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探幽录 第78章 雪中行 阿弦

第78章 雪中行
  随着秋深, 桐县落了一场雪。
  过午后, 地上白了一层,玄影飞快地窜出巷子, 脚下无声,往府衙的方向奔去, 所行之处,雪地上便多了一行细碎的爪印。
  府衙门口的公差们见了他, 笑道:“玄影,来找十八子么?他先前出去了,像是往南市有差事。”
  玄影昂首听着,听罢后转身往南市的方向奔去。身后那两人目送它离开,一个叹道:“以前都只听说这狗儿十分灵性,我还不信。”
  另一个道:“你不看玄影的主人是谁?有道是强将手下无弱兵, 有那样的主子,狗儿如此也是有的。只可惜了……唉, 老朱头一直杳无音信。”
  “幸而还有英俊先生陪着十八子, 不然的话可真是凄惶了。”
  那两人在后面有感而发,玄影却脚下不停,一径往南市而去。
  他飞跑过吉安酒馆门口,里头的伙计探头看见:“玄影。”拿了一个肉饼扔给他。
  玄影娴熟地张口衔住, 头也不回地仍是去了。
  不多时来至南市,玄影左右张望片刻,又过两条街,才在一家门口站住了。
  这院落的大门虚掩, 玄影并不入内,只在门口安生地先把那饼子吃了。
  正吃光了饼子,就听脚步声响起,里头有人道:“十八子,真的没有法子么?”
  “没有。”是阿弦回答的声音,有些淡淡的。
  玄影在门口听见,往后撤了一步。
  眼见门扇打开,阿弦从内出来,身后跟着两人,一名中年汉子,长相看着有几分怒眉横眼,旁边是名脸狭长的妇人,正是他的妻子。
  那汉子皱紧双眉,有些不高兴地紧闭双唇,旁边的妇人陪着小心,道:“十八子,我们着实没有别的法子了,你若是知道什么,还请……”
  阿弦道:“知道了。请回。”转身下台阶,玄影忙跟上。
  身后汉子哼了声,气鼓鼓道:“都把他说成了神仙,我看也就是个装模作样的小子。”
  妇人忙道:“你还不住嘴!好不容易求着来了,你摆这个脸做什么,难道是想被鬼缠一辈子缠死不成?”
  汉子道:“那是我亲爹!我想不通他为什么要来害自家人,也罢,如果真的被他害死了,我索性去地底下问一问……”
  “你这混头,越发说出好的来了!”
  隔着院墙,阿弦听得分明。
  忽然低低一声咳嗽从内传来,有个苍老的声音道:“老大,媳妇,你们都想错了,不会是你爹……”
  汉子怒道:“您老又知道,合着受惊吓的不是您老!”
  媳妇也道:“娘,不是爹又是什么……唉,难道我们哪里有做的不好的地方?先前为了给爹送葬,花了家里大半儿的积攒呢,外头哪一个人不说好?敢情爹还有什么不足意的地方?那也不至于就这样闹腾吓人呢。”
  汉子道:“我看也是白花钱,才伺候的他现在来害人。”
  阿弦听到这里,低低冷哼了声。
  玄影边跑边时不时地打量她,眼睛里透出担忧之色。
  如此又拐了一个弯儿,阿弦忽然止步,而玄影也扭头看向前方,他的眼中看的不甚清晰,只模模糊糊察觉异样。
  玄影才要狂吠示警,阿弦道:“玄影。”
  这是制止的意思,玄影转头看她,默然退后。
  阿弦却迈步上前,玄影不安地跟了一步,又停下,阿弦一直往前走,眼见她快走到那东西跟前了,玄影躁动地在原地踏步,几乎忍不住又要大叫。
  而阿弦不动声色,她看着面前皱纹满布面色枯槁的鬼魂:“你想干什么?人死了就该去自己该去的地方,你留在这里做什么。”
  口吻仍是冷冷淡淡的,脸色也甚是漠然。
  从天而降的雪花飘零,这让她的模样看起来竟显得有几分冷酷。
  对面的“老者”道:“十八子,求你带句话给我那逆子,你告诉他,家里头不安生,跟我无关……你再让他对他的……”
  话未说完,阿弦打断道:“既然是逆子,为什么还要惦记着。我不会给你带话。”她说完之后,脚下一动。
  老者忙道:“十八子!”身形后飘拦住她:“就算他再忤逆,也是我的儿子,我没法子眼睁睁看他过不安生。”
  阿弦道:“这是他的报应。”
  老者躬身行礼:“十八子,求你了!”
