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探幽录 第130章 抱住 阿弦

第130章 抱住
  武后接到那小太监的急禀后, 起初本想让人赶紧把太平叫回来, 但是转念一想,却只道:“既然公主想去梁侯府, 那就让她去吧,你们跟紧些, 不许有任何闪失。”
  原来武后本绝顶聪明,又深窥人心, 她知道是因为前些日子把武三思痛骂了那一顿后,武三思难免惶恐不安,所以才故意讨好太平。
  倘若执意让太平回来,只怕武三思心里会不大受用。
  想到今日在宴席上贺兰氏一声咳嗽、武三思便改口不再跟敏之斗气之举,武后即刻改变了主意。
  毕竟对武后而言,武三思虽然会犯蠢, 但到底是个可用之人,有些事还得他去做。
  偶然的敲打当然是必要的, 但是最好不要彻底凉了他的心。
  且说敏之同杨氏告退出宫, 在丹凤门口不见了阿弦,其他的侍从将阿弦随着太平公主去了梁侯府一事说明,敏之不置可否。
  只上了车后,敏之看着对面的杨氏道:“你倒是替我做起主来了?谁给你的胆子?”
  杨氏垂着眼皮静静说道:“普天之下, 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莫说是要一个仆人而已, 就算娘娘想要那个人的命,殿下又能如何?”
  敏之的眼神冷冷地:“你说什么?你说我无能为力?”
  杨氏不疾不徐道:“殿下当然可以阻止,只要殿下执意不肯,娘娘当然会卖殿下的面子,又顾及亲戚臣子的情分,不至于同您撕破脸,但是这样小的要求殿下都拒绝,娘娘还有什么大事可指望殿下的?只怕会寒了娘娘的心。”
  敏之道:“寒了她的心?那又如何?”
  杨氏笑了笑。
  敏之察觉那笑里有些轻慢意味,心头一股火起,敏之欺身上前,将杨氏下颌一捏:“你笑什么?”
  杨氏并不慌张,只道:“我只是笑殿下这般年纪,却仍如此孩儿气,就算您否认,但是不管是杨家还是武家,所有的荣耀与权势来自于谁,殿下难道不知道吗?”
  敏之咬牙切齿道:“我想你是忘了,我姓贺兰。”
  杨氏道:“您是姓贺兰,但您的身体里也流着武姓的血。何况,殿下已经被赐姓为武了,这本是莫大荣耀。”
  “你闭嘴!”敏之大怒,手上用力,“什么荣耀,对我而言,只是耻辱!”
  杨氏忍痛道:“殿下、你弄疼我了。”
  敏之眼神闪烁:“这就弄疼了?”他忽然举手,将杨氏的裙子用力扯裂。
  杨尚色变,知道他要做什么:“殿下,这是在车上!”
  敏之喘道:“那又如何?”
  杨尚紧闭双唇,不再言语。
  敏之倾身,又道:“你给我听好了!我的人要如何去留,自有我来决定,仅此一次,以后不许你再自作主张!不然的话……”
  车驾停在梁侯府门前。
  武三思翻身下马,站在车边儿亲手做搀扶状,口中道:“太平小心些。”
  太平从车内下来,阿弦也翻身下马。
  与此同时,在远处盯着梁侯府的大理寺的差官惊道:“那女孩子是谁?好像是太平公主殿下。”
  另一个说道:“等等,怎么好像还有十八弟?”
  两人静看的当儿,就见武三思陪着太平,阿弦跟在身侧,三人一块儿进府去了。
  差官道:“有些不对,我在这里盯着,你快些回去禀告少卿。”
  另一人答应,急急地转回大理寺。
  大理寺中,袁恕己因想再查梁侯府,才将这想法儿跟大理寺卿说明,便遭到了意料之中的断然回绝。
  大理寺卿叹道:“上次无功而返,梁侯已经参了我一本,幸而陛下圣明,并未计较,他毕竟是皇亲,你若是再来一次,连圣上的脸都有些挂不住了,还是不要惹事。”
  袁恕己道:“我有可靠线报,梁侯府内有密室,宋牢头就是在密室里被害的,上回因不知密室所在才毫无收获,这次我已知道了,求您再给我一次机会。”
  大理寺卿意外:“你知道了?是从哪里得到的线报,可靠么?”
  袁恕己道:“我以项上人头担保,万分可靠。”
  大理寺卿思忖道:“那密报的人呢?如此知情,是梁侯府的什么人?”
