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探幽录 第142章 新人笑 阿弦

第142章 新人笑
  来人忙将她止住, 低头一看, 笑道:“这么着急干什么去?”
  阿弦抬头,见对方笑吟吟地望着自己, 阿弦一愣:“大哥……”才唤一声,便很不自在, 忙改口道:“陈司阶,您怎么在这儿?可是有事?”
  陈基道:“我是为户籍调拨来的, 方才在前头已经办好了,心想正好儿顺道,索性过来看看你在不在。怎么,你是有事?”
  此时旁边的两个书吏也抬头看来,陈基向他们点头示意,书吏们拱手回礼。
  阿弦回头看了眼, 道:“我……我正想出去一趟。”
  陈基问道:“去哪儿?”
  阿弦有些不愿回答这个问题,陈基却也看了出来:“我也并没有事, 只是顺道来看看你而已, 另外……”
  此时那两名小书吏不停地打量陈基,而在阿弦身旁,黄书吏也是一脸兴趣盎然地望着他,又问阿弦:“这是谁?”
  阿弦偷眼瞥过去, 陈基则略微迟疑,然后把阿弦从屋里拉了出来,才道:“其实我是因为听说了崔天官家里出事,心想你跟天官那样的交情, 必然难过,示意过来看看,你可还好么?”
  听闻陈基是因此来探望,阿弦意外之余有些感动,不由道:“我没事。只是这件事突如其来,我方才正想去崔府看看。”
  “原来这样,”陈基道:“不过照我看,你还是别在这时候去,我听说长安城有过半的大人物去了崔府,这会儿他们府里一定忙的不可开交,你这时候去,岂不是有些添乱?”
  阿弦想了想,跟着点头。
  陈基道:“唉,人死不能复生,不过天官并非常人,什么大风大浪的没见过,一定掌的住,你不必过于担心。”
  阿弦却并不是为了崔晔担心,但是陈基之前的那句话很有道理,这会儿前往崔府吊唁的人必然数不胜数,崔晔是事主,哪里有时间见她?
  何况自己心乱如麻,就算找到崔晔,几乎也不知从何说起。
  阿弦低低叹了声。
  陈基见她神情黯然,按着她的肩膀拍了拍道:“不必这样愁眉苦脸的,我听说那位夫人原本就身子不好,这样……也算是解脱了。”
  阿弦看他一眼,不置可否。
  陈基道:“说起来还有一件事,你今日可有空闲?”
  “干吗?”
  “难道忘了?上次说了吃饭。”
  黄书吏在旁笑道:“十八弟,你的人缘可真不错。”
  阿弦这才想起来,忙道:“前天因一件事缺了班,惹得主事很不高兴,所以这几天都不敢迟来早走,休班后也是晚了……”
  陈基的笑略微一收,然后道:“我明白这话,当初我做新人的时候也是这样过来的,既然如此,那就再过几天如何?”
  阿弦松了口气:“好。”
  陈基笑道:“下次可不想你再有什么不得已的借口了。”
  阿弦站在檐下,目送陈基离开,心里百转千回,无法,就又长长地叹了声。
  身旁黄书吏道:“方才那人是谁?”
  阿弦道:“是我的乡党。”
  黄书吏道:“啊,当初在京兆府里,几乎被李义府三公子打死的那个?”
  阿弦道:“你怎么知道?”
  “那会儿这里的人天天说,我自然知道。看样子,这也是个不错的小子,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阿弦回想当初才进长安,满心懵懂,九死一生,那会儿李洋鞭笞陈基之时,阿弦自忖必死,如今跟陈基两个各有所归,虽然仍是步步坎坷,但毕竟两人都安好无恙,这已经是万幸了。
  一念至此,就把其他的种种杂乱情绪都看淡了。
  又过数日,阿弦心里惦记着崔府的事,也曾偷空跑去崔府外暗中观察,果然如陈基所说,来吊唁者络绎不绝,有几次阿弦看见崔晔一身素服送客出门,眼似寒水,颜如冰雪。
  但多半时间,是崔升跟崔府的几位同宗迎送周旋。
  阿弦张望良久,觉着不适合在这个时候露面,便仍怏怏地折身返回。
  这天阿弦出了户部,领着玄影往回。
  走到半路,遥遥看见一队巡城禁卫经过。
  阿弦心头一动,原地徘徊片刻,便往南衙禁军方向而去。
  到门上一打听,有人入内报了声,不多时陈基快步走了出来,双眼里是不加掩饰的喜悦。
  只一照面,让阿弦心中又生出若干感慨,这会儿的陈基,看着雄壮威武,气宇轩昂,比之前在桐县当差的时候更加精神抖擞,春风得意。
  比之当初在京兆府内的初相遇,简直判若两人。
  阿弦看着这样的陈基,朦胧在心中想:“这样的大哥,才是我所想见的真的大哥吧。”
  玄影看见陈基,自来熟地凑上去,陈基俯身抚了它两把,抬头对阿弦打趣道:“怎么,是不是饿了,终于想起我来了?”
