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都知道 章节64 随侯珠

章节64

  很多事情,真真假假,信或者不信,都是一念之间。易霈选择相信了时简,也顺着时简的话,提出了假设的可能。
  时简说,他一直没有结婚。哦,原来他没有妻子,幸好。
  这种想法冒出来一会,立马被否定了,因为实在太好笑。即使十年后的“他”结婚了有妻子又如何,现在的他已经提前遇见了另一个女人……他想娶的女人。
  两个“他”,也已经是不同的人。
  他都不同了,叶珈成呢?易霈保持沉默,不再说什么。他要说的话时简听了不会感到任何安慰,还会更难过。什么话最伤人,将对方心底希望都拿走的无情话。自认为很有道理,其实只是满足自己的私欲。
  易霈压了压复杂的情绪,他知道,时简还存着希望。所以她拒绝了他,用她能给他的最真实的理由拒绝他。
  “对了……蛋糕!”时简终于想起了蛋糕,连忙拿起打开,慢慢地,又停下来。蛋糕早已经变样,不能吃了。时简尴尬一笑,易霈顺着视线看过来,脾气再好,看到这样的蛋糕,也冷不丁地说她一句:“真敷衍。”
  时简:“……”忍不住,呵笑起来。
  易霈也是,今夜他心情已经不能用普通的惊讶或者失意形容。更多是一种庆幸,庆幸什么,明明示爱被拒,对方连同希望都不给他,他居然还庆幸着。
  庆幸能遇上吧。原本的他没有结婚,老实说,易霈并不觉得意外,甚至完全理解为什么。他本就一个无聊的人,对婚姻和爱情没有任何渴望。
  现在的他,有了感情的渴望,很充实。
  现在的时简,也很放松。什么都说明白了,易霈应该就不喜欢她了吧,谁会喜欢一个有夫之妇呢。咦,她怎么还将自己想成有夫之妇,明明是二十刚出头的妙龄女人。
  时简微微抿着唇角,仰着头,眼睛跟着头顶的星星一眨,一眨。
  点点,你爸爸现在真的很讨厌。
  蛋糕坏了,时简请了易霈吃烤番薯。烤番薯,还是易霈自己提出来的。“我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你揣了两块番薯过来,味道闻着不错……那个番薯摊,好像就在这附近?”
  没错,时简兴奋地去买番薯了,要了两个又甜又粉的。
  不过易霈还是没有吃,大概真是酒会回来吃不下了。酒吧那边,同事都还在,时简还要回去去一趟,身份关系,易霈没有送她进去。
  上车前,易霈想起自己忘了说今晚最重要的一句话,临时补上:“生日快乐,时简。”
  时简眉开眼笑:“谢谢易总。”
  终于少了以前那股子恭敬气了。易霈告别:“再见。”
  “再见。”时简正要挥手,易霈又开口说话了。还是担心自己的心急会让她避之不及,易霈想了片刻,说:“我今晚的话,别介意。”
  “不介意,不介意。”时简摇着头,笑着说,“老实说,我很荣幸呢,呵呵呵……”
  这样的坦然自乐,他很喜欢。易霈同样发出一声轻笑,眉宇间是一片温和之气:“那就好,我放心了。”
  时简微微低头,易霈真是一个很好的男人。
  没想到,她居然都说了出来!时简回到杨家,才意识到自己好像太随意了,躺在床上仔细琢磨一番,易霈真信了她?
  还是易霈这人太礼貌了,以为她是撒谎拒绝他,看在她编得那么有诚意的份上,没有否认她?
