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探幽录 第334章 夤夜闯宫 阿弦

第334章 夤夜闯宫
  阿弦不顾虞娘子的阻拦, 仍是急忙跳出门去。
  她也并未告诉说是去哪里, 虞娘子要叫住, 却哪里比得上阿弦腿快。
  那几个崔府派来的管家娘子, 原本听说阿弦出去吃酒, 已颇为腹诽,如今三更半夜才回来, 又听仍要出去, 一时都皱眉不已, 觉着实在是太过破格了。
  虞娘子直奔出去,却见阿弦从后院拉了一匹马出来,出门后翻身上马,疾驰而去!玄影如一道黑色闪电,飞快地跟在后头。
  虞娘子看着她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心里又恐慌起来。
  她回身入内, 将到内堂, 见几个管家娘子站在一处, 窃窃私语。
  见虞娘子回来,有两人便走过来道:“娘子, 女官又去了哪里?”
  虞娘子摇了摇头, 其中一人道:“这样深夜, 都要宵禁了,女官一个人在外头走动可使得?”她们明明是看不惯阿弦如此行事, 却拐弯抹角, 只说担心她的安危。
  虞娘子心忧阿弦, 顾不得理会她们,不过因为这些人的多嘴,反而提醒了她。
  虞娘子不疾不徐道:“能让阿弦如此着急的,一定是性命攸关的大事,或者是朝廷里了不得的公务,她毕竟不似咱们一样,除去要嫁人外,其他都跟朝臣是一样的,职责所在,各位当然都比我清楚。”
  众人听了,才有哑口无言之意。虞娘子回头吩咐丫头:“快把外头的小厮叫一个进来。”
  丫头领命去后,虞娘子又对众人道:“夜深了,且都回去歇息罢,想必女官要做什么,还不必跟我们这些人一五一十的交代,我们也操不起那个心,毕竟我们又不当官,知道了也不懂,只会瞎着急。”
  虞娘子说罢,撇下羞愤的众人,便往二门上走去。
  正那丫头叫了小厮来,虞娘子道:“你快去崔府,最好悄悄地,别惊动太多人,你告诉崔天官,说是女官不知为了什么要紧的事跑出门去了,也不知去了哪里。让他心里有数,该如何裁夺都使得。”
  那小厮领命,也忙牵了一匹马去了。
  ***
  且说阿弦飞马出门,不去别处,却顺着朱雀大街一路往北,朝着太极宫的方向而去。
  此刻已经开始宵禁,路上有巡城兵马经过,看见有人飞马而行,忙过来拦阻。
  阿弦扬声道:“不要拦着,我有急事要进宫!”丝毫也不耽搁,挥鞭打马而去。
  那些巡城士兵们见如此无礼,有的大叫“岂有此理”,主张追回来,有人却道:“瞎了你的狗眼,这是女官,跟咱们右卫将军是乡党,这样的交情你敢去拿人?”
  另一个道:“下个月还将跟天官成亲了呢。她这么晚要进宫,也是有恃无恐的,因为二圣特许她自由宫内行走,皇帝都特许了的人,你倒是要狗拿耗子地去咬,真是寿星老上吊,嫌命长。”
  几个人碎碎念,说笑了会儿,便不去理会。
  且说阿弦转过太极宫,来到大明宫宫门前,因为已过二更天,宫门早就关了,几个侍卫见有人来到,举刀厉声喝止。
  阿弦翻身下马,将腰牌摘下:“我是女官,有要事要进宫面圣。”
  几个侍卫当然认识她,可是自古规矩,入夜后宫门紧闭,不管任何人都不许进出。
  虽然阿弦有御赐令牌,但也抵不过这自古以来的金科玉律,毕竟若宫门擅自打开,或引发别的不测,这可是诛九族的大罪。
  阿弦这会儿倒是后悔没有答应太平今晚上留宿宫中,但是谁能想到此一时彼一时呢?阿弦不敢退让:“我有急事,一定要即刻进宫!”
