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都知道 章节65 随侯珠

章节65

  叶茂地产总经理叶珈成和疯狂民工一起从高楼坠落……
  A城的房地产新闻网站,时简看到第一条跳出来的最新资讯,整个人差点眩晕过去。手脚发麻地看完新闻,全身无力地趴在桌面。
  “什么,叶珈成跳楼了!”同个圈子消息传播得很快,张恺同样接到了电话消息,惊魂未定差点从椅子摔下来,又听了一遍,原来是,“坠楼啊……”
  上网搜索现场图片,叶珈成陪跳楼的年轻民工高高地站在清水苑即将封顶的高楼台面,没有任何安全措施。如果下面没有明显的安全气垫,张恺光看这些图片,腿都要软一软。
  不能不佩服,叶珈成,真是能耐人啊。
  叶珈成也没想到,自己会演这样一出坠楼大戏。今早他本来脾气就不顺,喝水还烫了嘴,听到清水苑那边传来有一位闹事的民工要跳楼,放下玻璃杯,摔门出去。
  他对每个员工都是春风般温暖,居然还有人跳楼,闲的蛋疼么!
  要跳楼年轻民工是施工队里的新人,矛盾引发根本不关叶茂的事情,可是如果真跳了下去,还是在叶茂即将封顶大吉的清水苑,有些关系摆脱不了了。
  这几年各行各业都在规范和整理,有些行业还是鱼龙混杂,尤其是建筑承包队。叶珈成最重视就是施工乙方的问题,没想到还是出事了。
  叶珈成一路赶了过来,大致明白了缘由。心理脆弱就不要出来混,混不起就跳楼?嫌别人时间太多么?只是人命关天,现在也不是追责的时候。叶珈成沉着脸上楼了,身后跟着助理和两位经理。
  跳楼是一个刚出来做事的小年轻,情绪各种错乱,站在没有任何防护栏的高楼边角,根本不顾劝说。
  不过跳楼的决心并没像他嘴里说得那么决定,风一阵吹,腿就哆嗦了。
  越哆嗦,地下观望的人看得越着急,还惊叫了。
  然后,小年轻又是一阵哆嗦。
  急救的警察和消防车也来了,警车低鸣,小年轻两条腿更抖得厉害。叶珈成闭闭眼睛,都替小年轻着急。小年轻要见他,他来了。还没有完全弄清楚事情缘由,小年轻提出的条件他都答应,尽管事情根本与他无关。
  小年轻不相信他。叶珈成看着小年轻,腿都抖成这样,还不下来?这是真想死,要叶茂背黑锅么?
  像是给自己壮胆,小年轻用力喊一句:“你们都别过来,再过来,我就真跳了。”
  那就跳啊。安全气垫都弄好了,叶珈成大致打量了角度和高度,真摔下去也没事。只是明天出来的新闻叶茂会比较难办事。个人方面,叶珈成非常讨厌一个年轻小伙子动则不动用跳楼威胁人,什么玩意!
  “别看不起人,有本事你也上来啊。”小年轻终于不抖了,还威胁起来,“你们这些搞房地产的老板,没事的时候个个厉害,遇上事了立马怂得像龟孙子!”
  呵,龟孙子。叶珈成故作的脾气再好,也显露了他的嘲讽,本身今天他本来就气大。为了表明自己根本不会拦他,叶珈成双手放在裤袋,动了两步。
  两步,已经很吓人了。
  一起跟叶珈成上来的助理,秘书,宣传部经理全部都腿软了。叶珈成还没有上去,宣传部经理几乎跪了,求着自己老板说:“叶总,你别,别别冲动。”
  叶珈成回头,换个建议说:“那你上去?”
  宣传部经理立马噤声了。老板不带这样吓人的。
  叶珈成胆子从小很大,和他温润清隽的长相不符合,叶珈成行事做派包括性情都少了一份真正的谦和礼让之气。只是叶父有意的培养和耳提面命,将儿子教育成了一个还算合格的谦谦公子哥。老实说,叶珈成真没有什么不敢的,别提下面还有安全气垫。
  何况现在新闻记者,警察,武警官兵都来了。事情闹得那么大,只有他站上去,才能扭转对叶茂所有不利的新闻。
  叶珈成继续上前了,面不改色,一双长腿稳稳地站在边缘,对比小年轻不停哆嗦的样子,叶珈成还可以走两步。
  高楼的风很肆意,四面八方地涌来,呼啦啦地乱吹。叶珈成照样站得又稳又直,像是一塑雕像,立在小年轻面前,真有一种稳如泰山的胆量和气度。
  小年轻抿了抿嘴,收回了龟孙子的评价。
  还很有种,今天所有人看到这样的场景,都会这样承认。毋庸置疑,这年头搞房地产的人有几个是没种的,更多是性情野蛮又贪婪之人,才能冲破道德束缚,无法无天。
  叶珈成站在风中,格外心平气和问一句:“现在,你可以下来吗?”
