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探幽录 第341章 大婚 阿弦

第341章 大婚
  周国公武承嗣满面春风,不知正在跟旁边的人说着什么。
  今日武承嗣进宫, 却是因为武后终于给他择了一门极好的亲事。
  那女孩子便是大理寺卿郑勇之女, 郑勇为人处世虽然颇为中庸低调, 但他出身乃是荥阳郑氏,其女又素有品貌双全的美名,倒是符合了当初高宗建议给他找个高门出身女子的本意。
  先前武后把此事跟武承嗣说明,——虽然武承嗣心里最想娶的并不是这位小姐, 但是谁叫对手太强大, 退而求其次, 倒也不错。
  武后见他很温顺的答应,心里也格外喜欢,便又嘉勉了几句,叫他去向高宗谢恩。
  武承嗣在高宗寝殿谢恩退出, 正听身边的人说起那荥阳郑家如何如何了得, 萧子绮又道:“听说崔府的二公子,也跟郑氏的女孩子结了亲。以后这崔家跟殿下是不是就有了连襟之谊?”
  武承嗣哈哈一笑。
  正说着, 就见阿弦跟崔晔站在前方。
  武承嗣看见阿弦, 心里还感慨着, 双脚已经带着他身不由己走到跟前儿:“听说女官跟天官先前也在宫内,我还遗憾没见着呢,好歹没有错过。怎么,今日是为了什么事, 两个一块儿进宫来了?”
  武承嗣笑着, 飞快瞥了瞥崔晔, 就又笑吟吟地看向阿弦去了。
  阿弦却顾不上回答他,只是看着武承嗣身边的那人。
  她不像是崔晔般涵养功夫到家,两只眼睛里透出惊怒跟一丝骇然。
  就算知道萧子绮对武后怀恨难解,也知道他大胆回到长安,但是……进宫?这在阿弦看来,简直是自寻死路的做法,萧子绮就算再丧心病狂,也不至于做出这种事,而且还是如此正大光明大摇大摆的。
  萧子绮的笑容,就像是冬日里的阳光,虽然看着金灿灿的,却叫人察觉不到一丝暖,反而寒意凛然。
  他不等阿弦跟崔晔开口,就先道:“见过女官,天官。”
  阿弦冷冷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萧子绮面不改色道:“是随着殿下进宫来着。”
  武承嗣在旁“啊”地一声叫了出来,似乎别有意味,引得阿弦侧目,不知道他怎么了。
  武承嗣笑道:“我还以为吴先生你说谎,原来竟是真的。”
  阿弦道:“周国公在说什么?”
  武承嗣道:“吴先生曾跟我提到过他认得你,我还当他乱讲的不信呢,这会儿才信了。”
  阿弦皱眉看想萧子绮,嘴里却是问武承嗣:“是吗?不知道这位吴先生,是怎么提到我们认得的情形的?”
  萧子绮淡然笑道:“当然是实话实说了,我同周国公提起,是之前在女官南下的时候,有一日歇在我的庄子里。”
  阿弦倒吸一口凉气,这人果然是胆大包天到匪夷所思的地步。
  萧子绮笑道:“其实……我还以为女官会贵人多忘事,不记得了呢。”
  阿弦听见自己咬牙的声音:“先生所做的那些事,惊世骇俗,令人忘了也难。不过我想不到,你居然会来长安,还……”
  她的目光一动,掠过萧子绮看向他身后的大明宫。
  萧子绮当然明白她指的是什么:“这长安城里好歹也有几个旧日的相识。”看一眼崔晔,萧子绮又笑对阿弦道:“我想他们想的寝食难安,到底要亲自回来看一看才安心。”
  同样一句话对不同的人而言,有不同的效果。
  在阿弦听来这简直是极为阴森而□□的威胁预言,但是在武承嗣看来,却像是旧友重逢叙旧寒暄那么简单亲切。
  武承嗣笑道:“先生可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多情之人呀,怪不得表兄那么推崇你,在信中百般要我重用你,万万不能亏待。”
  阿弦问:“表兄?”
