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探幽录 第323章 知己 阿弦

第323章 知己
  袁恕己来到崇仁坊的遣唐使驿馆,早有禁军先行队伍将驿馆团团围住, 严禁任何人靠近以及进出。
  正下马打量, 身后陈基赶到, 负责看守的统领上前禀报驿馆内外情形。陈基道:“所有人都在了么?”
  统领道:“先前询问过差官,但凡在城内的遣唐使,除了一个人, 其他的都在。”
  陈基问道:“正使跟副手都在,那谁不在?”
  统领道:“是。不在的那个是阴阳师阿倍广目。”
  袁恕己闻言, 顿时想起那日在街头,目睹的那妖异的倭人用什么障眼法耍弄蝴蝶的场景, 便轻轻哼了声, 回头吩咐大理寺差官道:“去查阿倍广目人在何处, 尽快带到大理寺。”
  陈基忙道:“少卿吩咐他们低调行事, 切勿哄闹。”
  袁恕己一点头, 负手往驿馆内走去。
  陈基不以为忤, 回头跟大理寺众人道:“事关外国使臣,行事切记要谨慎。”
  如今驻扎长安城的四夷八方来朝使者, 大大小小算起来也有几十个国家,他们的使者聚居长安, 若有风吹草动一早便会知晓。
  自古以来两国之间的关系最为敏感跟重大,所以这一次官兵围住驿馆,只说是有个巨贼潜入馆中, 为保护使者所以才派了侍卫前来看护而已。
  且说袁恕己迈步入内, 驿馆的差官忙来迎接, 引着入内,又道:“大人,到底是什么样的贼徒,竟要劳动大理寺跟金吾卫的大人?”
  倭国的遣唐使来了两年,按照预计正常安排,如今春暖花开,再过半月就是他们启程回国的时候。
  早在年前,遣唐使们就开始紧锣密鼓的忙碌,为启程之日做准备,没想到就在这节骨眼上,竟会出事。
  这差官自然也担心于自己身上有碍,话问的小心翼翼。
  袁恕己道:“你不必多问,只带我去见他们就是了。”
  陈基也笑道:“不必担心,我们也是例行公事,毕竟都是为了使者的安危着想。你快领路吧。”
  差官无奈,只得引着入内,遥遥地就见前方廊下站着许多倭国服色打扮的人,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还未走到跟前,倭国的遣唐使们纷纷避退,袖手垂头,与此同时,从门内也走出了数道人影,正中的一个自是遣唐使的正使河内鲸,旁边是他的副使大岛渚跟主神小野一郎。
  遣唐使里的头目都在眼前了。
  河内鲸拱手,深深躬身向着袁恕己行了个礼:“不知少卿大人跟郎官大人驾到,失礼了。”
  袁恕己道:“正使大人不必客气,请入内说话。”
  河内鲸侧身让路,请袁恕己先行。
  袁恕己并不谦让,昂首负手迈步入内。
  陈基在他身后,抬手示意河内鲸同行,这倭国的正使才露出了谦和的笑意:“郎官请。”两人一并入内,那副使跟主神两个却跟在身后了。
  众人在堂下落座,河内鲸道:“方才听接待使说起来,是有什么凶狠的巨贼潜入了驿馆,所以两位大人才前来缉拿的?不知道我们能相助做些什么?”
  袁恕己看向陈基,他自己不想说这些虚言假套。
  陈基却一本正经道:“您说的没错,这名贼徒是新进流窜进长安的,之前在外地已犯下几件血案,而且他最擅长乔装易容,混迹在人群之中,叫人难以追踪他的下落。如今正要大使相助,免得这贼再祸害无穷。”
  “原来如此,如果有什么吩咐请尽管说。”河内鲸面色郑重。
  他的身侧,副使大岛渚跟小野一郎对视一眼,双双低头表示附和。
  袁恕己听陈基说的头头是道,却不理他,反而站起身来,在室内来回走动,不时打量在场几名倭人的神色举止。
  听到这里,袁恕己回头问:“对了,你们这里不是有一个极能耐的阴阳师么?今日难道不在驿馆?”
  主神小野一郎道:“您说的应该是阿倍广目,广目君昨夜离开驿馆,还并未回来。他平日喜欢在平康坊那片的酒肆走动,这一次只怕也是喝醉了歇在酒家了。”
  河内鲸回头喝道:“广目君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放浪形骸,现在正是多事之秋,快些找他回来。”
  陈基听他说话颇为文绉绉地,不由对这其貌不扬的大使有些刮目相看,道:“不必了,我已派了人去寻。”
  河内鲸垂头道:“有劳郎官。”
  陈基道:“近来大使手下的众人可都有谁出入过长安城?”
