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都知道 章节58 随侯珠

章节58

  高彦斐觉得自己有戏,绝对只是可笑的幻觉。叶珈成不以为然地垂下眼眸,然后心意阑珊地望了望外面的夜色,关于高彦斐刚刚的话,他没吱声。
  有时候,朋友是用来相互嫌弃的。高彦斐心里同样想着事:有人说前任如浮云,叶珈成作为一个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男人,真的很潇洒呢。如果宋晓京是过眼云烟的一朵白云,小狐狸也是吧。叶珈成之前还怎么说来着,他是不会对前女友保留任何不道德的占有欲!
  老实说,高彦斐有些生气呢,虽然他还保持着微笑。
  高彦斐还想说什么。
  叶珈成已经懒得和高彦斐玩虚虚实实这招,直说了:“你别招惹时简,如果——你还当我是朋友的话。”
  这是叶珈成难得的狠话了。一般情况,他的做事理念很分明,事对事,人对人。
  叶珈成把话说得那么明白,高彦斐不会不明白。默了会,他问:“你们怎么分的啊?”
  “不关你的事。”
  高彦斐也不是没有脾气的人,他觉得自己是过分,叶珈成不过分吗?他本以为这次叶珈成会和小狐狸谈得很久呢,没想到叶珈成那么快就分手,特意关照他吗?
  “我认真的。”高彦斐说,“我一直挺喜欢小狐狸,你也知道的。”
  “我知道。”叶珈成说,语气冷静,“不过你们不合适。”
  这话真是好笑,高彦斐问:“怎么不合适法?”
  叶珈成也笑了笑,他不是不会说难听话的人,相反他的嘴天生就毒,只是从小家教严格,学会了翩翩公子哥最虚伪的那一套。
  “不合适就是,你配不上她。”叶珈成开口,一字一字地告高彦斐。
  高彦斐抬起头,脸已经冷下来。叶珈成这是想撕,对吧。
  结果,叶珈成脾气先下来,还说了一句软话:“彦斐,你别生气。”
  高彦斐:“……”
  叶珈成这样反复无常,真令高彦斐有些错愕,然后叶珈成下一句,更堵得高彦斐说不出话。
  叶珈成慢慢开口:“你配不上,我也配不上。”
  高彦斐:“……”
  你配不上,我也配不上。这话听得像是降气的好话,高彦斐心里舒服多了,难得叶珈成会承认自己差劲。随即高彦斐又冷笑几声:“你丫配不上,不代表我配不上……小爷我这就回去陪小狐狸打游戏!”
  叶珈成抿了下唇角。
  高彦斐站起来,又扔了一句,“今天这顿我请你,叶总!”
  呵呵。叶珈成照样没多说,然后他视线一抬,示意高彦斐可以滚去结账了。
  高彦斐结账走人。
  ……
  气温一天天地回暖。时简参加了一个公益性组织的演讲俱乐部,俱乐部每周有一个Joke Session(讲笑话训练),大家一起有技巧性地用语言分享幽默和快乐。时简第一天就成了里面的幽默小能手,里面的区长是一位男英语老师,结束之后找她,问她有没有兴趣当他助理。时简想想还是先拒绝了。
  “那你以后还来吗?”男教师问。
  “还来,有活动都叫我。”时简回答,笑吟吟。她参加这样的公益性俱乐部,为了训练自己尽量投入每一件有益的事情里。她对生活认真,才能得到生活的回馈吧。前段时间,就像是写过的高分作文要她重写一遍,她下意识按照原来的模板去写,可是她已经失去了原先认真构思每个句子的态度。
  以至于一步错,步步错。
  春光生机勃勃地在冒芽的树梢里放着光。时简找了一个午后时间到B大看书,她按照日记写的内容,重新坐到了原先她最喜欢的靠窗位子。
  她有些想起来了,以前是有个男生一直坐在她前面。该男生喜欢穿衬衫,每天都是衬衫搭配着各种毛衣,然后她就给他取小号“衬衫男”。时简早忘了当时为何心动,也忘记为何没有表白。既然她打算将当年没完成的三件大事都做了,还是风萧萧兮易水寒般地来到B大图书馆逮人。
  可是,她真不记得衬衫男长什么样子了。
  不知道前面那个,是不是呢?时简托着下巴看向坐在她前面的男生,研究了好久。男生瘦瘦的,后颈露出一截衬衫领子。背影看起来就很乖。
  然后衬衫男一个人,正低头写着作业。
  她以前的品味,好纯情。时简压了压心情,走了过去,轻轻开口:“你好,我可以坐一会吗?”