  “就是我三思表哥,”武承嗣对阿弦向来是十万分耐心:“吴先生原本是表兄的心腹,甚是珍爱的,表兄想给他谋个长安的差事,就让他来找我了。”
  武承嗣虽然生得不算出色,但是生平最喜欢长相俊美的人,如果又美又聪明就更好了,就如阿弦一样。
  恰好武三思“推介”了萧子绮。
  萧子绮原本是那样的出身,论起才学不输于崔晔,谈吐风雅,相貌又上佳,几乎令武承嗣“一见倾心”。
  其实就算没有武三思的亲笔信,武承嗣也一定会“喜欢”上这样出色的人物。
  无愁山庄里,萧子绮原本是想让猫儿啃食了武三思的,当时阿弦自顾不暇,且也懒得理会武三思,因此竟不知他的死活,只是后来听说武后有意再调他回长安……才知道他居然不知怎么死里逃生。
  可是,萧子绮明明曾想虐杀武三思,以武三思的为人,怎么可能会容许萧子绮无碍,且还助他接近武承嗣呢?
  这会儿萧子绮大言不惭地笑道:“我只不过会些没什么用处的风花雪月,承蒙殿下看得起罢了。”
  武承嗣却振振有辞道:“如果说四书五经是得辛苦研读才能领会的,那风花雪月恰是需要天赋,是世间最难学会的艺能,世间大部分俗物,终其一生只怕也不懂‘风花雪月’四字到底是何意。”
  萧子绮禁不住赞叹:“殿下这话,振聋发聩,细想来竟大有道理。”
  阿弦在旁,有一种如魔似幻之感。
  看着两人此刻谈笑风生的样子,阿弦心想:如果现在在无愁山庄,武承嗣只怕也是极豪华猫食的一种了。
  又因为知道萧子绮的底细,所以不管他笑得如何优雅脱俗,阿弦眼前却只有无愁山庄里殒命的那些无辜冤魂的惨状。不管他看着武承嗣的眼神如何喜欢跟“和蔼”,对阿弦来说,这种眼神,就像是捕食者看着猎物,关爱地打量着究竟该从哪个地方下嘴最为恰当。
  正在此刻,身边一直默不做声的崔晔道:“阿弦,咱们该走了。”
  阿弦一愣,崔晔又向着武承嗣行了一礼:“殿下,改日得闲再叙。”
  这毕竟是在宫门前,不知不觉说了这么久,武承嗣后知后觉,虽舍不得,却仍打着哈哈,同两人告辞。
  在目送两人离开后,武承嗣禁不住抱怨道:“这天官可真是霸道,才说了几句话,就忙着带人走了。”
  萧子绮别有意味:“是啊,真想不到他是这样的人。”
  两人身旁另一名随从道:“之前听街头巷尾传说,天官想悔婚,怎么今日竟看不出一点异样?难道都是胡说的?”
  武承嗣嗤之以鼻:“那当然是瞎说八道,所以我早跟你们说过那些流言不可信,小弦子是他好不容易跟我手里抢了过去的,万万没有再松手的道理。”
  那随从暗笑,心想:“那当初听到两人婚事告吹的流言之后,高兴的手舞足蹈的人却不知道是哪个。”
  萧子绮道:“其实我近来还听到另一个传说。”
  武承嗣似乎把方才驳斥流言的那句话忘了,立即询问是什么传说。
  萧子绮道:“我听人说,天官因为先前在羁縻州受伤太重,身子虚弱不支,只怕寿命不长。”
  武承嗣目瞪口呆:“这是什么意思?”
  萧子绮笑道:“这个意思是,天官如果不想女官很快成为寡妇,最好就不要跟她成亲,除非是有意要害她。”
  武承嗣张着嘴,不知是骇然还是窃喜。
  这会儿周国公心里很是犹豫,一方面不想阿弦当寡妇,另一方面,如果真的当了寡妇,或许自己仍有了机会,因此心里不由左右为难。
  ***
  阿弦同崔晔乘车往回,路上,阿弦道:“我想,把此事告诉皇后,阿叔觉得怎么样?”
  崔晔道:“你想把萧子绮在无愁庄所作所为告诉?”
  阿弦点头。
  崔晔道:“告诉皇后让皇后提早提防也好,只不过对付萧氏族人,皇后要提防的最好方式……”
  阿弦道:“怎么?”
