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探幽录 第348章 孩子 阿弦

第348章 孩子
  崔晔疾步赶到阿弦身旁, 才要去握阿弦手腕,她却陡然挥刀掠来,动作又快又狠。
  幸而崔晔机变,闪身避开的同时握住腕子, 微微用力, 那刀子就落了地,发出“当啷”一声。
  崔晔低低唤道:“阿弦!”手上顺势一带,便把她拉入怀中。
  阿弦挥刀之间仿佛已耗尽了全身力气,无力地伏在崔晔身上。
  崔晔本想看看她是否受伤, 听了这颤声呼唤,便探臂将她拢在胸前。
  “阿叔?”阿弦如梦初醒。
  贴在他胸口,整个人似乎安稳了许多,她长长地吁了口气,忽然说道:“我杀了……”
  崔晔一震,却不等阿弦说完,便探手将她的嘴轻轻捂住。
  此时袁恕己因也反应过来,正走到两人身旁,恰好听了这一句。
  正崔晔转头看向他, 两个人的目光在瞬间相对, 彼此已经明白对方的心意。
  ***
  袁恕己早转身回到门口, 他扫一眼院中的人,确认先前从这房子里跑出去的杂役们都在, 几名验官也并不曾外出, 袁恕己便道:“谁是第一个发现现场的?”
  有两人呆呆痴痴地挪步出来。
  袁恕己道:“你们看见了什么?”
  那两人哆哆嗦嗦, 道:“我们听见了周仵作的叫声,不知他怎么了,又怕他是有什么吩咐,没想到过来看的时候,才发现他已经、已经被杀死了……”
  “那凶手呢,可曾看见?”
  “凶手……”其中一人抬头,呆愣看了阿弦一眼。
  袁恕己喝道:“快说!”
  那人猛地一抖,才说道:“我们只看见、看见女官握着刀……其他就不知道了。”
  “我问你凶手,不是问谁握着刀。看见凶手亲自杀人了没有?”袁恕己疾言厉色地问。
  “没、没有!”两人结结巴巴回答,“没看见凶手。”
  “不错,做证供最关键的是不要信口胡说,自己看见什么就说什么,不要靠着臆测就自行推断,寻找真凶查明真相,是属官要做的事,不是你们要做的,你们自作主张添油加醋,反会误导判案,都知道没有?”
  两人垂头惶惶然答应。
  几名验官听了,震惊之余心里明白——周利贞被残忍杀死,粗略地看这手法,分明像是那连环杀手所为,可是现场只有女官一个手握凶器,如果说要找凶手,仿佛女官是最大的嫌疑人。
  但是袁恕己如此呵斥了一顿,这意思自然是不许大家多嘴,他是在维护女官。
  可是……之前阿弦还曾在此痛殴过周利贞,倘若说这一次变本加厉地动手杀人,倒并不是不可能的,非但不是不可能,反而有极大的嫌疑。
  其他人倒也罢了,其中一名验官鼓足勇气道:“但是少卿,女官……先前气冲冲地来找周利贞,如今周利贞偏偏被人杀死,那女官她是不是……”
  “不必你提醒,我自会审讯明白。”袁恕己不等他斟酌说完,便生硬打断。
  “在我查明此案之前,都不许将此事随意传嚷出去,谁若是擅自走漏消息,我便视作给真凶通风报信处置。”
  众人噤若寒蝉,不敢反驳。
  袁恕己说罢回头,却见阿弦肩头像是被什么划破了,从破损的衣裳底下露出雪白的肌肤,袁恕己愣神间,崔晔早把外面的罩衫脱下,给阿弦披在身上。
  将阿弦打横抱起,崔晔道:“少卿,她受惊匪浅,待调理之后,再配合少卿调查。”
  袁恕己本为阿弦担忧,心里无数话想问,众目睽睽之下,只简单道:“好。”
  崔晔抱住阿弦,往外而行,才走出了殓房,突然看见迎面来了一队人,当前的一位,竟正是太子李贤。
  崔晔没想到李贤会追到这里来,当即止步:“殿下。”
  李贤盯着他怀中的阿弦,不免看见她脸上的血渍,他上前一步,却又忍住:“她怎么了?”
