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探幽录 第115章 他 阿弦

第115章 他
  上回袁恕己离开杨府的时候曾说“改日再来拜访”, 杨思俭为之侧目, 却也并不当回事。
  谁知这人倒是语出必践。
  其实袁恕己只是因怀疑玄影在杨府周围出现,故而过来碰一碰运气, 能将钱掌柜拿下已经是意外所得。
  在阿弦说太平正在杨府的时候,袁恕己本能是不信的。
  太平贵为金枝玉叶, 杨府却也是将来东宫太子妃的出身之地,大水冲了龙王庙……又怎么可能?
  如果太平真的在杨府, 难道是杨思俭阳奉阴违,表面为皇亲,私底下却跟乱党勾结?
  还是说其中另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隐衷。
  但不管如何原因,倘若此事为真,杨府就也免不了一番腥风血雨。
  忙拉住阿弦,袁恕己低声道:“弦子, 不可胡说!”
  敏之却笑道:“我听着却有些意思,小十八, 乖乖地告诉哥哥, 你为什么这样说?”
  袁恕己不由撇了他一眼:这人的年纪比自己还大,比起崔玄暐也小不了两三岁,居然觍颜自称“哥哥”,脸皮简直其厚如墙。
  阿弦看向钱掌柜。
  袁恕己只当是“运气好”, 碰见了钱掌柜出没,殊不知他并不是偶然路过被发现踪迹,他是故意的。
  原因是钱掌柜不想袁恕己缠住杨府不放,他想引开袁恕己。
  因为杨府, 才是他真正藏匿太平的地方。
  杨府之中,杨思俭正跟许圉师对坐,说起先前袁恕己来叨扰之事。
  忽闻听下人来报说袁恕己重又登门,心甚愠怒,喝道:“说我身子不适,闭门不见。”
  下人却又道:“他并不是一个人来的,随他一块儿的还有周国公。”
  杨思俭诧异:“贺兰敏之?他又来做什么,唯恐天下不乱么?”
  正沉吟间,许圉师道:“杨翁,袁恕己此人倒非浪得虚名之辈,之前在豳州所作所为,有些让人刮目相看之处,今日登门只怕也是有要事,应该并非故意针对,不如且请他进来,看其来意如何。”
  杨思俭道:“他虽然不至于故意针对,但上回擅闯内堂,还冲撞了太子跟小女,实在可恨。”说到这里,因又叹道:“你我同辅佐太子,我也不瞒你,只因犬子迷恋那人,近来又闹得如此,我已心烦意乱,哪里还能经得起此人过来搅扰?更加怕他无事生非。”
  许圉师道:“不必太过担心,今日我在此做个见证,他袁恕己若还敢肆意妄为,我立刻同你一块儿入宫弹劾。”
  杨思俭略一思忖,点头道:“既然许大人如此说了,我便看看他这次又来怎地。”
  顷刻,袁恕己同贺兰敏之前后而来。
  杨思俭道:“周国公,今日可是跟袁大人同行?”
  贺兰敏之一脸的幸灾乐祸,袖手道:“杨少卿不必担心,我只是随着来看热闹的,你们且自便,就当我不存在就是了。”
  许圉师在旁,忽地看见敏之身后跟着一人,正是阿弦。
  许圉师不由面露微笑,却并不言语。
  倒是敏之瞅着他道:“许侍郎也在。”
  许圉师作了一揖:“是,见过殿下。”
  这边儿杨思俭皱眉,又看袁恕己:“袁少卿这次又意欲何为?”
  袁恕己道:“有一样要紧的东西,据说被人藏匿在贵府,还请杨少卿高抬贵手,容我找一找。”
  杨思俭本就窝火,听了这话,越发火冒三丈:“你说什么?”
  许圉师身在局外,性情又缜密,闻言心头一动,忙拽住杨思俭的袖子:“袁少卿所说的要紧的东西,不知是什么?果真是一样物件儿呢,还是……人?”
  杨思俭皱眉不解,袁恕己见他仿佛猜到,因道:“实不相瞒,的确是个人。”
  许圉师喉头一紧,回头看一眼杨思俭,见后者仍未回过味来,因把他拉了一把,拽着他往后退了几步。
  杨思俭满头雾水:“许兄,这是何意?”
