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探幽录 第326章 桃花 阿弦

第326章 桃花
  李贤回长安那日, 怀贞坊里, 阿弦正在听袁恕己抱怨明崇俨“是非不分”。
  阿弦开解:“明先生是术士,阿倍广目也是, 大概他们两个惺惺相惜吧。”
  袁恕己嗤之以鼻,鄙夷的表情引得旁边的玄影侧目, 一人一狗的白眼相映生辉,精彩纷呈。
  袁恕己道:“跟倭人惺惺相惜?我看是被他害的不够。雍州的事如果不是你跟狄仁杰出马,未必会解决的如此顺利, 如果给他们诡计得逞了, 就算杀了整个遣唐的使团又能如何弥补?”
  阿弦觉着袁恕己说的极有道理, 但是站在明崇俨的角度,却又有些了解他的心情。
  阿弦只得说道:“罢了,横竖他们要走了。”
  袁恕己道:“正是因为要走了我才这样怒呢,这跟放虎归山有什么差别?这阿倍广目既然有这样的神通,不是正该斩草除根么?放他回了倭国, 倘或再一心地钻研如何对付大唐等等,他明崇俨能飞过去再杀了他吗?”
  阿弦见他恨意满溢,张口闭口杀气冲天, 便笑道:“好吧, 我明日去找谏议大夫,再跟他说明其中利害,大夫是个聪明通透的人, 他会知道该怎么做的。”
  “除非阿倍广目死, 不然我终究心意难平。”袁恕己哼道。
  阿弦咳嗽了声, 忽地说道:“对了,三月三那天,你请了赵姑娘踏春了没有?”
  “没有,”袁恕己诧异她忽然提出此事,没好气道:“我不习惯弄这些虚言假套,都定了亲了……怎么,难道崔晔请了你?”
  阿弦是故意要转开话题的,如今见奏效,便道:“并没有,不过,另外有人请了我。”
  “哦?”袁恕己疑惑:“是谁?难道是小桓?”
  阿弦笑道:“不是,是周国公。”
  “武承嗣?”袁恕己皱眉,琢磨着说道:“你跟武氏的族人走的倒是颇亲近。”
  “也不尽然,”阿弦摇头,“我跟河内侯现在是势成水火了。”
  “你跟武懿宗结仇?”袁恕己越发惊讶。
  阿弦就把陈基,玄影等事说明,便道:“我不能原谅他竟想害死玄影,另外,这人凶残成性,他杀了府内的一名侍女,居然逍遥无事。”
  袁恕己欲言又止,只哼道:“他之所以逍遥无事,你难道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阿弦的心一窒,知道他指的当然是武后。
  袁恕己见她低头不言语,心里有些后悔,但面上却仍道:“怎么,我说了一句,你就不受用了?”
  阿弦道:“不,正因为我觉着你说的对,才无言反驳。”
  袁恕己心里暗觉宽慰,不由笑道:“我就知道小弦子不是那样心地狭窄,一定明理……”才说这句,便自觉话语太过亲昵,便咳嗽了声:“对了,今天沛王殿下回长安,你们在雍州相处的如何?听说他的那个户奴终于被铲除了?他怎么又舍得了呢?”
