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探幽录 第332章 有情人 阿弦

第332章 有情人
  阿弦听到这个声音,猛地从床上爬了起来, 她回头看时, 却见在桌边静静地坐着一个人。
  鹅蛋脸, 一双温柔明亮的眼睛, 正默默地含笑看着阿弦,居然正是在无愁山庄被迫分开的虞娘子。
  阿弦失声叫道:“姐姐?”
  忙跳下床, 却被脚踏绊的往前一个踉跄, 虞娘子忙往前几步, 伸手将她扶住。
  两个人面对面彼此相看, 终于,阿弦用力将她抱住, 惊喜而哽咽地哑声叫道:“姐姐!”
  虞娘子忍着泪,也张开双臂紧紧地搂住了阿弦。
  阿弦先前回家之时,因有了几分醉意,便没有留心其他人,只顾低头回房。
  因此并没发现府里其他人有什么异样,而那些小厮丫鬟之类, 因要给她一个惊喜, 也都不约而同地并未泄露。
  虞娘子坐在桌边儿,见她低头进门, 也不往旁边看一眼,就爬上床要踢靴子, 心里又是怜惜, 又是发笑, 这才忍不住叫了一声。
  重逢的狂喜之后,阿弦将虞娘子放开:“姐姐怎么忽然回来了,为什么事先一点消息也没有?”
  虞娘子道:“我惦记你呀,另外……”
  她目不转睛地看着阿弦,举手抚上她的脸:“天官没有跟你提过么?”
  阿弦诧异:“阿叔?”
  虞娘子笑道:“也许天官是想给你一个惊喜。”
  当初阿弦随着崔晔离开无愁山庄,把遇见萧子绮之事说了,又猜出了那个戴着丑怪面具的青年是郇王李素节,就想立刻前去申州找寻,是崔晔将她拦住。
  毕竟崔晔此行是为带阿弦回长安,如果她改道去见李素节,给武后听闻,一定会引出不必要的轩然波澜。但崔晔也因此答应了阿弦,会为她留意此事。
  此后回京,崔晔去信申州给一个人。
  这人,却是先前贬官调任出京的张柬之,如今他在郇王李素节的王府之中担任司曹参军。
  先前李素节回到申州,带着虞氏,也并未限制她的行动,只是不许她离开自己而已。
  张柬之身为王府参军,可以在王府内任意行走,自然也见到过虞氏,偏偏张柬之先前在长安的时候,也曾同许圉师等人往阿弦府里走动,当然也认得虞娘子。
  崔晔在信中并未直说山庄之事,只在字里行间透露让他多留意郇王的动向,免得他行差踏错之类。张柬之本就老辣,又深知以崔晔的为人,断不会无缘无故来这样一封信,他便明白郇王一定做坏了什么事。
  找个了机会私下里询问虞娘子,虞娘子便同她说了山庄跟阿弦被迫分开的事。
  虞娘子虽然告诉了张柬之此事,却并没有提有关“萧子绮”的话,因虞娘子并不似阿弦一样知道无愁主的身份。但张柬之却从中听出了异样,他私下面见郇王,问他有关无愁之庄的事。
  先前郇王隔三岔五地会离开王府,一去就是三四天,只说是去别院清闲,也不许王府的臣子跟随。
  张柬之本就觉着事情透着古怪,如今更加确凿于心,只是因缺乏萧子绮一节,所以想不到事情的症结所在而已。
  面对张柬之的询问,李素节也并未提起萧子绮,只说那庄子已经毁于大火,让张柬之不必多虑。
  张柬之便又问虞娘子的事,李素节道:“她的确是跟朝中女官一同投宿山庄……但我很喜欢她,便将她留在身边。”
  张柬之大摇其头,劝谏郇王道:“殿下本就被皇后忌惮,如今又强留女官的侍婢,若事情传了出去,一定又会节外生枝,殿下不如尽快把此女送回长安去吧。”
  李素节道:“你觉着女官会在皇后面前告我吗?”