  袁恕己道:“并非侯府之人,只是我不便说出她是谁,请大人见谅。”
  大理寺卿斜视,有些怀疑袁恕己会不会是想搜查梁侯府,所以故意编出了一个借口。
  大理寺卿道:“少卿,你要么告诉我是谁给的密报,让我一见此人,要么就按下此事,不要无事生非。”
  袁恕己见他态度坚决,无法劝服,只好退了出来。
  又寻思了会儿,便叫吴成:“上次我叫你们查访梁侯府有什么异动,尤其是人员变更,记得是说有个叫张四的好像最近不见了?”
  吴成道:“是,当时底下人访查了梁侯府周围的那些酒馆赌场地方,梁侯府的确曾有个当差的唤作张四,人称张四哥,正是在前段日子忽然不见踪影的。”
  袁恕己拧眉:“多派些人手,查明这人下落,一定要将此人找到。”
  吴成前脚刚走,那负责在梁侯府盯梢的差官回来了,将发现阿弦同太平公主一块儿入府之事禀明。
  袁恕己霍然起身:“小弦子怎么会跟公主一道儿?”
  差官道:“今日周国公携夫人进宫,十八弟是随从的,大概是公主出宫的时候叫上了他,是以才同路。”
  袁恕己皱眉,心里竟有种不大好的预感。尤其是想到之前跟阿弦的私谈。
  让那差官仍回去紧紧盯着,袁恕己心道:“我曾同小弦子说起不知该如何再进梁侯府搜查,她……她总不会记在心上了吧。如今陪公主前往,到底是偶然之举,还是有心为之?”越想越觉着不安。
  梁侯府。
  太平道:“到底有什么有趣好玩的东西?可不要骗我。”
  武三思笑道:“我怎么敢骗公主呢?看了你就知道。”
  这话倒非虚言,因武后之故,武三思在朝中地位殊然,有许多想攀龙附凤者,不免曲意结交,时常会送些奢华珍奇的宝物给武三思,除了那些价值连城之物外,当然还有些奇技淫巧的小玩意儿,武三思藏了不少。
  阿弦跟在身后,边走边四处打量,正太平回头道:“小弦子,等会儿看看有什么着实好玩儿的,你看中什么,我让梁侯送你。”
  阿弦道:“这个却是不敢。”
  武三思假意笑道:“既然公主这么说了,你也不用客套,我并非吝啬之人,看中什么只管说就是了。”
  他故意投其所好,果然太平十分高兴:“堂哥,你原来不像是别人说的那样吝啬嘛。”
  武三思脸上笑容一僵,继而若无其事道:“我对别人也许是吝啬的,可是对公主当然是毫无保留。”
  太平道:“那我先多谢啦!”
  武三思将太平跟阿弦引至书房之中,拿了些点心果子给她,自己又从多宝阁上取了一物下来,只有半臂之高,套着锦缎衣裙,涂红抹绿,眉目宛然,竟是个美人。
  只凑近了细看,才发现美人似是木头雕刻而成。
  太平笑道:“这是什么东西?有什么出奇的?”
  武三思道:“这叫劝酒美人儿,她会自动给宴席之上的客人敬酒。”
  太平吃惊道:“这是木头的,怎么会敬酒?你让她敬一个我看看。”
  “殿下不必着急。”
  武三思将柜子里的酒壶杯盏取出,命丫鬟把酒壶灌满,又将木美人身上的机关扳下。
  果然这美人自己动了起来,手持酒壶上前,将太平跟前儿的酒盏徐徐倒满,竟是分毫不差,一时之间酒气四溢。
  书房里鸦雀无声,太平看的目瞪口呆,连阿弦也忍不住看直双眼。
  武三思略觉得意,笑道:“殿下觉着如何?”
  太平才拍手道:“世间竟有这等奇物?若非亲眼所见,我必然是不能信的。”
  武三思笑,太平凑近了打量,又道:“可惜今日宴会上并未拿出此物,不然的话岂不是增添许多乐趣?梁侯,既然有这种好东西,你怎不进献?”