  崔晔不言语,只是回看着她,而阿弦也不必再等他的答案,眼前就出现萧淑妃王皇后的惨状。
  如果把此事告诉武后,不管此事何等的离奇,只要跟“萧氏”有关,武后一定不会等闲视之。
  而已她的手段,会怎么处置萧子绮隐约可想而知,即刻处死只怕是最轻易的惩罚方式。
  甚至……对于已经大部分被流放在岭南且改了本姓的萧氏族人而言,皇后一怒之下到底会做出什么来,叫人无法揣测。
  阿弦道:“阿叔认为我该怎么办?”
  崔晔道:“还记得我曾经说过会给你一个交代么?这件事就交给我好了。”
  萧子绮的身世跟遭遇固然叫人同情,但是他在无愁山庄大开修罗之门,残夺了那许多人的性命,却并不是能说翻开就翻开的,何况他对武后的仇怒之心不休,如今更能出入宫门,着实叫人忧虑。
  但阿弦又不想因为自己一句话,让那更多无辜的人再流血丧命。
  有了崔晔的允诺,终于让她可以暂时将此事抛在脑后。
  ***
  六月初,是袁恕己的生辰,一干相识的客人都来道贺。
  上回袁恕己当街拦崔晔轿子,却“被迫”目睹了那样一幕。
  他虽然临去扔了话给崔晔,但此后到底没有再见崔晔跟阿弦的“勇气”,就算不见面,还总淡忘不了那情形……
  直到今日,阿弦自投罗网。
  跟袁恕己一起想探听真相的是桓彦范。
  因袁恕己正招呼客人,桓彦范拉着阿弦问道:“先前天官跟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天官已向娘娘求了退婚,像是要大闹一场的样子,怎么忽然又风平浪静起来?”
  阿弦笑道:“没有的事,你从哪里听来的这些无稽之谈。”
  桓彦范啐了声:“你能瞒得了别人,还能瞒得了我吗?”
  阿弦道:“既然瞒不住,你怎么还来问我呢?”
  桓彦范吃了个哑巴亏,发狠道:“你不说我也知道,听说你那日闯入了尚书省,也不顾各位大臣正在讨论正事,就把天官抢了出去,一定是跟这个有关对么?你可真敢做,那可是尚书省……”
  阿弦笑:“我喜欢,又怎么样?”气定神闲地吃茶。
  桓彦范看着她,啧啧赞叹:“连强抢夫男的事也能干的出来,小弦子实在是女中豪杰。”他举手连连作揖:“小人佩服佩服。”
  阿弦忍不住笑道:“你可不用怕,我也是极挑剔的,什么人都抢。”
  桓彦范抚胸道:“那我就放心了。”
  阿弦横肘怼了他一下。
  两人坐着闲话片刻,袁恕己回来,一眼看见阿弦,眼前无师自通又冒出那一幕,脸上隐约发热。
  没见面的时候,有千万想问的,这会儿一窘迫,什么话都没了。袁恕己只得绷着脸装作若无其事状道:“你们且坐,我忙得很,待会儿再回来招呼。”
  待他去后,桓彦范方道:“那天我告诉少卿天官想悔婚,本是去找你的,在街上遇见天官轿子,他气冲冲去掀轿帘要兴师问罪,好像从那时候起就不对了,也不知是怎么样?”
  阿弦咳嗽道:“是啊,怎么样?我也不知道,我又不在那里。”
  桓彦范狐疑地斜睨她。
  阿弦觉着自己的脸皮越来越厚,连谎话都说的这样得心应手。
  正说着,高建也来到了,便跟阿弦凑在一块儿,桓彦范知道他们是乡党,又看高建生得黑胖,言语直拙,带着有趣的豳州乡音,便有意逗他说话,又跟着学。
  阿弦因他终于不再追着自己询问,略松了口气,便抬头四处打量。
  正厅门外间又有客人来,袁恕己上前迎着,那客人不知带了一样什么礼物,双手奉上,袁恕己举手接过。
  就在阿弦盯着这一幕看的时候,眼前却又起了奇异的变化,虽然还是袁恕己站在门口迎客,虽然仍是客人献礼,但这客人已经变了。
  在袁恕己对面站着的,赫然正是周利贞。
  周利贞含笑上前,拱手作揖后,又从旁边小厮手中接过一个匣子,略微躬身呈献给袁恕己。
  袁恕己挑眉:“礼物?周都事也太客气了。”
  “不过是个心意而已。”周利贞的身子躬的越发低下去。
  有道是“伸手不打笑脸人”,袁恕己虽对此人丝毫好感都无,但见对方如此,且今日有事大好日子,只得道:“不必多礼。既然如此,我……”
  正想说“却之不恭”,周利贞突然一抬手。
  他的手底,不知何时已经握了一把极薄而锋利的柳叶刀,遽然从下往上一挑!