  张柬之想了想:“这个……也许未必。”张柬之之所以这么说,倒并非是因为别的,只因他知道有崔晔参与此事,所以放心。
  崔晔当然知道李素节的尴尬地位,绝不会容许这时候再发生对他不利之事。
  不然的话,早在接了女官后,崔晔就会立即出现在王府。
  李素节道:“如果她不在皇后面前告诉,此事就无人知道,怕什么节外生枝?如果她因为山庄的遭遇而要报复,就算我把人送回去,她也一定会告知皇后,我又何必送人呢?”
  张柬之不禁笑道:“殿下,事情不可这样说。”
  “我知道参军是好意,但是……”李素节却不想再跟他谈论此事,只道:“参军你总该知道,自从母亲去后,我从来不曾想要过什么,只是习惯退步,再退步,如今,我好不容易有了个喜欢的女子,我不想错过她。”
  张柬之一把年纪,且又沉浸朝政,自不是个风花雪月的性子,然而听了李素节这两句,青年脸上的悒郁之色让他心头一动。
  反复忖度利弊,张柬之道:“既然这样,那么……就遵从殿下的意思好了,但是殿下最好不要伤害了那女子,免得以后……”
  张柬之这自然是多虑了,李素节非但不想伤害虞娘子,反对她太过好了些,甚至……
  ***
  虞娘子握着阿弦的手:“我原本很怕你找不到我而着急,幸而张参军告诉我,你随着天官回了长安,天官也托付了张参军照料我,我这才放心。”
  阿弦问:“那么郇王对你如何?他有没有为难你?”虽然对那个戴着古怪面具的青年印象不算太坏,但他身旁毕竟还有个可怕的萧子绮。
  虞娘子脸上微红,摇头道:“没有,殿下他对我、对我极好。”
  像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异样,虞娘子微微低头,又道:“前些日子,殿下问我是不是想念长安,他对我说你很快要跟天官成亲了,问我要不要回长安跟你相聚。”
  后来虞娘子才知道,是崔晔派了一名亲随来至申州。
  其实大臣派亲随出京,跟亲王们暗中有交际乃是大忌,由此也可见崔晔为了让阿弦安心,亦不惜冒险而为。
  但也正因为崔晔派人亲临,李素节也由此知道了他的心意,又加上当时虞娘子病了一段时候才好,李素节明白她心里记挂长安的阿弦,两下权衡,这才忍心动念。
  阿弦却觉着在提到郇王的时候,虞娘子的反应有些奇异。
  虞娘子笑笑:“所以这一次我能回长安,一来是天官去信之功,二来,殿下他也知道我心里挂念你,所以才答应让我回来,如果他是个坏人,当然不会这样为我着想了。”
  这倒是未必。
  如果李素节是个有心机的坏人,正该知道朝中的官员是不能得罪的,何况以崔晔跟阿弦的关系,阿弦的婢女在李素节的手里,只要崔晔肯,一定有百十种吹灰不费的法子让郇王惹祸上身。
  只不过郇王并不似萧子绮般狡诈多计而已。
  阿弦止不住疑惑,总觉着虞娘子在提及沛王的时候,目光闪烁,脸色变化,却并不是忌惮或者畏惧等等,反而是类似暗怀欣悦般的情绪。
  “姐姐……你跟郇王……”阿弦皱眉,迟疑着,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
  虞娘子先是睁大双眼,继而明白了她的意思。
  顿了顿,虞娘子道:“是。”
  阿弦张大了嘴:“啊?”