  河内鲸道:“因距离启程之日越来越近,出入长安的不在少数,连我都出去过两次。”
  陈基道:“哦?不知都是去哪里?”
  河内鲸道:“无非是去遣唐使在城外的居所营地。不知道大人问这个做什么?”
  陈基道:“怕你们行事招摇,给贼人盯上却不知道。”
  河内鲸笑道:“这个不必,我们行事从来谨慎,又不是富豪,也没有稀世的宝贝,怎么会盯着我们呢。”
  陈基道:“大使或许如此,但只怕并不是人人都像是你一样的想法。”
  河内鲸微微一震,面带狐疑。
  陈基道:“据我所知,大使手下的那位阴阳师阿倍广目,就也出过长安,而且还一连数日不曾回长安城,不知道他又是去了哪里?”
  河内鲸试探说道:“自然也是在本使团的居所里了?”
  陈基摇头。
  河内鲸打量两人神色,像是想到什么,缄口不语。
  陈基正要再问,河内鲸身后的大岛渚道:“不知道郎官大人这是何意?是说广目君违法留宿,还是说他有别的嫌疑?”
  袁恕己靠在窗户边上,听到这里便道:“你为什么不觉着他是被贼人盯上有了意外,反说他有嫌疑?”
  大岛渚语塞,却又很快面露愤慨之色道:“这还用我说么?你们派这许多士兵将驿馆围住,又像是审犯人一样地对待我们,我们是使者,不是囚犯!”
  他的官话要比河内鲸差很多,听起来语调生硬,像是把每一个字都拗断了从嘴里扔出来的,说不出的怪异。
  河内鲸忙喝止:“大岛君!”
  大岛渚却似不顾一切,大概是嫌官话说的不流利,便用倭国话叫嚷连声。
  河内鲸闻听,脸色不佳,回了几句。
  袁恕己问旁边的那接待使:“他们说什么?”
  接待使低低道:“副使说他们是使者,堂堂□□不该用这样不光彩的手法侮辱他们,正使大人斥责他胡说让他住嘴。”
  袁恕己不以为然:“看他那斗鸡的模样,还以为他要打架呢。”
  大岛渚虽被正使弹压,却兀自恨恨地瞪着袁恕己。
  河内鲸回过头来,向着袁恕己跟陈基致歉,又陪笑道:“我竟然不知道有这件事,不过没什么妨碍,等广目君回来后一问就知道了。”
  他又说道:“阴阳师虽然生性有些风流,不过人品还是信得过的,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查清楚就是。”
  如此过了两刻钟,外间大理寺的人来到,袁恕己走到门口,那人低低说了几句。
  河内鲸忍不住道:“可是找到广目君了?”
  袁恕己道:“找是找到了,只不过他大概是不能回来了。”
  “这是为什么?”河内鲸叫道。
  “说出来只怕这位副使先生又要说我侮辱他了,”袁恕己淡淡一笑道:“阿倍广目人在大理寺,配合调查。”
  这一句,连陈基也觉着意外。
  ***
  在河内鲸的坚持下,袁恕己带了他出了驿馆,前往大理寺探望阿倍广目。
  陈基仍吩咐禁军严密看守,不得松懈,这才打马重又追上。
  与此同时,大理寺中。
  周国公武承嗣看着面前眉目秀美气质高雅的青年,跟旁边一人道:“明大夫,这会不会是搞错了,我怎么觉着他并不像是个作奸犯科的人。”
  明崇俨一反常态地满面肃然,他板着脸,冷冷地说道:“这就是生了一副好皮相的好处,但是殿下你可知道,这世间有许多伪君子,仗着演技高明,会把人玩弄在股掌之间,他看着你上当,心里指不定是多得意呢,所以千万不要被人的表象迷惑。”
  武承嗣看看他,又看看面前那一言不发的青年,试探问:“大夫这说的都是谁?”
  “没有谁,有感而发罢了。”明崇俨哼了声,回过身去。
  武承嗣却若有所思地走到了青年身旁,咳嗽了声,故作严厉道:“你如今已经无处可逃,不如快点说实话,雍州的案子,是不是你暗中阴谋所为?”
  这青年,自然正是阴阳师阿倍广目,他毫无惧色,听了武承嗣的话,反而微微一笑道:“我既然在这里了,一切不是真相大白了么?雍州的所有……都是我做的。”
  武承嗣浑然想不到他竟直接承认,一时语塞。
  明崇俨背对这里,想回头,却又忍住。
  只听武承嗣急忙问道:“你说什么?是你做的?那你为什么这样做?”