  阿弦不理不睬,那老者却随在身边儿,仍是不停地哀求。
  阿弦忍无可忍,止步说道:“你那儿子跟媳妇自私贪吝,丝毫不知人伦孝道,活该报应,我不会帮你传话。”
  原来这鬼魂姓王,家住南市,方才送阿弦出来的两人,正是王老汉的儿子媳妇。
  王老汉家里有数间房,原本老汉跟婆子住在西间房中,却被儿子跟媳妇合计着,让他们住到了厢房里去。
  又嫌他们老夫妇吃的“多”,便每日弄些残羹冷饭,喂猪狗似的对待,家常衣物也都短缺,夏日倒还得过,冬日寒冷难忍,且时常还要打打骂骂。
  半月前王老汉得病,因缺医少药,终于死了,两人才孝心发作,隆隆重重地办了丧事,实则是摆给外人看的罢了。
  可不几日,先是夜间的时候,听见幽幽鬼哭之声,从院子里传来。
  王大鼓起勇气出来看,一无所见,却因被吹风受了凉,正吃着药。
  又一日媳妇晚上起夜,开门后忽然看见一道白影直直地立在跟前,顿时就把媳妇吓得晕死或去,醒来后只说有鬼。
  还有其他一些异事,比如有声音喝骂王大,极类似王老汉。
  四邻早知道这两人不孝,如今听说家里闹鬼,当然就都猜到了王老汉身上去。
  阿弦道:“如果他们没有错,现在又怎么会心虚?见家宅不宁就以为是你在捣乱,还要我解决呢。你反来替他们说话,岂不可笑。”
  王老汉垂首道:“天底下当爹娘的心,大概都是这样,并不会觉着儿女有什么不好。就算自己苦上一些,也不要见他们为难。”
  阿弦瞪了王老汉一眼,不发一言,离开他快步往前,王老汉一直在耳畔碎碎念地求,阿弦只不理会。
  如此渐渐地过了一条街,王老汉忽然消失不见。
  阿弦耳旁忽然清静,本有些诧异,站住脚四处打量一眼,果然不见了王老汉的鬼魂。
  然而,却意外地看见了另一个人。
  就在这条街的正前方,英俊披着一袭暗蓝色的大氅,自善堂门口徐步而出。
  阿弦呆了呆后,正要转身悄然离去,谁知玄影早就先扬首叫了声。
  那边儿英俊垂首正要上车,闻声止步,微微转头,双眸略垂,流露倾听思忖之色。
  阿弦低头看一眼玄影,玄影却用无辜的眼神仰头看着她。
  这一刻英俊回头对车夫说了声什么,车夫将手中的伞双手奉上,便自行驱车离开。
  阿弦正不知如何,英俊举手向着她的方向招了招,似在招她过去。
  阿弦怀着一丝侥幸,心想也许英俊是在叫玄影,正要催玄影过去,那边儿英俊用不轻不重的声音唤道:“阿弦。”
  雪落的更急了,凌乱地雪花在眼前飞舞,却挡不住他的声音,也掩不住他等候在彼的身影。
  阿弦皱皱眉,拖着双脚慢慢地往前去,雪地上被她的双足压出凌乱的脚印。
  虽然有意放慢脚步,仍是来到英俊跟前。
  阿弦低着头不看他:“阿叔。”
  英俊将手中的伞打开,往前倾了过去:“你从哪里来。”
  阿弦身不由己立在伞下,道:“才有件事儿,现在要回府衙。”
  英俊道:“看时辰,你也该是休班的时候了,如何还去府衙?”
  阿弦张了张口,终于道:“阿叔方才怎不上车?”
