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都知道 章节60 随侯珠

章节60

  看到易碧雅从叶珈成车里下来,时简不奇怪;奇怪的,时简发现自己居然如此平静,好像已经可以平静接受重来的一切。
  其实,她前些日子就听到一些传闻,叶珈成和易碧雅走得很近,这个近到底是哪种意义的近,外人如何讨论都不知道真相,具体只有他们本人清楚。本身般配的男女即使站在一起也是惹人关注,何况两人男才女貌,身份背景又相当。
  就像以前的易霈和赵雯雯一样。
  现在这些年头大家越看越看重钱和权,逐名逐利成为了社会主流,那些喜欢闲谈八卦的看客,眼神也变得势力起来,喜欢追捧更高层次的男男女女。
  当然,这本身也没错。
  叶珈成现在就那么成功,以后会有更好的妻子与他匹配吧。老实说,她作为妻子一点都不合格,不温柔,乱花钱,赚的也不多,甚至都没办法给叶家生儿育女,还自以为叶先生爱自己不要不要……不好意思,后面一句是气话,希望叶先生不要生气。
  她再难过,也不能怀疑叶先生曾经给过她的爱,只是她越来越没办法确定自己是那个独一无二的对的人。
  所以她终于能平静地接受现在这一切,以及“以后”她和叶珈成基本不可能的结果。
  时简摇摇头,轻松一笑,其实时间早已经安排了每个人的先后出场顺序,是她提前出场捣乱了一切。
  立在银行门口,时简没有回头,不知道叶珈成有没有看到她。如果他叫她,她现在心态那么好,肯定可以轻轻松松打个招呼。
  绝对不会让他难堪。
  没有任何难堪,只有好久不见的想念。
  台阶那抹浅蓝色的背影很是熟悉,是时简。叶珈成视线忍不住追着,头发长了,夏裙显得腰身更瘦了,无袖中裙的款式,露出细白的胳膊和小腿……
  他和她真的很久没见了,像是断了缘分一样。
  其实本身就没缘分吧,如果以前时简不主动出现在他生活里,他根本不会认识她。这半年多,她应该过得不错吧,除了研究生没有考上。
  不过,众所周知易霈身边有一位漂亮又会办事的助理,羡煞他人。
  叶珈成淡淡地移开目光,下车的易碧雅看向他,样子腼腆又温柔:“谢谢你送我过来。”
  “不要紧,顺路。”叶珈成站在车旁,开口说,“我不进去了,还有个事。”原本他下车是想送易碧雅几步,回报她送他的小礼物。只不过他现在没有那个心情了。
  “好的,再见。”易碧雅朝他挥了挥手。
  “好。”叶珈成看到易碧雅眼里流出的遗憾,微微低下头,聪明地视而不见。易碧雅不是一个复杂的女孩,相反性格胆小又简单,都有点不像易家人。
  叶珈成回到车里,侧头看了看副驾驶留着的一盒手工点心,开车离开了。
  取代一份感情是开始另一份感情,失去了小狐狸给他的新鲜感,生活愈来愈无聊,他身边资源很多,好像从哪个发展都差不多。
  他和时简,已经不可能了。
  不是没有后悔,相反后悔多了已经成为家常便饭,也就无所谓了。他也不喜欢回城南的公寓里了,在那里他一个人睡觉后悔,一个人吃榴莲后悔,一个人应酬结束回来后悔,一个人洗袜子更后悔……时简送他的袜子,有一次他发现丢了一双,找了半天。
  一定是小狐狸太好了,给他的感情太深刻,他才会分手了还会时常想起她。
  好几次,他都想单纯发个普通问候短信,像朋友那样聊两句也好。
  然而,每每想起分手那天时简失声痛哭的样子,他又放弃了。做人不能太可耻,那晚他为了让自己断的干净,分手太猛。结果,真的断了一切可能。
  小狐狸那么好,如果他只是因为偶尔想起就找找她,这样的心思和行为,他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好在,一个男人可以让自己的心变得更大,大到不在乎那点小情小爱的纠缠。
  ——
  时简觉得自己还不够好,虽然她每天认真工作,积极参加业余活动,可是总差点什么。答案不用想已经呼之欲出。
  是感情生活。
  叶珈成会喜欢上别人,难道她不会吗?绝对不是赌气,她只是觉得自己有些可怜,明明回到最好的青春年龄,拥有满满的胶原蛋白,每天回来就要看各种心理治疗的书,是不是有那么一点悲催?
  叶珈成如果结婚了,难道她这辈子都要守寡么……呸呸呸!
  结果更悲催的,时简发现自己如果发展新感情,根本没有对象。无聊地躺在床上,拿了一支笔,时简将生活圈和工作圈的男人都写在了纸上,看看有没有合适的。
  感情嘛,就是从周围合适的人开始发展的。
  时简把自己所有接触到的男性名字都写出来,感觉自己好无聊,可是那些真正享受无聊的人,才不会忧郁。
  她很快写好了,因为名单实在太少了。
  张恺,高彦斐、男英语老师,同事丁,同事王,同学丙……以及易霈。
  她把易霈也写上了,纯粹是因为她把接触过单身男性都写上了,何况易霈现在也是单身吧。不过她第一个排除,是易霈。
  时简用红色笔在易霈名字打了一个叉叉,排除原因:高不可及,易霈像是雪峰一样的男人,如果她要开始一段新的恋情,第一要求就是轻松,她还是不想去征服什么雪山了。
  高彦斐:叶珈成的死党,算了。
  男英语老师:好像长得有些老?