  其实,易霈真想过这个可能。不过有些事情骗不了人,比如时简对叶珈成的爱意,就算有所掩饰,他这个旁人都能感受一二。心里藏着浓烈的感情,只是提到那个人的名字,样子都是不一样。
  叶珈成伤害了她,她连怨气都没有,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感情?易霈真的很羡慕,比任何时候,都羡慕叶珈成,可以得到时简这样的爱意。
  当然,还是有怨气的。时简很多时候,想得心里不痛快了,就会骂一句消消气。甚至,她还常常做梦幻想着,什么都回来了,叶先生也回来了。
  还抱着她不停地道歉说:“宝贝,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她终于忍不住,投入叶先生怀里大哭一场,然后像个矫情的女人,泄愤地拍打他,质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她大哭,因为失而复得,她生气,因为委屈至极。结果,根本没有失而复得,只有她淌着眼泪醒来,心里一抽一抽地喘不过气。
  时简多收到了一份生日礼物,没有写任何寄件人,礼物是一块名表。谁那么有钱,寄那么贵的礼物给她?
  时简还是拨了叶珈成号码,直接问:“这块表,是你寄来吗?”
  叶珈成没有否认。
  “叶珈成,你为什么给我寄生日礼物,买那么贵的。”她问了,不得不承认,她问这话的时候,心里还是抱着一丝的侥幸。
  然后,叶珈成的声音通过轻微的电波声传过来,平静,淡漠,只是像个普通朋友一样告诉她:“时简,这是我欠你的。”
  哦,原来叶珈成觉得愧疚啊。时简心里有些想笑,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说,“那我收下了,谢谢。”
  “没什么。”叶珈成回她,又加一句,“如果以后有什么需要,你尽管说。”
  “嗯。”时简不再说了,直接挂了电话。她还能有什么需要,难道还要找他借钱不成?还是让他送自己一套房啊……
  叶母以前说自己儿子有时候很讨厌,确实啊。
  叶珈成最近也觉得自己有点讨厌。甚至非常不爽自己这张帅气的脸,今早剃胡渣不小心还刮到了下巴,冒了血。
  他对着镜子皱了皱眉头,男人单身太久,脾气是容易不好。
  偏偏现在财经杂志越来越没底线,老是拿他的长相做文章,敢情现在买房的人还看房地产老板长得帅不帅?叶珈成嗤之以鼻,今早开会特意批评了宣传部。
  他不希望再看到这种没有营养的宣传软文了,有损他的颜面。
  宣传部经理继续嬉皮笑脸,还拍起了他的马屁:“叶总,这绝对不是我们的意思。上次过来采访你的记者是女的,应该真被你的非凡的品貌迷倒了。”
  切~叶珈成继续面无表情,反问一句:“所以还是我错了,因为我长得帅。”
  宣传部经理瞬间冷汗直流:“……”
  坐在宣传部经理旁边是刚过来的小助理,一个忍不住,直接笑了出来,连忙的,捂着嘴巴。
  闹心!叶珈成开了一半的会,走人了。他招的都是一些什么人啊!个个笨得像头猪,他还开什么地产公司,还不如去养猪。
  不过即使是猪,只要老板能训人,猪都能训上树。叶珈成对员工还是很好很“温柔”的,基本不训人。偶尔实在生气,最多说两句提醒的话,让他们自己理会。
  没必要,因为他们影响了自己心情。
  好像,和小狐狸分手之后,他心情没几天好,实在有违他的初衷。
  挂上时简打来的电话,叶珈成立在办公室落地窗前,久久没有动。视线前方可以看到他叶茂新进的楼盘,进度比他想得还要顺利。
  他会越来越好,不管是事业还是……他真的一点都不担心。
  小狐狸呢,她还在等她那个Mr. Right吗?
  “我觉得叶少应该是潇洒人呢。”耳边,响起时简生日那天张恺对他说的话,“既然选择分手了,叶少就算有悔意,也盼望你及时收手,别惹我们家时简了。”
  “你们家?”
