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都知道 章节76 随侯珠

章节76

  叶珈成直接来到了易茂总经办,时简的办公桌已经空了。重新上班的Emliy跟他过来,再一次疏离提醒:“叶总,时简真的已经离职了。”
  “她去哪了?”叶珈成声音有些发抖,微微的,难以察觉的。
  “出国。”Emliy回答,语气没有客气。
  叶珈成转了转头,心仿佛撕裂开来。真相是什么,他需要切皮剥肉才能看清楚;心意是什么,非要等到抽筋剥骨才明白。分手那天小狐狸告诉他:“我不会再找了,最多再等等吧。”
  她找了多久,她等了多久?她终于不再等了。叶珈成都为时简庆幸,她终于不再等了,他无法想象时简会有多伤心,从两次分手到现在,被他伤了一次又一次……
  她难过吗?
  叶珈成很难过,一颗心又仿佛被钢绳捆绑住,然后用力地往外拉,阵阵剧痛席卷上来,是真真的挖心掏肺之痛。
  叶珈成现在这个样子太……Emliy原本想为时简抱个不平,看到叶珈成的神色,抿了抿嘴,还是告诉了他:“小时只是出国读书,应该还没走。”
  叶珈成要走了,Emliy忍不住说:“去年时简在公司里工作,原本是好好上着班,因为看到一条短信,她当场昏倒了。”
  叶珈成面色瞬间煞白,像白纸一样。
  张恺出来,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叶珈成。昨晚叶易两家的见面情况郭太太瞒住了,消息还是传了出来,郭太太的脸丢大了。
  有些事,外人只能揣个三分。张恺也不敢多加乱猜了,他走过来,以特助口吻道:“叶总,你还有时间吗?我们易总想见你。”
  易霈在易茂的顶楼。叶珈成过来的时候,张恺打了电话上来通知,他对张恺说:“你请叶珈成上来一趟吧。”
  易茂的顶楼,叶珈成来过两次,没想到他还会在这里和易霈见面说话。易霈沉稳、大气,内敛,所以这个优秀的男人常常被他父亲所称赞。
  他还是小狐狸的上司,小狐狸曾经开玩笑着对他说:“别看我现在只是小助理,以后我成为元老人物分点小股什么,赚钱养家都没问题。”
  “噢,小助理也有大志向啊。”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小狐狸,你说我是燕雀?”
  “没有,你是建筑师,厉害的建筑师……”
  有些事,叶珈成以前自认为聪明。他不只是能成为厉害的建筑师,他同样也能跻身到A城的房地产行业。他想证明什么,他证明了什么?
  叶珈成来了,易霈没有请叶珈成坐下来,自己站了起来。这样的见面形式,易霈原本也没有想过。即使他和她不在一起,他也是唯一知道她秘密的人,他并不想分享。
  叶珈成不信她,他信她,不是吗?
  可是这世上,真没什么公平事;这世上,却存着一定缘分。时简有一次特别无奈地对他说:“易总,你有没有觉得……我和叶珈成这对夫妻,和你们整个易家都很有缘分。”
  格兰城一份报告,他看到了她,她成为了他的助理,他爱上了她;然后叶珈成也成立了叶茂,叶珈成和易碧雅在一起……
  只是这一切,是缘分,还是纠缠?有些事情,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老天如果特意安排这样一场提前到来的缘分,这缘分也是属于叶珈成,不是他的。
  易霈立在顶楼前,气度从容。有些男性魅力需要时间的沉淀,才能蕴藏出一份宽厚。
  叶珈成站在易霈的旁边,随着易霈的话,他心情一直在起伏。他头发长得快,前段时间又长了。风一吹,全部呼啦啦地往后卷。
  一些话,易霈留有余地,并没有说得很明白,反而是叶珈成明白地问了出来。
  “就算不是真的,我也相信,更希望一切是真的。”叶珈成说。
  易霈抿了下唇,后面的话他已经不需要说了,他也不想说什么虚伪的祝福。只是,他不想祝福叶珈成,却要祝福时简。
  “易霈,谢谢。”叶珈成准备走了,临走之词真心又真意。
