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探幽录 第152章 生死对峙 阿弦

第152章 生死对峙
  听阿弦问, 狄仁杰笑道:“我听闻十八弟常有过人之能, 不知可会无师自通?”
  “过人之能”?阿弦脱口道:“可是阿叔……是不是跟崔天官有关?”
  狄仁杰道:“这是你猜测所得?还是有所见闻?”
  “是我猜的,不知可对?”
  狄仁杰笑而不语。
  阿弦见他不言语, 知道必有所忌讳,何况方才在大理寺卿面前他绝口不提别的, 当即不再追问。
  狄仁杰又道:“十八弟,你把昨日经历之事再同我细说一遍, 尤其是关于番僧摩罗王的。”说到“番僧”之时,神情肃然。
  虽然阿弦觉着狄仁杰的“及时出现”,或许跟崔晔脱不了干系,毕竟阿弦有什么“过人只能”的话,长安城也没几个人知道,算来只有陈基, 袁恕己,敏之勉强算是一个, 虞娘子, 还有崔晔。
  然而这几人之中,陈基不可能跟才进长安的狄仁杰认识,袁恕己,敏之, 虞娘子都不可能,唯一可疑的自是崔晔。
  他是吏部之人,朝中相识又多,若说同狄仁杰有些交情, 自也是理所当然。
  阿弦对狄仁杰的观感也甚好,最初自是因为听黄书吏跟新鬼们议论之故,可毕竟才相识,因此阿弦在同他说起昨夜之事的时候,并没有就提自己看见过异鬼等话,只说敏之被番僧蛊惑,不知要用她做什么法。
  狄仁杰听罢,皱眉道:“有一件事我须告诉你,这番僧摩罗王,我是早知其人,先前我在并州担任法曹之时,曾接手过一宗案子……”
  还未说完,前方便是周国公府在望,狄仁杰道:“稍后再同十八弟细说。”
  国公府中。
  听说门口大理寺丞来见,敏之不屑一顾只说不见,不料家奴道:“不知何故,十八子也一并随行。”
  敏之这才笑道:“竟还有胆子回来?好的很,自己送上门来,就不必我再大费周章去拿人了。”
  当即便叫请人进来。
  不多时,狄仁杰同阿弦带了几名差人,自外进内。
  敏之自不认得狄仁杰,见是个生面孔,便道:“我以为又是袁恕己不依不饶呢,原来换了新人了。”
  狄仁杰拱手作揖,道:“参见周国公殿下。今日下官奉命而来,还请殿下勿怪。”
  敏之道:“你看着甚是面生,先前怎么不曾见过?”
  狄仁杰道:“下官是新任大理寺丞狄仁杰,原先都在京外任职。”
  敏之意外:“你就是狄仁杰?”不由坐直了些,将狄仁杰上下打量了一遍,又道:“早就听说你的名头,想不到你上京后所办的第一件案子,就是朝着我来了,也是缘分。”
  狄仁杰道:“请殿下见谅。”他看一眼阿弦:“原告在大理寺状告殿下无故掳劫、私相囚禁,不知殿下可有何话说?”
  敏之轻描淡写笑道:“你听他瞎说,小十八原本就是跟在我身边儿的,我疼他还来不及,何况他也常来我府上走动,怎会掳劫囚禁?”
  不等狄仁杰回话,敏之含笑看着阿弦,以嘘寒问暖的口吻道:“是不是我哪里得罪了你,你竟跟我开这种玩笑,赌气就是了,怎么还惊动大理寺的人?”
  阿弦冷看着他:“谁跟你赌气了,虞姐姐呢?”
  狄仁杰道:“有大理寺的袁少卿作证。且如今虞氏还在国公府中,不是么?”
  敏之道:“小虞么……她的确在,又怎么样?”
  阿弦道:“姐姐在哪里?我要带她走。”
  敏之笑道:“这个只怕是不能了,你总该知道她原先是我的侍妾,如今她自愿回来,再走也是难的。”
  “自愿?”阿弦震惊,“你胡说!”
