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都知道 章节54 随侯珠

章节54

  呜呜呜。
  时简难受得头昏眼热,浑身乏力,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Tim上楼陪她,搬着一张板凳坐在她旁边,不知道从哪个电视剧看来的方法,还拿了一条热毛巾要给她热敷,然后像个小天使一样望着她。
  “Jane,你好点了吗?”Tim关心地问她。
  “好多了。”时简躺在柔软的枕头,摸了摸额头的小方巾,转头对Tim说,“你不用陪着我,下楼玩鞭炮吧。”
  Tim摇摇头,不打算走。
  时简笑了下:“那你吻吻我,吻一下就没事了。”
  Tim点头,然后俯过头在她脸颊落下一个吻,轻轻的,柔软的。时简摸了摸Tim白白的脸蛋,心底暖的一塌糊涂。
  爱是柔软的,也是有力量的,对不对?
  Tim下楼了,时简起来,靠在床头编辑短信,打算认认真真写一条消息。来来回回,又不知道说点什么,然后只剩下:
  “新年快乐。你回家了吗?我有些话想对你说,有时间给我打个电话吧。——想你的小狐狸。”
  想你的小狐狸,时简硬生生加上去的。什么是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喽。叶珈成不够爱她又怎么样呢,她多爱他一点吧。
  短信编辑好了,时简按了两下发送键,下意识感觉不对。然后她眯着赤红眼睛盯着手机小屏幕,看着短信像是雪花一条又一条地发送出去。整个人都木若呆鸡了,她怎么群发了……
  连忙的,赶紧按键阻止。怎么回事啊!一定是她前面群发了新年祝福,加上脑子烧糊涂,还没有转过弯来,将原本只发给叶珈成的短信也群发了……时简恨不得关掉手机,将脸埋在枕头,直接一命呜呼算了。
  幸好,她反应还算快,只群发了五六个。可是,里面好像有……易霈。
  易霈啊……
  易霈啊……怎么办!
  莫名出了这样的差错,时简心里头原本那点悲春伤秋的情绪都没有了,只剩下一股恨不得撞死自己的英勇决心。原来摆脱情伤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自己出大糗啊,现在别说还有没有想着叶珈成那厮大混蛋,连发烧都好了。
  果然是,好治愈,好清醒,好清爽!
  接下来,叶珈成真的完完全全被她抛在了脑后,因为一个又一个电话打来了,时简硬着头皮挨个解释,超常发挥地编出了她在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
  年三十,大家都很理解这样的聚会的游戏。
  直到,易霈来电了。
  深吸一口气,时简接听了易霈电话,易霈还没有开口,她先道歉起来:“对不起,易总。我,我发错短信了。”
  她不能对易霈也说她在玩真心话大冒险,小实习生玩到老总头上,脑子吃屎了差不多。呜呜呜,易霈应该不会在意吧。时简觉得自己接听电话的时候,手都在抖。
  电话那边,易霈一时没有说话,隐隐约约传来机场广播提示去香港的航班即将登机。易霈除夕夜还要去香港?
  时简更抱歉了,易霈那么忙,还要因为这条发错的短信特意打了电话过来。
  “对不起,易总。”时简又道歉了下。
  “没事,我想也是。”易霈说话了,似乎还笑了下,然后接着说,“你应该只是发错消息了。”
  时简糗极了:“……”
  “新年快乐,时简。”易霈轻轻落落道,还算愉快的声音消除了她的尴尬。
  “新年快乐,易总。”时简连忙回易霈这声新年祝福,然后礼貌性问了问,“易总,你现在人在机场吗?”