  阿弦笑道:“是啊。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
  陈基道:“别人这样问,我必然要细细想一想,但既然是你,那还想什么?”领了阿弦入内,叫她呆在自己的公房之中,陈基自出外交代了几句,便回来道:“走了。”
  阿弦坐在房中等候的时候,默默打量武官的房间,之前知道了陈基是被丘神勣提拔,阿弦心里还有些疙瘩,但现在看陈基如此顺遂意满,便也罢了。
  当即跟着陈基出门,两人一狗沿街往前。
  不多时来至一间酒馆,陈基道:“这里又靠近刑部,闲暇时候,两部的人都会在这里吃酒,有几样菜是最有名的,正好今日给你尝尝。”
  两人入内,那领座小二认得陈基,笑容可掬道:“是司阶大人,快请入内。”
  因这里是几部的差官们聚会之所,常来常往地,都有经常要用的隔间儿,小二见陈基来到,便欲引他前去南衙禁卫的包房。
  陈基道:“我今日只请我的小兄弟一人,不去大房了,就寻个小间就行。”
  小二这才又引着两人来到小间,陈基道:“那几样招牌菜都做的好一些,统统上来。我已经说是极好吃的了,你们越发尽心些,不要给我在我兄弟面前丢了人,再拿一壶土窟春。”
  小二笑呵呵答应着去了。顷刻先送了酒上来。
  阿弦先前听说这酒的名字之时,心头已梗了一下,顷刻见果然是熟悉的酒,望着那眼熟的字迹,似乎还散发着曾有的伤心的味道。
  阿弦正愣怔中,陈基举手给两个人各自倒了一杯,道:“还记得这酒吗?”
  本来阿弦以为这不过是个巧合,猛然听了这句,抬头看向陈基:“嗯?”
  陈基道:“上次你拿了这酒请我喝,却并未尽兴,后来我每每想到那日,总是心惊肉跳,后悔的很。”
  阿弦呆呆看着他,陈基道:“我今日陪弦子喝完了上次没喝完的,好不好?”
  玄影仰头看着阿弦,把下巴搭在她的腿上。
  阿弦觉着自己本该伤心或者愤怒的,但是……看着陈基,想到桐县曾有的种种,想到京兆府里他拼死为自己挡灾,阿弦苦笑:“虽然那次你没有陪我喝完,但是,我自己已经将它喝完啦,所以你不必再惦记着这件事,我已经早忘的一干二净。”
  换了陈基一愣。阿弦却举起酒杯,笑道:“所以今日喝的是新酒,就不必再说那些没意思的了。”
  四目相对,陈基也一笑道:“说的很是。好,那今日就喝新酒,说新话,如何?”
  过不多时,渐渐地菜饭都上齐全,分别是金齑玉鲙,炙羊肉,葫芦鸡,百岁羹,五福饼等。
  阿弦见那鱼鲙切的薄如细雪,便知道这酒馆果然不同凡响,陈基道:“这里的掌厨,听说当初是跟宫内的御厨学过的,你尝尝看味道如何。”
  阿弦也不推辞,各样都吃了些,果然觉着十分合自己的口味。陈基见她吃的甜美,心里喜欢,便频频劝酒劝食,自己却极少吃,只是陪着看她尽兴,偶尔说些长安近来的闲话,又不时地捡几块儿肉给玄影吃,两人一狗,各得其乐。
  因逐渐到了吃饭的时候,酒馆内的人也逐渐多了起来,渐渐听到外头人声喧喧。
  陈基侧耳听了听,便笑对阿弦道:“这好像有金吾卫的人,我们且悄悄地不要出声,免得给他们听见了知道我们在,又要过来啰唣。”
  阿弦道:“是大哥的同僚?”