  敏之啧啧道:“我知道当初我把她送给了你,只是你那破烂穷酸地方有哪里比得上我府里,女人嘛,都是要锦衣玉食养着的,一旦回来,怎么舍得再去辛苦操劳?”
  阿弦心惊肉跳,她当然不信敏之这话,怕的是敏之已经对虞娘子下手。
  正在此刻,狄仁杰道:“殿下,既然殿下承认虞氏在府中,那不如请她出来,大家当面儿对质,将话说清楚如何?”
  敏之道:“我原本不是个喜欢让自己的侍妾抛头露面的人,不过,我给狄大人你面子。”又瞥阿弦道:“也让你死心。”
  敏之扬首道:“去把小虞叫出来。”
  阿弦按捺不住,跑到门口眺首。
  背后敏之对狄仁杰道:“据我所知,狄大人应该是昨儿才回京的,怎么这么快就走马上任了?”
  狄仁杰道:“法司之事,迅疾如火,一刻也不能耽搁,下官食朝廷俸禄,自要急国之所急。”
  敏之笑道:“果然像是个耿耿正直的忠臣。听说皇后对你青眼有加,以后必然也是前途无限了?”
  狄仁杰不语。
  沉默之中,忽闻阿弦叫道:“姐姐!”
  原来她看见前方廊下出现几道身影,细看乃是国公府的侍女们,虞娘子也在其中。
  阿弦早拔腿迎了上去,才要去拉住虞娘子,却被她着忙制止:“别过来。”
  阿弦一愣,这会儿已经将她从头到脚看了一遍,却见并不像是受伤的模样,阿弦道:“姐姐,你怎么了?”
  虞娘子看她一眼,又低下头去,轻声道:“十八弟,我只是忽然想通了,要留在殿下身边儿罢了,你、你且自去吧,不要再管我了。”
  阿弦心头一凉:“你为什么忽然这么说?”
  虞娘子道:“这只是我的心里话而已,你、你快走吧!”这时侯,语声里才透出一抹焦急。
  阿弦摇头:“我不信!是不是他要挟你了?”
  虞娘子红着眼道:“没有,殿下对我很好,这是我自己的选择。你别理我,快走!”
  说到这里,虞娘子的眼神向着身侧左右逡巡了,面上是掩不住的恐惧跟担忧之色。
  阿弦倒退了一步。
  廊下的墙壁上,两只异鬼从窗户里爬了出来。
  它们灵活而不疾不徐地冲到跟前儿,徘徊在虞娘子身侧,时而又盯着她,张开双手,露出利齿,嘶嘶有声地贴近。
  虽然是泛白的双眼,但那股有恃无恐,而又满含要挟之势,令阿弦望而窒息。
  寒气侵袭,阿弦咬牙道:“混账,混账……”
  这时侯阿弦隐隐知道了虞娘子为何如此。
  昨日在堂下亲眼目睹异鬼附体,以及那侍女的惨状,连阿弦都被吓得骇然色变,何况虞娘子——她虽然看不见异鬼,却能感觉到那股寒意就在左右。
  何况这会儿在周国公府中,虽然有大理寺狄仁杰陪同,但敏之身旁的摩罗王却是个最棘手而莫测的凶顽巨恶。
  敏之摆明是要留虞娘子来要挟阿弦,而虞娘子只怕也明白这点,所以才一心想让阿弦尽快离开。
  正在此时,身后门口,是敏之道:“怎么,你们已经迫不及待在外头说上话了?”
  阿弦勉强回头,却见敏之笑吟吟地站在面前。
  狄仁杰跟在后面,也随之出门。
  阿弦望着敏之艳若桃花的脸,此时此刻,他仍是这般泰然自若,他当然看不见那些窜动的异鬼,但昨日摩罗王指使异鬼害死那侍女之时,他却是现场眼见的。
  阿弦又看一眼微微发抖的虞娘子。
  双手忍不住握紧,又牵动掌心的伤,阿弦闭了闭双眼,终于抬头道:“我知道你痛惜魏国夫人之死,所以无法忍受,才有种种疯癫之举。”
  敏之原本笑得自在,听了这句,眼神才暗沉下来:“疯癫?”
