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探幽录 第188章 填满 阿弦

第188章 填满
  崔晔选在今日去户部“拜会”许圉师, 其实并非偶然。
  市口秋诀之事他是知晓的,只怕阿弦不知道,那孩子冒冒失失仍旧经过, 只怕会受些惊吓。
  谁知两人在轿子里“一言不合”, 闹得他瞬间也忘了此事。
  直到阿弦去后,才又想起来。
  但他并不想显得自己过于……万一阿弦无碍,或者早有提防,他却巴巴地赶了去, 岂不是有些多事而可笑。
  谁知并非是他多虑。
  看着阿弦孤零零地站在前方, 欲行不行, 欲退无法, 崔晔便知道她又被困住了,那身影小小地, 夜色中显得格外单薄。
  他一时忘记了所有,飞快地便掠了过去。
  搂着她的腰,一手摁在她的头上, 让她埋头在自己怀中, 不去看见那些可怕的东西。
  本是想好生保护她, 让她安心不惧, 但是就在这一刻, 他的心里竟也有种奇异的甚是安稳的感觉。
  好像本有个空缺的一角,就在此时被填满了。
  怀中的阿弦轻轻抖动,他好像听她叫了声“阿叔”,也可能是没有。
  但不管如何, 他都在这里。
  崔晔抚过她的头发:“没事了。阿弦。”
  ***
  平康坊,虞娘子看见崔晔送了阿弦回来,喜出望外。
  忙去奉茶,又忖度要不要做些晚饭来吃。
  正在迟疑,听阿弦道:“姐姐,做几样清淡口味的菜。”虞娘子闻言,即刻明白,忙喜滋滋地去忙活。
  崔晔也明白阿弦的意思,却也并没说什么,只自己在堂下坐了,玄影早迫不及待地凑过来,把头搁在崔晔的腿上,闭着双眼,一副十分惬意享受的模样。
  崔晔举手摸了摸它毛茸茸的狗头,此刻他身在这样的狭窄陋室,却难得地生出些喜乐之意。
  片刻功夫,阿弦换了一身常服走了出来,手中还提着一个小小包袱,放在桌边。
  崔晔扫了眼:“这是什么?”
  阿弦道:“上回我从崔府回来,带的包袱,当时并未细看,后来才发现,是夫人给做的女装,只是,一来我……我用不上,这衣裳又名贵,实在受不起,就拜托阿叔带回去。”
  崔晔道:“这是母亲的心意,你若不领受,自己给她就是了,若我拿回去,是要我挨骂么?”
  阿弦听如此说,便不提此事:“阿叔不是家去了么,如何又回来了?”
  以崔晔的性情,本不会说出真相,但……
  “你匆忙走后,我记起来今日在市口杀过人,生怕你不知,所以跟着看看。”
  阿弦的双眼圆溜溜地,黑白明澈,看的崔晔心里一阵发紧:
  “怎么了?你为何如此看我?”生平难得地心虚。
  阿弦道:“我只是想,如果我从来没有遇见过阿叔,该如何是好。”
  崔晔略松了口气:“你不是已经遇见我了么。”
  阿弦道:“如果以后阿叔不在身边,我又遇到这种情形,该怎么办?”
  崔晔隐约猜到她要说什么。
  果然,阿弦道:“我已经决心去南边啦。阿叔总不能随行的。”
  崔晔不语。
  阿弦又道:“就算我不去南边,阿叔自有公务,我也自有公务,大家聚少离多,我……终究是得习惯不能总倚靠阿叔。”
  崔晔听她说的这样明白,竟有些心惊:“你为何,忽然如此说。”
  阿弦垂着头,看着他近在咫尺的手,很想去一把握住,再也不放开,但是这种想法何其奢望,如果他是一枚物事,像是窥基所给的“护身符”,那很简单,她一定会紧紧地握住,永远也不放开,但他不是。
  正虞娘子送了一盘清煮的时蔬上来,阿弦看着那再清淡不过的白菘,似她这样喜爱浓油赤酱的人来说,这种菜色叫人看了就毫无食欲。
  可是他喜欢。
  “是我胡说而已,”阿弦强颜欢笑:“阿叔尝尝姐姐的手艺。”
  崔晔哪里有什么食欲,阿弦只得将菜夹到他跟前,忽道:“之前在桐县阿叔看不见,我也曾这样帮阿叔……但是现在阿叔已经不需要我啦。”
  崔晔眸色一沉,欲言又止。
  “阿弦,”他不曾去动那根菜,只说道:“先前你问我该不该去南边,我对你说,于公而言,你该去。但你没听我说完。”
  “阿叔还想说什么?”
  崔晔道:“于私来说,我绝不想你去。”
  心有点跳乱,阿弦问道:“为什么?”