  陈基道:“也算是了,彼此认得。但并不是南衙的。”
  阿弦便不以为意,因渐渐地吃饱了,就放下筷子。
  陈基又给她倒了杯酒,阿弦道:“我不能喝啦,喝多了怕出事。”
  正在此时,忽然外间道:“南衙的人都不在。”
  另一人道:“不在最好,省得看那边蛮的嘴脸。”
  众人一团哄笑。
  阿弦听他们说“南衙”,便看向陈基,却见他也满脸笑容。
  忽地又听后面一句,阿弦一愣,心里寻思这般不屑的口吻是在说谁“边蛮”,就见对面陈基脸色一变,笑容变得极为勉强。
  此时外头的人都已落座,正纷纷吵嚷着点菜,等小二去后,这些人便又开始谈天说地。
  阿弦觉着有些不妙,正想叫陈基一块儿离开,就听有人道:“这一次的擢升,本该轮到高大哥,却给一个不知哪里钻出来的蛮子抢了位子去,实在让人心意难平。”
  另一个道:“若是个有真才实干的人顶了缺,倒也罢了,却是这样一个没骨气的。”
  “我听说当初他还是有些血性的,敢当面儿对抗李义府,可是后来不知怎么软了骨头,现在抱着丘神勣的大腿……”
  “骨头要是不软,他一个没什么背景靠山的边蛮,又怎么能升的这样快?咱们的骨头倒是硬,所以才一把年纪了还只是七八品,哪里赶得上人家,叫我看,不出两年,我们一个个看见他,只怕都要下跪呢!”
  “呸!什么东西也配老子跪他!”
  隔壁兴高采烈,这里却鸦雀无声。
  陈基低低咳嗽了声,对阿弦道:“你怎么不吃了?再吃点。”
  阿弦恍若失神。
  陈基在她手上一按,低低劝道:“不用去理会这些,他们都是些武夫,习惯了口无遮拦,若每一句都认真计较,气也气死了。”
  阿弦道:“难道就这样任由他们胡说?”
  陈基笑了笑:“不必说我,就算当初崔府里,传说少夫人出了那样的事,崔府又有什么办法了?还不是一样流言传遍了长安?又或者并不是人家没有法子,只不过崔天官非寻常人,故而不去计较罢了。”
  这似乎也有些道理。
  阿弦道:“但是,但是……毕竟没有人敢当着阿叔的面儿造次。”
  趁机笑道:“他们也以为我不在,所以才大放厥词的呀,这都是一样的道理。”
  阿弦道:“那么,难道就什么也不做么?”
  陈基笑了笑:“做,当然要做。”
  阿弦道:“怎么做?”
  陈基道:“你可吃饱了?”见阿弦点点头,“那我们结账走人吧。”
  阿弦一愣,本是想问他到底要怎么“做”,如何还没做就要走,可看桌上盘中还有几块炙羊肉,便忙先取了给玄影吃。
  这会儿陈基已经唤小二结账,然后起身出了雅间。
  前方的隔间中,几个金吾卫正在酒酣耳热,唾沫横飞。因吃了几杯酒,兴头上来,就算是一分也说成三四分,没事也胡说出些事来,听着越发不堪。
  众人正说的高兴,却听门口有人道:“听着耳熟,原来果然是几位大哥,有礼啦。”
  室内戛然而止,一干禁卫转头,却见站在门口的正是他们方才正说的陈基。
  陈基却谈笑自若,向着众人团团做了个揖:“小弟就不打扰各位哥哥们尽兴了,先行告辞。”他面不改色地后退一步,转身而行。
  阿弦跟在身后,把室内这些人环瞪了一回,又重重哼了声,便跟着陈基去了。
  直到两人走开,背后那雅间里才炸开锅,“那小子怎么在这里,从哪里冒出来的?”
  又道:“这小子倒是好胆气,居然还跳出来惺惺作态!”
  七嘴八舌里,忽然有个清清的声音道:“我看,是哥哥们不该背地说人,要说就该当着他的面儿痛痛快快地骂一场,这样背地里嚼舌头,给正主撞见,有理也变得没理,何其尴尬。”
  众禁军本就闷着一口气,回头看时,却见出声的是个面貌清秀的少年,看着不过十六七岁。
  不知为何,这些暴跳边缘的禁军看见是这少年发话,竟都哑口无言,沉默下来。
  正此时,门口小二又到,手中捧着两壶酒,笑道:“这是南衙的陈司阶让小的送来,说是给几位爷尽兴。”
  禁军们面面相觑,越发噤声。
  有人悻悻骂道:“这小子。”
  唯独那少年失笑道:“这倒也是个有点意思的人。”他拿了一瓶土窟春,自斟满一杯一饮而尽,将酒杯放下,起身往外。
  其中一人问道:“士则哪里去?”