  “对,我等会登机了。”易霈说,后面还有一句,“我去香港过年。”
  为什么去香港过年……时简没有问,顺着话开口,“那我先挂了,您先登机。实在不好意思,打扰到您了。”
  “没事。”
  有些舍不得耳边的声音,易霈还是主动挂了手机,心里有些似有似无的懊恼,他刚刚不说快登机的话,应该还能再聊几句吧。
  再次看向手机里进来的短信,易霈按了删除键。
  不属于他的,就不要留着念想了。原本他想过如果她也愿意,等所有事情风平浪静之后,他会给她想要的一切。总归他顾虑太多,一身责任,感情快不过别人,没有什么好抱怨。时简是一个好女孩,值得在最好的年纪里谈属于她的恋爱。
  实在没必要陪着他,那么无聊的一个人在一起。吃饭,工作,睡觉,除此之外他都想不到还有什么事情可以两个人一起做。
  甚至有时候他忙起来,可能陪她吃饭的时间都没有……
  总归如此,他还是嫉妒了。嫉妒另个男人,可以幸运得到了她的爱恋和想念。叶珈成吗?她本应该发送的人,是叶珈成吧。
  这个幸运的男人,叶珈成感冒了。从情人节之后到现在,一直没好转,嗓子还发炎。叶珈成难得想放纵自己睡个三天三夜,然而叶父忙到过年前后都没有空闲,家里客人一拨又一拨,他全天帮忙招待着。
  热热闹闹的亲朋好友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每年都会找机会过来走动。他母亲性格好客又热忱,当了十几年市长太太,也没有学会虚与委蛇的待客之道。
  只能由他来周旋,以及推脱。凡事当留余地,得意不宜再往。
  滴水不漏的推脱之词,叶珈成很小就跟着那帮叔叔伯伯学会了。他不喜欢这样的客套,偏偏大家都爱吃这套。
  就像有些吹捧的好话,他听得不能再多了。听多了,习惯了,再夸张的赞美也只是吹向他耳边的一阵风。这世上本就不公平,有人高高在上,有人看人脸色;有人福气绵长,也有人一辈子都在倒血霉。“不要忘记本心”是叶市长一直教他的话。叶珈成也从来都记得,只不过人心易变,时时刻刻保持清醒才是最重要的,清楚现阶段想要追求的。
  大过年的,叶珈成没有买新衣,穿的还是上次在易茂买的大衣。叶母希望儿子穿得喜气一点,不要老穿黑啊灰的。叶珈成无奈换上了母亲刚织好的暗红色套头毛衣,麻花织法,叶珈成嫌幼稚,偏偏每个人看到他穿这件毛衣,都说好看。
  的确好看。如果时简看到了,肯定也会看得眉开眼笑,然后心里大呼一声:“我老公最帅。”
  叶家旧时的老客厅,放着两个暖炉,吸顶灯笼罩着雅白的灯光。叶珈成一身暗红色毛衣搭配着黑色长裤,加上头发在上次情人节刚理过,整个人面如冠玉,玉树芝兰。有个老阿姨直接说起来:“咱们的成成真是越看越帅,帅得像是新郎。”
  叶珈成扯唇笑了下,顿时连应对的心情都没有了。他敏感新郎这个词,老阿姨还各位热络,拉着他的手说:“你妈妈说你还没有女朋友,我这边有个刚留学回来姑娘,长得很漂亮……”
  每次逢年过节,要给他介绍女朋友的人都可以从青林市的凛湾大桥排成队了。
  老阿姨的关心,叶珈成彬彬有礼拒绝了:“我有女朋友了。”
  “啊,有女朋友了?”老阿姨转过头问了问叶母,叶母削着香梨,同样惊讶地看着叶珈成,然后惊喜发问:“哪个姑娘,是不是上次那个时小姐?”
  叶母追问起来,叶珈成却没有回答的心思,原本刚刚这句话,也是他的一句推脱,话还没有过心,直接说了出来。
  老阿姨又说:“我就说咱们成成又帅又优秀,怎么会没有女朋友呢。什么时候带回来看看哎呀,趁着过年带回来多好。”
  瞧,有些话一说出口,事情立马变得麻烦又复杂。叶珈成找了一个乏了的理由,上楼休息了。
  房间里,叶珈成双手放在后脑,自嘲地笑了两声。他不知道自己怎么想,有些情绪糟糕得比任何一次恋爱快崩的时候都让他烦心,不过有些情况按照以往恋爱情况还是可以总结经验,好像又到了分手的节奏。
  他要和小狐狸分手了吗?