  ……
  老实说,叶珈成上去之前,根本没有打算自己会摔下来,他还是低估了这位要跳楼的小年轻的心理素质,不小心失足摔了,还连累了他。
  某个瞬间,风声在耳边快速呼啸而过,真正摔下去那一刻,叶珈成不是没有害怕,大脑本能地抗拒死亡,清醒地想一个问题:他叶珈成今天会这样死掉吗?
  真要命,太不值得了。
  他都还没有好好享受人生,享受成功……
  之后想了什么,落到气囊里,冲击力让他眼睛一闭,没想到他最后想的事,居然是,如果他真这样闭过上眼,小狐狸会来参加他的葬礼吧。如果她过来,那么他一定要睁开眼吓吓她……顺便看看,她会为自己流多少眼泪。
  真是无聊的想法,他还能这样轻松地想事情,看来他真没事,死不了。
  叶珈成艰难地看向已经晕菜过去的小年轻,真是作死,恨不得想踹几脚,好好泄愤。
  可惜腿,动不了。
  然后是,“嘟——嘟——嘟——”
  叶珈成被运到医院了,除了小腿骨折,没有其他大问题。陪在他旁边的,是匆匆赶过来的易碧雅。
  叶茂地产火了,像是新闻炒作的热点事件一样,总经理亲自上楼宽慰情绪失意的员工,事情真相全部公布于众,舆论全部偏向叶茂地产这边。
  何况,叶茂地产的叶总太帅了。网友已经整个过程拍摄记录下来,放到了网上……叶茂宣传部也不是吃白饭的,立马抓住了这个事件开始往有利的方向发展,全方面推动和维护叶茂的良好公司形象,最后,再一次深深感谢了关心叶总伤势的所有社会人士。
  叶珈成住院了,张恺和易霈说了情况,然后讨论要怎么处理。易霈将笔帽盖回,抬头说:“大家同行,还算是相熟的朋友,我们当做不知道和关心太过都不合适,就送束花过去吧。”
  张恺:“好的……”
  张恺离开去订花了,易霈靠了靠座椅后背,丢掉了手头的钢笔,拨了一个电话,“……没事吗?”
  没事。时简在医院回了易霈的电话,人就在叶珈成医生的办公室。
  “会不会脑震荡?”时简挂上手机,又问了问医生。
  问几次了!这样的关心,除了母亲就是妻子吧。医生无奈了,好奇问她:“姑娘,你和叶总什么关系啊?”
  时简只能笑了下,低头回答:“……我们是亲人。”
  “妹妹吧。那就进去看看啊,他人醒着呢。”医生建议说,“今天就有两个女的来看他。”
  医生说这话,不是没有八卦之心。
  如果能进去,她早进去了。时简说了道谢的话,站起来出去了。人没事,就好了。叶珈成病房距离医生办公室不远,就在对面的高级单间。
  她路过的时候,看了几眼。
  很宽敞,里面放满了鲜花,叶珈成一条腿打着石膏,宋晓京和易碧雅一左一右坐在旁边……
  原谅她,她实在没办法再挤进去。
  何况,叶珈成已经赶人了。有些原则叶珈成一直做得很好,处理感情问题从来不会拖泥带水,如果是新欢旧爱,他照顾的永远是眼前人。
  易碧雅和宋晓京,叶珈成婉转地建议宋晓京先回去。
  时简走在长廊,宋晓京出来了,看到她一愣,扯起嘲讽笑容,对她说:“幸好你没进去。”
  时简明白宋晓京意思,进去也是自讨没趣。
  宋晓京不坏,相反道德感特别强。她之前讨厌时简,也是心里不平衡,现在心理平衡了,对时简反而有一种同命相连的即视感。
  前女友联盟吗?宋晓京找她聊天,时简请宋晓京喝冰咖啡。
  两人一人一杯冰咖啡坐在医院楼下的长椅,时简看着纸杯里逐渐融化的冰块,想不出什么开场白,宋晓京先说了起来:“放心吧,他有易小姐照顾着。”
  时简抿了下红唇,有些好笑。忍不住,真笑了起来。
  宋晓京看着她,有些不理解,慢慢也理解了,跟着她一块笑起来。“没想到你那么快也被甩了。”宋晓京又说了起来,“叶珈成选择了条件更好的易小姐。”
  时简不同意一句:“和条件没关系吧?”
  宋晓京反问她:“叶珈成什么时候交过条件不好的女朋友?”