  许圉师忍着心头骇然,道:“你怎地还想不过来?你倒也是皇亲,难道不知道近来皇宫里的头等大事是什么?”
  杨思俭道:“皇宫……那当然是殿下,你说这个做什么……”
  杨思俭还未说完,蓦然醒悟,顿时大惊意外:“胡说,这是何意,竟敢怀疑到我的头上?”
  许圉师见他满面惊惑,道:“你对此浑然不知情?”
  杨思俭心惊乱跳:“这又有什么可知情的,殿下失踪,又跟我府有何干系了?必定是这袁恕己故意无事生非。”
  许圉师道:“他一个还未在长安立足的官员,休说跟你并无私怨,就算是有,你是皇亲国戚,他纵然吃了熊心豹子胆,难道敢跟你纠缠不休?今日又有周国公跟随,你觉着他有可能来自寻死路吗?不如且想一想,素日里可有什么破绽……兴许是给人趁虚而入,你不知道的地方……”
  杨思俭本来对袁恕己心存偏见,又从想不到太平失踪会跟自己府上相关,如今被许圉师一语点破,杨思俭回顾旧事,脸色渐渐发白。
  许圉师又同他商议数句,两人重新转身。
  许圉师和颜悦色,对袁恕己道:“袁少卿是从哪里得来消息,可是属实?若无确凿线索,这样无故搜寻大臣府宅,可是重罪,袁少卿还当谨慎行事才是。”
  袁恕己道:“多谢许侍郎好言,既如此,我也不必拐弯抹角,方才在杨府之外捉拿到一名贼人,正跟之前一名贵人失踪案有关。”
  许圉师看向杨思俭,杨思俭定神道:“那此人可招供说了贵人在我府上?”
  袁恕己道:“这倒没有。”
  杨思俭松了口气:“既然如此,袁少卿又为何紧盯着我府上不放?”
  “因为……”袁恕己回头,看向敏之身后。
  许圉师顺着看去,却见袁恕己看的正是阿弦。
  此事毕竟事关重大,杨思俭不再似先前一样冲动,问道:“不知因为什么?”
  这一次,回答他的却是阿弦:“因为景无殇。”
  许圉师暗中观察,又看杨思俭。
  杨思俭面露烦恼之色:“那个……戏子?”
  阿弦道:“他不仅仅是个戏子,这一点想必杨少卿早已经知道,而这一点,也恰是害他身死的致命原因。”
  杨思俭咽了口唾沫,一时不能作答。
  这一次换了许圉师心生疑惑——此事杨思俭跟他说过,无非是杨立迷恋景无殇,但杨思俭哪会容得此事,便要赶那戏子出去,景无殇大概是想不开,于是自缢身亡。
  杨思俭怕此事传出去后有损杨府颜面,对外就只说景无殇单恋一名丫鬟而不得才自寻了短见。
  如今听阿弦如此说,且此中又涉及了太平公主,许圉师便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果然,杨思俭看一眼阿弦,目光有躲闪之意。
  许圉师察言观色,知道杨思俭果然有所隐瞒,他自忖不便再擅自插手,便缄默静看。
  杨思俭骑虎难下,但此事实在太过可怖,未干直接承认。杨思俭便道:“我不懂你这少年是在说什么!他当然不仅是个戏子,还是本府的小厮……他之所以会死,正是因为他不知天高地厚……”
  杨思俭还未说完,就听门口有人道:“父亲大人,不必再强辩了。”
  脸色惨白的青年出现在门口,竟正是长公子杨立。
  杨思俭皱眉:“你出来做什么,还不回去好生养病?”
  杨立道:“我的病大概是养不好了。心病还须心药医……”杨立转头看向袁恕己:“袁少卿拿住的那人何在?”
  袁恕己道:“您问这个做什么?”
  杨立道:“我有一个问题,想要当面儿问他。”
  袁恕己道:“但不知是何种问题?”