  英俊道:“你若不去府衙,便陪我一块儿回家吧。”
  阿弦缓缓抬头,看见他肩头已经落了薄薄一层雪,连头顶发鬓上也挂了霜白。阿弦暗自叹了口气:“好吧。”
  天冷,加上落雪的缘故,街头上行人稀少。阿弦陪着英俊,沿街而行,玄影走在两人之前,过一会儿便回头看一眼。
  自从捡骨令实行之后,阿弦的确是“恢复”了,很快好转起来,也仍回了府衙。
  不过,不仅是英俊,连袁恕己、高建等人也发现阿弦跟以前不同了。
  就好像她又回到了当初戴着眼罩时候的那个“十八子”,把自己装在一个无形的壁垒里面,极少言笑而颜色晦暗。
  对于英俊而言,阿弦变得更多,以前那个阿弦,喜欢跟他亲近,喜欢同他说笑,但是现在,虽然两人仍是住在一起,但阿弦早起晚归,英俊几乎没有跟她碰面说话的机会。
  就算阿弦没有开口,英俊心里明白:她是有意在疏远自己。
  以他洞察入微的心性,他依稀有些明白阿弦这样做的原因,但……总不能一直都这样下去。
  英俊道:“阿弦,是讨厌我了吗?”
  阿弦正在盯着脚下那厚厚地雪层,想起开春之时下雪,老朱头一早起身将雪扫光,两人因此而争执。
  猛地听见这句,阿弦脚下一歪,几乎滑倒。
  英俊却从旁探手,十分准确地挽住了阿弦的手臂,将她拉起靠近自己。
  阿弦定了定神,将手臂抽了回来。
  英俊听见“吱呀”一声,是她往旁侧退了一步,她不再立在他的伞下。
  英俊道:“不回答,就是默认了。”
  阿弦看着两人之间的那个脚印,终于道:“不是。”
  英俊道:“那是为了什么?”
  阿弦道:“你真的想知道吗?”
  英俊道:“是。”
  阿弦看着他的眉眼,映着莹白的血光,他的鬓边跟长眉上挂着淡淡的雪色,这让他看起来越发清隽出尘,虽然身着简单的麻布衣裳,却犹如哪个高门大族的世家贵公子……或者什么王公大臣之类高不可攀的人物。
  心头涌动,阿弦道:“我喜欢阿叔。”
  英俊的眼睫一动,微微抬眸。
  阿弦仰头看着这个人,不顾雪落在她的脸上化成了水,湿湿嗒嗒地,又滑入颈间。
  她问:“阿叔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你吗?”
  英俊沉默了会儿:“我更愿意听你说。”
  阿弦道:“那是因为,只要跟阿叔在一起,我就看不见鬼魂了。对我而言,阿叔就好像是炉火,是阳光,我靠近你就觉着身上暖暖的,所以很喜欢阿叔,不想要离开你。”
  英俊道:“这很好。”
  “很好吗?”阿弦摇了摇头:“不,这不好。我不想依赖任何人。”
  英俊道:“你并不曾依赖任何人。”
  阿弦道:“我有。其实我早知道,我不能这样,当初带阿叔回家,伯伯就劝过我,我只是不听,伯伯疼我,就随我的意思,但我知道这样做不对。而现在……”
  英俊止步。袖口处的手有一丝不为人知的轻颤,英俊道:“现在怎么样?”
  阿弦道:“现在,是时候该离开您了。”
  喉结上下一动,过了会儿,英俊才问道:“阿弦的意思,是……要我离开吗?”
  阿弦道:“不是。”
  英俊道:“那么是如何?”
  阿弦深深呼吸,有他在身边儿,就算是雪中也丝毫无那种阴冷之感,冷冽地空气穿入,只觉痛快。
  阿弦道:“我想离开桐县,阿叔就住在这里好了,现在阿叔在酒馆跟善堂里都很好……家里又有高建照应着,阿叔应该无碍。”
  眉间那一丝极小的皱蹙展开,英俊问道:“你要去哪里?”