  “可不是么,说不准时简会成为我家老板娘呢。”
  老板娘,喜欢小狐狸的男人真不少啊。就算她没有遇见她想要的那个Mr. Right,她真遇上了更好的男人,比如易霈。后面,张恺又说了一段搞笑的话,他越听越好笑,真想建议张恺写本言情小说,他肯定捧场。
  小狐狸和易霈有可能么……都分手了,时简和谁在一起和他无关了。小狐狸以后会不会成为易太太,还是张太太,高太太,都和他没有关系了。
  手机进来一张彩照,易碧雅发来的,带着一句祝贺的话:“刚路过清水苑,感觉快要封顶了,恭喜。”
  叶珈成回复:“谢谢。”
  坐回大班椅,叶珈成问了问秘书有没有什么安排,没有。
  没有么?他真是一个可怜的孤家寡人啊……叶珈成靠在椅背,又给易碧雅发了一个短信:“晚上有约吗?如果没有,方便一起吃个饭吗?”
  易碧雅很快回复:“好啊,方便的。”
  易碧雅上了一个采访节目,节目主持人讨巧地问了问她最近的感情情况,还针对地提到了叶茂地产的叶珈成。
  易碧雅否认了,解释的语气还有点着急:“我们真的只是朋友,相对来说,比较有缘分。”
  缘分,真是一段感情开始之前很好的美好托词。
  主持人自然要追问一番。
  易碧雅想了想说:“我们第一次遇上是在飞机上,那时候我正失恋;后来有一次我夜里车坏了,不知道怎么办,他遇上帮了我……”
  叶珈成和易碧雅的饭后甜品,叶珈成是榴莲冰,易碧雅点了一直喜欢的西米露。易碧雅看着叶珈成那份榴莲冰问了问:“你的味道怎么样?”
  叶珈成:“还好。”真的还好,只是他比较喜欢罢了。
  易碧雅安静地笑笑,再没有心思的简单女人,面对自己喜欢的男人,还是会耍点小心机。实诚的说,叶珈成不排斥女人有点心机,甚至可以从耍心机的厉害程度看出一个女人的智商差异。小狐狸也有她的心机,耍起来大大方方的;相比起来,易碧雅真是简单极了。
  两人用餐的时候,易碧雅提到了自己上电台节目采访的事,然后说:“居然还被问了我和你的关系。”
  “是么?”叶珈成抬头直视着问,“那你怎么回答?”
  易碧雅扯了下尴尬的笑容:“……就是朋友啊。”
  叶珈成没有说什么了,突然有些心意阑珊。真奇怪,和小狐狸分手之后,他兴趣大减,连情趣都失去了,甚至连**都没了。
  估计是修行的结果。
  他今晚没有碰过荤,易碧雅好奇地问了问:“珈成,你最近吃素吗?”
  “是啊。”叶珈成回答,“吃素对身体好。”
  夜里,时简听着一档名人电台节目,听到了易碧雅的采访。默默地听了一会,然后按了停止键。
  闭眼,睡觉。
  第二天,时简眼皮有点乱跳,来到易霈办公室处理工作,易霈都发现了,抬头问她:“昨晚没睡好吗?”
  “没有。”她摇头,昨晚她睡得别提多香了。
  易霈也摇摇头,时简走出办公室。生日之后,她和易霈的对话区别好像蛮大的,都没有什么上下级了,易霈时常会像朋友一样问候她几句。
  偶尔还会聊聊天,不过关于那晚她说的话,易霈没有任何提及。她还以为易霈会问问她未来的商业方向呢。
  越想越觉得,易霈那晚根本没有相信她。
  时简叹气:“……哎!”
  时简眼皮跳了两天,然后看到新闻,她才知道叶珈成出事了。
  作者有话要说:  某人打着石膏躺在病床……呵呵哒。
  叶党:好着急,易霈肯定是送礼了!
  张恺:不要这样说我们易总,真要送礼,也是我来送,我是为易总解决一切烦恼的小天使。
  叶党:叶少,求不作死啊,难道你要小狐狸叫你小姑夫么!!!
  叶珈成:“……”
  写个轻松的小剧场,与正式内容无关。如果大家还希望,后面可以继续写这种,你们看完会不会轻松一点?
  大珠也是操心小天使哈~~另外上一章全部修改了,还追文的童鞋继续看~
  这章继续100个红包,上章砸中的童鞋是不是比较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