  少年头也不回说道:“你们尽兴,我出去走走。”
  且说阿弦同陈基出了酒馆,陈基恍若不曾有事发生:“我先送你回平康坊。”
  阿弦道:“不必了,我自己回去就成。”
  陈基见她脸色微红,道:“你方才多吃了两口酒,叫人不放心,走吧,不差这两步了,横竖我现在也没别的事。”
  当即陈基便陪着阿弦往平康坊而回,走到半路,阿弦道:“禁军里头,会有人针对你么?”
  陈基道:“你又在多心,若说是故意针对,其实在哪里都是一样的,何况我的官儿的确也升的比别人快,没有些闲话反而不正常。”
  阿弦叹道:“我今日才发现,你比我知道的更想得开。”
  陈基道:“别人不清楚我的底细,难道你还不知道?从桐县到长安,又在京兆府里生不如死地过了一年,如今这点风言风语,对我而言毫无痛痒,你放心,我不会跟人家认真生气,那个没意思。”
  阿弦放慢了脚步:“你是说?”
  陈基道:“迟早有一日我会让他们知道,他们错的何其离谱,区区的七品中候六品司阶又算什么?我要的是他们一生都到不了的。”
  阿弦不由自主咽了口唾沫:“……”她想叫陈基一声,又叫不出声来。
  说这种话时候的陈基,像极了在桐县时候那踌躇满志总似成竹在胸的陈基,那时候阿弦看着他,眼中每每满是崇敬,但是此刻,听着陈基说这些话,阿弦心中,却隐隐地感觉到惧怕。
  阿弦不再做声,眼见平康坊将到,阿弦道:“送到这里就好了。”
  陈基道:“我还想吃虞娘子的茶呢,原来你不肯让我送到门上?”
  阿弦失笑:“只是不愿过于劳烦而已,怎么说这没意思的话。”
  当下不再推辞,正欲回家,就见迎面一辆马车不偏不倚地往这边驰来。陈基一眼认得是周国公府的车驾,忙拦着阿弦退到街边上避让。
  不料那马车行过此处,忽然止住,车内传来贺兰敏之的声音:“小十八。”
  阿弦闻听敏之召唤,只得上前两步:“参见殿下。”
  敏之道:“还不上来,愣着做什么?”
  阿弦蓦地记起崔晔曾叮嘱过自己的话,问道:“不知殿下有何吩咐?”
  敏之喝道:“啰嗦什么?叫你上来就上来!”
  阿弦把心一横,道:“殿下,我如今已经不在府内当差了。请恕难从命。”
  车厢里一阵沉默。
  到底曾跟过敏之一段时间,阿弦有种不妙的预感,回头对陈基低声道:“大哥先走!我自回家了。”
  谁知语声未落,就见一道人影从车内掠了出来,是敏之张手一挥,五指向着阿弦身上抓来!
  刹那间阿弦深吸一口气,她知道敏之时常会“发作”,但每次他都“发作”的叫人防不胜防,每有新意。
  阿弦本可以纵身避开,但陈基就在身侧,她生恐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便举手在陈基肩头推了一把,同时右臂一张,将敏之的右手一挡顺势推开,这是四两拨千斤的招式,却比四两拨千斤更高明数倍。
  敏之未曾得手,双足落地:“你也敢跟我作对了?”
  阿弦道:“殿下!你不要强人所难啦。”
  先前是因为贺兰氏忽然横死,阿弦将心比心,不忍拂逆敏之的意思,便陪着他找到贺兰氏以了却他的心愿。
  但得了崔晔叮嘱,阿弦也多了个心眼,如今见敏之如此,以她吃软不吃硬的脾气,自然更加不肯就范。
  敏之道:“强人所难?”