  好像从认识到交往,以及情人节结束,他还没有认真分析过他对小狐狸的感情。小狐狸像是谜一样的女孩,他对她产生了深深的兴趣,时不时想着如何去探究她,了解她,从而都没有认真想一想,他对小狐狸的感情。
  其实,以前每次交往的时候这个问题他也是习惯忽略。男女感情就是那么一回事么,你来我往的互动,没意思了,好聚好散。
  他确定自己喜欢小狐狸,时不时被吸引,被撩拨。她在吸引着他,他也想办法吸引她,互动的感觉很强烈。何况,他还深深迷恋小狐狸的身体。
  小狐狸喜欢他吗?喜欢吧,甚至远远超过了喜欢。如果刚开始他怀疑过小狐狸的感情,交往下来之后,有些感情和情绪他不会感受不出来。小狐狸对他的爱意比他想象的还要强烈,澎湃,甚至难以言喻又无法抑制。
  这样的爱不会没有来源。
  他不知道小狐狸在他身上找什么样的感情,但是他确定自己这里没有,没有她想要的爱意,同样去回馈她。
  这样一想,叶珈成觉得好像什么都变得了无生趣。
  小狐狸那么喜欢他,他还希望,小狐狸不要那么喜欢他,就好了。
  想想,这份感情也走不了多久了。
  只是分手之后,他也应该会难过很久吧。
  那么好的小狐狸,不管是作为男人的私心还是真心,他都有些舍不得。
  年后,时简隐隐约约意识到一个问题,她可能要被叶珈成冷暴力分手了。这个春节,从发错短信到父母回国逼问她男友情况。
  每一天,都是火烧火燎的刺激。
  她又要被叶珈成甩一次?!
  时简已经无法形容自己心情,她和叶珈成通了电话,她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和他说话聊天,她特意说各种好玩好听的俏皮话吸引着他,她忐忑又不安,每每装得很吃力又无力。
  然后她听到叶珈成对她说:“时简,我们先静一静吧。”
  时简挂上手机,如果叶珈成笨一点就好了。不要那么聪明,不要这样隔着电话也能感受到她的伪装。
  那么小心翼翼的时简,一点都不可爱。
  以前她和叶先生讨论过两个人谁爱谁更多的问题,叶先生笃定地说:“不用说,肯定是我爱你更多。”她不服气:“你觉得我没有那么爱你吗?”说着说着,她脾气还很大地来一句:“既然你觉得我没那么喜欢你,你还那么喜欢我干什么?”
  然后叶先生笑得很开心地告诉她:“时简,我就喜欢你这样爱我。不用多,因为我就喜欢你爱我大大咧咧,又趾高气扬的样子。”
  只是,原来爱一个人是需要另一个人配合的。曾经爱她纵容她宠溺她的叶先生没了,她要去哪里找回那个大大咧咧又趾高气扬的时简呢。
  时简心里难过,还是忍住没打扰叶珈成。
  幸好,还有事情要忙。
  春节之后,时简忙着实习和毕业。叶珈成也很忙,虽然她也是从高彦斐那里听来的,不过高彦斐也没说叶珈成在忙什么。
  直至,她从张恺这里听到一件事。
  叶珈成摇身一变,已经从叶工变成了叶总了,他捣鼓了一个地产公司,大名“叶茂地产”。
  “时简,你怎么了?”张恺过来恭喜她。
  没事,她只是快被叶珈成气死了。时简趴着桌子,一句话都没有说,然后她伸手放在自己胸口,一下一下抚平快失去节奏的心脏。
  叶茂地产!好厉害啊……
  作者有话要说:  咳咳,先更新了,初稿可能会修改个别句子~
  叶先生,请问你这是要和易总打擂台赛?人家易茂,你叶茂……
  叶珈成:不好意思,我是枝叶繁茂的意思。
  还有一章,时间上半部分要解决了~后半部分大珠要写的重点戏也快来了~
  元旦快乐!多评论和留言,今晚又有一波红包向你们砸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