  两人站的本就极近,周利贞的手又躲在锦匣下面,袁恕己且毫无防范,如此一来,顿时血溅当场。
  ***
  在周利贞突然发难的时候,阿弦猛然往后一倾身子,几乎跌了回去。
  匕首森然嗜血的煞气扑面而来,瞬间叫她脸色惨白。
  旁边桓彦范正跟高建打听豳州的趣事,却见阿弦闷哼一声往后倒身,桓彦范吃惊,忙将她扶住:“怎么了?”
  阿弦惊魂未定,忙摸一摸自己的腹部到胸口,以及颈间。
  桓彦范看着她摸索的动作,不明所以地挑了挑眉。
  高建却经验丰富,立刻问道:“脸色奇差,是不是又看到那些东西了?”
  阿弦咽了几口唾沫,顾不上理会两人,目光慌乱地往外逡巡。
  眼前场景鲜明,是袁恕己在接来的客人,他把客人送的礼物交给旁边的婢女,然后又接迎下一位,有条不紊,从容不迫。
  没有那刀光血影、飞来横祸。
  突然桓彦范在耳畔低低笑道:“究竟怎么?你这样呆看着少卿,若给天官知道了可不妙。”
  阿弦道:“少卿今日请了周兴……跟周利贞吗?”
  桓彦范道:“我不知,但据我猜测应该不会。他跟周都事并无什么交际,至于周利贞只是一名小小仵作……”
  还未说完,阿弦起身往门口走去。她出了门,抽了个空子拉住袁恕己,低低问道:“你请了周利贞或者周兴么?”
  袁恕己早发现她走了出来,听是问这个,心思略定:“没有,我请他们做什么。”
  随口回答完毕,忽又觉着不对,便转回头看阿弦:“怎么这么问?”
  阿弦想到上次夜闯皇宫的旧事,生生把方才预见的那一幕压下,只道:“没什么,没请就好。”
  眼见客人们都到齐了,厅内参差不齐地坐了许多人,大理寺的同僚们外,还有刑部的相识,比如崔升等,兵部的几位,还有一班有些特殊的,是他未来岳父赵监察家里的人。
  正要招呼众人入席就坐,忽然家奴道:“尚书都事府里来人了。”
  袁恕己愕然止步,回头看时,果然看见一道再熟悉不过、却叫人一看就憎恶上心头的身影。
  与此同时,阿弦在厅内也看见了这一幕,当看见此人来到的时候,阿弦情不自禁地站起身来,旁边桓彦范试图拉她落座,阿弦却反而撇开他的手往外走来。
  桓彦范这才发现,外间跟袁恕己对面而立的来者,竟然正是尚书都事周兴之子周利贞。
  周利贞带着恰到好处的笑容走上前,他的身后一名是从手中托着个锦匣儿,周利贞接了过来,双手奉上,口中说道:“家父知道今日少卿的生辰日,特叫我送礼物来给少卿。”
  袁恕己皱眉:“礼物?”
