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探幽录 第328章 三角恋 阿弦

第328章 三角恋
  崔晔轻轻抚过阿弦的发丝, 也情不自禁地将她往怀中揽了揽,轻声低语地叹道:“唉, 我生平第一次觉着, 日子过得如此之慢。”
  阿弦仰头看他:“什么?”
  面前的明眸里映着他的身影, 崔晔不由又揉了揉她的脸,笑道:“我是想着快些到六月才好。”
  阿弦才知道他指的是什么, 忙又低头将发热的脸藏在他的怀中去。
  崔晔临去之前叮嘱道:“你虽做了你必须要做之事,但河内侯心胸狭窄, 一定怀恨在心。如果这次他魔高一丈,以后行事可要加倍当心了。”
  阿弦先前因知道那女孩子被武懿宗用非人的手段折磨, 实在是触目惊心, 义愤填膺, 她虽下定决心进宫“告御状”, 却又怕如上次为王皇后萧淑妃“求情”一样,会惹得武后又疑心到崔晔身上, 是以她在行事之前, 先询问过崔晔。
  阿弦本以为崔晔会对她说“暂时隐忍”之类的话, 毕竟她并无任何证据,就算是进宫,最大的可能是没有结果、却反会又惹武后不喜。按照崔晔的性子, 该不会同意她如此贸然行事。
  谁知他只沉吟了片刻,便点头答应了。
  反让阿弦觉着意外, 忍不住又问他:“阿叔同意我进宫?”
  崔晔看出她眼中的疑惑, 道:“不妨告诉你, 似武懿宗这种对家奴加以私刑甚至处死的事,在长安城甚至整个天下到处都也有之,对那些权贵而言,下人的性命就如草芥,浑然不当回事,官府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阿弦闻听悚然,她只因知道那丫鬟的遭遇而出离愤怒,却想不到,也许天下还有很多类似这丫头遭遇的可怜人。
  崔晔道:“我虽然私心觉着你不该去招惹武懿宗。但是又不得不承认,你选了一个很好的下手对象,官府不敢管,也是当今的皇亲,如果能将他撼的动一动,兴许会对其他那些肆无忌惮的凶徒起一个警示的作用。”
  “你的意思是杀鸡给猴看么?”阿弦摇头,“但是我没有证据呀,阿叔你方才也说过。”
  “我是说过,”崔晔微微一笑,手指在她皱起眉心温柔抚过:“但是开口的人是你,而倾听的人,是当今的皇后,你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吗?”
  阿弦似懂非懂。崔晔道:“你的身份毕竟特殊,只要你肯开口,事情就一定会有变数,我相信皇后绝不会无视你所说的。”
  阿弦仍担心:“如果皇后选择维护他呢?”对武氏族人,武后可是相当的偏袒,“如果皇后不理此事,岂不是更助长了其他无法无天之徒的气焰?”
  崔晔道:“ 虽然结果难料,但总比所有人都不去揭破此事、一潭死水的好。”
  ***
  大理寺。
  阴阳师阿倍广目算是二次被拘留在大牢之中,因为明崇俨之故,狱卒并未为难,反而多有照料。
  这日,明崇俨前来探望,却察觉气氛不对,那些狱卒们不知何故竟都躲着他。
  明崇俨暗自诧异,入内之后,终于却见阿倍广目身上竟然带伤,连原本清俊的脸上也有伤痕,依稀地血渍未干。
  “是什么人敢这样无礼?”明崇俨惊怒。
  因受了刑,阿倍广目脸色如雪,神情憔悴,闻言却一笑道:“不必问了,只是我咎由自取而已。”
  明崇俨道:“你若不说,难道我会不知道?”他侧耳一听,身旁的鬼使早将真相告知。明崇俨眼中透出恼色:“雍王竟然如此?”
  阿倍广目道:“先生!”他站起身来,向着阿倍广目深深行礼:“先生不必因此而生气,我不值得你如此,先前承蒙你好意说情,已经无以为报了。”
  明崇俨道:“不必你多言。你只告诉我,雍王向来性情和顺,怎么居然一反常态如此暴戾?”