  杨立道:“事关景无殇。”
  ——景无殇当初在曲界颇有名气,却因遇见了杨立,不惜隐姓埋名到杨立身边成为小厮,因他善解人意,更得杨立喜欢。
  后来杨思俭隐约知情,只当是儿子风流,倒也罢了。
  直到武后有意选杨尚为太子妃,杨思俭觉着此事终非长久,若传扬出去只怕对杨尚有碍,因此想要打发了景无殇。
  谁知杨立倒是个有情的,不肯就此放手,杨思俭无法,只得从景无殇下手,本以为区区一个下人,该不费什么事,谁知竟错想了。
  景无殇不愿离开杨立不说,且还撺掇着要杨立跟自己一同离开府中,杨思俭哪里容得下这个,便命人将景无殇绑了,狠狠地打了一顿,想让他知难而退,但景无殇居然十分耐的苦,仍是未曾动摇分毫。
  忽然一日,杨尚的贴身侍女暗中告诉杨立,说是看见景无殇鬼鬼祟祟地不知跟什么人私会,杨立只当他是戏子心性,不知跟谁又有私情,震怒喝问,且要将景无殇赶走。
  景无殇被逼无奈,终于说出一番让杨立魂不附体的话来。
  景无殇告诉杨立,他原本曾受过长孙府的恩惠,故而长孙无忌身死后,他也成了不系舟之人,之前投奔杨府,也正是看中了杨家是皇亲的身份,想要伺机行事。
  谁知日久天长,跟杨立假戏真做,故而景无殇想要抽身,之前才劝说杨立跟他一块儿离开长安……
  至于先前他暗中密会的那人,正是不系舟之人,而非什么私情。
  杨立虽然惊怒意外,却也知道此事事关重大,若透露出去,景无殇是必死无疑,只怕还会牵连杨府。
  他本想悄悄地料理此事,谁知隔墙有耳。
  杨尚的侍女听见此事,回身告诉了杨思俭。杨思俭震怒忧惧之下,命杨立即刻将景无殇处置妥当。
  杨立道:“那日他扮了女装,为我唱最后一出戏,只怕是有所预感……”
  他的眼神茫然而死寂,呆呆地看向前方,忽然叫道:“是我杀了他!是我杀了他!”
  杨思俭怒道:“你还不住口!”
  杨立咬牙顿赤,身形摇摇摆摆。
  从杨立的双眼中,阿弦看到空屋之中,是身着女装的景无殇,他踢开脚下的圆凳,身子悬空。
  挣扎之时,手指抓在柱子上,因用力极大,指甲在柱子上划出数道痕迹,发出极刺耳的声响。
  杨立站在门口,听着里头隐忍的动静,终于痛苦地举起手来,抱住了头。
  此时此刻,杨思俭虽喝止了杨立,杨立兀自哈哈长笑,笑声却十分地凄楚。
  在场之人都看出杨立情形不对。
  阿弦张了张口,本想说人并不是杨立所杀,可是……这其中有什么区别吗?
  终于还是沉默。
  钱掌柜,黑衣人,宋牢头,景无殇。这四个人都是不系舟中人,黑衣人替钱掌柜身死,宋牢头被人所杀,景无殇死在杨府。
  钱掌柜的同伴接连死亡,加上满门被灭的惨痛,终究让他失去理智。
  因见杨立供认,袁恕己命人将钱掌柜带进堂中。
  杨立抬头。
  钱掌柜将在场众人统统扫过,冷冷一哼。
  杨立道:“你认得景无殇?”
  面上透出讥诮之色,钱掌柜不答反问:“是你杀了他?”
  此时钱掌柜的声音十分淡然平静,就仿佛问的是无关紧要的一件小事。
  钱掌柜问罢,杨立道:“是我害了他。”他喃喃说罢,问道:“那天他私下里偷偷去见的人,是不是你?”
  钱掌柜道:“是我。”
  杨立道:“他可跟你说过什么话?”