  虞娘子本来不想跟阿弦提这件事,但是一来她自己无法掩饰,二来,以阿弦的能力,就算自己不说,阿弦却不一定不会知道,这不过是迟早的事而已。
  何况撇开面上有些过不去,虞娘子其实不想瞒着阿弦。
  虞娘子道:“开始的时候我还很讨厌他,因为他不由分说把我带到了王府,跟你分开,但是……”
  李素节原本就是个温柔的性子,又因为知道了他的身份,当然就也知道了他悲惨的身世,虞娘子这才明白为什么在无愁山庄他会说那些话,为什么会戴着丑陋的面具。
  他并不仅仅是为了隐藏身份,而是因为他打心眼里不想面对自己,在李素节看来,也许……自己的母亲萧淑妃的死,也跟他的“存在”脱不了干系。
  跟萧子绮疯狂的愤怒跟报复不一样,李素节的愤怒……多半都在他自己的身上,他觉着自己如果不存在,母亲就不会跟武后争锋,最后也许就不会落到那个下场。
  虞娘子自己的身世本就极为可怜,如今明白了李素节的身世也是如此,正像是同为天涯沦落人一样,心中起了对他的惺惺怜惜。何况李素节对她关怀无微不至,起初因她负伤,甚至衣不解带地守在她身旁,每次从昏睡中醒来,虞娘子都会看见青年带着悒郁的清秀脸庞,她原本有些冷硬的心,就像是被融化了一样,不知不觉中慢慢地变得很软。
  终于,在日复一日的相处中,有一丝异样的情愫在心底滋生。
  阿弦沉默。
  红着脸,虞娘子忐忑地问道:“你是不是不喜欢?你放心,以后、以后我再不跟他见面了。”
  “我没有,”阿弦忙摇头:“我只是有些意外,郇王他……他是真心对姐姐好的吗?”
  虞娘子见她仍是半信半疑:“你放心,是真心假意,我是看得出来的。就像是先前……我知道少卿跟天官对你都是真心的一样。”起先一句还说的郑重,到了最后一句,却忍不住嫣然一笑。
  阿弦笑道:“我是替你担心着想呢,又拿我玩笑。对了,你难道没听过,少卿跟赵家也定亲了么?”
  虞娘子点头:“这个也听说过了,唉,是有些可惜了。”
  阿弦问:“可惜什么?”
  虞娘子道:“可惜了一女不能嫁二夫呀!”
  阿弦大笑:“好啊,真是越来越过分了。”
  阿弦原先困倦要睡,见了虞娘子,顿时便精神十足,当夜两人便同榻而眠,联床夜话的,子时过后才各自睡着。
  当夜,阿弦却也又做了一个梦,正是有关虞娘子的。
  看样子,像是在申州的郇王府。
  郇王李素节似是病了,大夫侍女们穿梭不停,又捧了药送上来。
  李素节却并不喝,举手把药碗扔在地上,咳嗽道:“你们都出去,不必伺候,一个都不要在我面前。”
  众人畏惧,忙都退下了。不知过了多久,是虞娘子端了汤碗走了进来。
  榻上李素节听见动静,才要喝骂,回头见是她,便哑口无言。
  虞娘子道:“殿下不吃药,这病怎么才能好?”
  郇王道:“我若是死了岂不是更好,你就可以回长安去了。”
  虞娘子道:“殿下如果这么盼我回长安,也不必死,就说一声,我即刻就走了。”
  郇王色变,瞪大双眸,仿佛是怕她立刻走掉。
  虞娘子看他一眼,端了药碗过来:“好好地吃了吧,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跟小孩子闹脾气?”
  李素节本似乎要发怒,但听了这句,那眼圈便飞快地红了,他转过头去,一语不发。
  虞娘子又唤道:“殿下……”
  李素节道:“你们都不用理我,若是早点死了,我也就解脱了。”
  虞娘子沉默:“我知道你心里苦。”
  李素节身子轻颤,忽然举手掩面,虞娘子眼睛微红,举手板着他的肩膀:“听话,把药喝了。”
  郇王不喝药,却一把将她抱住:“别离开我!”
  那药几乎都洒了出来,虞娘子一愣,继而轻声道:“你喝了药再说。”
  郇王把药接过来,仰头喝了:“我什么都听你的,你答应我,不要离开我。”
  虞娘子看着他急切的带泪的脸,轻声一叹,张手将他抱入怀中。
  ***
  阿弦猛地一个翻身。
  突然想起虞娘子已经回来了,她忙爬起身来,却发现身旁并没有人。
  忙跳下地,还担心昨夜是自己喝醉了也做了个虞娘子回来的梦。
  门吱呀被推开,就见虞娘子从外走了进来,她笑道:“我正要叫你呢,可巧醒了,快些洗漱,做好了早饭了。”
  阿弦打量着她,终于问道:“姐姐,郇王……郇王想娶你为王妃?”