  崔晔道:“里头出了事,受了惊吓,殿下放心,我带她回去休养。”
  李贤好不容易将目光从阿弦面上移开,他盯着崔晔,又过片刻才道:“我方才听说……”缓缓说了这句,李贤却又缄口,只温声道:“好,老师且去吧。”
  崔晔听着他前一句话,心头一动,但这会儿不是说明详细的好时机,何况阿弦的安好才是首位,当下略微欠身,抱着阿弦出门去了。
  李贤站在原地,前方一步之遥就是殓房,底下的随从有些忌惮:“殿下,还是不去那晦气地方了吧……”
  李贤心中飞快想了想,便命人留在原地,他自己进了殓房。
  因为被袁恕己约束,这院子里的验官,小吏,杂役们都立在廊下,规规矩矩不敢妄动,都留意屋里的情形,并没有发现李贤到来。李贤见大家屏息静气,仿佛被施了定身咒一样,他便不去惊动,悄然地迈步进了房间。
  才进门,那股血腥气扑鼻,几乎让李贤窒息,同时他看清楚了地上那惨绝人寰的场景,他本能地后退了一步。
  与此同时,这些人也发现了是太子驾到,忙纷纷见礼。
  袁恕己方才正在查看周利贞的“尸首”,见有人进门的本以为是大理寺中人,没想到竟是李贤,只得也上前见礼。
  李贤竭力定神,却又极力不去看那尸首:“少卿,这是怎么回事?”
  袁恕己道:“是寺内仵作被杀了。”
  李贤问道:“是……被谁所杀?”
  袁恕己道:“尚且不知,需要详查。”
  李贤看看屋外等候的众人,对袁恕己使了个眼色。
  袁恕己随着他来到窗下,李贤低低道:“你说不知?那外头为何说是女官所杀?”
  “什么?”袁恕己失声,几乎色变,“殿下哪里听来的?”
  李贤道:“先前我见崔老师匆忙离开,生怕有事,叫人打听……我的人就从大理寺的看守护卫那里听来的。”
  “这不可能?!”袁恕己睁大双眸。他跟崔晔几乎是第一时间赶到,虽然有很多人目击,但所有验房之人都在场,且又严命他们不许泄露,没可能外头知道的这样快?
  ***
  且说崔晔抱了阿弦上马,本是想回府中,但是这幅模样回府,给那些下人瞧见,一定又会哄闹传说,不免惊动长辈。
  一念之间便只带了阿弦回怀贞坊,一边差人去家里请虞娘子过来。
  把阿弦放在内室榻上,丫头送了水来,崔晔取了帕子拧干,给她把脸上的血都擦去。
  温水落在脸上,却有些凉浸浸地,阿弦转头看着崔晔,眨了眨眼,忽地说道:“阿叔,我杀了他。”
  崔晔的手一停,确认屋内无人,门口丫头听不到这里来。崔晔恍若无事般,安抚道:“好了,不许再说了,这案子少卿接手了,他会查的。”
  阿弦摇摇头道:“不用查了,是我杀了他。”
  崔晔正要给她擦洗手上的血,闻言握紧她的手道:“不许胡说。”
  阿弦道:“阿叔,你怕吗?”
  崔晔心头悸动:“我只是不想你……说这些没凭证的话,你现在需要的是休息。”
  阿弦定睛看着帐顶:“不是没凭证的,我杀了他,但是我不后悔。如果……如果让我再选一次的话,我还是会杀了他。”
  崔晔窒息,但是看着阿弦恍惚的模样,他欲言又止,只是起身又换了一块儿干净帕子,重又给阿弦擦拭双手。
  脸上跟手上都干净了,崔晔道:“来,把这衣裳脱了。”
  阿弦一震,本能地抗拒:“不!”
  崔晔道:“都污脏了,换下来不要了。”
  阿弦愣愣看了他一会儿,才不做声了,崔晔小心地将她身上的“血衣”换了下来,细看身上,并没有伤痕。
  至此,方松了第一口气。
  崔晔自取了一件新袍子,给阿弦披上,系了带子。他摸了摸阿弦因才擦拭过而格外湿润的脸:“好了,现在好好地睡一觉,”
  阿弦原本面无表情,听到这里,才宽慰地笑了一笑,道:“是啊,我终于可以好好地睡一觉啦。”
  终于不用担心周利贞再去残害她所珍视的那些人了,所以不觉着后悔。
  这一种杀机是从桐县的时候就种下的,只是那时候还没有勇气,也没有决心跟狠心,但是现在……高建的死像是一个警钟,让她后悔莫及,早知如此,就该在桐县他还叫蒲俊的时候就杀了他!
  阿弦缓缓躺倒。
  崔晔坐在旁边,见阿弦闭上眼睛,他的双眸里才禁不住地透出忧虑之色。
  忽然阿弦喃喃道:“阿叔,别让少卿为难,我知道杀人者死,都不必为了我费心啦。”
  崔晔的眉头紧皱:“阿弦!”
