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探幽录 第240章 逢生跟玄影 阿弦

第240章 逢生跟玄影
  玄影不知从哪里跑了出来, 挡在了牡丹花的前方, 冲在最前的两名宫人吓了一跳,其中一人有惧怕之意,不慎跌倒。另一个壮着胆子喝道:“哪里跑来的野狗?还不赶走?”
  传旨太监一愣,也跟着叫道:“快快赶走!”
  崔升自觉进退维谷, 可是看玄影拦在牡丹花之前,他心头一动,有种不妙的预感。
  ——玄影向来维护阿弦,先前还在卧房中守着阿弦的,此时怎会这般护着妖异牡丹?
  崔升虽想不通确切缘故,却也隐约觉着有什么不对。
  任凭宫人们如何呵斥, 玄影竟不肯后退, 在最前方的那太监试图将玄影吓退,挥手作势欲打,不料反触怒了玄影,纵身跃起,一口咬在此人手臂上, 幸而只咬到了袖子,却也把众人都吓得色变。
  当即无人敢靠前, 传旨太监一惊之下怒道:“好一条恶狗,如此不知死活, 快快打死!”
  崔升闻听再不犹豫,上前道:“不能动手!”
  传旨太监道:“二公子,这狗是府里的?若是它伤了宫里的人, 连带府里只怕也要担待一个阻挠办差的罪名,你为何不肯配合,反也跟着推三阻四?”
  崔升道:“这是女官所养的狗,公主殿下对它也甚是喜爱,当初还给了个黄金项圈,公公在宫内应当知道。”
  传旨太监一愣,当初太平从敏之手中讨了玄影,爱的非常,此事宫中之人自都知晓,太监闻言忙仔细打量了一番:“这……真的是殿下养过的那只?”
  “我自然不敢说谎,”崔升道,“这畜类虽无礼,但公公若贸然打伤了它,若是公主不高兴了,却不好说。”
  谁敢去招惹太平?传旨太监忙嘿嘿一笑:“我原先没认出来,既然是殿下所喜欢的那只狗儿,倒是不好伤及,只将它赶走就是了,别让我们耽搁了回去交差,否则娘娘怪罪,我们也担待不起。”
  数名宦官跟几个禁军上前,对玄影做出围拢之势,又有人拿了两件大氅几个竹筐,步步紧逼想捉玄影,玄影左冲右突,虽拼命拦阻,到底是挡不住。
  “小心不要伤了它!”传旨太监还在旁边叮嘱。
  崔升在旁看的心头微微酸楚,焦急地想:“哥哥,你如何还不回来?”见玄影无力挣扎却仍拼命反抗的模样,崔升忍不住冲了过去:“住手!”
  两名禁军回头,崔升见玄影精疲力竭,却仍向着众人呲牙狺狺,他忘了恐惧,矮身下去,张开双臂将玄影紧紧抱住。
  玄影仍是不依不饶地想挣脱。
  崔升不敢撒手,道:“好了玄影,他们只是奉命将花带去宫中,你不要拦阻了好么,我带你回去看着你的主人。”
  玄影虽被崔升抱住,仍是紧紧盯着宫中的那些人,竟似不肯放弃的模样。
  正在这时,忽然听到有人笑道:“原来真的有这种奇花,好极了,你们在这里又怎么了,磨蹭这半日?”
  崔升正在心酸,一看来人,越发震动,原来这来人竟是武三思。
  武三思将走到崔升身旁才止步:“郎中抱着这只狗是在做什么?”一笑又去看那牡丹,啧啧称奇。
  传旨太监毕恭毕敬道:“梁侯怎么来了?”
  武三思道:“娘娘怕你们耽误差事,所以让我来看看,没想到你们果然在此玩闹。”
  太监忙道:“本来早就妥当,只是这只狗儿挡住了。”
  武三思道:“连一只狗都奈何不了,要你们何用?”