  阿弦道:“我要去长安。”
  英俊并不觉着诧异,只道:“那为什么不让我跟你一块儿去?是我哪里做的不对吗?”
  阿弦道:“没有,你很好。”而且好的实在太过了。
  英俊道:“阿弦,我不明白,如果我很好,你又喜欢跟我在一起,为什么不让我陪着你?”
  阿弦握紧双拳:“因为我知道这一切迟早要结束,不如就现在决断。”
  英俊道:“结束?”
  阿弦道:“是,你会离开。”
  英俊若有所思:“你是怕我……会跟朱伯一样离开?”
  阿弦举手揉了揉鼻子:“不是。”
  英俊道:“那是为了什么?”
  因两人站在原地不动,前方的玄影也停了下来,它立在雪中,呆呆地看着身后的两个人。
  阿弦的嘴唇在哆嗦,那句话几度冲口而出,却又死死忍住。
  良久,英俊听不到回答,他试着往前一步,将伞擎了过去:“如果答不上来,那就不要说了,我们回家吧。”
  忽然,阿弦举手,一把打在他的手臂上,用力颇大。
  英俊料不到会如此,手一松,那把伞便坠了地,于雪地上砸出一道浅浅的痕迹。
  阿弦死死地攥紧双拳,终于大声道:“因为、因为你不是我阿叔!”
  一句话,如破釜沉舟,再无顾忌,阿弦道:“我是骗你的,你不是我阿叔,我之前根本、根本不认得你,只是因为靠近你就看不见鬼魂了,我贪恋这种暖意,所以才拼命想留下你……但是伯伯说的对,你跟我们不是一路人,你迟早会想起来,你也迟早会离开,我也迟早要习惯……一个人!”
  阿弦说完之后,步步后退,然后转身,飞快地往前跑去。
  跑的太急,一个踉跄,几乎抢摔在地上,阿弦勉强站住身子,不敢让自己回头,也不要回头。
  她心里想:“我终于说出来啦,伯伯,我终于告诉他了,以后……就再也不相干了。”
  这些日子她一直在想去长安之事,然而英俊怎么办?
  以英俊的性子,如果她开口说一声要他同去,只怕英俊立刻就会答应。
  但是她又怎么还能继续假装他是亲人?
  她连最亲的老朱头都留不住,何况一个假的,被她硬拽回来的陌路人。
  眼泪跟雪水交织在一起汇流而下,阿弦心想:“我要去长安了,我想去长安,看看伯伯口中的可怕跟可爱的地方是什么样子,我也想去看看,那些所谓的‘家人’的人……”
  在之前的昏睡之中,她看见她自己的人生,也看见了另一些人的人生。
  按照苏柄临的话来说,也许她跟那些人,还有一种说不清的诡异关系,但是在阿弦看来,那只是一群不折不扣的陌生人。
  她的家在桐县,她的亲人是老朱头,不是什么皇上,圣后,太子,公主……那些看着很热闹,实则很冷酷的一张张脸孔。
  泪眼模糊中,脚下一滑,这次并没有人来及时扶住,阿弦“啪”地一声便往前扑倒在地。
  手掌心火辣辣地,膝盖亦生疼,阿弦趴在地上一时动弹不得。
  过了会儿,她才挣扎着爬起来,然后看着雪花从旁纷纷坠落,阿弦仰头,望着那琼玉飘碎的天际,她索性翻了个身,重又躺在地上。
  阿弦摊开手脚,躺在冰凉入骨的雪地上,怔怔地看着眼前天空。
  飞雪急速飘落,迫不及待又不乏温柔地落在她的脸上,阿弦忍不住笑了声:“我还有‘亲人’……伯伯,我可以指着这个笑话笑很久。”
  忽然脸上湿湿热热地,阿弦转头,却见玄影正在舔她的脸,一边儿用鼻子拱她,仿佛在叫她快些起身。
  阿弦看着玄影,伸手在它的头上抚过:“玄影还在,玄影,现在只剩下你跟我了。”她探臂将玄影搂住,“你可不能再不见了。”