  崔晔道:“因为我不想你出事。”这句话他说的极为郑重,就像是绝不仅仅是担心,而是一种郑重的预言。
  阿弦道:“就算那边十分凶险,也未必真的就会出事。”
  “你听我说,”崔晔缓声道,“这件事派别人去处置,不管结局如何,朝廷自有判定,但独独你不行。”
  “我、我不懂。”
  “你该懂,”崔晔深看她的双眼,“因为你是女官。”
  阿弦哑然。
  虞娘子趁着两人沉默,送了茶上来,本要再说几句缓和气氛,但见两人都是一派肃然,竟不敢插嘴,仍静静退出。
  虞娘子去后,崔晔才又说道:“水患引发的灾情,还会牵扯出更多,无家可归的百姓,加上贪吝成风的官员,迟早会激发出民变,处置不当,会引发更大的祸患,必定超出户部跟工部所能控制的范围。所以我私心里,绝不想你去。”
  ***
  次日。
  皇宫,含元殿。
  阿弦入内参见,武后道:“许圉师说,你答应了去南边儿料理水患之事?”
  阿弦道:“是。”
  武后道:“你有把握处置好此事?”
  “我会尽心竭力。”
  “只是尽心竭力不够,”武后的声音略沉。
  阿弦不解:“娘娘的意思是?”
  武后淡淡道:“因这年水患频发,有些包藏祸心之人四处散播谣言,说什么是因为后宫干政,导致帝星昏暗,天神才暴怒降罚人间。”向来城府深沉的皇后,说到这里,也忍不住怒极反笑。
  一句“后宫干政”,若是她胡为倒也罢了,她为了这天下,殚精竭虑,费尽心思,天下却如此以报之:后宫干政,这种哓哓之声何时能休!
  阿弦其实也略有耳闻,却想不到武后竟亲口对自己说起这些。
  武后暗中平静心绪,又问:“你是个很有灵通之人,不如你来说一说,是否当真是如此?”
  阿弦苦笑,她只是天生能见鬼,又非全知,阿弦想了想,道:“我自不能面见天神,只是私心觉着,有些流言,不必去在意。”
  “若是闲言碎语,儿女私情,那自然无伤大雅,”武后肃然道,“但是你可知道,有人传播这种流言,意图却极为险恶,甚至……关乎千万人的性命?”
  阿弦吃惊:“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武后道:“括州暴雨,海水灌溢,永嘉安固几乎都成了泽国,失去家园的百姓流离失所,天怒人怨,在这种情形下,再有有心人散播流言,故意煽动,很容易就……”
  “激发民/变。”阿弦心头一震,想起先前崔晔的话。
  武后听了这四个字,眼中流露欣慰之意:“你能想到这点,可见也是个有心之人。不过,我想要告诉你的是,你若是要接下这差使,便务必要为我办好,只能顺利查明灾情之事,安抚流民,保地方安定……如果你不能……那最好有些自知之明,省得无法收拾的时候,误人害己。”
  武后如此说,一来是因为南边的水患的确不容小觑,务必要保证漂漂亮亮地解决此事,这才能将那些流言压下,让别有用心之人的企图不攻自破。
  另一方面,却正是因为阿弦,——这毕竟是她亲自看中的第一个女官,如果在这件事情上栽了,那对武后而言,可谓是“双输”,且是她单方面的双输。
  阿弦当然听出武后话语中的威胁之意。
  跟那夜崔晔的话不谋而合:
  ——“因为你是女官,你一定要将此事处理的格外妥当,甚至比其他人处理的更好一些。否则的话,你就是失职,这对娘娘而言是绝不能容忍的。”
  他又道:“今晚上,我不是以朝臣的身份来见你,而是以阿叔的身份告诉你:不要答应。”
  含元殿,武后在上,虎视。
  阿弦收敛思绪,深深呼吸:“臣仍是愿意接。但是我并不是为了皇后。”
  武后眼神一变:“那你是为了什么?”
  阿弦抬头,平静地回答道:“就是皇后方才所说——千万人的性命。”
  眯起双眸,仔细打量着面前之人,就算是从来冷酷决断自诩无情不动的武皇后,此刻心中也忍不住生出一丝敬佩之意。
  半晌,武后微笑:“好,不管怎么样,你这番胆气是一如既往,只不知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是当真胸有成竹。既然如此,我就不必多言了,你且去准备吧。”
  阿弦谢恩,退出了含元殿。
  南方之行,除了户部所派之人,工部,吏部也各有人选随行。
  值得一提的是,武后还给阿弦派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随行护卫——正是金吾卫的右翊卫桓彦范。
  启程这日,许圉师,袁恕己,狄仁杰等一直送出城门,许圉师狄仁杰三里便止步,只有袁恕己,打马随行到城郊十里,还不肯退回。
  桓彦范便勒马笑道:“少卿,有我在你就放心罢了,何况还有这许多随行之人呢,就算跑出十几只老虎来,也是先捡着那些肥胖的家伙们吃,伤不到小弦子。”
  袁恕己全无笑意,此时此刻这种场景,让他顿时又想起当年在豳州,他送阿弦跟“英俊”离开,那是让他后悔莫及的一次离别,那这回呢?