  她知道这些侍卫为难,便又想出一个法子:“劳烦你们入内通报一声,暂时不必惊动陛下,只去告诉皇后,皇后如今必然在含元殿里,只需要跟她说一声就是了,传我不传,皇后做主。”
  众侍卫面面相觑,终于,其中一人道:“女官跟我们的陈将军是旧识,交情亦好,如今陈将军正在宫内当值,我们便传信将军,看看他是不是肯在皇后面前替您报信吧。”
  阿弦一怔,便又谢过。
  谁不知武后比高宗更加厉害严明,这样深夜,如果站在宫门前的不是阿弦,早给侍卫们毫不留情地拿下了。
  而且这样晚了贸然去打扰武后,自然也是担着风险的,虽然这侍卫统领如此说,阿弦却也吃不准……陈基会不会替自己传信,就算传了,以武后那种心性,会不会破例召她进宫。
  方才她报武后的名,是因为另一种用意——想要尽快确认她的安危。
  如今却又有些后悔,生怕武后严苛,不肯接见,倒是不如报高宗的好,可是已经晚了。
  宫内外的守卫自有传信之法,那统领往内报信,大概三刻钟后,沉重的宫门终于破例为她徐徐打开。
  ***
  站在门内接阿弦的,正是陈基本人。
  阿弦顾不得道谢,连陈基询问她“到底何事”的话都不回答,她一路几乎小跑,陈基快步都追不上,想了想,索性不去追了,远远地跟在后头。
  阿弦则风一样疾奔向含元殿,玄影跟她并驾齐驱,入内之后,果然见武后人在灯影之中,面前堆着一些书籍,并些奏折之类。
  阿弦自打进殿后便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武后,越靠近,越觉着这人虽在眼前却似乎不真实,忙又擦擦眼睛看的明白仔细些。
  武后瞥她一眼,见她也不做声,更不行礼,便问道:“听说你在外叫要进宫面圣,怎么了,这半夜在闹什么?”
  阿弦听着这熟悉的威严的声音,鼻子一酸:“我……”语不成声,急忙打住。
  武后则道:“如果真有急事,快些说来,不要耽搁了。我破例叫人给你开宫门,不是让你呆站在这里嗫嚅的。”
  阿弦吸吸鼻子,低下头去,双眼里的泪却在瞬间纷纷地跳落地上。
  武后见她一言不发,疑惑道:“你怎么了?”
  地上玄影仰头望着阿弦,“呜”地叫了声。
  武后皱眉看去:“怎么把这狗也放了进来了?当这里是什么地方。这样毫无规矩。”
  阿弦勉强压住满心酸楚的泪:“我一时情急,就、就忘了,娘娘恕罪。”
  武后虽不知发生何事,可是听出阿弦声音不对,她把手中的书册放下,站起身来。
  一直走到阿弦身旁。
  就在阿弦想要后退的时候,武后举手轻轻抬起她的下颌,却见阿弦满面泪痕,双眼里还蕴着大颗泪滴,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看着甚是可怜。
  “出了何事?”武后双眉深锁,心中一瞬间掠过许多念头。
  阿弦眨了眨眼,泪滚落后,眼前的人更加清晰。
  她试图解释:“我只是……”
  ——这张清晰的脸,在明崇俨车内的梦境之中,却全不是现在的表情。
  那是一张极度痛苦而狰狞的脸,让阿弦甚至不能忍心回想。
  就像是高宗所说“她对人所做的事情都落在她自己身上”,以前是王皇后跟萧淑妃,现在是……武后。
  幸而那一段梦境,“尚未成真”。
  阿弦望着武后近在咫尺冷肃的容颜,想到自己梦中所见,这一刻,不知道是该为庆幸皇后无事而欣慰,还是为了自己……那些说不出的情绪而难过。
  “没什么。”阿弦不敢再说。
  武后又看了她一会儿,撒手道:“没什么你竟然夤夜闯宫?实在胡闹。不过……既然是你,那就罢了,只是你记住,以后再不许如此逾矩,不然的话一定严惩不贷!”
  “是……”阿弦强忍着哽咽,不许自己在武后面前再落任何泪。
  武后心头一软:“好了,又没有说你什么,不要哭了……你……”
  武后正要说这么晚了,让阿弦在宫内留宿一夜,阿弦忽道:“娘娘,我还想、还想见见陛下。”
  武后欲言又止,狐疑:“这么晚了,你见皇上做什么?”