  衬衫男抬起头,看着她,连忙答应:“可以,可以。”
  嘿嘿。时简笑了笑,问了一句:“你还记得我吗?”莫名的,她居然有些紧张。明明对方只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男生。
  衬衫男一愣,点点头,同样像是鼓起勇气和她说话:“你有段时间没来了,考研怎么样了?”
  “没考上。”时简说,这样的对话,真有一种穿梭时间的感觉。
  “好可惜。”衬衫男说,“不过不要紧,你还想考吗?我可以帮你……”
  “没关系,我不考了。”时简说,然后想起了表白,表白,表白……天哪,还是算了吧。“那个,你有女朋友吗?”
  腾地,衬衫男脸红了。他摇摇头,有些紧张地回答:“没有。”现在女孩都那么大方大胆吗?
  “哈哈,没有就好。”时简脸也红了,“我有句话想告诉你。”
  衬衫男点头,眼睛明亮地看着她。
  时简一鼓作气:“就是,你穿衬衫的样子很好看,很帅。”
  衬衫男艰难地:“……谢谢。”
  时简看衬衫男不相信的样子,声音更加确定:“真的,以前有个女孩真觉得你穿衬衫样子很好看。”
  衬衫男:“……”
  时简:“好了,再见。”
  衬衫男:“再见……”
  时简逃走了,她走得很快,脚步越来越轻快,嘴里扬起的笑意越来越明显,然后骑上新买的粉色自行车,飞快地穿过树荫里的校园路。她按了两下清脆的铃声,叮铃铃,叮铃铃。
  一切都重新开始吧,时简,你一定可以的!
  认认真真地去生活,去努力,即使自己努力的结果,可能还没有以前叶珈成带给她的好。可是她只有更多努力了,才不会辜负了曾经得到的爱意。
  然后,男神的演唱会也来了。
  时简同样骑着自行车赶到了A城的体育馆。杨家的联排别墅和体育馆距离不远,她骑车只需要半个小时。夜幕快要降临,体育馆周围越来越热闹,水泄不通,证明她选择骑车出行是无比正确的选择。追星那么青春的事情,时简特意打扮地格外青春,连帽毛衣,头发披着,修长的牛仔裤搭配小短靴。另外她还在街头买了扎在头上的兔耳朵。五块钱的不会亮,十块钱会亮。她买了十块钱,一闪一闪的特别可爱。
  是现在这个年纪里很多女孩会喜欢的。
  进场之后,演唱会就开始了。她是最普通的站票,每张票有个幸运号码。她拿着荧光棒进来,周围粉丝都是兴奋又幸福的样子。
  时简看着,感受着。
  男神一首慢歌,一首快歌,她们荧光棒不停挥舞,然后是疯狂呐喊。不管是什么喜欢,都是付出过感情的,演唱会现场很多女孩都激动地哭了。时简的眼泪,不小心也跟着出来。以前她和叶珈成假设过一个无聊的问题,两人如果谈一场学生恋爱会做什么事。看一场XXX的演唱会,是她和叶珈成共同的答案。
  男神越跳越嗨,最后全场沸腾。时简眼眶蓄满眼泪,一波又一波的呐喊声像潮水般她盖过来……
  对不起喽,叶先生。时简在心里轻轻说着,说好的演唱会,她还是一个人先看了。
  演唱会结束,作为福利每张演唱会的券有个幸运号,时简没想到自己运气好到抽到了男神签名照一张。上万里的粉丝,100个名额,她是其中一个。谁说她运气差!
  时简开心得不能自己,然后她还是将票送给一个不认识的女孩,看到女孩幸福得快要哭泣的样子,心里满足。她也不是不稀罕男神签名照,只是觉得把机会给留给现在更喜欢XXX的人,更合适一些。
  时简跟着拥挤的人流出来,脑袋还扎着两只闪闪的兔耳朵,可惜赠人玫瑰手有余香的快乐,在她发现自己自行车找不到后,立马消失殆尽。
  只想跺脚三下,发泄怨气。
  混蛋,混蛋,混蛋!她刚买的自行车呢。时简痛苦地踢着脚,恨不得将心里的坏脾气踢出去。
  就在这时,身后有人叫她名字:“时简。”
  这个声音,时简有些反应不过来地转过头,硬生生收住腿,然后挤出一句招呼:“易总……你也来看演唱会吗?”
  “是的,刚看完。”易霈立在她面前,微蕴的笑意。
  “好巧,我也是。”时简说,也不想着丢掉的自行车,主要惊讶易霈居然会来看演唱会。眼前易霈依旧是西装衬衫的穿着打扮,刚刚粉丝那么疯狂,他会是什么样子的?想起易茂是演唱会的赞助商之一,易霈坐在嘉宾位吧。
  嘉宾证……时简笑得不好意思,然后她望了望易霈周围,张恺和其他助理司机都不在,易霈是一个人吗?