  阿弦道:“殿下是性情宽仁,才对那户奴多有容忍,其实他也是个极明白的人,早就命人暗中盯着那户奴了,终于找到他不法的铁证,自然就不再容情。”
  “你倒是很袒护你这位……”袁恕己笑了笑,道:“罢了,实不相瞒,看到你如今是如此……我心里也略觉宽慰。”
  之前阿弦透露了高宗知道她的身份后,袁恕己暗中揪心,曾设想过许多法子,如果阿弦身份败露而武后无法容下的话该怎么应对,连护着她逃走的方法、诸如破釜沉舟之类都想了许多种。
  没想到事情的发展峰回路转,虽然如今真相仍不能大白于天下,但最重要的是阿弦的安危,她如今平安无事,又貌似很得高宗的宠信,比之他之前那种种可怖的设想,已经是太好的情势了。
  ***
  李贤这次回长安,先进宫拜见二圣,高宗对他在雍州释放胡浩然出狱治疗之仁慈,平复两族之争之果决大加赞赏,连武后也因他亲自前往解除百姓械斗的英勇之举而褒奖了数句。
  陟封雍王的旨意降下后,臣民皆都交口称赞。
  高宗因见到李贤跟太平回京,心情大悦,次日,因思忖数日不见阿弦了,便趁兴召她进宫。
  阿弦在麟德殿前见到了雍王李贤,一名宦官正躬身在同他说着什么,阿弦上前行礼,带笑道:“雍王殿下。”
  李贤回头见是她,眼神顷刻变化,终于一点头道:“原来是女官,是奉旨进宫么?”口吻淡淡地。
  阿弦一怔,脸上的笑容便收了起来,也有些讷言了,只回答了个“是”。
  李贤却并没有再说下去的意思,自顾自回头又对那宦官说:“你自去回禀公主,说我有事在身,改天再见。”说完之后,也并没有再跟阿弦招呼,转身径直去了。
  阿弦立在栏杆前,回头凝视李贤离去的身影,这一刻,身心俱冷。
  ***
  寝殿之中,高宗见了阿弦,照例嘘寒问暖了一阵,又道:“先前贤儿也在,你来的时候可见了他不曾?”
  阿弦只得说:“见了。”
  高宗笑道:“雍州的事,我都听说了,其实贤儿那夜大出风头,是你暗中的功劳,对不对?”
  阿弦道:“并不是的,就算没有我,殿下一个人也能料理妥当。”
  高宗欣慰不已,说道:“我最喜欢看你们之间如此和睦了。不过不打紧,先前贤儿已经都跟我说了。他说了是多亏了你的指点,才将那些叫嚣的刁民哑口无言的。”
  阿弦怔怔地看着他,高宗又道:“另外还有一件事……”
  停了停,高宗道:“这次太平去雍州,她……已经把你的事告诉了贤儿了,所以你也放心,贤儿不至于会再对你有什么误会,事实上,这一次他回来,除了封王之外,另外还有一件事,就是贤儿的亲事要定下来了。”
  之前李贤对阿弦的态度那样冷淡,阿弦已经猜到事情出了变化,但是高宗这一连串的话说下来,阿弦不知道该惊讶于哪一件。
  最后她按捺心绪,勉强问道:“是吗?不知道定的是哪一家的姑娘?”
  高宗道:“原本在王府里有个长史官,叫房先恭的,他们家祖便是曾任过宰相的房仁裕,如今看中的,是房家的孙女儿,房先恭兄长房先忠之女。听说品貌俱佳,小贤儿三岁,正好匹配。”
  阿弦身不由己听着:“果然很好。”
  高宗笑道:“是啊,如今你们姐弟都有了好着落,父皇的心总算放下一大半了。”
  ***
  阿弦离开高宗寝宫,才下台阶,就见太平在几个宫女的陪伴下,站在前方不远处,见她来到,便紧走几步。
  以往见太平,还可以投以暗中关切喜爱的眼神,然而这一次相见,知道太平已经明白自己的身份,心中滋味沉浮莫名。
  太平道:“父皇……已经跟你说了么?”
  阿弦点了点头。
  太平道:“我去雍州的时候本已经知道了……但是我、开不了口。”
  阿弦垂下眼皮,太平上前一步,突然握住她的手。
  阿弦吃了一惊,本能地将要甩脱,然而被小女孩软嫩的手掌紧握,又是血脉亲情相关,身体已经本能地放弃了抗拒。
  ***
  太平带着阿弦,回到了自己的寝宫,才进门,那小狮子犬便迎上来,围着阿弦跑跳。
  太平顾不上理它,让宫女将它抱走,自己引着阿弦落座。
  “我之前去雍州,一是想见你,二是担心贤哥哥,当然,也是因为这宫内气闷的很,我想去透透气,我知道母后一定不会答应,所以恳求父皇,父皇疼我,开恩让我去了。”
  太平坐在阿弦对面,乖乖地将事情经过说明。
  阿弦道:“那……殿下也把此事告诉了……雍王?”
  太平点头,却又忙道:“我原本拿不准要不要告诉他,一会儿想跟他明说,一会儿又想他一辈子不知道就好了。”
  这心情,却跟阿弦有些相似,她问道:“那怎么竟说了呢?”