  “这不是很显而易见的事么?就是为了大唐的龙脉。”阿倍广目回答。
  武承嗣像是被人狠狠戳了一针,语无伦次:“你、你……好大的胆子!可恨的倭贼!竟然用心如此歹毒!你……是想毁了我大唐的气运呀!”
  阿倍广目垂眸不语。武承嗣狠狠地看了他一眼,走到明崇俨身旁:“明大夫,已经问清楚了,我们是不是该尽快跟天后禀报?”
  明崇俨皱眉,武承嗣正要再说,门外有人道:“不等我们审,周国公已经定案了么?”
  武承嗣跟明崇俨回头,才发现袁恕己跟陈基,以及那倭国正使河内鲸先后走了进来。
  河内鲸一眼看见阿倍广目,才要上前,又止步朝着明崇俨跟武承嗣行礼。
  武承嗣不理他,只对袁恕己道:“我方才问的,他都招认了。”
  此刻河内鲸走到阿倍广目身旁:“广目君,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阿倍广目起身,双膝跪地行礼道:“我鬼迷心窍,做了一件万劫不复的蠢事,只怕要连累整个使团了。”
  河内鲸道:“你做了什么?”
  武承嗣在旁义愤填膺道:“这个妖人,居然觊觎我大唐的龙脉,意图用龌龊的手段毁我大唐气数。”
  说到这里,他忽然灵机一动道:“难保你们整个使团没有参与此事!”
  直到听了武承嗣这句,袁恕己才觉着他到底还有几分脑子的。
  河内鲸吃惊不小,瞪大两只惊恐的眼睛,本能地否认说道:“不不不,绝没有此事,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
  袁恕己便道:“正使大人,不管如何,此事还要再严查。在此之前,就有劳正使大人保守秘密,不要泄露给其他人知道,免的真有同党的话会打草惊蛇。”
  陈基见河内鲸吃惊不小,便安抚道:“正使且不必过于惊慌,若查明此事只是阴阳师一人所为,大唐律法严谨赏罚分明,自然不会连累无辜。”
  河内鲸张着嘴,看看他们,又回头看看阿倍广目,目光复杂。
  但他到底是一国之使,很快镇定下来。
  河内鲸向着在场的大唐众官行礼,肃然说道:“我相信各位大人的能力,一定可以将此事查明,我也会耐心地等在驿馆之中,直到水落石出真相大白的一天。”
  他行礼过后,回头看向阿倍广目,用倭国话很快地说了几句,语气有些严厉,然后他便转身退了出门。
  在河内鲸去后,袁恕己道:“糟了,忘了带个会倭语的人来,这矮子说的是什么?总不会是明目张胆的通风报信商议对策吧。”
  武承嗣跟陈基自然也不知道,阿倍广目瞥他一眼,不言语。
  忽然旁边的明崇俨道:“他是在训斥阴阳师,说如果是阴阳师作出了这种会连累使团甚至倭国的行径,就该立刻自杀谢罪。”
  在场众人悚然,只有袁恕己道:“什么自杀谢罪,我看是想让他死了好一了百了,偏不能让他死,作出这种大事,我不信会是一人之力,一定有同党。”
  袁恕己因是行伍出身,先前又在豳州,很看不惯这些曾挑衅大唐的倭人,如今又知道雍州的内情,那厌恶越发打心里流淌出来,无法遏制,恨不得先灭使团,再灭倭国。
  武承嗣也道:“不错,一定要把他严加看管,仔细拷问。这帮胆大包天的倭人,居然敢在大唐地界上作祟,还差点伤及了小弦子。不可饶恕。”
  袁恕己跟陈基听到他最后一句,都拿眼睛看他,武承嗣毫不在意,只回头瞪着阿倍广目道:“我管你是什么广目天王还是多闻天王,你若是敢歹毒作乱,就叫你有来无回。”
  传说佛教的护法四大天王,分别是东方持国天王,南方增长天王,西方广目天王,跟北方多闻天王。
  明崇俨听他如此说,不由苦笑。
  ***
  武承嗣发了一顿威风,便不愿在大理寺逗留,跟明崇俨说了几句,便退了出来。只因他想要快些回宫,把所见所闻都告诉武后。
  明崇俨知道他的意思,却也懒得拦阻,只任由他风车一样飞奔去了。
  剩下明崇俨,陈基,袁恕己三人,陈基因是奉命调防,如今见犯人已经送到,此处就没有他的事了,因此便先行告辞。
  袁恕己知道明崇俨跟阿倍广目似有交情,便道:“明大夫,你是如何看法?”