  时简:“……”
  两个人为什么会在一起呢,缘分,条件,性格?如果各方面都合适,还有不在一起的理由么?易碧雅和叶珈成真挺有缘的,好比去年年会,她在台上弹,叶珈成在台下笑,她以为是命运地再次奇妙重叠,其实根本是命运故意的玩笑。是她从头到尾都忘了,那天易碧雅才是台上的主角。
  爱情里,根本没有那个独一无二对的人,只有对的时间对的人。
  “你说我们为什么爱叶珈成?”宋晓京双手捧着咖啡,朝她倾吐起来,“我承认,我爱叶珈成各方面条件都好,性格有魅力会办事。当然我自己也有问题,总觉得他应该还有点喜欢我,因为面子没甩我,所以我一次又一次放下面子,去找他……事实我在他那里早已经成为过去了,我自己不想承认罢了。”
  是啊,谁都渴望自己是独一无二那个,很正常,只是现实会比较打脸。时简同情宋晓京,更同情自己。
  宋晓京说得很坦诚,时简做不到坦诚,只好认真听着。真没想到,有生之年她也成为叶珈成的前女友,和宋晓京这样开诚布公的说话。
  “你知道么?叶珈成在B大有多欢迎,唱个歌,都有女的主动投怀送抱。”宋晓京看着她,声音有些夸张,“所以他对女朋友要求特别高,要漂亮,要性格好,要聪明,还要善解人意……后来我成为他女朋友,我总觉得自己是不一样的。”
  宋晓京说到这,笑了,眼睛却红了。
  “……别找他了。”时简同样望着宋晓京,真心实意开口,“如果你有一天遇上自己对的人。你会发现,叶珈成根本不值得你这样。”
  “是啊。”宋晓京同意,还是要反问她一下:“那你呢?”
  “我也不会了……”时简回答,还是有些底气不足。终归,她和宋晓京还是不一样。
  然后宋晓京问她一件事,特意转了转语气:“你们那个了么?”
  咳!时简没想到宋晓京关心这个,她要不要也问问宋晓京这个问题啊。然后宋晓京说了一句更让她吐血的话:“如果我得到一次,估计就不会这样不死心了。”
  时简:“……”
  宋晓京的话,还是带着女孩子的赌气。时简心情意外变好了,按照宋晓京这样的想法,她是不是要释怀许多?
  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
  时简再一次见到叶珈成,叶珈成的腿已经好了。A城10月份,天气开始入秋了,易茂楼下有一条特别漂亮的梧桐路,路旁有个绿色报亭。时简下班无聊的时候,就会过去买本时尚杂志看一看。
  卖报的老人都熟悉她了,每次都和她聊几句闲话。时简买杂志的时候,翻了翻今天的A城娱乐宝头条,没想到看到叶珈成和易碧雅的。有身份的人就是麻烦,谈个恋爱也要公诸于众。
  “今天的报纸要么?”卖报老人问她。
  “先不要了。”时简付了杂志的钱,没想到那么巧,回头就看到了叶珈成。叶珈成从驾驶座下来,像是路过看到她,所以下来打个招呼。
  时简本能看了看叶珈成的腿,能开车了,应该问题不大。叶珈成注意到她的视线,很自然地说:“出了点小意外。”
  “我知道。”时简捧着杂志说,“我看了新闻,很吓人。以后你别这样了。”
  “不会了,当时真没注意。”叶珈成笑了笑,又问,“你这是下班了?”
  “嗯……”时简点头,“我等同事,等会我和他们一起吃饭。“
  “哦。”叶珈成望了望不远处,不再多说。
  时简想到了刚刚看到的报纸内容,既然那么巧合见到本人,还是要亲口问一句:“你真和易碧雅在一起了?”
  怕突兀,还怕叶珈成尴尬,时简是笑着问的,像是打探喜讯一样。
  叶珈成还是有些意外了,过了会,他点了点头:“对啊,我和她交往了。”
  “恭喜。”时简脱口而出。
  叶珈成眼睛一转,语气很轻:“又不是结婚,恭喜什么。”
  时简解释:“恭喜你找到一个好女朋友啊。”
  “是么?”叶珈成微微颔首,直视着她说,“那我是不是也要恭喜你,身边有易霈这样的追求者。”
  时简没说话。
  “你们呢,会在一起吗?”叶珈成也问了问,也像是寻常朋友的关心口气。
  时简走了两步,忍不住笑了起来。
  叶珈成不明白,她笑什么。
  怎么解释好呢。她只是突然想到,如果他和易碧雅,如果她也和易霈……前世的丈夫岂不是变成了小姑夫?好搞笑……不过这样的搞笑,叶珈成永远不会知道。
  “我和易霈……”时简回过身,正要开口,一辆黑色轿车倏然停在叶珈成车子旁边,是易霈的车。
  车窗很快落下,然后易霈的声音传来,像是命令一样吩咐她。
  ——“时简,上车。”
  作者有话要说:  么么,再来个轻松的小剧场,和内容无关,无关啊……
  易党: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叶党:完蛋了,真要变成小姑夫了。
  叶珈成:所以后面的走向,是小姑夫和侄媳妇的爱情发展?
  易霈:“……”
  张恺:易总,别急,我最近觉得咱们可以按兵不动,等着捡漏。
  叶珈成:“……”
  今天继续送红包,~~暂时先送到这章这里~~大珠也没什么余额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