  阿倍广目顿了顿,低低道:“或许是跟那惑心之鬼有关。”
  明崇俨心头一塞。
  阿倍广目回身,缓缓坐了,举手入怀中掏出那一枚古镜,在面前照了照,看到脸上的伤,便扯了袖子轻轻擦拭,虽然情形如此狼狈,他的动作仍是优雅自如。
  明崇俨看着那古镜,略觉心酸:“你受了伤,一定要及时治疗,你放心,我……”
  “不,我不想再为难先生,”阿倍广目握着镜子,看着镜子内那道通红的伤口,他喃喃低语道:“肉身上受些苦痛,也是一种修行。但如果再连累别人,那我可真是百死莫赎了。”
  ***
  与此同时,大理寺前院。
  雍王李贤坐在桌边,正默然出神。
  桌子对面,是剑眉皱蹙的袁恕己,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之前李贤来到大理寺,要见阿倍广目。——先前因明崇俨说情放过了阿倍广目,让袁恕己暗中大为光火,谁知道柳暗花明,李贤竟有勇气上奏,把倭人阴谋欲祸国之事捅破,顿时掀起轩然大波。
  就算是上意想要饶恕阴阳师,但民意跟各位大臣们的意见却都是前所未有的一致,都想要铲除这作乱的倭贼以警效尤。
  短短两日里,言官们激烈进言,从跟倭人的战事到遣唐使的来往,历数赏罚分明律法严谨方能让四夷敬服天下太平的种种。
  高声大呼,慷慨激烈,让高宗都有些禁不住了。
  如果那小野一郎不是被大岛渚反杀,倒是可以把他拉出来杀鸡儆猴外加以平民愤,谁知那倭贼竟不识相地晦气先死了。剩下能砍头的似乎只有阿倍广目了。
  所以阴阳师才又被送回了大理寺。
  袁恕己对这个结果当然是喜闻乐见的,也正因此,对雍王李贤的好感度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因此在今日李贤说要见阴阳师的时候,袁恕己并没有丝毫犹豫。
  ***
  狱卒开锁之后,李贤自己进了牢房,就在袁恕己担心雍王殿下安危(另外也是有看热闹之意)想要跟着入内保护的时候,李贤回头道:“请少卿暂时在外等我片刻。”
  袁恕己只得扫兴地退了回来。
  因此他并不知道李贤跟阿倍广目说了什么,只是在听见里头有些异样响声,好奇探头看了一眼的时候,才发现李贤手中原本握着的马鞭竟已经扬起,不由分说地在阿倍广目的身上抽了不知多少。
  李贤的性情从来最是宽仁良善,此事天下皆知,所以他突然做出这种事来,大出袁恕己所料,他忙掠到里间,拦住了李贤。
  此刻阴阳师身上的衣裳已经被抽破了数处,鲜血渗了出来,在白衣上斑斑处处,显得触目惊心。
  袁恕己虽然很乐意看到倭人多吃些苦头,但是这一幕来的太过突然,满怀震惊,完全盖过了其他想法。
  “殿下为什么竟会动手打那阴阳师?”终于,袁恕己忍不住问。
  李贤像是从梦境中醒过来一样,转动目光看他。
  他却并没有立刻回答袁恕己,而是问了一个让袁恕己更觉意外的问题。
  “袁少卿,你心里喜欢女官,是不是?”
  袁恕己正想打探李贤的用意,突然听了这句,就像是冷不防被人使了一招回马枪、戳了个正着一样。
  他僵了僵,然后说道:“不错,我喜欢小弦子。或者说,我生平第一次那么喜欢一个人。”
  李贤的面上露出奇异的笑:“我真羡慕少卿,能如此光明正大的承认,也能如此自由地喜欢一个人。”
  袁恕己心头一震,从李贤这有些古怪的笑里猜到了他此刻所嗟叹的是什么。
  ——但是……原来自己身处的这种情境,居然也会有人羡慕?
  原来他还不是最糟的那个?
  李贤垂下眼皮,缓缓长吁了口气道:“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会动手鞭笞阿倍广目么?因为我恨他。”
  袁恕己心中正为自己的“地位上升”觉不可思议,闻言道:“当然了,人人都恨他,更有百姓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呢,敢阴谋祸乱我大唐,这岂不是找死么?”
  “我不仅是因此恨他。”李贤淡淡地说。
  “殿下……?”