  阿弦在旁盯着这一幕,双目圆睁。
  先前得袁恕己回答,本以为周利贞不来,自己所见的一定只是臆想不会发生,但是……
  周利贞笑笑:“没什么特别,不过是个心意罢了,您请过目。”他望着袁恕己,低头要将匣子打开。
  阿弦胸口起伏,眼睁睁地看着袁恕己仔细打量匣子,而周利贞捧着匣子的手却在慢慢地往匣子下面探去,就像是一条悄无声息的毒蛇,蜿蜒地逼近。
  方才所见将清晰地出现,身体好像被恐惧所占据,隐隐地有些战栗。
  这瞬间,就像是生跟死的对决,又像是那夜她无法拿武后的命做赌所以选择进宫一样,阿弦顾不得再迟疑,她迅速闪身上前,伸手拦住袁恕己。
  将袁恕己用力往后一揽,同时阿弦一脚踢出,狠狠地踹向周利贞。
  少年被一脚踹中胸腹,往后倒飞出去,把身后的两名客人都撞的踉跄倒地,而周利贞手中的匣子落地,露出里面一个洁白无瑕的羊脂白玉手环,因为匣子滚落也随着掉在地上。
  在场的所有人,屋内屋外,无数双眼睛呆呆愣愣地瞪着现在这一幕,直着的脖颈,睁大的双眼,像是发现了自己的活动领地被莫名闯入的豳州特产呆狍子。
  因大家都不大认识周利贞,又不知到底发生什么,只看见阿弦一言不合动手伤人。
  就在这电光火石的瞬间阿弦也看清楚了:周利贞的手中并没有什么匕首。
  她无法相信自己居然又出了错,当即上前,急忙去搜他的双手,袖底,又在腰间探摸。
  浑然忘却了周围还有无数双眼睛盯着。
  忽然手腕被握住,原来是桓彦范过来,低声道:“你干什么?”
  阿弦道:“他……”目光一转看向地上的锦匣。
  袁恕己一直看到现在,顺着她目光一瞧,到底是从桐县就配合无间的,袁恕己知道她如此反常必定有异,当即走过去将匣子拿起来。
  那玉手环已经跌裂了一道暗痕,他将匣子上下左右也打量了一遍,并没有什么异样。
  这会儿周利贞被袁府的小厮扶住,他捂着腹部,脸色雪白,苦笑道:“我哪里做错了什么,招惹了女官不快?我致歉就是了。”
  阿弦紧闭双唇,无法解释。
  袁恕己则笑道:“既然风平浪静,那么就请各位入席,大家痛饮就是了。”又对周利贞道:“抱歉的很。”
  周利贞道:“无妨,别坏了少卿的好日子就是,我且告辞了。”
  袁恕己点头,命仆人相送。
  厅内众人各自定神,重又举杯庆贺。
  刹那间,仍旧歌舞升平其乐融融。
  但是就算没有人刻意去打量阿弦,阿弦仍是觉着自己犯了可笑的谬错,全程窘然,缺言少语,心里恨不得这事没发生过、众人也都不记得。
  但又偏偏知道,这件事自然是才发生的,且很快就会更多关于女魔头的流言蜚语问世,不知这一次又是什么版本而已。
  事后,阿弦见了崔晔,总算能说起此事来,回想那时候的场景,对周围围观众人而言,她只怕是疯了似的行径。
  阿弦自责:“当时就像是中邪般,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就是觉着一切都不对……幸而少卿不是外人。他从不会怪罪。不过我心里也过意不去就是了。”
  崔晔道:“你也是为了他安危着想,他高兴还来不及,又不是真是个心胸狭窄之人。”
  阿弦抓抓头:“但是我到底是怎么了?先前的梦不作数了,这一次所见的,又是假的,虽然这假的倒也并非不好。阿叔,我有些怕。”
  崔晔将她抱住:“再过两日婚期,以后……就是我寸步不离地陪着阿弦,你怕什么?”
  阿弦一愣,笑道:“我怕你寸步不离啊。”忽然想到上次尚书省里听来的话,担忧道:“你不会想去羁縻州吧?”
  崔晔道:“那时候是因为怕总是见到你会忍不住,所以才想及早离开的,其实不必我去,二圣早有了更合适的人选。”
  阿弦这才舒了口气,崔晔抱紧了她,嗅着她身上的淡香:“以后该叫你什么?阿弦,娘子……夫人?”
