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探幽录 第324章 阴阳 阿弦

第324章 阴阳
  早在先前阿弦跟狄仁杰回来, 当着高宗的面儿禀奏过雍州之事后, 是日, 狄仁杰私下里却又同武后将那些无法在高宗面前提起的内详尽数禀明。
  比如惑心之鬼, 以及雍州的龙脉。
  武后听罢,知道此事非同小可, 当即传明崇俨入宫, 告诉此事。
  别的还罢了,明崇俨听见“龙脉”一说, 顿时想起了紫薇垣中那冲向紫微星的不明客星,这段日子来他始终不弃观察, 却觉着那客星若隐若现,时明时暗,行踪诡异。
  次日后, 明崇俨离开长安,亲自往雍州走了一趟。
  也正是因为这一次,给他发现了直接而关键的证据。
  明崇俨道:“你知道我跟他素来有些交情, 一则是因为同为术士的惺惺相惜, 二来, 也是知道他的身世, 他毕竟不同于彻头彻尾的倭人,是有一般血脉属于中华的。”
  阿弦却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他的母亲,是大唐的女子, 之前随着上一代的遣唐使去了倭国的。”
  “大唐女子去倭国?”阿弦觉着不可思议。
  “是啊, ”明崇俨叹了声, “因为这个原因,我才对他另眼相看,谁知道却是看错了人。”
  阿弦道:“你又是如何知道,雍州的事情是他所为?”
  明崇俨道:“知己知彼,虽然不能说百战不殆,但是至少也懂得对方的手法,路数,我亲自前往雍州,查看地理脉络,虽然这施法之人已经尽量抹去自己独有的痕迹,但我仍能感觉到一丝熟悉,终于,我在那胡家原本要修的宗祠地下,以及王家所选的埋尸地点,都找到了此物。”
  明崇俨探手入袖,掣出一物放在桌上。
  阿弦看时,有些惊心,竟是两个有头有四肢的纸人,这种类似东西她并不觉着陌生,当初曾亲眼见阿倍广目用这种纸样的蝴蝶幻化如真,迷惑众生。
  明崇俨点了点桌面,道:“当时胡家跟王家选址,也并不是随意而为,背后都有人暗中指点。倭国的法术虽跟我大唐的不同,但他们所行的阴阳道,本源却起自我中国,战国时齐人邹衍等阴阳家所创,此道传入倭国后,被他们发扬光大,虽然跟起先的阴阳道有了差别,但万变不离其宗,总是要以阴阳五行为基础,细究之下,终有迹可循。”
  阿弦这是头一次听说阴阳师的起源理论,不由连连点头:“原来他们的法师也是跟我中华所学。”
  明崇俨道:“所以我在雍州发现了那法术之道,又看见这两个聚魂式神,就明白一定跟阿倍广目有关,先前我当面质问他,谁知他居然并不反驳,却坦然承认了。”
  明崇俨说完了这些,恼恨交加,叹息道:“我原本惜才,不料却是养虎为患,我只怜爱他身上有一半唐人的血统,却忘了,他毕竟也是倭人的后代!”
  明崇俨向来云淡风轻的,这一次却难得有了怒容,连他的鬼使都有些惧怕,不由后退出去。
  阿弦安慰道:“先生别为了这些事气伤了身子。如果此事当真是阴阳师所为,那么大唐一定会将他法办。何况谁能自保一生都眼明心亮从不会看错人呢?总会有一两个看走眼的。”
  明崇俨一怔,笑道:“你倒是会安慰人,怎么,你看走眼了谁?”
  阿弦笑道:“那可多了,数都数不过来。”
  明崇俨道:“有时候,我倒是羡慕你这个性子,虽身为女子,真真的洒脱自在,强胜天底下一大半的男子。”
  明崇俨心结暂时解放大半,因对阿弦道:“那个惑心之鬼,我原本从鬼使的口中得知,还以为是个厉害的妖物罢了,并没有就别的方面去想,我因此还去寻过天官,希望他能想法保你周全呢。”
  阿弦一愣:“原来是先生告诉了阿叔?”
  明崇俨道:“是啊,虽然我知道是多此一举。”
  “为什么多此一举?”
  明崇俨笑道:“最好的保全你的法子,自然是他亲自前去。可我早料到他不会去。”
  阿弦咽了口唾沫:“阿叔……知道我会应付的。”
  明崇俨叹道:“也许你们自是心有灵犀。又或者你的确太过能干,才让他那么放心……”毕竟事关他们两人,明崇俨不便多嘴,只转开话题道:“对了,还有一件事。”
  阿弦便问何事,明崇俨道:“我这次去雍州,本也受了天后所托,想去看看公主,顺便把她带回来,但是……”
  “但是怎么?”