  这一刻在雍王李贤的眼前,无法按捺地浮现许多不该存在的场景,虽然明知道是虚幻的恶毒的记忆,但偏偏这样真实、甜馨,而且无法被淡忘。
  “我恨不得杀了他。”李贤漠然,声音里带着前所未有的浓烈杀机,“如果你未曾进去拦阻,我想我会杀了他!”
  就在此刻,门外有人淡声道:“殿下,是不是有些太过了。”
  李贤不动,袁恕己起身:“谏议大夫。”
  来者自然是明崇俨,而因为他跟阴阳师的那点儿特殊关系,导致袁恕己对他颇有微词。
  明崇俨对袁恕己一拱手,径直来到李贤身旁,仍是先行了礼。
  李贤目视前方不堪明崇俨,问道:“明先生方才说什么?”
  李贤虽是皇子,但因明崇俨身份特殊,又曾为高宗治好了头风之疾,李贤向来对他甚是推崇,自然也多一份敬重,先前每次相见,都是谦和有礼相待。
  这一次,却全然不同,通身透出一个词:冷淡。
  明崇俨道:“我先前去见过阿倍广目,他被人用了刑,听说是殿下所为?”
  “是。”李贤回答。
  袁恕己打量情形不对,本来想替李贤把这责任揽了过来,谁知他半点要遮掩的意图都没有,回答的异常痛快。
  明崇俨蹙眉:“如何审讯如何处置,乃是大理寺的分内,殿下为何要突然插手?”
  李贤道:“这种狼心贼子,人人得而诛之。”
  明崇俨道:“就算要诛灭,也是按律行事,何劳殿下亲自动手?”
  李贤冷笑出声,转头看向明崇俨:“原来谏议大夫也知道按律行事么?那么,先前明明已经查明了阴阳师跟主神勾结,危害大唐的事实,为什么大夫居然要在皇后面前力保此人呢?这难道就是所谓按律行事?”
  明崇俨清秀的脸上浮出一抹淡红,但双眼里恼怒之色更重:“如果殿下真的如你所说这样清楚此事的经过,就该知道阿倍广目并非是甘心情愿如此的,他是被小野一郎胁迫,另外,他也在案发之地留下了线索,正是凭着这些线索,我才会查出此事跟他有关。”
  李贤挑眉:“谏议大夫的意思,是说阴阳师是个良心未泯的倭人么?那倘若这一次去雍州的不是狄仁杰跟户部女官,如果谏议大夫并未查明真相?那么,是不是要整个大唐都葬送在这良心未泯的倭人手里了?”
  两个人唇枪舌剑,针锋相对,袁恕己在旁目瞪口呆。
  一向知道明崇俨高人做派,淡泊出尘,也一向知道李贤天生的好脾气涵养,待人谦和有礼毫无皇子的矜傲,然而现在这两个人对上,虽然彼此都未曾动作,但是这一言一语,字字句句碰撞,似乎隐隐激出金石之声。
  李贤说罢,双眸仍是直视着明崇俨,隐约透着冷傲之色。
  明崇俨缄口不语,似乎词穷。
  但是过了片刻,明崇俨忽然说道:“照我看,殿下今天的大动肝火滥用私刑,只怕跟江山社稷没什么关系吧?”
  李贤像是被人从后心捶了一把,身形一晃。
  明崇俨道:“为了一己私欲……不,应该是一己私怨而迁怒,殿下好像并不是你自己说的这样义正词严,正大光明啊。”
  “大夫!”袁恕己不由叫道。。
  而李贤缓缓起身:“你说什么?”区区四个字,却像是字字重若千钧。
  明崇俨只是用了然所有的眼神冷静地看着他。
  袁恕己再也无法袖手旁观,房间内的气氛紧张到一触即发似的,他总觉着下一刻这两个人就会互相杀了对方,不死不休。
  “好了……”为了缓和气氛,袁恕己不得不挂上很不合格的假笑,“实在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分不明白的,不过此案既然仍在大理寺,两位就不必再争执了,就交给我来处置就是了。”
  虽然袁恕己竭力调节,这两个人却仍是彼此凝视,像是把先前唇枪舌剑的势头转移到了眼睛里,各自眼中自有兵器飞舞,生死交锋。
  就在这时候,外间一名差人飞奔而来,满面惊慌失措,看见室内如此情形,一怔之下,对袁恕己道:“少卿,少卿大事不妙,那个阴阳师、他居然……”
  明崇俨陡然转身,只听差人喘着气道:“他死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