  太监为难:“但是这只狗……据说是公主喜欢的……”
  武三思哼道:“公主喜欢的东西多了,今日是这样,明日是那样,她小孩子心性而已,何况你们是领旨当差,居然被一只狗拦住,还是且想着回去如何交差吧!”
  传旨太监冷汗涔涔,武三思盯着牡丹花又看片刻,正要叫人折下,忽听有人道:“沛王殿下到。”
  武三思大为诧异,回头看时,果然是沛王李贤,面色肃然快步从外而来。
  崔升见李贤忽然感到,虽然意外,却也无端松了口气。
  武三思盯着突如其来的李贤,在短暂的惊讶之外,眼中反透出一种奇异的窃喜。
  其他宦官禁军们纷纷行礼,武三思也简单地行了个礼:“殿下怎么这会儿来了?可是有事?”
  李贤道:“梁侯在这里做什么?”
  武三思一笑:“当然是领了天后的旨意,要带着花儿回宫给天后观赏。”
  李贤越过他,目光落在那花儿之上,当望着那娇艳盛开的花儿之时,脸上的神情无法形容。
  然后李贤回身,正色道:“这样难得的冬日牡丹,贸然带回宫中,必死无疑,岂不可惜?母后乃是爱花之人,必不忍这般,你们且都住手,等我向天后禀明再做决定。”
  众人面面相觑,武三思皱眉疑惑道:“殿下……是特意为了此事而来?”
  李贤道:“我只是来拜见师傅,正巧遇见而已。”
  武三思狡黠一笑:“原来如此,那么殿下还是不要插手此事了,毕竟天后的旨意,一旦降下等闲便不会更改,殿下该比我更明白才是。”
  李贤道:“天后的旨意我当然不敢质疑,不过这种琐碎小事又非军国大事,何必如此劳师动众?”
  武三思笑说:“既然不必劳师动众,那殿下又何必再回宫请示天后的意思呢,只随便把这花儿带走就是了。”
  李贤色变:“梁侯……是执意不听了?”
  武三思甚是油滑:“这倒是不敢,不过是无法违抗天后的命令而已。”
  李贤的手微微握紧,慢慢说道:“那,如果我今日就不许你带走这花儿呢?”
  武三思挑眉。
  崔升在旁听到这里,十分震惊。他自己虽然猜到这花儿有些古怪,且崔晔交代不许让人动,可毕竟是宫里的旨意,谁敢当面违抗?
  没想到李贤竟在这个时候,面对面地同梁侯对着干起来。
  而李贤天生聪慧,性情温良,又师从崔晔,所以虽然年少,却不像是寻常少年般冲动,尤其是近两年来,行事越发周全有章法。
  何况武后最忌惮武氏宗亲跟李氏皇族之间起龃龉,所以表面上大家一直其乐融融,似今日这样锋芒毕露地同武三思对峙……实在罕见之极。
  ——李贤不可能不知道他这样做的后果,武三思虽可恨,却的确是奉旨行事,而李贤强行阻止便是违抗武后的旨意,于武后面前必然难以交代。
  但这所有的起因只是……这一株牡丹花而已?
  “殿下……”崔升本能地想要劝阻,但又不知如何开口。
  武三思则望着李贤,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既然殿下这么说,倒也未尝没有道理。”他歪头看了看那牡丹,忽地缓步走了过来。
  虽有崔升拦着,玄影却不安挣动,李贤皱眉道:“梁侯,你是何意思?”
  武三思凝视着面前牡丹,道:“这奇花难得,正如殿下所说,贸然掘取,只怕会毁了花儿,但天后的旨意仍要回复,不如,就这样……”
  忽然间武三思出手如电,一把攥住了牡丹花茎。
  “梁侯!”是李贤跟崔升齐声惊呼。
  武三思道:“只要带了花儿回去,不伤花根,岂非两全齐美?”