  阿弦忍不住笑了出声,将头在他怀里乱拱。
  斗转星移,日月如梭,大婚之日疏忽来到。
  阿弦也提早六日前休班,不过就算休班在家,她也并没什么事操心忙碌,因为自有人帮她把事情都接了过去。
  崔府,卢府,以及一个从来能干的虞娘子,将所有要用之物、要派之人等等,尽数准备的妥妥当当,阿弦只要听从虞娘子的吩咐行事就是了,闲暇只是逗逗小黑猫跟玄影,因为这件大喜之事将临,所有的杂事、要事,都先往后推迟,竟是比任何时候更觉着轻松自在。
  除了崔府跟卢府的人忙碌外,另外也因这亲事而忙碌不已暗中焦心的,却是高宗李治。
  虽然天下人不知道,但高宗毕竟心知肚明,那是自己的女儿……又是第一个要出嫁的女孩儿,高宗极想要把这婚事办的天下轰动才好,跟武后提了一次,被武后笑了几句。
  但武后笑归笑,却并没有就不管此事,也特意交代了宫内的六司,帮忙置办些女官需要的婚典之物,宫中典司所做,都是御用之物,平常只有极得宠或者建功的大臣才会得的,表面看来是二圣对女官的宠幸,实际上,也算是为人父母的一点心意。
  高宗仍觉着不足,暗中叫心腹送了六个箱笼到怀贞坊,却都是些金银,玉器,绫罗绸缎,并一些珍奇的古玩之类,——当作阿弦的嫁妆。
  倒是解了虞娘子燃眉之急,她总觉得嫁到崔府那样的大宅子,没有些相应的嫁妆,多少会被人看低些,如今有了这几只箱笼便好办多了。
  箱子虽不多,但虞娘子在权贵之家长大,一看那些金银器,古玩都是稀世之宝,这样的东西随便一件,少到数万,多至百万银两不等,何况有的根本是有市无价。
  阿弦倒是试图辞过,却给高宗笑着劝止。
  箱笼做嫁妆的事虽做的低调,宫内六司帮女官置办婚用之物这件却很快也被传扬的天下皆知。
  二圣都如此关心这门亲事,朝野自然更加轰动,朝野轰动瞩目,主持操办的崔府,卢府,以及阿弦这边的虞娘子,更是半点马虎不得,越是临近婚期,虞娘子越是睡不着,一天至多只睡一个时辰左右,紧锣密鼓尽心竭力地筹备指挥布置一切,忙的分/身乏术。
  阿弦本躲清闲,可见满院子的人都如陀螺般,暗自咋舌,对她来说,最难过的只有一件事——就是被虞娘子催着去换女装,试婚服,众人的紧张也感染了阿弦,随着日期渐近,她竟又有些畏怕之意。
  只是想不到,让她畏怕的不仅仅是现在所感知的一切而已。
  这一日,天还未亮,早起的蝉就迫不及待地在树梢上开始了一天漫长的吟唱。
  但是让蝉觉着气愤的是,这家里的人竟像是彻夜不眠,灯火点了一夜,而且,还抢在她开唱之前就喧闹的很,吓得她开唱的第一声都是颤的。
  崔府的新房,是卢夫人先前新选出来布置妥当的,事先还找了风水先生来看过,断定是个有利夫妻和睦、多子多孙的极佳之位。
  当夜幕降临,新娘的轿子停在门口,卢夫人自觉连日来的种种操劳带来的那轻微倦累都不翼而飞。
  等请了新妇,走了红毯,跨了火盆,射了三箭后……卢夫人喜极而泣。
  崔老夫人笑逐颜开,却发现崔晔在射箭的时候手有些微微发抖,她老人心细,又体贴孙儿,知道他先前还病过一场,且今日已太过劳累……生恐耽搁了洞房,于是便叫了司仪,直接顺势叫他们自入洞房了。
  桓彦范本想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不便错过,至少……要偷听个墙角之类,不料崔升早看出他的意思,便专门拦住他不肯放开。
  桓彦范笑道:“我又不去棒打鸳鸯,听一听又有什么妨碍?”
  崔升道:“谁知道你会听见什么,你那嘴长,只怕又说出去。”
  桓彦范故意道:“你怎么只顾拦着我,你看看……少卿早过去了!”