  桃花般的眼里射出浓浓地戾气,敏之身形一晃,正要再动手,忽然看见阿弦身旁的陈基。
  “怪不得你不上车,原来是被人绊住了脚。”敏之挑唇冷峭地笑。
  当初阿弦之所以会跟着敏之,就是因为他拿着陈基要挟,如今见敏之又盯着陈基,阿弦有一丝莫名的心慌。
  “我跟陈司阶只是偶然遇见,”阿弦回头看陈基,使了个眼色,尽量淡声道:“司阶不是有事么?且先去吧。”
  陈基自然是个最能察言观色顺势而为的,遇到周国公这般棘手的性情,却也着实无能为力,但眼见敏之要为难阿弦,若是在这个时候走,却又有些说不过去。
  可是看阿弦暗使眼色,陈基正要先行告退,就听敏之道:“你倒是肯多情周全,只怕一片心意都喂了狗了。”
  阿弦皱眉:“殿下。”
  敏之道:“之前你为了他……”
  阿弦大叫:“殿下!”她的心莫名跳了起来,生恐敏之说出之前她为了陈基听命之事,时过境迁,何必重提。
  何况,如果真的似崔晔当初解说的一样,那才是真的弄巧成拙。
  为阻止敏之,阿弦才要答应跟他上车,忽听陈基道:“殿下恕罪,不知殿下是想让十八做什么?我是否能够代劳?”
  阿弦吃了一惊:“大哥?!”
  敏之却毫不留情面,嘲讽道:“你?你算什么东西?”他不怀好意地冷笑,“你这种依附他人而生的货色,也敢在我面前充老大。”
  陈基先前面对众禁军的非议,尚且能面不改色,但此刻听了敏之的这一句,脸色顿时异样起来。
  但偏偏不能怎么样,因为眼前这个人非但是当朝的权贵,而且是其他权贵也不敢招惹的“疯子”。
  因是在大街上,又是靠近最热闹的平康坊,许多百姓路人等看见有热闹,纷纷围上来,又因看清是周国公的车驾,知道一定是有大热闹可看,但又不敢靠的太近,生怕被卷入其中。
  人群的东北角上,忽地有个清秀身长的少年慢慢挤了出来,正是之前在酒馆内跟众禁军围坐的那叫“士则”的少年,见状低低笑道:“哟,好热闹,不是冤家不聚头。”
  敏之骂陈基的话虽未大声,这少年却听得明明白白。
  而场中,陈基却只能容忍。
  但阿弦却如何能忍。
  “周国公!”阿弦上前一步,站在陈基身前。
  敏之淡淡瞥她:“怎么样?”
  “你又是什么东西?”阿弦一字一句,清晰问道。
  敏之眼中的戾气未退,面上又多了凛然杀气:“你说什么?”
  陈基目瞪口呆,心惊而魂飞。
  周围又没听见的百姓们则着急地窃窃私问:“在说什么?”
  场中,阿弦道:“什么叫依附他人而生,周国公敢说自己并没有依附任何人吗?单单‘周国公’的爵位,又是从何而来?”
  刺中了敏之的心,他缓步上前:“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对么?”
  陈基一把攥住阿弦的手腕:“弦子别说了!”
  玄影在阿弦身旁,喉咙里咕噜噜,似咆哮,又似提醒。
  陈基则将阿弦用力拉到身后,陪笑道:“殿下勿怪,弦子年纪小不懂事……我替他向您赔罪!”
  敏之却暴喝道:“给我滚!”
  与此同时,一道灵蛇般的影子从他袖底闪了出来,在空中发出令人打怵的“咻”地一声,似呼啸的长蛇,卷向陈基。
  阿弦大惊,见避让已经来不及了,目光一动,看见陈基腰间所配的横刀。
  脚尖点地,阿弦举手拔刀,身形往前窜起,横刀横空一掠,迎上敏之挥来的马鞭。
  那马鞭乃是牛皮同金丝编成,桐油泡过,甚是坚韧,就算迎上锋利的刀刃,也只是砍出了一道痕印而已。
  但阿弦的用意当然不是为了削断敏之的马鞭,而只是为了挡下他不让伤到陈基罢了。
  鞭子被唐刀一挡,余威不灭,刷地卷上了刀刃。
  敏之顺势手腕轻抖,马鞭卷着刀刃,刷地腾空。
  耳畔传来玄影激烈地狂吠声响,以及阿弦道:“玄影退下!”