  钱掌柜沉默片刻,旋即冷笑:“他说,他不想再欺瞒你,他想退出。”
  像是被人一箭穿心,杨立呵呵而笑。
  他后退一步,想要离开,脚尖绊在门槛上,顿时往前栽倒,晕厥过去。
  杨思俭忙命人将他搀着抬扶入内。
  厅中,钱掌柜却也笑了两声:“生死本有命,气形变化中,天地如巨室,歌哭作大通。我们自诩是天地间最豁达通透之人,可是到最后,我们却都不懂不通起来,何其可笑。”
  在场的这些人,杨思俭,许圉师,袁恕己,贺兰敏之,杨立……都不懂钱掌柜这话的意思。
  除了阿弦。
  之前拿下钱掌柜后,阿弦曾清楚地看到这男子跪在地上,痛苦绝望哀嚎。
  他厉声叫道:“不要再跟我说什么生死本有命,我要他们付出代价。”走投无路,伤心欲绝,像是在指责老天的不公。
  对钱掌柜而言,他已经没什么可失去的了,就算是牢记于心的不系舟的宗旨,都无法掩盖抹淡失去至亲跟同志的痛苦。
  ——昔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
  但他的惨痛经历,令他无法释怀,他已无法庄周梦蝶,而成为了一只坚硬的茧,在牢不可破的苦难跟痛楚之中,永远无法成蝶。
  所以说,绑架太平并非不系舟的本意,而是钱掌柜自己的意愿。
  他不惜违背教义宗旨,就如同景无殇为了杨立,也不惜要选择脱身逃离一样。
  事发之后,长安城里外都在悄然紧密地找寻太平,但凡有丝毫可疑的府邸都会被搜查的掘地三尺,哪里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身为皇室宗亲、且女儿又将是未来太子妃的杨府,自然是再合适不过。
  而钱掌柜将藏匿太平的地方选在杨府的另一个最主要的原因,不是别的,正是因为景无殇。
  景无殇不明不白死在了杨府,杨府又是举足轻重的皇亲国戚,若太平被藏在杨府,或者出了意外,这样才是一件旷世奇闻,杨思俭也必然百口莫辩。
  钱掌柜一箭双雕:一来报复了武皇后,二来也算是为景无殇报了仇。
  此时,杨思俭见事情都已说穿,沮然垂头。
  许圉师匪夷所思之余,不禁苦笑。
  袁恕己想不到这背后竟还有如此离奇的故事,定了定神问道:“你果然将殿下藏在杨府?”
  钱掌柜冷冷地瞥着他:“你们不是已经洞察明白了么?何必问我?”
  杨思俭方也反应过来,若说被不系舟的人潜伏于身侧而未曾察觉是不察不明之罪而已,那太平公主若被藏匿府上且有个万一,却不仅仅是一个“不察”能够说的过去了。
  杨思俭想的极快,当即走到袁恕己身边儿,同他低语几句。
  又叫了杨府管家而来,如此这般吩咐了一番。
  管家面露诧异之色,却也领命出门,这边儿袁恕己也传令底下差官,众人一块儿前去。
  钱掌柜眼见如此,忽道:“老先生的太子岳丈,只怕是当不成了。”
  杨思俭心头一窒:“混账,这不必你操心,快些交代你把公主怎么样了?”
  钱掌柜却看向阿弦道:“你不是最能察人心的么?你不如告诉他们,那个女孩子如今在哪里?若找不到,也不打紧,以后你可以向武皇后详细说明……她是怎么死的。”
  阿弦道:“把对皇后的恨,报复在公主身上,你跟鸢庄灭门案的凶手们又有什么不同?”
  钱掌柜一震,然后昂头道:“不错,但正是他们教会了我,该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阿弦道:“可是你忘记了一件事。”
  钱掌柜道:“什么事?”
  阿弦道:“皇后的心,跟你是完全不一样的。你伤不了她。”
  面前的这张脸孔,因极痛而有些扭曲。
  阿弦道:“你其实也跟那些杀了你的家人的凶手不一样,不然的话你早就对公主动手了,现在还来得及,公主到底在哪里?”
  钱掌柜怔然之时,外间大理寺的差官来禀道:“少卿,外头有一位金吾卫姓丘的将官,说是奉旨前来协助少卿办案。”
  正说了这句,外间一人道:“看样子我来的正是时候,听说袁少卿已经擒住了一名贼徒?”