  武三思忙道:“这物虽然有趣,我也有呈献之意,只是担心娘娘骂我不务正业,心思用歪,所以不敢。”
  太平点头道:“这个实在是好,你哪里得来的?我也想要。”
  武三思也甚是心爱此物,但为了前途命运,自当忍痛割爱,便笑道:“这是洛阳一个能人制作,天底下只有这一个被我收藏,若公主真心喜爱,我送给你就是了。”
  武三思哄人的本事一流,果然太平乐不思蜀,喜不自禁。
  阿弦随着看了片刻,见太平兴浓,武三思有倾心相陪,阿弦便悄然退了出来。
  她站在门口打量片刻,便凭着梦中所见,择了一个方向而去,不多时,眼见一个月门,看着眼熟,隐约可见里头花枝掩映,可见正是花园。
  阿弦正要入内看一眼,耳畔忽然听见吱吱声响,她猛然止步定睛看时,却惊见一只黑色的老鼠,口中衔着不知什么,从花园门处鬼鬼祟祟地爬了出来,沿墙而走。
  阿弦深吸一口气,见左右无人,便忙跟上那老鼠。
  那鼠在前方,有墙则沿着墙根,又不时地转弯过门,所走之路径,跟阿弦昨夜梦中所见竟一毫不差。
  阿弦越跟越是紧张,终于那老鼠爬上石板桥,过了桥后便一头扎进了假山洞内。
  阿弦正也要跟着过桥,忽然听到有说话声响起。
  她以为有人来到,怕暴露行踪,忙三步两步过桥,藏身在假山石洞内。
  低低切切地声响从桥下碧油油地水面飘来,一人道:“大理寺的人是跟我们侯爷卯上了,这已经多少天了,居然还是不肯退走。”
  另一人道:“都是那新来的姓袁的,不知天高地厚,我看他迟早是要倒大霉的。”
  “听说这姓袁的原先在豳州的时候,差点儿把那里的天给翻过来,却不能太小看他……”
  “呸,豳州是个什么地方,耗子屎大小一块地儿,又天高皇帝远的无人管得住他,但如今是在二圣眼皮底下,他还敢怎么样?我们爷可是天后的嫡亲侄儿!”
  “且慢,我看侯爷这次也甚是谨慎,你不见把张四哥等都打发回渭县老家去了?”
  “是打发回去了呢,还是被咔嚓……”最后这句,声音里透着惧意。
  声音渐渐远去,阿弦心想:“又提到这张四哥,可见是个关键人物,原来他的老家是渭县,回头记得要跟袁少卿说说。”
  正打定主意,耳畔有听到吱吱声响。阿弦回过神来,才要循声而去,却见这山洞内黑黢黢地,又因为假山石突兀横斜,看着有些狰狞可怖。
  阿弦迟疑。
  若是这会儿有人相陪,倒也使得,偏是她一个人。
  虽说她已努力克服了怕鬼的本能,但那是在青天白日或者正常情形下,当然还可以平心静气些忍受,但如今是在这样一个阴冷潮湿暗无天日的山洞里……
  阿弦忍不住啃住手指。
  正犹豫要不要退出去,那吱吱地鼠叫声却越发急促,就好像在叫她一样。
  阿弦回头看一眼那漆黑的山洞内里,把心一横,举手摸索着山石,往内走去。
  起初还有些光,随着道路曲折,光线越来越暗。
  阿弦几次差点儿摔倒,几乎只能靠手摸索,以及耳朵听着那老鼠的叫声。
  不知走了多久,耳朵所能听见的除了吱吱声外,只剩下自己越来越沉重的呼吸声了。
  狭窄未知的空间内,恐惧感在迅速浓重蔓延,所以在眼前的地面上出现了一丝亮光之时,阿弦几乎迫不及待地加快了步子。
  但是就在这时,在阿弦的眼前,场景变幻——
  “张四哥,这人死了……”
  “一不做二不休!”