  同事丁:他长什么样子的?
  ……
  天哪,一轮下来,最合适的人居然是张恺,张恺啊,张恺!原来她居然对张恺最满意,实在是令自己都惊讶到难以接受。
  时简将头埋在本子里,从叶先生这样的档次掉到张恺……她的人生啊!
  咳,其实张恺挺好的,高学历,单眼皮很俊俏,个子也有一米七五,何况赵雯雯的事她也相信了张恺没有做,说明张恺人品正还有自制力,
  最重要的,她和张恺在一起会很轻松,就像和好朋友在一起。
  当然,就算她选择了张恺,绝对不是将就,只是她接受了这个世界除了叶先生以外,还是有其他男性。
  可是,张恺,真的可以吗?
  张恺绝对没有想到自己在爱徒心中分量有那么高。相反,这几天张恺越来越确定一件事,他的易总一定是看上他家的时简了!这话怎么那么别扭呢,不管如何,他要感谢叶珈成那只南方的狼放了他家的羊。
  一个男人喜欢女人的神情是藏不住的,虽然阿霈藏得……很深。
  实诚说,张恺挺希望易霈和时简在一起,不管他从男人还是朋友还是助理眼光看,时简和易总都是非常适合的一对。
  何况,易总现在没有了婚约,时简也和那位叶总分手了,原本时简应该也对阿霈有些情意……总之,这两人真的太合适在一起了!
  时简和阿霈都是重情之人,感觉他们若一起了,两人就是“这辈子都不会分开了”的那种爱人。
  不像之前他看时简和叶珈成,怎么看都不合适。
  当然这样的想法,有点马后炮。
  然后张恺留意了一下,发现时简生日快到了,就是这个星期六。
  时教授和Tim的礼物漂洋过海地提前到了,时简也发现自己生日快到了。七月份的尾巴,八月份的前奏,没错,她是一头小狮子。
  Tim送她一只泰迪熊,并写了一句暖心的话:“Jane,让它暂时替我陪着你。”
  时简拆了泰迪熊放在电脑桌前,看到它就能想起可爱的Tim,带来满满的幸福感受。原本这里,放着的两只小狐狸,她暂时收了起来。
  这个星期就是生日了,她要怎么过呢。上一次生日叶珈成带她飞了……想什么上一次呢,已经上辈子的事了!
  蛋糕要的,庆祝新生;鲜花要的,祝自己越活越漂亮;朋友也要的,能带来开心和快乐,还要一些生日祝福,祝一年更比一年好。
  像以前二十来岁的生日那样。不知道未来如何,但也对以后抱着十足的热忱和期待。
  时简没想到张恺也知道自己快生日了,张恺问了问她生日要怎么过,她脱口而出:“我请总经办的人吃个饭,可以吗?”
  请客还问可不可以,太客气了吧。张恺洋溢着笑脸:“当然可以,我们一起帮你过。”
  时简说:“好的。”
  然后想起昨晚的分析结果,时简一时没有离开。张恺继续笑眯眯:“小时简,还有什么事吗?”
  小时简……受不了!时简连忙摇摇头,扯了一句赞美:“我只是觉得……张助,你今天很帅呢。”
  “真的吗?”张恺很开心,然后自信地对着睡眠的电脑屏幕照了照,认同她说:“应该是皮肤好了。”
  时简:“……”
  时简有个不好的毛病,一旦她认为这个人不错,她就会往不错的角度观察,反之亦然。她的观察结果,张恺还是不错的可爱人。
  周六就是生日了,既要要请总经办的人吃饭,现在就要挨个通知了。时简在总经办人缘不错,除了赵依琳。不过赵依琳周六如果愿意过来,她还是开心的。
  赵依琳答应了:“时简,我一定过来。”
  “行,到时候联系我。”时简做了一个CALL我的手势。
  快要中午吃饭了,有个工作需要直接找易霈接洽,刚好易霈有时间,时简敲门进来,易霈正拿着一份文件从休息里走出来,他抬起头看她,和她聊了两句工作,然后问她:“周六是你生日?”
  易霈也知道了?时简点点头:“是的,易总。”
  易霈眼眸又是一抬:“听说你请了所有总经办的人吃饭?”
  “嗯……”时简又是点头。
  易霈没说什么,只是从她身边走过,走了两步像是提醒她说:“你忘了请我了。”
  时简:“……”
  易霈笑了下。
  时简还是:“……”
  幸好,她还算是一个聪明的助理:“我怕易总你没时间……”
  “我除了工作,也是有个人时间的。”易霈回过头告诉她,今天他穿着一件深蓝色衬衫,一如既往干净整体的穿法,除了袖口挽着,露出那块沉稳的朗格男表。
  时简露出笑意:“易总,我现在请你……还来得及吗?”
  易霈靠着办公桌,将她的文件随手往后一放,正视着她说:“还好,不算太晚。”
  作者有话要说:  时简心态慢慢在变好~~这需要一个过程,尽量给大家带来更好的感受。我也不喜欢把情绪和文风弄得压抑~~
  么么,今天大珠做好了能写多少算多少,奋战到晚12的决心,你们的留言要给力啊,不然大珠好不容易想硬一次,就要软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