  玄影“呜”了声,犹如回答。
  次日阴天,一整日闷闷地不见阳光,高建来接阿弦的时候,问起昨日王家之事。
  阿弦把王大刻薄父母的事说了,道:“这件事我不想管,是那那两口子活该,让他们多受些惊吓却好。”
  高建搓搓手:“唉,其实央求我们查此事的不是王大两口儿,而是王老太太。”
  原来自从王老汉去世后,家宅不宁,那两口儿就将此事归结在老汉鬼魂作祟身上,王老太却并不这样以为,因那两口儿不信,她就托人找到高建,央求阿弦前去查明真相。
  阿弦虽然意外,却也不以为然:“至今那两口子对老太太还冷眉冷眼的呢,叫我看是教训不够,随他们去吧。”
  高建劝道:“话虽如此,但是那家里不安宁,连带老太太也受些惊恐,他们两口做错事,老人家却并未做错,何况那两口子再因此事而更加责怪老太太,岂不是不好?还是帮一帮吧。”
  高建十足耐性,跟阿弦又格外不同,他的话,阿弦还是要听的。
  这日正午,阿弦才又随着高建来到王家。
  两人还未进门,就听得屋里头鬼哭狼嚎,有人大呼救命。
  高建见势不妙,忙推门而入,迎面就见一人手持菜刀冲了出来,口中叫道:“我要宰了你这混球!”
  这拿刀的却是阿弦昨儿看见的王家媳妇,那前头被追着的正是王大,早没了昨儿的凶恶,满面惊慌失措,右眼下面又有一团乌青。
  王大看见两人进门,便鸡飞狗跳地跑上前来:“十八子,高爷,快救命!”
  高建见那媳妇来势凶猛,忙喝道:“快把刀放下!”
  然而那媳妇置若罔闻,手中的菜刀雪亮,仍往王大这边追来,浑然一副见鸡杀鸡见狗杀狗的煞神架势。
  高建鼓足勇气,跳上前将她的手腕握住,试图夺刀,谁知这媳妇的手劲儿竟极其之大,高建吓了一跳的功夫,这媳妇手腕一抖,竟把菜刀扔了出去。
  明晃晃的菜刀飞出去,正从王大脸庞擦过,深深地砍入了身后有的门扇上。
  王大回头一看,失魂落魄,委顿倒地。
  那边儿高建正跟王家媳妇“搏斗”,一边儿叫苦:“她是吃了什么药了,这把力气简直像是两三个男人!”
  他们两人来之前,王大也曾见识过的,哆哆嗦嗦道:“正是,先前看她发疯,我还想教训,谁知先把我打了,难道、又是老头子作怪?”
  高建叫道:“我按不住她了!”
  这会儿阿弦走到跟前儿,打量着发疯的王家妇,终于说道:“你该走了。”
  王家媳妇斜眼看她:“十八子,你说什么?”
  阿弦道:“我叫他去善堂,请僧人给你念三十天的超度经文,你立刻离开。”
  王家媳妇的眼珠子骨碌碌乱转:“你当真么?”
  阿弦道:“你有什么要求,可以再说。”
  王家媳妇憋了片刻:“我还要十只鸡!五十个鸡蛋!”
  阿弦回头看了王大一眼,王大满头雾水,还是高建催促:“赶紧答应呀!”
  王大如梦初醒:“好好好!答应!”
  王家媳妇道:“哼,他把我打死了,剥皮晾干,我没害死他们家一个人,实在是有些不甘心,再烧两个纸人给我解解气!”
  这次不等高建催,王大自己点头:“是是是,都有,都有。”
  阿弦皱皱眉:“你还有什么要求?”
  王家媳妇叹了声:“算了,如果不是十八子,我一定要他们家有个人偿命,谁让你惹不得的!何况我也烦了王家那老头的搅扰,给我念了经,我就去罢了,——但是这些人吝啬刻薄,你告诉他们,如果敢食言,就不止是一条人命了!”
