹了下笑出来的眼泪,安慰一句:“你说郭太太可真小气啊,五十块……还不如不给呢。”
  时简:“……”
  叶珈成又笑了,哈哈哈!
  时简笑嘻嘻,也跟着笑了起来。叶珈成太讨厌了!都不知道是笑她,还是笑郭太太。还有,她也有问题问他。“你怎么过来了?”她望着叶珈成问。
  叶珈成笑得差不多了,口气认真地回答她:“有人不是说要给我打包好吃的么,我怕麻烦她,所以自己过来了。”
  这样的回答太敷衍了,时简哼了哼。
  叶珈成换了一个说法:“易家的请帖我很早就收到了,不过一直犹豫要不要来。”
  时简抬眸,为什么犹豫。
  叶珈成伸手点了点她:“傻,来了就要送礼啊。”
  噗!时简吃吃笑起来,不过叶珈成的话,她还是半信半疑,总觉得不会那么简单。当了五年老婆养成的习惯,她顺口问了问:“那个,你送了多少?”
  小狐狸关心得真多。叶珈成叹叹气,“懊悔”地说起来:“早知道你只拿到五十块,我觉得送个零头就差不多了。”
  哈哈!她和叶珈成真是一对极品夫妻啊。时简撇了撇头,憋不住又笑了起来,她瞅了瞅叶珈成,真说了出来:“叶珈成,我们真是一对极品……情侣啊。”
  夫妻两字,她临时改成了情侣。
  嗯。叶珈成十分认同,伸手拍了拍时简的头。小狐狸笑得真好看,眉眼弯弯,露出一排雪白又整齐的牙齿。叶珈成又望了望时简那桌子,狼藉一片,小狐狸估计没东西吃了。“看来等会我还需要我给你打包吃的。”
  他那桌还没有动筷呢。
  切,时简没理叶珈成,她也望了望叶珈成那边,转着眼珠子问:“那个跟你一起过来的人是谁?”
  “哦,我的债主。”叶珈成回答。
  天叔变成了债主。时简轻轻“嗯”了下。
  叶珈成真没说谎,他是欠着天叔二十万没有还,他见时简不相信,不再多说。结果时简还是担心地问了问,“你欠多少,很多吗?”
  小狐狸这个口气,还想帮他还吗?不过小狐狸能有多少钱啊。叶珈成勾了勾唇角,心情愉悦。就在这时,易钦东走过来:“叶少,时……助理。”
  叶珈成回过头,噢,要给他送钱的人又来了。
  时简不喜欢易钦东,默默站在一旁。叶珈成也不喜欢易钦东,智商不够偏偏不安本分,不过所有易家人里,如果要选择合作,叶珈成最倾向的人肯定是易钦东。
  易家人里,最有能力的无疑是易霈。如果选择跟着人做事,像小狐狸这样的,的确跟着易霈最好。不过男人和男人的合同,易钦东比易霈可要好太多了。
  时简回到了自己桌位,叶珈成和易钦东也只说了两句,便回到了前方座位。
  然后年会结束,已经晚上10点多了。易茂员工和宾客陆陆续续散场离开,张恺过来找她,叶珈成不知道去哪儿了。
  时简先跟着张恺出来。外面豪车多大吓人,到处是香车宝马,易霈已经坐在车上了。
  张恺过来找她是要带着她一起走吗?不过她还要等叶珈成呢,叶珈成应该还没有走。时简对张恺道别,不用麻烦他了。
  张恺问了问她:“你自己回去吗?”
  时简点头。
  同时车窗落下,易霈看了她两眼,然后对她说:“时简,注意安全。”
  时简弯了弯腰:“谢谢易总。”
  酒店门厅,叶珈成出来了,手里还拎着一袋打包食物。他找人地望了望,然后朝时简这边走了过来。
  时简顺着视线,也看了两眼叶珈成手里的两个打包盒子。不会吧,他真给她打包了?
  吃酒席打包剩菜这事,叶珈成可干不出来。他是交了礼金过来吃的,所以吃到几道口感还不错的好菜,他直接让服务员再做了一份。
  张恺还没有上车,叶珈成拎着两袋打包食物走到时简旁边,形象居然还很好。他朝着张恺扬了扬笑容。
  张恺也笑起来,客套得像是换了一个人:“哎呀,叶少好。今天真是太忙了,都没有好好时间招呼叶少。”
  叶珈成温文尔雅道:“张特助客气了。”
  张恺笑笑,见叶珈成立在时简旁边还没有离去,又说:“叶少,要一起走吗?”
  “不了,我是过来送我女朋友回去的。”叶珈成没说一起回去,还是出于小狐狸的清誉考虑,虽然小狐狸的清誉已经在他这里了。
  不过张恺还是这样了:“……”
  叶珈成话里的女朋友,不用说就知道是谁了。张恺愣了好半会,惊讶又“惊喜”地说:“没想到叶少和我们小时……”
  “我和时助理已经谈朋友了。”叶珈成接了张恺的话。
  张恺扯着笑,这头南方的狼,下手可真快!忍不住看了眼时简,时简立在叶珈成旁边,夜风吹得她一头不长不短的黑发往后飞,露出光洁的额头。这阵风吹得人有点冷啊,张恺视线往下,叶珈成已经温柔地将时简的手放进了自己的大衣口袋里,然后时简抬头对叶珈成抿了下嘴角……
  这样的画面,张恺都看羞涩了,时简居然没有任何的羞涩,神色自然又大方。
  就是嘴角那丝溢出的笑嘻嘻,有点像……被骗的傻姑娘。
  旁边的黑色轿车,打开的车窗还没有和上,易霈只是一声不吭地坐在里面,晦暗的光线看不到他面上表情。
  叶珈成和张恺结束了场面话,又礼貌地对着里面的易霈说一句:“易总,我先带时简走了。”
  相对外面,车厢里面,很安静。
  易霈一时没有反应,过了会,才应了一声:“好。”
  作者有话要说:  叶党,你们还想看他们……甜多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