  虞娘子一听,脸上的笑陡然收住:“你……”她早知道有些事瞒不过阿弦,没想到这么快而已。
  阿弦道:“他是真心想娶你吗?”
  “他……他只是随口说的,”虞娘子勉强一笑,道:“你总该知道,他是王爷,一来亲事未必会由得他自己做主,二来,我的身份也匹配不上……”
  不知不觉说了这几句,虞娘子又后悔,忙道:“不要管这些无所谓的事,横竖我又从没想过嫁人,一辈子是跟在你身边儿的,别说了,快些洗漱了吃饭。”
  她生怕阿弦再追问一样,忙不迭地出门,催人送水进来。
  自打虞娘子回来后,筹备婚礼的事便更如虎添翼,崔府派来的人毕竟并不是阿弦贴身跟随的,且还隔着一重,有了她就好多了。
  一些别人想不到的,虞娘子却都会给算计到,有些她们无法近身做不到的,却也可以都交给虞娘子。
  不知不觉,过了四月,眼见到了五月中旬,天气渐渐炎热起来,也距离婚期更近了。
  阿弦自己原本没十分在意,只仍按部就班地去户部当差而已。
  然而不管是在部里,还是素来相识的那些官员们,以及街头巷尾已经认识了她的百姓,若是会面,无不面上带着会心而奇异的笑意,弄得她也有些“尴尬”。私下里就对虞娘子抱怨:“我现在知道戴面具的好处了,至少不会有人认出你来。”
  虞娘子笑道:“他们也没有恶意。”
  阿弦道:“但有时候那种过分好奇的好意,却也叫人有些承受不了。”
  “这才是开始呢,”虞娘子说,“以后若是嫁了过去,仍是免不了被人盯着猛看,有那些没出息的,还得背地里指指点点呢。”
  阿弦长叹了声:“被人盯着当怪物似的瞧,实在讨厌的很。”她忽然又说:“奇怪的是,他们只对着我死命的打量,那天我瞧见阿叔,眼睁睁看他走过,却没有人敢直直地盯着他看,更没有人敢拦住他颠三倒四地胡说,实在不公平的很。”
  虞娘子笑出声来:“何止那些人,我瞧见天官,至今也仍得屏息敛气,哪敢大胆地胡乱张望?”
  这日,阿弦要递一份公文给尚书省,出门的时候,恰遇上了周兴。
  对这位昔日曾“共事”过一段时候的大人,阿弦总有种“敬而远之”的本能,虽然周兴看似为人不错,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见了阿弦,并不过分亲近,也并不显得冷淡傲慢。
  可虽然他的举止行径不算讨厌,但那股本能地“厌憎”感仍是挥之不去。
  周兴道:“女官辛苦,天热,女官怎么不叫底下人代步?”
  阿弦便敷衍:“因是要紧公文,且要当面解释,所以才来了。都事从哪里来?”
  “我方才也有公干往吏部走了一趟,”周兴说罢,忽地似想起一件事道:“我看吏部有个叫高建的,据说是陈郎官……哦不对,现在该改称为右卫将军了,是你们的同乡?”
  在半个月前,圣旨下,陈基被提拔为金吾卫右卫将军,这也是让臣民为之意外的另一件事,毕竟武懿宗才遭贬斥,本以为身为武氏女婿的陈基,前途也到此为止了,没想到竟然会再度高升。
  阿弦见他提到高建,只得道:“是啊。不知怎么了?”
  “没什么,”周兴干瘦的脸上冒出笑意:“只不过我听犬子说之前在豳州跟女官认识,还多承蒙过女官的教诲,没想到咱们这几个人竟是这样有缘。”
  的确有缘,不过大概是什么孽缘。
  阿弦也只得干笑了声。周兴道:“既然都是同乡,改日我做东,大家聚一聚,不知女官肯不肯赏脸?”