  易霈:“不用。”
  “呵……”叶珈成扯扯嘴,其实他很吃醋。没想到给他拨开迷雾的人是易霈。易霈对时简的心意,一直很明白,
  “等我和时简结婚,请你吃喜糖。”叶珈成开口,玩笑话又带着真。
  “不用。”易霈拒绝了,他转了下头,停顿了半秒,“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时简会请我,不用你请。”
  叶珈成默,然后微微点头,谦虚地收下这话。
  ——
  时简的手机在火车被偷了,只能用青林市街边小店的收费电话机给杨家打电话。Tim接听了电话,对于她出去玩不带他的行为,Tim说了两句伤心话,不过很快被哄好了。
  “Jane,你还要玩几天?”Tim问她。
  “后天,我后天就回来了。”
  “好吧,祝你旅途愉快。”
  “谢谢……”
  Tim挂了电话,又在时简房间玩电脑。电脑旁边两本书压着一封信,Tim看了看信封,信是写给珈成哥哥的,他很好奇里面写什么。
  可是他再好奇,也不能打开看。
  想到昨晚小姨夫的话,Tim有点沮丧,珈成哥哥要结婚了,没机会成为他的姐夫了。
  结果下午,Tim真看到了珈成哥哥,在家门口。他过来找Jaim立在门口抬着头,瞅着叶珈成,一股愤愤之气油然而起。Jane骗了她,她从来都是难过的。
  “Tim,我想找你姐姐。”外面,叶珈成开口说,眼色着急。
  Tim摇摇头:“她不在。”
  叶珈成想继续问,Tim已经想关门了,叶珈成低下头:“那你知道她去哪儿了吗?”
  Tim不想说,一双像极时简的眼睛转啊转啊,然后他抬起头问:“你要和别的小姐结婚了吗?”
  “没有……”
  Tim不相信,又问:“从来都是你不要Jane对不对?你令她难过了……是不是?”
  孩子的质问最直接,也最入心。
  叶珈成没有反驳,Tim又开口,认真说:“我不喜欢你了,我和你以后也不是朋友了。”
  上次在飞机上,叶珈成陪了Tim聊美丽的地球聊深奥的宇宙,两人秘密成了朋友。 即使Jane和珈成哥哥分了,她每次还是说他的珈成哥哥是很好的人。可是很好的人,为什么不要Jane,Jane也是很好的人。
  时小光很伤心,很生气,还是告诉了叶珈成:“Jane去了一个城市旅游,秦……林。后天才能回来,你后天在过来找她吧。”
  Tim说得一字一顿,青林因为陌生说得十分不准。Tim说不准,叶珈成更是听不准,秦……林,是哪里?秦林,青林……叶珈成,你真是一个笨蛋,混蛋。
  叶珈成心里仿佛落下了石。
  Tim想到了那封信,犹豫之下开口:“你等等,有一封信,Jane好像写给你的。”
  Tim中国字认识一半一半,把信拿过来给叶珈成的时候,不放心问了问:“真是给你吗?”
  叶珈成看着地址,和上面的名字,回答:“是。”
  “那你拆开来看看,看完告诉我。Jane对你说什么了。”Tim会把信给叶珈成,一方面觉得自己当了小邮递员,Jane就不用再寄了,同时信是给珈成哥哥,他很好奇也不能拆了看,只能让珈成哥哥看完告诉他。
  “不好意思……”叶珈成回答Tim,“我不能告诉你。”
  当晚,叶珈成直接回了青林市。他在飞机看了时简的信,看得眼眶发疼。
  叶母以前常说自己儿子没有泪腺,好像生出来就不爱哭,小时候做错事被打了,更不会抹眼泪求饶。“你觉得他需要求饶么,我看他是没有一点悔意。”叶父想法不一样,却更了解儿子。
  是啊,从小到大叶珈成几乎没有后悔过,现在第一次知道尝试后悔滋味,已经是入髓之痛。
  “珈成,见信如面。不知道你什么时候看到这封信,会不会看到。如果你看到这封信,请你相信,我以十二分的真心告诉你后面的话。想想这封信应该是不会到你手里,我就开始说了。还记得我们去年分手吗?我告诉你是我的爱人,你猜我爱人是一位建筑师先生,很抱歉我必须要告诉你,你真的只猜对了一半……
  青林市,时简立在一家古老的玉店。老板问她有没有喜欢,她摇摇头,然后开口问:“老板,你这里有没有镇店之宝啊?”