  明崇俨道:“公主不愿跟我回来,看她的样子像是有些难言之隐。”
  “什么?”阿弦瞪大双眼。
  明崇俨若有所思地看着她道:“据我猜测,只怕……跟沛王殿下有关。”
  阿弦道:“我们离开雍州的时候,殿下病倒了,不知已经好了不曾?”
  明崇俨微笑:“身上的病症不算什么,但世间所有的病里头,还有什么是比心病更难医的呢?”
  ***
  当夜,阿弦入睡之后,忽然做了个梦。
  她梦见自己在遣唐使的驿馆内,阿倍广目在跟一个人说话。
  阿倍广目道:“这件事不能做,如果事情败露,非但你我的性命不保,就连整个使团都会受到牵连,如果触怒了大唐皇帝陛下,只怕还会连累我国!”
  而在他对面,一个有些瘦长的影子幽灵般伫立,道:“所以这件事你一定要做的□□无缝,务必不能出错,只要大功告成,迟则三五年,大唐的气数消散,到时候,什么高丽百济新罗,就连整个偌大的唐,也是我们的天下!”
  “大人!”阿倍广目俯身,额头几乎贴在地上:“求大人再仔细考虑!”
  “我早已经想的非常周密!这两天你秘密前往雍州,再度确认龙脉是不是没有差错,再找准地灵穴!”那人沉声,语气有些急促,“广目君,难道你不想占有这么广袤的大唐的疆域吗?还是说,你想违抗我的命令?!”
  他仿佛极为得意,嘿嘿冷笑,转身之时,却是一张有些阴暗狰狞的脸。
  阿弦认得此人,这是遣唐使里面,之前跟她有过一面之缘的主神小野一郎。
  “原来主谋是他!”恍惚中阿弦想,“我得赶紧告诉少卿……”
  阿弦本能地觉着自己该起来了,但是身子沉重,一时竟然无法动弹。
  而她梦中所见的场景,却也发生了变化。
  光线阴暗的房间内,主神小野一郎正在整理物件,有个人急急冲了进来,不由分说道:“雍州的事情,你事先知不知道!”此人却是遣唐使的副使大岛渚。
  小野一郎抬头道:“您在说什么?我怎么可能知道,一切不都是阿倍广目所为吗?”
  “不,我不相信是广目君一人所为!”大岛渚走近,皱眉瞪着面前之人:“我时常看见你跟他两个人在一起密谋,而广目君也曾跟我透露过说身不由己的话,是不是你逼迫他做的那些事?”
  “住口!”小野一郎喝道,“现在你是要跟我内讧吗?”
  “我只是想知道真相,你跟我到正使大人面前澄清!”大岛渚说着,便来揪扯小野一郎。
  “放手!混蛋!”小野怒骂,举手推开大岛。
  烛光随风摇曳,室内两道人影逐渐地扭打到一起,突然,小野探手过来,死死地掐住了大岛渚的脖子。
  大岛的双目渐渐凸出,样子开始骇人。
  ***
  阿弦胸口发闷,无法喘息。
  就像喉咙被掐住的人变成了自己,阿弦竭力挣扎,手足蹬动。
  知道她终于满头带汗地猛然醒来,才发现那只小黑猫正趴在自己的胸口,因她忽然挣动,也正懵懂地睁开双眼。
  阿弦松了口气,忙将它抱起,放在地上玄影的身旁,看看窗户,即将天明。
  这日一早,阿弦带着玄影出门,先行赶往大理寺。
  才在大理寺门口下马,还未进门,门口的侍卫迎着说道:“女官是来找少卿的么?”
  阿弦道:“不错,少卿何在?”
  侍卫低声道:“遣唐使的住所出了事,听说……是人命案子,少卿方才急急赶了去。”
  “人命?”阿弦心头生寒,想到昨夜的梦境,脱口道:“死的人可是副使大岛渚?”
  “不,”身后有个熟悉的声音道:“不是他。”
  阿弦忙回头,却见来者竟是明崇俨。
  “不是?那是谁?”阿弦疑惑。
  明崇俨皱着眉头,也有些困惑似的说:“死的人是主神小野一郎。”
  “啊?”阿弦大惊。
  匪夷所思,怎么杀人者反而死了?
  两个人进了大理寺,明崇俨从她口中得知了昨夜梦中所见,道:“是我的鬼使方才告诉我这消息的,具体详细,还得等少卿回来再说。”
  阿弦道:“先生这么早来大理寺,是放心不下阿倍广目吗?”
  明崇俨并未否认。阿弦一时也不再询问,只是眼见要到了监牢,前方有道人影缓步走过廊下。
  阿弦一眼看见,浑身汗毛倒竖,像是看见了天敌。
  明崇俨回头:“怎么了?”
  阿弦死死地盯着那个人,终于对明崇俨道:“先生且先去,我还有点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