  阿弦道:“我也失去过最不容失去的人,如果可以,我也会想尽一切法子让他回来,但是……我绝不会如你这样,把别人的性命当成卑微的玩物。”
  敏之脸上的笑已经荡然无存,他冷哼道:“小十八,你在说什么?”
  阿弦道:“魏国夫人的命是命,难道侍女的命就不是命了?你有手足同胞,他们也都是人生父母养的,他们也有当他们是珍宝一样的父母兄弟,也会为了他们无辜身死而痛不欲生,你为何不能将心比心,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包括虞娘子在内,所有在场的侍女们闻言,有人已经忍不住红了眼眶,更有人按捺不住啜泣。
  虽然有狄仁杰在身旁,敏之仍是冷笑了声,磨了磨牙,他道:“别人的生死,跟我有什么关系?”
  阿弦昂首:“那么,魏国夫人的生死,又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说什么!”敏之切齿,眼中透出怒色。
  阿弦道:“早知如此,我当初绝不会帮你。”
  “你住口!”敏之渐渐暴怒。
  阿弦深深呼吸:“有一句话我早该告诉你,你不择手段如此行事,虽如今并未报应,未必不会报应到你最爱的人身上。”
  敏之一震:“你是、什么意思?”
  阿弦道:“你是因谁而手沾血腥,谁就会因此沾染这份罪孽。魏国夫人就算在九泉之下在,只怕也难得安宁!”
  敏之厉声大喝:“你住口!”
  他终于失控,撇下狄仁杰步步往前,一直走到阿弦身旁。
  锐利地双眼紧紧地盯着她的眼睛,敏之一字一顿道:“我告诉你,妹妹不会在九泉之下,她会好端端地重生于世!”
  “她不会!”阿弦握拳,决绝地回道,“绝不会!”
  “上师!”敏之的怒气已经到达顶点,他抬手擒住阿弦的肩头,浑身微微发抖:“我现在,就要这个人!”
  “呼……”原本徘徊在阿弦身后的异鬼们猛地窜了过来。
  虽是炎热的夏天,阿弦同敏之所站之处,却赫然冰封一般。
  虞娘子先前呆呆地站在旁边,看着两人对峙,随着身侧那股无处不在的寒意消退,她似乎察觉了什么,拔腿跑了上来,叫道:“阿弦!不要!”
  阿弦身前,那只异鬼几乎贴上了她的脸,就像是之前对付王主事一样——那股窒息的寒气从口鼻透入,仿佛一寸一寸地把人的身体冰冻。
  眼睫上又有薄霜溢出,阿弦心中却并无丝毫的恐惧,取而代之的是冲天般的怒焰。
  她眼不瞬眨地同面前异鬼的白瞳对视,然后一字一顿地说道:“给——我——滚!”
  右眼里的赤色在霎时浓烈,仿佛血海之中燃起了一团烈焰。
  “呼……”异鬼竟无法再往前,反而刷地后退出去。
  就在敏之动手的瞬间,狄仁杰也到了两人身边儿。
  他已经看出阿弦并不是向着敏之说那三个字,而是看着她身旁的虚空之处,像是看见什么令人无比憎恶之物。
  同时,他也看清阿弦长睫跟发端在一刹那凝结起的淡淡白霜。
  以及那……好似长河上烈日熔金的赤瞳。
  纵然早已听说有关她的种种,但猝不及防亲眼所见,狄仁杰心中仍是难禁震颤。
  但他却也是个极有定力之人,临惊而不乱。
  狄仁杰抬手,却落在敏之的手腕上:“殿下,这是在做什么?”
  微微用力,已经将敏之的手从阿弦肩头挪下。
  虞娘子紧紧地拥住阿弦,已经急得哭了起来,小声哽咽道:“你、你疯了?你这样是要惹祸的……”
  阿弦趁机握住她的手:“姐姐,我不怕,你也不要怕!”
  虞娘子情难自禁,两眼中泪落如雨:“你这傻孩子,我怕的是连累你呀!”