  叶先生第一次带她逛老街,也是以这样的话问老板。“这是我女朋友,有最好的么?最好是你们的镇店之宝。两人出来,她得意地把活灵活现的小狮子展示给叶先生看,多好看的镇店之宝。
  现在,老板还没有镇店之宝,更没有那只小狮子。
  时简回酒店,又走过了叶珈成背过她的凛湾大桥。夜里八、九点,凛湾大桥很热闹,高高的铁桥下方是波光粼粼的大江,她拢了拢身上穿着的大衣,走过一半,停下来,抬头看了看上空的星光。“宁静的夏天,天空中繁星点点……”她伏在叶先生的后背,忽然提出一个建议,“以后我们的孩子叫点点怎么样?”
  叶珈成从飞机下来,连夜赶回了青林市。他上了一辆蓝色出租车,然后又打了好几个电话。只要人在青林市,他一定能找到她。时简的信,他看完认真折叠好,将它放进了大衣的口袋里。
  “珈成,我很遗憾,因为不能跟你在一起。不知道我说了那么多,你会不会有一些遗憾呢?或者一点的难过。不过都不重要了,我爱过你,盼过你,等过你……够了。
  可能两人在一起,适当的时间真的很重要吧,不然怎么会说对的时间对的人。所以如果你看了信心里有了遗憾,希望请不要遗憾,也不要难过,这世上会有很多“对的人”出现,对你是这样,对我也是这样。好吧,虽然我不想承认,易小姐很好很温柔对不对?
  时简第二天去了青林市一个叫“海角”的地方。在她和叶先生结婚之后,海角作为旅游区已经被开发得很成熟,当时怕人太多,叶珈成是夜里带她过来玩。
  夜里两人平躺在沙滩看星星,宇宙很大,人心很小,叶先生突然站起来:“时简,你敢不敢这样喊。”
  “怎么喊?”
  “就这样。”叶珈成对着前方海水,大声喊出,“时简,我爱你!时简,我爱你……”
  她没有喊,第一次见到了叶先生幼稚的一面,哭笑不得。可是叶先生喊了,她没喊,叶先生说不公平,她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踮着脚尖,轻轻说:“叶珈成,我也爱你。”
  时简坐在石岸,久久没有动。周围很安静,几乎没有人,她差不多呆了一个下午,夕阳快落了。她终于要走了,以后所有美好的回忆都会留在她心里。她不会忘了,也不会丢了,也不会去否定它。她会将它们全部珍藏,然后好好生活。
  如果有什么需要放下,只有遗憾。
  耳边,不断地响起叶珈成清朗又好听的告白声,“时简,我爱你。”一声又一声,像是这个世界最好听的呐喊声。
  “时简,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时简流泪了,仿佛叶先生站在她的对面,她看到他好看的眉眼,挺拔的身姿,快活的模样,他不停地对她喊着“时简,我爱你。”
  她感受着那份不羁、温柔,以及珍重。
  “对不起……”时简终于将话轻声说出口,因为她要回应的是,“叶先生,再见。”
  叶先生,再见。
  点点,再见。
  说出真正再见的时候,所有的情绪像是海水一样席卷上来,几乎可以将她整个人都淹没。如果一切不能弥补的遗憾成为一种束缚,那就挣脱束缚;如果那些深情誓言都成为她坚定不倒的信念,那就摧毁信念。
  时简坐在岸边,将最后的那份压抑说了出来:“叶先生,再见。”
  叶先生,再见!
  点点,再见!
  叶珈成,再见……
  告别总是痛的。时简哭了,泪流不止。同样哭了,还有站在后面的人。他穿着高领大衣,短发,面目俊雅。
  这一刻,叶珈成完完全全感受到小狐狸的深情,她的痛苦,明白她之前说过的每一句话、她眼里流露的爱意,以及她不知从而来的底气和她的小心翼翼。
  叶珈成哭了,哭得不能自己,然后他伸出一只手狠狠咬住,没有任何形象。
  对不起,时简;对不起,小狐狸。
  对不起,他混沌太久,来得太晚。
  作者有话要说:
  75章修改了,转折是有些突兀~~谢谢上次给了建议的童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