  太平满面苦恼跟愧悔之色,道:“因为我实在看不下去了,贤哥哥他……一心一意地喜欢着你,我本来不想说的。”
  李贤对阿弦的感情当然是有所克制的,尤其是在赐婚之后。但是雍州的相处,寻常之人几世也没有的奇遇,他当然不能对自己将来的“师娘”明目张胆的如何,然而私底下的缱绻之情,却又怎能是一刀能斩断的。
  太平跟自己的这位哥哥最为熟稔跟亲近,自然也明白李贤心中的绮望,那天在阿弦离开沛王府后,太平又百般打听两人昨晚上的经历,李贤正是满心澎湃无处倾诉,正赶上机会,便趁兴巨细靡遗地跟太平都说了。
  但他虽然诉说的是事实,可一旦提起阿弦来,双眼中的欢悦几乎要跃出来蔓延出来,把他整个人淹没,却让太平窒息。
  李贤见她目瞪口呆,笑道:“是听傻了么?其实我又何尝不是这样,就算亲身经历,回想起来却仍似梦幻,到底跟你说一回,以后你也记得此事,就证明不仅是我的梦了。”
  他虽然把昨夜的经历告诉了太平,但是惑心之鬼一事,毕竟怕惊吓到她,何况惑心之鬼所营造的所有,对李贤来说是极**的,就算是太平也不能告诉一个字。
  虽然他不说,太平如何看不出来他情根深种无法自拔。
  偏李贤喃喃又道:“自从认得她,一起经历过多少离奇的惊世骇俗之事,若说没缘分,又怎么可能?唉,如果不是崔师傅……那该多好啊。”
  这没头没脑的一句,太平却听懂了。——他的意思是,如果不是崔晔,而是别的男人,那当然可以一争。
  太平实在按捺不住,便道:“就算不是崔师傅,你跟她也是不可能的。”隐忍了多日的秘密无法再遏制:“可以是天底下任何的男子,却绝对不可以是哥哥!”
  这一句话走漏了天机,李贤本性是极聪明的,听出十分蹊跷,便追问起来,太平哪里能禁得住?当下就告诉了李贤那个残酷的真相。
  此刻,跟阿弦说起经过,太平不禁垂泪:“我心里想着,哥哥知道此事后,虽然一定不免震惊跟难堪,但总比他痴念不休的好,何况我们都多了一个姐姐,之前种种就看做误会就是了,谁知道从那时候起,贤哥哥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李贤听说真相后,仿佛魂魄也被人抽离了一样,少言寡语,犹如行尸走肉。
  其实那天狄仁杰去辞别,李贤并未露面,是他的府内长史韦承庆跟房先恭出面,讲了那些说辞的。狄仁杰怕阿弦多心,也并没有跟阿弦说明。
  太平又道:“先前我担心他好不好,想叫他过来,他都说事忙不肯见我。”
  见太平难过,阿弦想起方才跟李贤那短暂的一面,只得先打起精神来安慰太平。
  太平知道自己告诉李贤这机密已经是违背了武后的本意,哪里还敢跟人诉说李贤因此举止有异,如今跟阿弦尽数说了,又听阿弦安抚自己,分毫没有责怪的意思,她的心才稍微安稳。
  太平弱弱问道:“我……我没有做错对么?”
  阿弦道:“没有做错,殿下……做的很好,比我勇敢多了。”
  太平破涕为笑:“别的话还可,这话我可不信的。”她挪到阿弦身旁,试探着握住她的手腕,又悄悄地将头靠向她肩膀:“姐姐,我可以叫你姐姐么?”