  “砰……骨碌碌……”
  人头一路滚到跟前儿,乱发之中那只眼睛直直地瞪了过来。
  阿弦满目骇然,双手死死地捂着嘴,生怕自己忍不住会发出声响。
  “嗤啦啦……”里头两人仍在拖动尸首,墙壁上如剪纸般的影子诡异地跃动。
  在瞬间,阿弦无法分清这是现实还是幻境,看着那两人拖着尸首似要出现在自己面前,阿弦步步后退。
  地上的人头却跳了起来。
  人头蹦跳着往回,在拐角处一块儿石头底下乱钻,似乎想要钻进去,却因那缝隙太窄而无法实现。
  这头发了怒,砰砰砰,疯了般不住地往石头上撞,鲜血四溅,头却好像未达目的,磨牙乱啃那石头,竟不肯停歇。
  这情形已不能用一个恐怖形容。
  阿弦无法再看下去,屏住呼吸后退,正要凭着记忆沿路返回,却忽然无端地打了个寒噤。
  这种感觉她当然相当熟悉。
  阿弦不能回头,却听到自己的牙关因为冷极,不由自主相碰发出的轻微“的的的”的声响。
  有什么东西从背后贴了上来,阿弦甚至能感觉它在自己后颈上呵气,森然透骨,让她的手足都为之冰冷僵硬。
  阿弦知道自己该以最快的速度跑出去,然而身体就像是才从冰河中捞上来的鱼儿,却暴露在极寒的空气里,浑身正以一种令人咋舌的速度僵冷冰冻。
  “走开……”阿弦勉强发话,却颤不成声。
  拼尽最后一丝力气,阿弦用力咬了咬舌尖,舌尖上传来的剧痛让她浑身一个激灵,血腥气弥漫的瞬间,阿弦站起身子,踉踉跄跄往外跑去。
  “十八子……”
  幽幽地唤声在山洞中回响,如影随形。
  憋着一口气,阿弦跌跌撞撞往外,终于又看见前方出现一丝光亮,正是洞口在望。
  阿弦大喜,急急加快步子。
  正距离洞口咫尺,眼前一暗,有道影子从背后掠过来,将她的去路遮住,乃是个碰头乱发的鬼,铜铃般的双眼,张开蒲扇大小的手,往阿弦抓来。
  阿弦猝不及防,本能地侧身相让,却没看见头顶垂着一块儿长石。
  石头跟额头交撞,身体像是被什么弹开了一般,整个人往后倒跌,阿弦连惊呼出声都来不及,便已昏死过去。
  且说太平沉迷于武三思拿出的那些奇异之物,满心欢喜把玩了半晌,却觉着哪个都好。
  爱不释手,难以选择,太平脱口道:“小弦子,你最喜欢哪个?”
  谁知并无回应,太平回头看时,却不见阿弦。
  武三思早也发现阿弦不见了,走到门口张望,廊下亦无踪影。
  太平疑惑问:“怎么不声不响去哪里了,难道解手去了么。”
  武三思笑道:“大约如此,只是我这府里甚大,他总不会是迷路了吧,我派人去找一找。”当即叫了两个家奴来,如此这般吩咐了几句,又暗中使了个眼色。
  两个家奴会意,领命而去,门上又唤了数人,便在府中各处搜寻起来。
  其中有几个正在石桥左右找寻,一人抬头看时,却见假山洞子里走出一道影子,正是阿弦。
  那人唿哨一声,众家奴忙聚了过去。
  领头那人问道:“这位哥儿,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阿弦”的额头上像是被身撞伤,血顺着眉心往下,她的脸色却极白,眼珠儿又乌黑,整个人看起来有些可怖。
  阿弦双唇紧闭,并不回答,双眼直直地看着前方,迈步就走。
  那人将她一拦:“站住!你鬼鬼祟祟地,说,方才在山子洞里干什么了?”
  “阿弦”冷哼了声,垂在腰间的手指微微弹动。
  正在此刻,前方有人道:“小弦子?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群奴听得是太平公主的声音,当然不敢造次,忙纷纷退散。
  “阿弦”径直往前,大跨步过了石桥,前方果然是武三思陪着太平公主一路寻来,太平手中兀自抱着那个“劝酒美人”。
  一眼看见阿弦走来,太平笑道:“噫,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话音未落,看清阿弦额头挂彩,太平惊呼了声:“怎么受伤啦?”
  武三思正因看见阿弦是从假山洞前走过来而狐疑,又看阿弦负伤,眼中惊疑之色更重。
  武三思忙拉住太平,皱眉劝道:“公主别过去,我瞧他多半是走错路,在哪里跌了一跤,你瞧他浑身沾着青泥,十分肮脏。”
  太平道:“人都受伤了,你怎地还说这些。”
  武三思道:“公主错怪我了,我其实是想让人带他下去看大夫,免得有什么大妨碍。”
  太平信以为真,反催促道:“那好,快叫御医来给看看!”