  正有些得意,忽然又惨叫一声,原来是玄影挣脱出来,拼力一跃,咬在武三思的手腕上。
  武三思吃痛,忙挥拳痛击,又厉声叫道:“这畜生,还不快来打死!”跟随武三思的侍卫们见状,拔刀而上。
  李贤喝道:“都住手!”
  却就在此时,崔夫人因听说宫中来人,且沛王也匆匆赶到,不明所以,便出来查看端倪。
  谁知正好儿见玄影伤了梁侯,而侍卫拔刀要砍杀玄影,她毕竟是一介妇人,又看是向着玄影挥刀,吓得惊心动魄,失声大叫,晕厥过去。
  崔升叫道:“母亲!”顾不上此处如何,跌跌撞撞跑了过去。
  李贤则冲上前去,将受伤的玄影抱了起来。
  就在这不可开交的时候,竟有一声惊天动地的虎吼透墙而出。
  刹那间,整个府邸寂静无声,上下人等呆呆愣愣回头,却见从花园后角门口,探出一个偌大的斑斓虎头。
  “老虎?!”宦官们最为胆小,反应过来后,惊呼连连,往后逃窜。
  武三思虽也吃了一惊,但他知道这是崔府家养的老虎,等闲不会伤人,因此只退了两步后又停下,喝道:“都站住,不必慌张!”
  有几名胆气大些的禁军守在武三思身旁,战战兢兢,脸色惨白,握着刀的手都在发抖。
  这场景如此诡奇,就算有武三思的叮嘱,上下跟随的众人仍是不禁胆裂,有人已站不住脚,也不顾违命,一个劲儿地后退。
  武三思左顾右盼,见身旁只剩下了两名禁军,沛王李贤抱着玄影立在一边儿,似乎也被逢生忽然出现的这一幕惊呆了。
  武三思本想拉住一个禁军挡在自己面前,眼见逢生步步逼近,他心念一转,转头看向旁边的牡丹。
  李贤正盯着他,见状心头一颤:“梁侯!”
  武三思委实狠辣,在这样生死关头竟探臂横扫,一把攥住了那牡丹花儿,然后用力拽住。
  只听得“咔嚓”声响,那盛放的牡丹已经被他折断,擎在了掌中。
  “不!”李贤不能置信,失声大叫,脸上竟是伤心欲绝的神情。
  与此同时,是逢生一声咆哮,猛虎下山疾驰而至。
  武三思本想折了花便逃出去,孰料才退一步,逢生已经奔到近前。
  仓皇之际,武三思被地上晕厥的禁军一绊,竟趔趄往后跌在地上。
  逢生一跃而起,碧油油地双目中透着怒意,比人头还大的虎爪向着武三思胸前按落。
  武三思这才惊慌起来,发出杀猪般惨叫,就像是将脖子放在了锋利的刀刃上一样,恐惧到了极点,身体僵硬麻木,心头濒死般空白。
  就在此时,有人唤道:“逢生。”
  略有些清冷微寒的声音,却是救命纶音。
  逢生的爪子压在武三思胸口,却并未按落下去,它低头盯着掌下的人,终于张开血盆大口:“吼……”
  猛兽口中的腥气扑面而来,底下的武三思自觉整个人坠入了轰然雷声之中,又或许会被那锋刃般的利齿撕成碎片,甚至连脸上的肉都被这一声吼吹得往后撇飞。
  武三思一声不吭,晕死过去。
  而伴随着逢生的这一声巨吼,被武三思握在掌中的牡丹花,也在瞬间花瓣凋零四散,地上的赤色花瓣,仿佛是一片片鲜红的血,随风滚动零落。
  月门下那人眼睁睁看着这一幕,脸似雪色,双眸却如同血染。
  作者有话要说:  居然收到一枚深水□□,谢谢“纵步随缘”这只小伙伴,要好好考试哦,祝有个好成绩!(╯3╰)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