  最后一句话,王家媳妇的脸色陡然狰狞了些,声音尖利。吓得王大只顾磕头。
  而她说完之后,便软倒在地,高建道:“快来扶住你媳妇!”王大方战战兢兢过来。
  王家媳妇灌了两碗姜汤,才醒转过来,看着门扇上深深嵌入的菜刀,自己也觉悚惧。
  高建又叮嘱他们念经烧纸等事项,王大问道:“那么、那个到底是什么?”
  阿弦道:“不管是什么,却不是你爹。正相反,若非你爹暗中保护着,只怕你们家早就遭殃了。”
  王大呆若木鸡,阿弦又道:“不要以为自己做了什么无人知道,以后你须当善待老太太,不然的话,再招邪祟上门,便无人能再替你挡灾了。”
  王大脸色煞白:“是、是。”那媳妇神思恍惚,也随着点头。
  阿弦见此处事了,正要出门,王大又问:“十八子,那,那我爹呢?”
  阿弦回头,目光却越过王大肩头,看向他身后。
  但王大顺着她目光往后看了一眼,猛地打了个激灵:“爹?”
  也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其他,王大双膝一屈,跪在地上:“爹,我错了!”放声大哭起来。
  将王家的事完美解决,高建心情大好,同阿弦往府衙而归,一边问道:“这王家作祟的到底是什么?”
  阿弦道:“是死在王大手下的一个生灵。”
  高建正要再问具体是哪一类,前方却传来一片吵嚷之声,高建是个好事之人,忙拔腿奔上前看热闹。
  阿弦在后,只听到有人高声说道:“千红楼的姑娘有什么可丢人的?”
  竟是连翘的声音,又道:“若说丢人,那丢的也是朝廷的脸,是当今皇上的脸,他们若觉着羞耻,如何还要容许妓/院存在,如何还舔着脸收税?既然皇帝皇后们都不怕丢人,我们又怕什么?”
  围观众人发出轰然声响,有人说连翘敢说,言之有理,有的骂她不知廉耻,十分唾弃。
  张望中,阿弦看见连翘握着小典的手,拉着他走出了人群。
  而高建也跑回来,道:“原来是几个孩子取笑小典,又欺负他,被连翘撞见了,下来骂了一顿。”
  他又依依不舍地张望连翘马车离开的方向,道:“连翘姑娘还是这么泼辣敢说。啧啧。”
  阿弦却问道:“小典怎么样?”
  高建道:“他?我并没细看,不过他近来一直在善堂里,听说还有连翘的接济,应该是极不错的了。”
  阿弦想到方才小典垂头而行的身影,无端记起那夜小典跟安善一并去朱家探望、当时她对小典的回答,心里略觉不安。
  是夜,阿弦回家的时候,已经是亥时之初。
  这些日子来她一般都是如此,先派了高建送饭去家里,说她在府衙里脱不了身,让英俊吃了饭后早些休息。
  然后等英俊安歇后,她才悄悄回家。
  只是今天有些古怪,阿弦才推开院门,就见屋门敞开着。
  阿弦本欲自行拐到柴房里去,但瞥了两眼堂屋里,到底放心不下,便放轻脚步来到屋门口,往内细看片刻,果然不见人。
  阿弦心头一凉,忙跳进去,想也不想跑到东间门前,抬手要撩起帘子,停了一停,攥住掀起!
  她怕眼睛看不真,又点了油灯,借着灯光瞧去,果然不见人。
  阿弦后退数步,一直退到门口。
  背抵在门框上,才算吸了口气,心中只是想着:“阿叔走了。”忽然又想:“不对,他不是我阿叔,他走了,也是、也是应当的。”
  阿弦牵动唇角干涩地笑了笑,半晌才转身出门,她在堂屋里坐了半晌,整座房子都静悄悄地,只有玄影站在屋门口,像是不知她为何竟举止失常。
  阿弦忍不住掀开西屋的门帘,看着里头的陈设如旧,却不敢细看,忙又放下帘子。
  她浑身冷彻,抖个不停,握着肩头重回柴房里去,才推开门,却见有个人坐在床边儿。
  月光映的窗纸泛白,她一时也未看清此人,只瞧出素白的袍影,起初几乎以为是鬼魂。
  然后,才茫然若失:“阿叔?”