  话音未落,走进一名五短身材,胡须连鬓的中年男子,两只眼睛里满是精诈之意。
  敏之见了此人,从齿间“嗤”了声。
  许圉师眼神微变,神情却还如故,杨思俭的脸色却越发不好了。
  原来这来者,姓丘并神勣,原本也算是官宦之后,为人狡诈多变,如今在金吾卫中任中郎将一职,督管京城左右六街巡事,且此人正也是武皇后的心腹。
  丘神勣来的这样恰如其时,杨府内的事当然很快也将被武皇后知道的一清二楚。
  钱掌柜原本还有些出神,见丘神勣来到,却怪异地笑了一笑:“爪牙来了,好啊,那就在这杨府里掘地三尺吧。”
  丘神勣早知贺兰敏之在场,此刻目不斜视地上前,毕恭毕敬地行礼。
  敏之道:“怎么,皇后不放心袁少卿办案,特意叫丘郎官来督管的?”
  丘神勣道:“万万不敢,只是圣后因格外挂心此案,生怕袁少卿一人忙不过来,所以让我来当个左膀右臂而已。”
  敏之不理。
  丘神勣先向着许圉师做了一揖,又对杨思俭道:“杨少卿,来的唐突,还请您勿怪,一切都是奉命行事罢了。”
  杨思俭不置可否,丘神勣便看向钱掌柜:“这就是才拿住的贼徒了?”
  袁恕己对此人却也有所耳闻,知道他官职不高,却是个不容小觑的棘手之人:“不错。”
  丘神勣似笑非笑看了袁恕己一眼:“袁少卿果然能耐,一出手就见真章,此人可招供了么?”
  袁恕己道:“正在审问。”
  丘神勣笑道:“就这样大家彼此的站着,空口审问,只怕一辈子也问不出什么来。”
  袁恕己道:“以你之见,又该如何?”
  丘神勣道:“将此人交给我,不出半天时间,必定让他供认不讳!”
  许圉师跟杨思俭不约而同的皱眉,原来此时,朝中有两个名字,最叫人闻风丧胆。
  一个名唤索元礼,乃是胡人,于内掖负责审讯,索元礼生性残暴,尤其最擅长刑讯逼供,犯人们一见到他,就如见到活阎王般,那种种叫人匪夷所思的酷刑,就如同阴司的十八层地府刑罚再现。
  另一个便是丘神勣。丘神勣同索元礼有些不同,他擅长的并非刑讯逼供,而是死缠烂打的追查,一旦被他盯上,就算再清白的人,也会被他无中生有地罗织罪名,枉死于其手中的人不计其数。
  所以杨思俭虽然贵为武后的眷亲,但看见此人,仍觉着头顶阴云重重。
  袁恕己当然也听说过丘神勣的大名,见此人一双环眼微微暴凸,果然是一副凶残之相,袁恕己道:“如今已有些眉目,已确定公主殿下是被藏在这府中,待我……”
  丘神勣色变:“你说殿下在杨府?”
  杨思俭心头一颤,只得勉强镇定。袁恕己道:“十有□□。”
  丘神勣眯起双眼,走到钱掌柜跟前:“你把殿下藏到哪里去了?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落在我手上的人,还没有一个能硬抗到底的。趁早儿招供好得一个痛快,不必平白多受些皮肉之苦。”
  钱掌柜只是冷哼了声,脸上又透出轻蔑之色,道:“妖妇的爪牙,呸!”
  一语方落,丘神勣握住他被捆在身后的手腕,用力一拗,只听得“咔嚓”一声脆响,钱掌柜痛呼出声,右手腕已生生被掰断了。
  就在同时,有人低呼出声:“住手!”
  丘神勣侧目,却见说话的是贺兰敏之身旁的一个“少年”。
  阿弦本要上前,又被敏之拦住。
  身为武皇后最得力的差办者,丘神勣当然知道敏之身边儿有个极为受宠的小小跟随,对他而言,贺兰敏之是不能得罪之人,纵然他身边儿的小猫小狗儿自然也要格外优待。
  因此丘神勣并未计较,只又对钱掌柜笑道:“这不过是雕虫小技,现在说还来得及,等到了地方你才知道这一点疼才只是开胃小菜罢了。”
  钱掌柜额头的冷汗涔涔而落,他微微伛偻身体。
  抬头之时,瞥见被敏之握着手腕拦住的阿弦,后者正皱眉看他,眼中似有忧虑之色。
  钱掌柜嘴角牵动,忽然对丘神勣道:“你所说的是什么地方?我倒是愿意试一试新鲜。”
  丘神勣蓦地敛了笑:“畜生,不识抬举。”一招手,两个差官上前,便要押着钱掌柜离开。
  袁恕己道:“郎官且慢,公主的下落交代还在此人身上,你把人带走了又怎么说?”