  阿弦往来路看了会儿,道:“少卿,回去吧。”
  袁恕己却最明白她的心:“你在看崔晔么?如果不舍的,又为什么执意要走?我跟你说的话为什么你全不听。”
  虽知道此刻埋怨已经晚了,却仍是有些忍不住。
  阿弦知道他心里不受用,便赔笑道:“我知道是我又任性了,横竖就让我再任性这一次,我不想别人用那种质疑而猎奇的眼神看我,所以想认真地做件事而已。少卿该明白的,是不是?”
  袁恕己最受不得她这样笑嘻嘻好言相商的模样:“你任性无妨,你可知我害怕你有事!”
  阿弦眨眨眼,举手向天:“我起誓,我一定会好端端地去,再活蹦乱跳地回来。”
  虽是个伤怀的时刻,袁恕己仍给她逗得笑了出来,但是思来想去,毫无办法,她若是没领旨意或许还有回旋余地,如今领了旨意,万念皆休。
  袁恕己叹道:“好,既然你这样说,我便记下就是了,但若你敢违背,我不管用什么法子,也要把你……”
  “好好好,知道啦。”阿弦笑道。
  忽然桓彦范在前叫道:“主事大人,大家都等你一个了。”
  阿弦答应,正要上马,袁恕己眼睁睁看着,心里竟无端恐惧:“小弦子……”
  阿弦回身,仰头看着袁恕己,忽然踏前一步,将他的双手一握:“少卿,不必替我担心,保重自己。”
  就在袁恕己怔忪之时,阿弦翻身上马,打马追向前方。
  等待的桓彦范接了她,却见身后袁恕己仍立在原地不动,只有袍摆随风烈烈,看着甚是孤寂。
  桓彦范叹道:“十八弟,少卿对你,好似格外不同。”
  阿弦“嗯”了声,心不在焉,桓彦范试探问道:“他是不是喜欢你?”
  阿弦抗议:“桓大人。”
  桓彦范笑道:“这又不是什么叫人羞愧的事,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少卿喜欢你也是正理,想当初我看你在殿上直斥皇后的时候,那会儿还不知道你是女孩子呢,心里已经喜欢的很了。”
  阿弦呆若木鸡。
  大概是迎面风急,阿弦的嘴又张的大了些,一口风灌入,立刻呛得连声咳嗽起来。
  桓彦范大笑。
  这一队人马一路急行,眼见进了山南道地界,这日天晚,便歇在郊野的一家客栈中。
  是夜,阿弦洗漱完毕,上榻歇息。
  因连日赶路,身体劳累,几乎一沾枕头便睡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耳畔忽地又听见吹吹打打地声响,似乎谁家在办喜事。
  阿弦觉着这场景似曾相识,定睛之时,发现竟又是在上回的喜筵之上。
  前方的两位新人并肩而立,阿弦看着那男子的背影,喃喃道:“阿叔……”
  但是这一次,新郎官并未回头。
  阿弦奇怪自己为何又回到了这幕场景里,正要离开,却忽然发现自己竟不知不觉走在场中,周围许多人正瞪着她,一个个大惊失色,仿佛怪她唐突。
  “抱歉抱歉,你们继续。”
  阿弦有些着慌,正要赔礼退下,旁边的新娘子徐徐转身。
  新娘子容颜艳丽逼人,正是韦江。
  韦江神情有些高傲,睥睨地看着她。
  阿弦心底黯然一叹,却听旁边有人道:“竟敢冲撞太子妃,还不快些走开,不然打断你的腿。”
  阿弦吃惊:“什么?”
  这会儿,韦江旁边那新郎官总算转过头来。
  阿弦正要定睛细看,忽然不知从哪里吹来一阵烟雾,朦朦胧胧,遮挡了那新郎官的容颜,一会儿看着像是崔晔,一会儿又觉不是。
  “阿叔……?”阿弦勉强又叫了声,那迷雾更浓了,呛的人喘不过气,咳嗽连连。
  就在阿弦离开后半个月,有一匹马快马加紧进了长安,同时带了一个令人惊悚的消息。
  ——钦差一行人,在进了山南道的宛州后,夜间宿于郊野客栈,却因不慎失火,以至于折损了数人,而在殒亡的名单之中,便有阿弦。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