  阿弦本要一口拒绝,然而想到“周利贞”,反答应了。
  周兴笑道:“好的很,等我再约一约右卫将军,只是他如今越发贵不可言了,想必也难请的很。”
  自户部回到怀贞坊,才进门就叫嚷身上热,虞娘子最知她的意,先前早叫人准备了洗澡水,当即赶了她去。
  阿弦洗漱完毕,却见家里来了个意外的客人,竟正是太平。
  之前两人在宫内相认后,对太平而言,就像是生活中多了个可以信赖跟倾诉的对象一样,她年纪正小,是个爱玩闹的时候,恨不得阿弦天天都在宫里陪她,奈何阿弦身份无法公之天下不说,且还是朝臣,有正经的差事要做,偶尔休沐,也不至于天天就泡在宫里头陪她。
  且武后又暗中劝诫太平,不许她总是一味地同阿弦亲近,免得被有心人趁机大做文章。
  这次,却是因为大婚之日渐近,太平实在无法按捺,缠磨了武后数日,才终于得了她的允许,带了武氏兄弟出宫,来到怀贞坊探望。
  阿弦见太平身着男装,不施脂粉,看着就像是个清秀的小公子,只是她冒着天热而来,脸红红地带着汗意。
  阿弦关切道:“怎么这个时候来了?”回头对虞娘子道:“姐姐,你调的凉茶给公主殿下端一碗来喝。”
  虞娘子笑道:“才已经给殿下盛了一碗,不敢再多给,怕吃多了凉的肚子疼。”
  太平笑道:“我才没有那么娇弱呢。”
  身后武攸暨道:“殿下还是不要再喝了,万一腹痛,回去后皇后娘娘知道,下次就不肯放你出来了。”
  这话对太平最为有效,她便哼道:“你要是不回去说,母后怎么会知道?”
  武攸暨道:“娘娘明见万里,就算我们不说,她也未必不知道。”
  太平冲他吐了吐舌:“马屁精。”
  武攸暨脸色一黑,转过头走出门去。武攸宁笑道:“阿暨也是为了公主着想。”
  太平道:“他心是好的,就是太小心眼了。”
  太平因好不容易出来,便又撺掇阿弦道:“这会儿正是外头最热闹的时候,咱们出去逛街玩,可好?”
  阿弦许久没有出去玩耍,见太平兴动,自己也有些心动,只是毕竟太平身份特殊,阿弦便道:“还是不要了,天黑,恐怕不安全。”
  太平道:“怕什么?我有侍卫,你又会武功,再说,也没有人认得我呀。”她跳起来,得意洋洋地撩起袍摆,原地转了一圈。
  若武攸暨在跟前,也一定会出言劝止,但是武攸宁见她兴致勃勃地,不忍出言扫兴,就只看阿弦的意思。
  阿弦还是想拦住她,便推辞道:“我才洗了澡,出去又是一身汗,不如改日吧。”
  谁知太平因跟她有些熟络,早知道她是个心软的,便跳到她跟前儿,一把抱住手臂,扭来扭去地央求:“我都快要闷死了,好姐姐,陪我出去吧。”
  这一声“好姐姐”,听在虞娘子跟武攸宁的耳中,只当是公主撒娇口没遮拦而已,可是对阿弦跟太平而言,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阿弦对上太平央求的眼神,果然无法再忍心拒绝,只得无奈地叹了口气:“堂堂公主,这像是什么话?快松手。”
  太平知道她答应,高兴地笑道:“我知道你对我最好啦。”
  虞娘子在旁看到这里,在阿弦出门前,便悄声提醒:“一定要看好了公主,千万别生什么意外。”
  阿弦答道:“姐姐放心就是了。就算我自己命不顾,也要看好她。”
  虞娘子一愣,太平已迫不及待拽着阿弦去了。
  虞娘子走前一步,望着两人离去的身影,心怦怦地跳了起来。
  ***
  两人出了怀贞坊,一路往平康坊而来,身后武攸宁跟武攸暨两人隔着三四步远跟着,武攸暨埋怨道:“这是怎么了,出宫就罢了,还纵容她出来乱逛,若有个万一怎么办?”