  丘神勣道:“先前袁少卿说公主在杨府,那就开始翻找就是了,不过我看杨府如此之大,要找起来只怕也是难的,偏偏这人不见棺材不掉泪,不如你我兵分两路,你负责搜寻,我负责逼问,看看谁先找到殿下,如何?”
  袁恕己见他眼中闪烁狡狯残忍的光芒,心中厌恶。
  本要拦阻,许圉师忽然道:“丘郎官审讯是一把好手,有他开口只怕事半功倍,袁少卿不如就依他所言就是了。”
  许圉师是个颇有德望的人,袁恕己也早闻名,对他颇有好感,此刻听如此说,他心中转念,便道:“既然许侍郎也赞同如此,我自当随从。”
  丘神勣轻轻哼了声,又格外告辞了贺兰敏之,往外去了。
  阿弦叫道:“钱先生!”
  钱掌柜临出门之时回头,望着她笑了一笑,一言未发地去了。
  就在丘神勣前脚刚刚离开,杨府的管家跟一名大理寺的差官匆匆而回,禀告道:“回老爷,少卿,各处都已经找遍了,没有找到任何踪迹。”
  杨思俭不知这消息是喜是悲。
  方才他回过味来,便命杨府管家同大理寺差官一并出外,满府搜遍找寻太平,如今却一无所获。
  就在众人都一筹莫展的时候,阿弦忽然看见门口处,有一抹粉色的裙裾缓缓曳过。
  阿弦迟疑了会儿,迈步出门,扭头看时,却见身侧右手边走廊拐角处,有一道影子正头也不回地慢慢而行,粉色的裙子,底下透出些许葱绿裤脚。
  太平公主从失踪,到被找到,不过是短短四天的时间。
  虽然私底下曾暗潮汹涌,为此而被牵连其中的人足足上百,但对于长安城大多数人而言,几乎都不知道皇宫内曾发生过这样惊天动地的一件大事。
  起初是卢氏受辱的话题传的沸沸扬扬,后来又换了一件儿,那就是上官仪被人举/报谋反,合家入狱。
  大家都在议论上官大人身为两朝老臣,为何竟如此想不开。
  但也不乏有识之士,知道“谋反”只不过是一面取人性命的利刃而已,它未必真有其事,而可以无中生有,腾挪自如。
  上官仪之所以入狱,起因是太平的失踪,但就算是太平公主找到,上官仪的罪名也并未因此消减,反而更甚。
  对于有些人来说,已经迫不及待,兵贵神速,很快上官仪的最终罪名已经定好了。
  这一夜,御史台的天牢之中,来了一位探监之人。
  狱卒挑着灯笼,小心翼翼地送人入内,来到最里间儿的暗无天日的牢房之中,借着幽淡灯火,可见里头一人盘膝而坐。
  狱卒将灯笼插在门上,垂首而退。
  门口的人道:“上官大人。”
  牢房里的上官仪听了这声音,方回过头来。
  当看见来人之时,上官仪的脸上露出一抹笑意:“我落入这般境地,人人避之唯恐不及,你却前来探望,难道不怕皇后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吗?”