  狄仁杰不动声色地挡在阿弦身前:“殿下方才所说是何意思,不知可否向下官解释解释?”
  敏之被阿弦方才的几句话气的失去理智,此刻才略有几分清醒。
  “没什么,”敏之阴鸷地盯着阿弦,“只不过,方才此人咒我妹子,叫人无法容忍。”
  狄仁杰道:“那么,如今虞氏已在眼前,是非曲直,是不是可以让她当面说明了?”
  敏之眼神一变。
  虞娘子身子微震。
  阿弦道:“姐姐,昨天的事我都知道了,我知道你怕,但是你跟我说过,跟我在平康坊的日子才是最快活自在的,不管如何,我绝不会留你一个人在这里,狄大人在,你只管说实话!”
  虞娘子掩面大哭:“阿弦……我……”
  就在这时,虞娘子忽然觉着背后一凉!
  她立刻预感到什么:“不、不……”双眼中透出骇然之色,尖声叫道:“不要……”
  阿弦却也看见了,异鬼的影子从后撞入虞娘子身上,她的身体已经无法自控,正迅速地被异鬼占据。
  “滚开!”
  阿弦大叫,然而这毕竟不像是控制自己一样,她举手去拽扯那异鬼,手却像是插入冰河之中,双手几乎失去感觉。
  狄仁杰在旁大为惊心,忽然他看见前方厅门口,挺身站着一个模样古怪的番僧,狄仁杰微微震动,继而举手一指喝道:“来人,将番僧摩罗王拿下!”
  在他身后本跟着几名大理寺的差官,见状纷纷领命扑上。
  敏之道:“谁敢在我府上造次!”一挥手,国公府的侍卫同样一拥而上,拦在了番僧的跟前。
  狄仁杰回头:“殿下,你是要阻拦大理寺办案么?”
  敏之道:“你无凭无据,就敢办案拿人?”
  狄仁杰道:“掳劫官吏囚禁良人不是案?且摩罗王在并州犯下血案,我如何拿不得!”
  敏之道:“并州的案子跟长安又有什么关系,区区一个地方法曹,大理寺丞,还轮不到你来这里撒野。”
  “我官职虽微,肩头扛的是大唐律例!”狄仁杰盯着他:“大理寺众人听命,拿下摩罗王!”
  敏之冷笑:“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且试试看!”
  大理寺的官差也素知这位周国公的“威名”,狄仁杰却是新来的官儿,不由迟疑。
  狄仁杰见状回身,疾步往前,在经过一名差官身旁之时,举手将他手中横刀躲过。
  手腕一扬,横刀当空“刷”地一声,狄仁杰道:“大理寺办案,谁敢阻拦!”
  他横刀迈步径直前行,刀锋开路,官袍带风,不怒自威。
  前方拦路的国公府侍卫见他横眉威目之状,不知为何竟个个心生畏惧,竟不敢拦阻。
  狄仁杰越过众侍卫,眼见将走到摩罗王身旁,忽然之间面前像是撞上了一堵无形的冰墙。
  狄仁杰一怔,试着抬刀,却纹丝不动。
  就在狄仁杰越过国公府侍卫群的时候,敏之察觉不妥,正要上前怒斥,忽然冷风扑面。
  敏之还来不及躲闪,喉头一凉,短刀抵在颈间。
  阿弦在前,右眼之中光芒流转,像是随时都会有血泪滴落。
  阿弦道:“叫他住手!不然的话,殿下立即就能在地下跟魏国夫人相聚!”
  情势瞬息万变,敏之道:“你敢杀我……”
  那个“我”还未出口,喉头一疼,鲜血顺着滑入颈间。
  “叫他住手!”阿弦大叫。
  “有本事你杀!”敏之的双眼中杀气四溢,伤痛并未让他觉着恐惧,反而有一种难以言说的狂喜,“杀啊!”
  生死转瞬间,忽然——“阿弥陀佛”,一声清亮的佛号从外传来。
  就在刹那,狄仁杰觉着手上的横刀起了一丝松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