  崔升信以为真,惊的回头。
  桓彦范哈哈一笑,撒腿就跑,崔升这才看见袁恕己正在窗边不知若有所思地在看什么,自己竟是上当了。
  新房之中。
  喜娘们才搀扶阿弦落座,阿弦就迫不及待地伸出手去要掀开盖头,两个人忙按住她的手道:“不能动,得由新郎官挑开。”
  阿弦忙催促:“阿叔,快快!”
  侍陪的虞娘子忙咳嗽,脸不觉红了。
  两个喜娘跟周围的丫鬟们都失笑,崔晔眼底含笑,可打量着面前身着女装喜服的阿弦,却几乎不舍得动一丝一毫,只盼这会儿的时间过的慢一些,再慢一些,可以让他把所有细细微微的,都看在眼中,牢记心里。
  这一刻,他是身心都俱得安泰,惬意的无法言说的,就像是终于找到了自己身体里缺失的另一半,又或是灵魂终于得到了天上地下跟他契合匹配的那个。
  一念至此,手几乎都有些抖,他深深呼吸,将面前的盖头掀开。
  底下,阿弦的脸被扇面遮住。
  她的扇子本不能随意撤去,但是在崔晔挑开盖头的时候她已经按捺不住,便把扇子往下,当看见他就在面前的时候,阿弦睁大的明眸里多了些笑意,她喜欢地垂眸,半是忐忑,半是不好意思。
  旁边喜娘们顿时又大声鼓噪。虞娘子握住她的手把扇子往上抬了抬……欲盖弥彰。
  崔晔抬手轻轻制止。
  他的面前,是一张薄施脂粉、却已明艳倾绝的脸。
  崔晔静静地端详面前的阿弦,不知道是不是那些人帮阿弦修过面了,眉形略有改变,不再似是先前那样带些少年气的样子,反透出了几分温柔的婉约,倒像是要做“人妇”的模样了。
  眉心贴着金箔描红木兰钿,两颊用胭脂点了面靥,并没有其他样子,只是圆圆两点,同那骨碌碌乱转的晶莹双眸遥相呼应,又多添透了几分灵动的狡黠。
  她的樱唇本就极好看了,如今也只涂了一点红,却更像是一颗樱桃绽,又像是特意标出了一个标记,要引人去品尝。
  他站在跟前,有些恍然失神。
  外间的鼓乐遥遥传来,房间中的喜娘似乎还在说着什么,又有人送了些杯盘碗盏上来,让他照着规矩去做,崔晔本是知道该怎么做的,但是这一刻,却全都忘了,只能任凭她们指引,按部就班地行结发礼,吃合卺酒。
  每一步他都做的缓慢而认真,像是在做什么极严肃的事,一定要做的最好。
  阿弦本有些赧颜,当崔晔勾着她的手,眼神细密绵长地看着她,将杯中酒缓缓一饮而尽的时候,阿弦突然有些触动,她望着崔晔,也将酒尽数喝了。
  喜娘们正要督促再坐床等事宜,外间老夫人派了嬷嬷来,低低同她们说了几句,众人便都行了礼,鱼贯退出了新房,虞娘子走了几步,回头看一眼阿弦,微微一笑,也跟着出去了。
  房门关了起来。
  这个房间终于成了他们两个人的天下。
  不需要做什么需要做什么,全凭掌握。
  阿弦歪头看了眼崔晔,见他仍是那样静静默默地望着自己,阿弦不由莞尔:“怎么还看?”忽然她想起了自己的妆容,举手在腮边的胭脂点上揉了揉,嫌弃说道:“像是台上唱戏的,是不是很难看。”
  “不,是最好看的。”崔晔握着她的手,拉到唇边,先是轻轻地亲了下,又略用力亲了两下。
  阿弦试图缩手,笑道:“你饿了么……”
  “嗯……”他低低回答,缓缓倾身过来。
  “干什么?”阿弦睁大双眼,其实知道他想干什么……这双靠近的眼睛里正透出她熟悉而隐隐害怕的炽热光芒。
  “阿弦知道。”他低低回答。
  “我不知道。”阿弦的脸色变得比胭脂还红,坚决不肯承认。
  “没关系,”他揽住她往后倾的肩,唇擦着她的脸颊滑到颈间:“我教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