  原先写下废后诏书之后,他心中惶恐,有种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之感,但如今自知天命已达,之前的种种惶恐反而散尽,只有满心空茫,双肩轻松。
  门口那人道:“是崔晔无能,不能相救大人。”
  灯火之中,映出一张眉目入画的沉静容颜。
  上官仪摇头道:“顺她者昌,逆她者亡。自从起草废后诏的那日,我便知道迟早会有这样的一天,只不知我大唐有这样厉害的一位皇后,到底是福是祸。”
  此语有几分耳熟。崔玄暐不语。
  上官仪望着他静默站在灯影里的样子,道:“风雨凄凄,鸡鸣喈喈,既见君子,云胡不夷?”他笑了笑,道:“只是你不该来看我,太冒险了。”
  崔晔沉声:“不能相救,定要相送。”
  上官仪目光涌动,忽然仰头一笑:“说的好,我领了你的心意了。”
  崔晔道:“您还有何心愿,某当尽力完成。”
  上官仪思忖片刻:“我有一孙女儿婉儿,年纪尚小,稚子何辜,以后不知飘零何方,你若能救护一二,我于九泉之下也心怀感激。”
  崔晔道:“某记下了。”
  上官仪面露释然之色:“多谢。”
  崔晔道:“公若无其他吩咐,我便告退了。”
  上官仪点了点头。
  崔晔站在监牢之外,望着夜影之中身着囚衣的身影,最终双眸一闭,转身迈步将行。
  却忽地听见上官仪念道:“桂香尘处减,练影月前空。”
  崔晔止步。
  上官仪停了停,复念了后面两句:“定惑由关吏,徒嗟塞上翁。”
  简单练达的四句,从耳畔传入心底,却也仿佛一颗冰冷的石子坠入心湖。
  这是上官仪人生最后的一首诗,何其应景。
  眼中依稀有什么在闪烁,崔晔垂了眼皮,向着上官仪复又深深一揖,后退两步,方转身而去。
  后两日,上官仪同其子上官庭芝以谋反罪名被处斩,家产抄没,他的家人等也被罚入掖庭当了官婢。
  那一别,果是永诀。
  平康坊。
  虞氏捧了早饭上桌,一份儿是阿弦的,另一份却是玄影的。
  阿弦却兀自抱着玄影,正在给它挠痒痒。
  玄影恢复的极快,已经能下地走动,只仍不能如常跑跳,却因祸得福,多受了阿弦加倍的爱护拥抱,以及更多的好吃之物。
  吃了早饭,阿弦照例叮嘱虞氏好生照看玄影,便出门往周国公府而去。
  才走到半路,迎面见一个熟悉的人影,阿弦本要躲开,转念却又站住,只若无其事地往前而行。
  那人显然也看见了她,却不偏不倚地走了过来。
  阿弦本以为他会对自己“视而不见”,这样却有些意外,见他拦在身前,阿弦道:“陈司戈,劳驾让让。”
  陈基垂头看她,见她板着脸,便道:“我听说玄影受了伤,可好些了么?”
  阿弦道:“不劳操心,玄影福气多着呢。”
  陈基笑了笑:“我之前曾去过平康坊……怕你仍生我的气,就只隔着院门看了几眼。”
  阿弦诧异,不知如何接话。陈基道:“人家都说,父子无隔夜之仇,你好歹曾叫我大哥,难道真的要记恨我到地老天荒?”
  阿弦不由脱口道:“我没有记恨你。”只是……曾略觉失望而已。
  陈基笑微微地:“我知道你是个不记仇的性子,弦子,我们把过去的不快都忘了好不好?我……我真的不想跟你就像是陌路人一样。”
  阿弦听了这句,心里竟有些难过。
  正在这时候,却听见数声吆喝,两人转头看时,见一辆华贵非常的马车从街口疾驰而过,陈基道:“那个像是周国公的车驾。”
  阿弦正也不知贺兰敏之这一大早是往哪里忙碌,那马车忽然转了个弯,居然向着他们两人的方向而来。
  阿弦正吃惊,马车停在跟前儿,贺兰敏之掀开车帘:“小十八,快上车。”
  阿弦道:“殿下是要去哪里?”
  贺兰敏之道:“进宫。”
  阿弦只当是又有什么急事,才要跟陈基告别,敏之的目光淡淡地在陈基面上瞥过,又对阿弦道:“今日不用你等在丹凤门外了。”
  阿弦一愣:“那我在哪里等?”
  敏之笑道:“哪里也不必等,今日你跟我一同进宫。”
  阿弦几乎反应不过来:“什么?”
  贺兰敏之道:“没有为什么,皇后要见你。”
  耳畔轰然巨响,犹如雷霆乍惊,阿弦问:“你、你说什么?”
  陈基在旁,也自满面震骇,看看敏之,又看向阿弦。
  贺兰敏之轻哼了声:“小十八,你是呆了傻了不成?咱们的皇后娘娘要见你,还不快些上车?!”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