  阿弦虽因李贤的事,心情起伏,然而见女孩儿依偎着自己,又满是期望地弱声叫自己“姐姐”,她的心潮涌动,刹那几乎涌出泪来。
  阿弦吸了吸鼻子,笑道:“当然,这是我的荣幸。”
  ***
  三月三,上巳节。
  风和日丽,柳暗桃飞。
  曲江池畔,柳荫之下,桃林之中,随风只听得笑语阵阵,时不时还伴随鼓乐之声。
  阿弦下车之时,正几名少女随着乐师的鼓点,翩翩起舞。
  阿弦见少女身形婀娜,舞姿虽然不似让她心心念念的天香阁的胡姬灵动,但也算是曼妙多姿,又带有一种天真娇憨的美,不由驻足负手打量。
  正看的入迷,身子突然被人一撞,阿弦正看得入迷,冷不防脚下踉跄。
  站住看时,却见是三名妙龄少女,也不说“抱歉”,只是带笑含羞地打量着她。
  阿弦觉着莫名,却也不以为意,正要再看,旁边有人笑道:“女官几日怎么也这样穿着?怪道这些女孩子把你当做俊俏少年郎了。”
  阿弦回头看时,却见是武承嗣,今日他穿的十分鲜亮,人看着比往日略显得出色了几分,他走到身旁,神秘兮兮笑道:“人家是看上了你呢,如果知道你是个女孩儿,不知道该多失望呢?”
  阿弦回头看时,果然见那几个女孩子打打闹闹,眼睛却还不时地偷看自己,一派娇羞。
  阿弦哑然失笑:“我当她们怎么这么不小心,我好端端站在这里,竟硬生生就撞上来,原来是故意的。”
  武承嗣摇头叹道:“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可惜啊可惜。”
  阿弦左顾右盼:“周国公今日没有女伴么?”
  武承嗣肃然道:“并没有,因我眼光向来是高的,等闲的庸脂俗粉哪里入得了我的眼。”
  阿弦道:“我听说天后有意给殿下谋一门好亲事,一定会让你满意。”
  武承嗣道:“唉,观于海者难为水啊。”
  两人说到这里,走到一处树下,却有几个少年郎席地而坐,正在夸夸其谈。
  只听一人道:“雍王殿下倒是极英明的,听说太子的身子病弱,以后会不会是雍王……”
  另一个道:“未必。”
  “为何?”
  “雍王只怕不合天后的心意。”
  阿弦正侧耳倾听,武承嗣悄悄道:“你瞧,这些小子们居然都知道了。”
  阿弦皱眉,武承嗣道:“说来雍王也真是多事,明明已经赦免了那阴阳师了,为什么他还要跳出来反对,这岂不是跟天后对着干么?才陟封了他雍王,他便即刻打脸,简直有恃宠而骄的势头,叫天后怎么喜欢的起来?”
  原来,前日雍王李贤上书,公开请处置倭国遣唐使中的阴阳师阿倍广目,还陈列他妖人作乱等几条罪名,引发朝野哗然。
  毕竟先前遣唐使中的那件案子,并没有公布于众,外间只以为是寻常的盗贼缉捕引发的事端而已。
  没想到被李贤一脚踹破,轰动起来,武后的震怒可想而知。
  阿弦见武承嗣提起此事,心中忖度,道:“雍王向来为人慈柔,这次大概也是因涉及大唐的安危才如此不由分说的,倒也可以理解。”
  武承嗣见他为李贤说话,微微一怔,如果是别人这样说,他一定二话不说便盖压回去,然而既然是阿弦……武承嗣不愿意拂逆她的意思,便“嗯”了声:“好像也有点道理。”
  阿弦又道:“只是雍王如此,天后难免不快,不过殿下您一向很得天后的宠爱,说的话天后也都爱听,如果您肯给雍王美言两句,那雍王殿下以后一定会感激你的。”
  武承嗣睁大双眼,看了阿弦半晌才笑道:“你想我给李贤求情,就直说罢了,难道我会不答应吗?”
  阿弦见他直接说破,有些不好意思:“我的确怕殿下不答应,谁知仍弄巧成拙了,请勿怪。”
  武承嗣瞧着她因为微窘而双颊略红,同背后一簇桃花相映生辉,不由伸出手想要握住阿弦的手:“我当然……”
  还未说完,就听得一阵清越悠扬的琴音破空而来,清丽出尘,荡涤胸怀。
  刹那间,林子里其他的杂音都荡然无存,所有人均都翘首看向琴音传来的方向,武承嗣手势一停的功夫,阿弦早也已回身看去,只见身后桃花乱绽,疏影横斜,桃林之下一道脱俗的影子,端然而坐,就算未曾看清他的面容,也早知道了斯人是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