  “车子进不来,只能停在后面。”易霈对她说,解释她的疑惑。
  “哦。”
  一时间,周边人流涌动,熙熙攘攘,易霈却有着一股岿然不动的气场,实在很显眼。像她脑袋的兔耳朵一样显眼。
  兔耳朵……时简连忙伸手抓下来,作为一枚自我要求很高的助理,她很少在易霈面前这样幼稚。
  易霈眼底的笑意更浓了,顿了下,他像个朋友般问她:“对了,你刚刚怎么了?”
  刚刚的踢脚动作吗?
  “……我的车丢了。”时简一笑置之,假装无所谓的样子。万恶的小偷!
  “什么车?需要报警吗?”易霈皱了下眉,又问。
  “不需要,不需要。”时简摆摆手,“就是普通的自行车,不贵。”
  “还是找一找吧,什么样子?”易霈侧头看了看上方的摄像头,给了她一句肯定的话,“应该可以找回来。”
  易霈这是要帮她吗?
  果然,易霈拿出了手机,对她说:“我帮你问问这边的负责人。”
  为了一辆自行车吗?时简赶紧拒绝说:“易总,谢谢你,不过真的太麻烦了。我那车子也是……二手的,不用找。”
  她撒了一个小谎。易霈也不再勉强。对于她的客气,易霈开口说:“时简,这对我来说,只是一件小事。”
  因为是小事,才不敢劳烦啊。时简心里说。
  车丢了,她和易霈这样遇上,易霈说要送她一路,她不再拒绝。不知道易霈车停在哪儿,时简就乖乖地跟着易霈走。
  晚风习习。天气已经回暖,夜里的风也没有原先那么冷冽,反而带着一股早春的甘凉,不远处还有人放烟火,空气里夹着轻微的火药气味。
  易霈咳嗽了两下,然后以寻常朋友的语气和她聊起来:“对了,你喜欢XXX哪首歌?”
  时简有些梦幻了,抬起头瞄了眼易霈,回答了好两首,一首是XXX的成名曲,另一首比较小众。易霈听完,点了下头:“一首我听过,不过另一首,没什么印象?
  没印象的那首,是还没出来……时简亡羊补牢地说:“我记错了。”
  “难怪。”
  时简侧过头,也问了问易霈:“易总也喜欢XXX吗?”
  “嗯……喜欢。”易霈回答她,“他很多歌,我都听过。”
  时简惊喜了,她看过所有的易霈那些半真半假的传记里,都没有写易霈喜欢XXX的歌,以后她是不是可以出一本更真实的传记呢。
  她这样的反应。易霈似乎有些无奈,低着头问她:“时简,我喜欢一个歌手,很奇怪吗?”
  “不是,不是。”时简连忙解释,“我刚刚只是在想……以后易总你成为大名人,我也可以给你写本传记什么的。”
  咳咳!时简说完,感觉自己这话像是在玩笑一样。易霈会介意吗?
  她的“无稽之谈”,易霈先是愣了下,然后顺着她的话,爽快答应下来:“好啊。”
  时简开心。易霈继续说,声音愉快:“说不准以后等你写出来,我可以替你提名写个序什么的。”
  这是金口玉言啊。时简先谢了:“谢谢易总,我以后肯定写。”
  易霈笑了起来,似乎非常喜欢这个聊天话题。“不过,你要好好写,还要取个好名字。”
  好名字……时简借用了一下赵依琳的那本书的名字,交流说:“《助理眼中的易先生》怎么样?”
  易霈居然摇摇头,对她取的名字不赞同,像是笑她不会取名字。
  时简还心虚呢。
  然后易霈扯着唇,回答她:“还不如叫《时简眼中的易先生》呢。”
  《时简眼中的易先生》……时简抿唇一笑,低下头。没想到易霈开起玩笑,一点都不输人啊。他知道么,以后真的有过一本书叫《我眼中的易先生》呢。不过现在“以后”还有没有,就不知道了。
  是她取代了赵依琳吗?这样的想法,时简一秒就否定了。谁能取代谁的人生呢?如果说她取代了赵依琳,她的人生又会被谁取代呢。
  那个幸运的叶太太……会换人吗?
  慢悠悠地,时简跟着易霈走完了一段路。不长不短的新路,她和易霈聊着天,大概走了十来分钟。
  然后不远处,司机已经含笑地立在车旁等候了。
  作者有话要说:  怕有童鞋瞎猜,认为自行车是易霈先偷了这样的梗,没有啊,易霈不会做这种事,这种剧情也不适合易霈的。
  叶珈成:呵呵。
  呵什么——当然咱们叶先生不会做这个事。
  叶珈成:呵,时简眼中的易先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