  武攸宁道:“嘘,不要这么高声,给公主……咳,给她听见了又要不高兴了。”
  “哥哥只怕惹她不高兴,可不知道如果真出了事,你我都吃不了兜着走的。”
  “乌鸦嘴!公……这是多长时间才出来一次,哪里就这么巧遇上事?再者说,女官也答应了的。”
  武攸暨听他抬出了阿弦,这才嗐叹了声:“唉,都是你们惯的她。”
  两兄弟亦喜亦忧,前头太平却高兴的几乎手舞足蹈。
  一来太平的确太长时间不曾出来乱逛,二来,这却也是头一次跟阿弦一起玩耍。太平像是被圈在围栏里太久了的小马驹,蹦蹦跳跳,忍不住地要到处撒欢。
  阿弦见她如此开心,却也忍不住暗中开怀。
  太平一路走,一路买了许多物件,有吃的糖糕,点心,有玩的皮偶,面人,还有两顶帽子,几件衣裳,用一个大竹篾筐子盛起来,给武氏兄弟拎着。
  阿弦看看那满载的竹筐,对太平笑道:“买了够多了,是不是该回去了?”
  太平张开双臂,长长地吁了口气:“我今日才算痛快了。”突然她嗅到空气中有一股奇异香味,便揉着肚子道:“我饿了,不如吃了饭再回去吧!”
  阿弦见她眼睛骨碌碌乱转,知道她一时不舍的就回宫,便道:“那好,只是吃了饭的话,一定不能再耽搁了。可要答应我。”
  太平满口应承,磕头虫似的点头:“好好好。”
  两人才要进酒楼,突然有个人从前方而来,叫阿弦的名。
  阿弦笑道:“赵姑娘,你怎么在此?!”
  赵雪瑞道:“你猜。”
  阿弦早看见在她身后不远处,站着一道熟悉的影子,却只装作不知道的。不料太平的眼睛更尖,笑道:“哎呀,是另一个要当新郎官的人!”
  赵雪瑞一听,脸上微红,却不怪太平的唐突,只是又扫了一眼太平,才要问阿弦这人是谁,猛然认出是公主,一惊之下才敛了笑容,却不知道要不要立刻见礼。
  阿弦见她脸色变了,知道她认出了太平,便笑道:“不妨事,是出来闲逛的。不要张扬。”
  太平也道:“赵姑娘,你这样容光焕发,得意的很啊,我倒要先恭喜你啦。”
  赵雪瑞紧张之意减退,含笑低头:“多谢公……”
  太平咳嗽了数声:“我肚子饿了,你们要不要一起吃饭?”
  赵雪瑞哪里敢跟她同桌,便借故推辞。阿弦笑道:“好了,你快去吧,不要让少卿等急了。”
  太平偏促狭道:“就是,你们将是小两口了,若是我们掺杂在中间,就不好亲亲爱爱了。”
  赵雪瑞满脸通红,阿弦忙道:“赵姑娘,改天见。”拉着太平转身就往酒楼里去。
  武氏兄弟抬着筐子跟在后面,赵雪瑞红着脸,正要转身,却见袁恕己已经走了过来。
  赵雪瑞低声道:“你是不是……早看出了阿弦身边的是公主?”