  阿弦道:“我……”话到嘴边顿了顿:“之前听明大夫说他的旧疾犯了,所以想来看看。”
  武后一愣,仔细看了阿弦半晌:“你……”
  这会儿,她忽然有些疑心阿弦是因为担心高宗,所以才夤夜闯宫,但是,之前她着急地来见自己的时候,那种神态,却又不像是为高宗而来。
  任凭武后如此精明睿智,却也理不出头绪,只定神道:“如果你是担心陛下,明日再来也就是了,何必要闹得人仰马翻,天下轰动呢?明日此事传扬出去,不知道又要有多少不必要的非议了,你要知道你现在的身份是朝廷女官,还是崔府将来的长媳,已经不是之前那个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无所顾忌的……”
  说到这里,武后便收住了。
  阿弦一字一句听着,有些无法呼吸。
  她很想说“我并没有想那么多,只是太担心娘娘而已”。
  但如果那样,武后必然要问她为何担心。
  阿弦要如何回答?
  难道她要照实说:我在梦中,看见了陛下把你做成了人彘,就跟当初你对待王皇后跟萧淑妃一样?!
  ***
  如果武后不信,大概只会把这个当做是阿弦恶毒的梦境。
  但是,如果她信,这件事才会更加的一发不可收拾。
  阿弦当然不想看到武后出事,却也不想拿李治冒险。
  武后揣测不透,长叹了声:“这时候陛下只怕早就安歇了,你既然要见,那么我便叫牛公公带你过去就是了,不过陛下若是睡了,你就不要打扰他了,最近他的精神不大好,每天都要服安神汤才能睡着。”
  牛公公领着阿弦出了含元殿,往高宗的寝殿而去。
  路上,牛公公忍不住问道:“女官,到底是怎么了不得的事,您要这么晚了才进宫?平日里陛下盼着您来,都盼不到呢。”
  阿弦无法开口。
  牛公公笑道:“您可别怪我,我只是多嘴问问。当然,您喜欢什么时候来都成,您瞧,方才娘娘都没有怪罪呢。”
  阿弦笑笑,但是她低着头,牛公公自然看不见这个笑,他只是若有所思地说道:“不过,陛下这么疼爱您,平日里你倒是多进宫来陪陪陛下才好,近来他的头疼发作的厉害,又怕您见了难过,所以也没叫人宣您进宫,陛下毕竟是有些年纪了……”
  阿弦正在想方才武后的言行,听了这句,夜色里双眼不知不觉又湿润了。
  牛公公送了阿弦来到寝殿,先悄悄地打听伺候高宗的内侍:“陛下睡下了不曾?”
  那宦官低声道:“方才服了汤药,才躺下,还听着有些翻腾呢,大概是没有睡实落,怎么了?”
  牛公公不便直说送阿弦过来,只道:“娘娘担心陛下,特让我来看看。”
  宦官却早也看见旁边的阿弦,心头一动问道:“女官怎么这时侯来了?先前听底下议论说女官才进宫来了,我还当他们说胡话呢,竟是真的?”
  他们在这里,说话本是极小声的。谁知里头高宗道:“谁在说女官?”
  原来高宗病弱之人,格外敏感,夜里睡不着,有丁点儿响动都听得仔细,何况是自己格外上心的人。
  众人见瞒不住,忙入内禀报,高宗早坐了起来,叫阿弦入内。
  数日不见,灯影下的皇帝似乎憔悴了许多,阿弦几乎能看见他眼角横亘的皱纹,跟鬓边雪了的发丝。
  他的眼神里也透着些许疲倦,可还是眼底带笑。
  阿弦忘了什么行礼,径直走到跟前,小声问:“我吵醒了您吗?”
  高宗笑看着,笑容在灯影下显得格外温和:“我本来就睡不着,正想着有个人说说话呢,可巧你就来了,果然是……”
  牛公公早就同周围的宦官宫女都退下了。
  高宗才握着阿弦的手道:“知父莫若女啊。”
  阿弦觉着自己太不争气,泪发疯似的要往外跑。
  她打定主意来见高宗的时候,本是要以言语旁敲侧击,询问高宗对待武后的意思,是不是真的对她起了恨意动了杀机,乃至于要把王皇后萧淑妃的惨事重演。
  虽然另一方面阿弦不信高宗会有如此狠毒心肠,可是梦境中的一切都实现了,而且只有一夜的时间,她不敢拿武后的性命来赌高宗的仁慈,这才不顾一切地要进宫面圣。
  但是,如今面对这样慈蔼的皇帝,要阿弦怎么开口询问那些残忍的话?
  可阿弦虽然不说,高宗却知道她绝不可能无缘无故半夜进宫,双眸望着身边人,高宗问道:“你这么晚了跑来,一定是有什么大事发生,说罢,是怎么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