  明崇俨道:“袁少卿才是主审官,不必问我,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若有人胆敢觊觎我大唐,‘杀无赦’三个字,已是轻的。”
  袁恕己向来觉着明崇俨有些“怪”,心里有些要敬而远之的意思,但听他淡淡地说了这一句,却不由心生敬佩。
  明崇俨说罢,从袖子里掏出两张符咒,走到阿倍广目跟前,将其中一道迎风一晃,符咒顿时燃烧起来,明崇俨往下一拍,燃烧的符咒印在阿倍广目的额前。
  这一幕把袁恕己看的惊心动魄,但阿倍广目竟并没哼一声,等明崇俨收手的时候,在他的额头上已经多了个火焚的印记,被火烧的有些发红,因沾着灰,一时看不清是什么记号。
  明崇俨倒退一步,冷冷道:“这是你咎由自取。”只说了这一句,便拂袖而去。
  剩下袁恕己打量着阿倍广目,见他脸色有些发白,除此之外却看不出什么其他异样。
  袁恕己当然不知道,明崇俨用了一个封印之咒,把阿倍广目的异能给封在体内,让他暂时无法动用。
  不然的话,就算把人困在监牢之中,也难以保证他会不会暗中用法术做些什么别的。
  ***
  明崇俨迈步往外,初春的风里本有一抹脉脉地暖意,但他却满身心的寒彻。
  原本对阿倍广目心存怜惜,不料他竟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行径,跟这个相比,如果他杀了人或者做了其他坏事,而不是涉及大唐气运这般紧要且关乎万千生灵的大事,明崇俨未必会如现在一样愤怒,心火难消。
  “行事如此卑劣狠毒,不择手段,果然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亏我先前还当他是个知己,现在想来……”
  乘轿往回,明崇俨正暗自出神,耳畔鬼使低语道:“周国公在外间,跟女官说话。”
  明崇俨一怔,忙撩起帘子,往外看时,果然看那本来该飞奔进宫的武承嗣,此刻正在路边上,眉飞色舞地不知在跟阿弦说些什么。
  那鬼使却似明白他的心意,顷刻又回来说道:“周国公在痛骂阿倍广目,兼夸自己如何厉害。”
  明崇俨啼笑皆非,一摇头正要放下帘子,就见阿弦转头看了过来,她的目光在鬼使身上一扫,才跟明崇俨四目相对。
  原来方才鬼使探听两人说话的时候阿弦就已经看见了,只是一时没想到这只鬼是明崇俨的“跟班”,还以为是哪里来的好奇之鬼在旁边探头探脑呢。
  明崇俨望着她明澈纯粹的眼神,满心愁闷正无处发泄,忽然心血来潮,便对那鬼使道:“你去告诉女官……我在前头的醉香楼等她。”
  鬼使领命而去,闪到了阿弦跟武承嗣之间,悄悄地把明崇俨的话传达。
  当着武承嗣的面,阿弦不便答应,只装作不经意的模样,一手抚着后颈,一边飞快地向着鬼使一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武承嗣本一心回宫,谁知半路见了阿弦,顿时像是闻见花香的蜜蜂,毫不意外地就跑偏了。
  阿弦正猜疑遣唐使驿馆出了何事,略一打听,武承嗣就嘴快地告诉了。
  阿弦反有些后悔竟跟他在街头上说这种机密大事,幸而武承嗣声音低,周围也无人偷听,倒也罢了。
  只是没想到明崇俨也打这里经过,阿弦见鬼使去了,就瞅了个空子对武承嗣道:“殿下,你不是要进宫吗?不要耽误了时辰。”
  武承嗣看看天色,突发奇想:“不如你跟我一块儿去,横竖你有令牌,能自由出入宫中。”
  阿弦笑道:“就算如此,难道皇宫就成了我的后花园了不成,随意进进出出,是会被言官弹劾的。”
  武承嗣见她不应,另寻他法:“那也罢了,只是过两日就是三月三了,我请你出城踏春如何?”
  阿弦急着要走,怕不答应他又纠缠,便道:“我未必得闲,到时候再看一看。”
  武承嗣道:“只要你愿意,谁还敢拦阻不成?你若不好开口,我去跟许老头说。”
  阿弦哭笑不得,生恐他真的去打扰许圉师,忙道:“好好,不必劳烦殿下了,我会去的。”
  “那好,一言为定,到时候我派人接你。”武承嗣这才欢天喜地而去。
  阿弦松了口气,忙赶往醉香楼,才进门,就见明崇俨的鬼使在上面招呼引路,她一撩袍摆,拾级而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