  床边的人回头:“你还叫我阿叔么?”自然正是英俊,听了这天底下独一无二的声线,叫人无端心安。
  阿弦身不由己地走了进去:“你、你怎么在这里,我还以为……”
  英俊道:“以为我离开你了么?”
  阿弦才要回答,又紧闭双唇。
  英俊道:“阿弦,你过来。”
  阿弦不肯动。英俊只得自己起身,他往前走了两步,道:“我方才在这里,想起好些旧事,你救我回来之后的种种。”
  阿弦呆呆地低下头。
  风吹在窗棂上,似乎哪处的麻纸破了,发出嘶嘶抖抖地响动。
  英俊道:“我答应过朱伯照看你,便不会食言。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往后。你可以离开,但我仍会做我该做的事,我不会放着你不管。”
  阿弦吸了吸鼻子:“你在说什么?你并不是我阿叔,更没有必要再听伯伯的话。”
  英俊道:“傻孩子,只要你愿意,我就永远都是你的阿叔。”
  阿弦摇头:“不,你是因为现在还没想起来,等你想起来后……”
  “原来我让你这样无法信任?那要我怎么做你才相信?好……”英俊轻笑了声:“若是我会不理阿弦,那就让我再受一次上回的折磨,失忆目盲,囚困手足,流落于荒漠,以毒蝎为食,被马匪……”
  阿弦毛骨悚然:“不要!”
  英俊道:“那么阿弦信了吗?”
  阿弦其实早就信了。
  她挪动脚步往前,终于按捺不住,张开双臂将英俊抱住:“阿叔!”
  月光中,英俊沉默片刻,终于举手在她头顶摸了摸:“别怕,阿叔一直都在。”
  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沉稳而温和,充满了令人无法质疑的气息,仿佛所说的每一个字都将成真。
  阿弦原本犹豫不决,就是在想英俊的安置问题,如今解开心结,次日去府衙,就将想离开桐县的事跟袁恕己说了。
  袁恕己十分震惊:“你说什么?那你要去哪里?”
  阿弦还未回答,他却仿佛明了:“你要去长安么?”
  阿弦点头:“是,大人,你怎么知道?”
  袁恕己想到苏柄临的那些话,心中一股寒意掠过:“小弦子,是谁让你去长安的?你、你不必去听呀!”
  苏柄临的脸,老朱头的话……一一从心底闪过,阿弦道:“大人,没有谁让我去长安,是我自己决定的。”
  袁恕己问道:“那为何不是去别处?”
  阿弦不知他为何竟是满面忧急,莫非也是担心长安这鬼门关?阿弦道:“大人你别担心,我陈大哥也在长安,我要是去了,可以跟他彼此有个照应。”
  “陈基?”袁恕己倒是忘了这个人,“你是为了他而去?”
  阿弦道:“就算是吧。”
  袁恕己打量着她,久久不语。
  阿弦不想他如此忧虑:“大人,我阿叔也会陪我一起的。”
  袁恕己微震:“英俊先生?”
  “是,”阿弦回答,“现在善堂的修建已将顺利完工,不必阿叔再负责账算了。至于教书先生,阿叔说他这几日已经物色了两个不错的,阿叔的眼光大人一定会满意。”
  袁恕己哑然:“原来他早有准备?”
  在他注视的目光中,阿弦的脸上浮现一丝朦胧的笑意:“我本来想让他留在桐县,但是阿叔说不会离开我。”
  袁恕己“哦”了声,口中像是塞了一千个青皮橄榄。
  直到阿弦出门,袁恕己才回过神来。
  方才跟阿弦对视的时候,他心里忽然有一种莫名的冲动。
  他很想要冲上前将那孩子抱住,他不知自己抱住她后会怎么样,或许是恳劝她让她别走,或许是告别、祝她一路平安顺利,但……
  他最终还是并没有那样做,因为他有一种奇怪的预感,只要他那样做了,就将有什么无法克制的事发生,可这样是不对的。
  但很快袁恕己明白……因为理智自持而失去了那个拥抱,这是何等的错误。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