  敏之红了眼。
  这两招已经将敏之的杀性彻底勾了起来,连日里的按捺隐忍在这时溃堤,狠狠地将横刀摔落地上,敏之大喝一声,鞭稍抖动,马鞭像是变成一把长刀,当空横扫,杀气纵横,比刀刃的锋芒更烈。
  如此威势,叫人不由自主觉着:如果被那鞭稍扫中,不仅会皮开肉绽,更会肠穿肚烂。
  本来就隔得远的人群呼啦啦、退潮般又纷纷后退。
  那少年夹杂其中,身不由己被带退了几步,硬生生止住步子,这样一来,原本在中间儿的他便站在了前排。
  此时在阿弦的呵斥之下,玄影被迫退了出去。鞭影如同魔影无处不在,又似灵蛇防不胜防,陈基早被鞭子抽中了身侧,虽躲的及时,但手臂上的外裳仍被撕裂开来,很快有透出一抹殷红。
  “住手!”阿弦怒喝。
  敏之却道:“找死!”
  马鞭势若万钧地掠向阿弦,连本是抱着看好戏心理的少年,面上忍不住也带了紧张之色。
  陈基捂着受伤的手臂,叫道:“弦子!”不顾一切跳了上来,便想替阿弦挡下。
  这瞬间,阿弦忽地又想起京兆府里陈基挨李洋鞭笞之事,她发誓,绝不会再让类似情形重演,不仅仅是因为不想让陈基再受伤,更是因为不想让他再替自己挨打受伤!
  百忙之中,阿弦不再一味躲闪,举手将腰间的搭绊摘下,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套在手上。
  就在鞭子近身的瞬间,阿弦避开鞭稍之力,反手一握,就像是避开弹射而起的蛇头攥住蛇尾一样,用力将它拽回。
  “好!”敏之眼神一沉。
  硬碰硬的话,敏之当然不会输,当即顺势一拽!
  阿弦被他拽的身不由己往前,脚尖点地,发出瘆人的嗤啦啦声响,靴尖很快磨破。
  这架势,却像是被猛兽拖向洞中的猎物。
  敏之桀桀笑道:“那就成全你!”
  阿弦紧咬下唇,忽然深吸一口气,顺着敏之拖曳之力,纵身跃起。
  娇小的身形在空中一晃,一招“神龙摆尾”,电闪雷鸣,一脚踢出!
  她的身法本就快,又且借力,更是快若闪电。
  敏之察觉不妥已经晚了,勉强急速后退,却再也避不过,只听“嗵”地一声,已经被阿弦踢中胸口!
  刹那间那一声笑都噎在了喉中,整个身体都似嗡嗡作响,眼前一黑。
  阿弦一击得手,细腰款扭,当空云翻而过,落地无声!
  不知从哪里传来了一声:“好!”
  这会儿敏之勉强住脚,手捂着胸口,那股疼自胸前散开,让人有瞬间的窒息。
  但奇异的是,因为这股突如其来的剧痛,让敏之原本似毒虫啃噬的心没那么疼了。
  他站在原地,想要盛怒,又想要大笑,如此极端的两种情绪左右,让他的脸上出现一种异常可怖的诡异神情。
  阿弦转身:“我并不想找死,但如果殿下无端想要人的性命,我当然不能束手就擒。”
  敏之急喘了几声。
  “那当然,你若是那么轻易就死了,岂不是就不好玩了。”话一出口,才觉着声音有些沙哑。
  但是……
  “小十八,”敏之眯起双眼,看着神情警惕而坚决的阿弦,他慢慢道:“这可不像是几天前的你,还是说……是谁跟你说了什么?”
  阿弦手一握,不答。
  敏之不愧是人精,即刻知道自己猜对了,复看向陈基:“是他?”
  “殿下,请不要动辄冤枉人。”阿弦仍是担心他迁怒陈基,即刻否认。
  敏之心里想了想,冷笑道:“不错,他没有这个胆子,这样想来,不是袁恕己,就是崔……”
  他们在此对话之时,人群中那少年心想:“又是袁少卿,又是崔……自然是天官了。原来这个小子果然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十八子。”
  他望着阿弦纤弱的身形,想到她方才跟敏之过招之时的凌厉敏捷,复又露出微笑:“果然名不虚传。”
  正在
  八月薇妮之六部系列,晋江首发,美的人都要正版订阅哦~
  是被猛兽拖向洞中的猎物。
  敏之桀桀笑道:“那就成全你!”
  阿弦紧咬下唇,忽然深吸一口气,顺着敏之拖曳之力,纵身跃起。
  娇小的身形在空中一晃,一招“神龙摆尾”,电闪雷鸣,一脚踢出!