  袁恕己淡淡道:“我早告诉你不要过去了。”
  赵雪瑞略有些窘,越发低低道:“我也是多日不见阿弦了,心里怪想念的,你不要生气,以后你说什么,我自听就是了。”
  袁恕己不置可否,只轻叹了声。
  赵雪瑞道:“他们上去吃饭了。还叫我们也去呢。我寻思不好相处,就借故辞了。”
  袁恕己扫一眼楼上:“你做的对,咱们走吧。”
  袁恕己等赵雪瑞回身,才也转身,两人并肩离去。
  却不妨在二楼上,太平探头在窗户边儿,打量着底下两人,笑道:“这赵小姐,生得那样斯文娴静,我还当她是个内向文雅的性子呢,没想到却是看错了,很大方嘛。”
  阿弦啼笑皆非:“你又瞎说什么。”
  太平咕咕笑道:“我听说他们的婚期就定在六月底,这还有几天了?就按捺不住地双宿双飞了。”
  阿弦忍不住叱道:“越发说出好听的来了!还不打住。”
  如果是在以前,被阿弦斥责,太平一定会怒跳三尺,可是现在,因知道彼此身份,非但不觉着不快,反而很是受用。
  太平吐吐舌头:“这有什么,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
  阿弦笑道:“我怀疑你从哪里听来的,你再胡说,我就告诉皇……”
  阿弦本要说告诉武后,一想到这是外头,且这话听起来……实在太过亲密无瑕了,阿弦便低下头,拿了杯子喝茶。
  太平却早就明白了她的意思,便乖乖地从窗台上爬下来,靠坐阿弦身旁,娇笑道:“好,我最听话了,你可不要告我的状。”
  武攸宁跟武攸暨坐在对面,武攸暨倒也罢了,武攸宁大为诧异:不知道向来娇纵任性的公主,为什么居然对女官“言听计从”。
  阿弦做主点了菜,太平又嚷嚷着要喝酒,阿弦当然不许,太平就故技重施,又缠在她身上撒娇。这次阿弦却铁了心不答应。
  两人都是男装,阿弦自小男装,当然是以假乱真,让人看不出雌雄,太平因年纪小,如此打扮,自然也如个清秀美貌的小男孩儿般,只是她不似阿弦一样,全然不知道掩饰,又因撒娇之故,举止里透出女孩的做派,武攸暨跟武攸宁就罢了,旁边坐中的人见了,却未免生出一种绮念来。
  有个吃得半醉,握着酒杯摇摇晃晃走近,对太平道:“小兄弟,你想吃酒么?只管到我这里来,你要喝多少都使得。”
  太平虽不懂这人色迷迷的眼神是什么意思,却也嫌他身上酒臭神情猥琐,便啐了口:“谁要喝你的酒?一定是臭的。”
  那人笑道:“你来尝尝看我的,自然就知道是极好的滋味了。”
  武攸宁武攸暨两人,比阿弦年小,又比阿弦阅历少,一时没有想到这人话中藏着的意思。阿弦却听了出来,当即转头道:“滚开。”
  不料那人见阿弦面容清丽,又透着些新鲜的英气,更是心动:“你们两人如果一起来的话……更好。”
  他身后的众人闻声大笑起哄。
  阿弦本来不愿意在这里生事,但听到这里,手轻轻一握。
  武攸宁武攸暨终于也反应过来,武攸宁蓦地站起身来。
  突然肩头被人一拍,武攸宁回头,见阿弦也站起来,俯身对他道:“在这里看好公主。”
  阿弦迈步上前,对那醉汉道:“你过来,我们私底下说几句。”
  那人色迷心窍,只当有好事等着自己,便笑嘻嘻来抱阿弦,阿弦反手握住他的手腕,拉着下楼。
  跟醉汉同桌的几个人见状,生怕错过了好热闹,纷纷起身继而连三地也下楼了。
  剩下武氏兄弟陪着太平,太平本要追去,武攸暨道:“女官让等着,你总不会又不听她的话吧?”
  太平道:“那一桌有四个人,万一吃了亏呢?”
  “那也是你招惹出来的。”武攸暨忍不住道。
  武攸宁忙打圆场:“好了好了,女官既然叫他们下去,一定胸有成竹,都不要争执了。”
  太平因不服武攸暨那句,气鼓鼓地站起身,偏要下楼,武氏兄弟忙站起身来,却见太平跑到楼梯口,还未迈步下去,就跟正上楼来的一个人撞了个满怀。
  只见来者两鬓苍然,但一张脸却是绮靡颓艳,煞是好看,太平本来正要恶人先告状,一抬头看见这张近在咫尺的脸,顿时就愣住当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