  原来武三思因知道阿弦是敏之的人,又见阿弦从那要命的地方走出来,故而认定阿弦是为敏之刺探他的事,他也不知阿弦探到多少,但当然不能轻轻放过。
  正要吩咐家奴带阿弦离开,阿弦却已经走到跟前儿,她直直地看着武三思,眼神让他无端心里发毛。
  武三思一时竟忘了命人带她下去之事,皱眉不快道:“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阿弦不答,脚步不停,几乎跟武三思只一步之遥了。
  武三思察觉不对,心生警惕,呵斥道:“站住,你干什么?”
  旁边太平公主歪头看着阿弦,担忧之余,也觉着她的举止有些古怪。
  正在此时,阿弦忽然止步,她举手捂着头,仿佛十分痛苦。
  而在武三思跟太平身后,有个声音叫道:“太平,梁侯,你们在做什么?”
  太平回头看时,却惊见来者是沛王李贤。
  随着李贤脚步移动,他身侧那人也随着显露身形,气质超然,容貌清雅,竟正是崔玄暐。
  武三思眼见阿弦捂着头躬身下去,心头警惕之意才散开,又见李贤跟崔晔上门,他难掩心头诧异,忙回身行礼:“沛王殿下怎么忽然驾临?”
  李贤道:“我本是去拜崔师傅的,谁知半路遇见,索性一同去探望太子哥哥,我又心想太平也许久不见他了,故而过来一并带了她去,太子哥哥若是见了她,病兴许会减轻些……我方才想看看你们在做什么,也没叫门上通报。”
  太平正见识了这些新奇玩意儿,心满意足,听说要带自己去见太子李弘,更是喜欢:“好好好!”
  众人说话的当儿,“阿弦”始终抱头俯身,此时便慢慢转过身,脚步挪动,像是要离开此处。
  李贤早也看见她:“十八弟,你去哪里?”
  武三思回头,皱眉道:“他方才乱走之故负了伤,我正要叫人带去医治……”说到这里,武三思扬声道:“都呆着做什么,还不带下去叫大夫?”
  太平趁机道:“小弦子不知钻到哪里去,撞破了头,还流了血。”
  李贤吃了一惊:“什么?”赶上一步,就来查看。
  这会儿三思府上的家奴也赶过来,名为“搀扶”,实则绑架,把阿弦“架”住,便要带走。
  阿弦也并不反抗,任凭他们施为。
  李贤转到她跟前儿,一眼看清她额头带伤脸色惨白,吓得不轻:“怎么伤的如此?”
  武三思道:“就是,小孩子毛手毛脚的,别在这里冒了风反而不好,快扶着下去吧!”
  李贤正手足无措,连问阿弦觉着如何,却听崔晔唤道:“阿弦?”
  “阿弦”虽仍背对着他,身子却震了震,崔晔双眉微皱,缓步向着她走了过来。
  忽然阿弦叫道:“你别过来!”
  崔晔戛然止步,清明的双眸里透出狐疑之色。
  在场的李贤,武三思,太平等均都诧异,三人看看阿弦,又看崔晔,不知如何。
  武三思则咽了口唾沫,怒视家奴:“都愣着干什么!”
  家奴们才忙又扶着阿弦而行。
  李贤怕崔晔因阿弦的“无礼”而不悦,便试图解释:“十八弟看似伤的颇重,脸色也不大好,我想……”
  崔晔却并未理会,只疾步往前,口中喝道:“给我站住!”
  众目睽睽之下,“阿弦”忽然推开众家奴,飞快地往前奔去!
  崔晔脱口叫道:“阿弦!”
  “阿弦”身形一顿,几乎跌倒,脱口骂道:“不要妨碍我!”
  谁知崔晔身形如风,几个起落,已经掠到她的跟前儿,张开双臂,衣袂飘动,挡住了她的去路。
  面对面对峙,崔晔抬眸看向“阿弦”,以只有两人才能听见的声音道:“滚出去。”
  阿弦圆睁双眼,浑身已经难以按捺地颤抖。
  崔晔单手一指:“滚出去。”
  阿弦像是恐惧之极,额头的血已经顺着脸颊流到了下颌,看着几乎不像是阿弦,而是陌生的什么人。
  崔晔无法再忍,喉头一动,刹那间大袖轻扬,已将阿弦的手腕擒住。
  似有一声不甘的怒吼蓦地响起,却又如轻烟消散。
  阿弦的身子一软,往后仰倒,崔晔将她往自己跟前一拽,双臂环绕,已紧紧地拥入怀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