  她的身法本就快,又且借力,更是快若闪电。
  敏之察觉不妥已经晚了,勉强急速后退,却再也避不过,只听“嗵”地一声,已经被阿弦踢中胸口!
  刹那间那一声笑都噎在了喉中,整个身体都似嗡嗡作响,眼前一黑。
  阿弦一击得手,细腰款扭,当空云翻而过,落地无声!
  不知从哪里传来了一声:“好!”
  这会儿敏之勉强住脚,手捂着胸口,那股疼自胸前散开,让人有瞬间的窒息。
  但奇异的是,因为这股突如其来的剧痛,让敏之原本似毒虫啃噬的心没那么疼了。
  他站在原地,想要盛怒,又想要大笑,如此极端的两种情绪左右,让他的脸上出现一种异常可怖的诡异神情。
  阿弦转身:“我并不想找死,但如果殿下无端想要人的性命,我当然不能束手就擒。”
  敏之急喘了几声。
  “那当然,你若是那么轻易就死了,岂不是就不好玩了。”话一出口,才觉着声音有些沙哑。
  但是……
  “小十八,”敏之眯起双眼,看着神情警惕而坚决的阿弦,他慢慢道:“这可不像是几天前的你,还是说……是谁跟你说了什么?”
  阿弦手一握,不答。
  敏之不愧是人精,即刻知道自己猜对了,复看向陈基:“是他?”
  “殿下,请不要动辄冤枉人。”阿弦仍是担心他迁怒陈基,即刻否认。
  敏之心里想了想,冷笑道:“不错,他没有这个胆子,这样想来,不是袁恕己,就是崔……”
  他们在此对话之时,人群中那少年心想:“又是袁少卿,又是崔……自然是天官了。原来这个小子果然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十八子。”
  他望着阿弦纤弱的身形,想到她方才跟敏之过招之时的凌厉敏捷,复又露出微笑:“果然名不虚传。”
  正在
  作者有话要说:  敏之跟阿弦对峙之中,在少年对面,有个声音道:“殿下是在叫我么?”
  少年抬眸,看见对面那人时不禁挑眉:“好极了,这当真是比枯坐吃酒要好玩的多了。”
  阿弦听了这个声音,心里却不由又大声叫苦起来。
  原来这来人,竟正是袁恕己。
  敏之也想不到袁恕己竟会“说曹操曹操就到”,大概是方才跟阿弦狠狠地过了几招,那股杀气随着杀招宣泄而出,他心里略觉了几分痛快。
  敏之抬眸,淡淡地看向袁恕己:“袁少卿,你来干什么,也想跟我动手?”
  “不敢,”袁恕己缓步上前,不露痕迹地挡在阿弦身前:“某经行此处,听人说此处有人私自殴斗,故而过来一看,不想居然是殿下您。”
  敏之道:“原来这样凑巧。”
  袁恕己道:“又或者是心有灵犀,知道殿下在召唤,故而特来了。”
  敏之笑了两声:“你也不知道我叫你是好事坏事,就敢凑过来?”
  袁恕己道:“那便只有请殿下明示了?”
  敏之道:“我怀疑有人挑唆小十八,让他不再听命于我,这个人可是你?”
  袁恕己苦笑,伸手抚了抚鼻梁道:“殿下既然怀疑我,那这个人大概就是我。”
  敏之道:“我却觉着,你纵然有这个勇气,却没有这个心机,所以不是你。”
  袁恕己道:“殿下,您这是在骂我有勇无谋吗?”
  敏之道:“你不错。但是你比起姓崔的来,毕竟差一些。”
  袁恕己挑眉,是不以为然的神色。
  敏之复看向阿弦:“小十八,你可真听他的话,有朝一日他把你卖了,只怕你还在好梦里没醒呢。”
  阿弦道:“我不懂殿下的话。”
  敏之道:“现在不懂不打紧,终有一日你会懂的。”
  敏之说罢,缓步走到马车旁,上车而去,车驾所到之处,围观百姓们“刷”地让出一条路,目送马车扬长而去。
  袁恕己一直看敏之去了,绷紧的身子才放松下来,他回头看向阿弦,伸手一抚她的脸颊,又捏捏肩头手臂:“有没有伤着?”
  忽然他的目光落在阿弦的右手上,却见虎口处裂开了一道血痕,鲜血顺着手指滑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