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 章节10 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

章节10 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

木子的心中充满懊悔,懊悔自己那一瞬间的任性,但也充满了甜蜜。就在这一瞬,她默默地告诉自己,一个愿意为自己付出一切的男人,值得托付终身。

“长弓,你快看。”十三路汽车上,长弓坐在座位上,木子坐在他腿上,突然指向窗外。

长弓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大大的广告牌矗立在路旁,牌子上是一种减肥药的广告。

“怎么了?”长弓搂着木子的腰,疑惑地问道。

“我压着你,重不重?”木子低声道。

“不重啊。你软绵绵的,抱着最舒服了。”长弓笑道,他巴不得一直只有一个座位呢。

木子道:“我想减肥,我还是觉得自己太胖了。”她其实并不算胖,只是标准体重而已,但女孩子总会觉得自己有一点胖。

“你并不胖啊,我觉得现在这样更好。而且,不管瘦胖,我都喜欢,胖的时候我就喜欢胖的你,瘦的时候我就喜欢瘦的你。你是什么样子,我就喜欢什么样子,我的审美是跟着你的改变而改变的。”长弓笑眯眯地说道。

木子噘着嘴:“我就是想减肥嘛,我总觉得自己圆滚滚的。”

长弓宠溺地道:“好,那就减。”

“听说这种减肥药的效果很不错呢,真想试试,但好像挺贵的。我回去问问妈妈可不可以给我买,她要是不给我买,我就跟她耍赖,嘻嘻。”木子向长弓笑笑。

送木子到楼下,两人卿卿我我了一会儿,长弓目送她上楼,自己这才离去。木子站在窗前,向他挥手。

“他送你回来的?”母亲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木子回身看向母亲,一脸甜蜜地道:“是啊!”

母亲道:“你谈恋爱妈妈不反对,但是不要用情太深哦。不然的话,万一有点什么事,你会受伤太深,那可不是妈妈想看到的。”

木子愣了愣,吐吐舌头。

母亲道:“正处于热恋期,我估计你也听不进去。不过,等你们交往的时间长一点,冷静一些后,你自己要慢慢控制。感情这种事,厚积薄发,才能长久。”

“哦。”木子道,“妈妈,我想减肥。今天回来的路上,我看到××减肥药的广告,说效果很好呢。”

母亲道:“现在的广告都有些言过其实。那种减肥药好像挺贵的,要三百多元吧。”

木子惊讶地道:“那么贵啊,那算了吧。”

母亲没好气地道:“你也不算胖,减什么肥,有时间不如多运动。好了,准备吃饭吧。你那小男友今天怎么没请你吃晚饭啊?”

木子道:“他说今天家里有点事,要早些回去。今天吃什么好吃的啊?”她蹦蹦跳跳地跑进厨房,吃一直都是她最大的爱好,这也是她总觉得自己胖的原因之一。

吃了晚饭,木子正要回自己房间看书,突然房门被敲响。这么晚了,谁会来?

“谁啊?”木子一边问着,一边走向房门。

“我。”一个有些刻意压低了的熟悉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木子惊讶地快步走过去,打开房门。

门外是风尘仆仆的长弓。长弓将手中的一个纸袋递给她,向她笑笑:“我走啦。”摸摸她的面颊,他快速转身而去。

“喂,你……”木子想要叫住他,但一想到父母都在家,就没有追出去。她低头看向手中的纸袋,纸袋上印着华美的图案,这不是和今天回来路上看到的减肥药广告上的图案一样吗?

飞快地打开袋子,里面赫然是一盒包装精美的减肥药。刹那间,木子只觉得眼圈一热,她飞快地跑到自己房间的窗前向外看去,刚好看到长弓的身影出现在楼下。似乎是感受到了她的目光,长弓回过身,向她挥挥手。

外面天已经黑了,木子看不到长弓的表情,但她的手不自觉地攥紧了手中的袋子。木子知道,长弓还处于实习期,一个月基本工资四百元,因为晚上加班时间长,有五十元的加班补助,所以一个月的收入是四百五十元。而自己手中的这盒减肥药足足要三百多元,已经超过了他工资的四分之三啊!他每个月除了坐车、吃饭,剩余的恐怕就只有这些钱了,只因为自己的一句话,他就义无反顾地去买了送来。原来他并不是家里有事,而是……

母亲先前的叮嘱,在这一刻烟消云散。木子的心中充满懊悔,懊悔自己那一瞬间的任性,但也充满了甜蜜。就在这一瞬,她默默地告诉自己,一个愿意为自己付出一切的男人,值得托付终身。

抱紧怀中的减肥药,木子心头暖热,回到床边,坐在那里,久久不能自已。

……

“咦,你怎么骑自行车来了?”木子看着蹬着山地车停在自己面前的长弓,脸上流露出惊愕的神情。

“你不是嫌我瘦吗?我要锻炼锻炼身体,所以就决定骑车上班了。怎么样,不想试试后座的感觉吗?”长弓微笑地看着她。

木子走到他面前,突然抱住他的脖子,吻上他的唇。长弓被她突如其来的动作惊呆了,但她的唇是那么真实、柔软、温润,带着有些激动的颤抖与潮热。他此时还跨坐在自行车上,幸好他身高腿长,一条腿支撑着身体,一只手扶着车把,另一只手搂紧她。

他们以前也吻过,可是木子每次都羞涩地选择一些遮挡物。从最初的围巾,到后来的纸巾,遮挡物在变薄,直到今天,再没有任何阻隔。两人深深地吻着,长弓真切地感受着她带来的美好。似乎在这一刻,他们的心正在碰触,长弓更是觉得自己终于走进了他最想去的那个地方。

木子羞涩地将面颊贴着他的面颊,她不敢看他,俏脸羞得通红,却搂得他紧紧的,不肯放开。

长弓的姿势着实有些不舒服,但木子抱得太紧,他也没法子,只能凭借良好的身体素质迈下车来,把自行车支好,这才能好好地抱着她。

“你今天是怎么了?”长弓有些好奇地问道。

木子轻轻地道:“你是因为把钱都花了,没钱坐地铁才骑车的吧?可是,你家离单位足有二十公里啊!”

长弓微笑道:“没事,你看我人高腿长的,二十公里不算什么,不累。而且,这样来找你也更方便了。从我们单位骑车过来,可比坐车更方便哦。”

木子从兜里摸出几张红色大票,递给长弓。

长弓愣了一下,扶着她的肩膀,让她暂时和自己分开,眉头紧蹙,“木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木子看着他,柔声道:“对不起,是我太任性了。我并不胖的,我以后再也不说要减肥了。那个减肥药我给退了,钱当然要还给你。”

长弓惊讶地道:“怎么可能?还能退?”

木子笑道:“当然可以啊。消费者协会不是说可以退换吗?而且你别忘了,我爸爸就在‘3·15’工作啊。”

长弓失笑道:“你这是何必呢?”

木子眼圈微红:“我该体谅你,你为了我已经很辛苦了。”她一边说着,一边把钱塞给长弓,然后再次扑入他怀中,紧紧地抱住他。

这时,木子在心中暗暗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