  阿弦道:“我只是做了我一直都想做的事,就像是阿叔以前告诉过我的一样,有些事我一定要去做,就算是……双手染了鲜血……也不会、后悔……”
  那是在崔晔带着她往长安来的路上,遇到拦路抢劫杀人的贼徒之时,他教诲的。
  没想到她会在这个时候,用到。
  崔晔俯身,轻轻地将阿弦抱住:“你这个傻孩子。”
  阿弦虽闭着双眼,却摸摸索索地探出手臂,将他拦腰环抱。
  ***
  抱住崔晔,把脸靠在他温暖的胸口的时候,阿弦镇定了好多。
  原先在心底晃动的之前的那些场景,才像是阴云遇到阳光般,悄悄地暂时退散。
  先前她因过度担心袁恕己,到大理寺找寻,他偏不见。
  又听说是去了殓房,正好击中她心中担忧的那点。
  当她冲到大理寺,却见周利贞手持凶器,正在解剖一具尸首。
  也许是关心情乱,阿弦紧张过度,却见他手上揪着的那血淋林地头颅,正是袁恕己的脸。
  那血肉模糊的五官,几乎将她击溃。
  她的头疼得更加厉害,血管里突突地个不停,几乎要炸开,而眼前的血红色一层层蔓延,逐渐把眼前所见都遮蔽住了,天地景物,凶徒尸首,都浸在一团浓的化不开的红色血影里。
  诡异的红影之中,周利贞转身:“女官?”
  阿弦道:“你在干什么?”
  周利贞将那头颅提高了些,道:“是师傅让我拿这个来练习的。”他笑的谦卑无害,像是个好学而勤劳的学徒。
  但是阿弦却忽然在那红影里看见了另一个周利贞,他神情阴郁,低头打量那头颅,啧啧道:“这样是不是有些太可惜了?先切断了喉咙,整个人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首,又有什么趣味?”
  而先前的那个周利贞因见阿弦不言语,便又说道:“女官怕是误会了我,这案子的确不是我做的,那个高建也跟我无冤无仇,我实在是冤枉。”
  他旁边那阴郁的周利贞却狞笑数声,道:“无冤无仇?那小子是桐县的仵作,所有桐县出来的人都该死!是他们,是你们,逼得我走投无路的,只可惜还没干完,就被你们打断了,实在是让人心里不快。”
  阿弦死死地盯着那两道看似截然不同,实则一样的身影,隐约有些明白,这个阴郁的周利贞,是周利贞内心的化身,这才是他的真心话。
  阿弦道:“为什么……对他,有什么你该直接冲着我来。”
  周利贞仍是笑的极谦卑:“女官……是在说笑么?莫说我并非凶手,就算是凶手,也断不敢对女官有什么非分之想。”
  阴郁的周利贞接口:“你想知道我的非分之想是什么吗?就是用这把刀子,划开你的衣裳,先在喉头切开一道,慢慢地放血,至少半个时辰死不了,又会让人无法动弹,然后,我就可以……”
  他肆无忌惮地目光落在阿弦身上,看她的目光就像是她完全赤/裸。
  阿弦反而镇静下来:“住口。”
  周利贞摇头:“女官不信也就罢了,横竖……少卿已经还我清白了。”
  说到“清白”的时候,他的笑里透出了几分怪异。
  旁边那个笑的越发刺耳:“不错,袁恕己已经还我清白了,你又能怎么样?”
  他突然走到阿弦身旁,道:“我知道你怕什么,你无非是怕我对他不利,怕我像是杀死高建一样也杀死他……当然你可以放心,我不会的,我现在只是练习而已,绝不会把那么珍贵的目标杀死,等我知道如何折磨人才会让人最为痛苦,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那时候我才会动手,那时候我才会从中得到更大的乐趣,怎么样,你满意吗?女官……”
  他探头往前,伸出猩红的舌头,舔向阿弦的颈间。
  就在这时,阿弦挥手,将原本放在案上的刀子攥住,同时顺势往外一撩。
  电光火石,身边的周利贞消失不见。
  眼前的周利贞诧异:“女官?”
  阿弦眼前所见尽数赤红,她握着刀子一步一步逼近周利贞:“我说过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我也说过,一旦被我发现异样,我会……在律法能够审判你之前亲自杀了你。”
  周利贞眼神微变:“你……你不能!”
  阿弦道:“你已经杀了两个无辜的人,杀了高建,我不会再冒一丝风险让你得逞。”
  周利贞皱眉:“我说过我没有杀人!你这才是滥杀无辜!”他似乎有些惊慌,转头叫道:“来人,来人啊!”
  “你认也好,不认也好。”阿弦一步上前,挥刀斩落。
  周利贞踉跄后退,堪堪避开:“你疯了?你疯了!”
  阿弦紧闭双唇,腾身跃起。
  周利贞躲了两躲,忽然叫道:“少卿!”
  阿弦手势一停,正欲回头,周利贞合身上前,一把攥住了她的手腕,他的手劲居然奇大,手掌更是冰冷潮湿,被他碰到的瞬间,阿弦心底蓦地涌出无数难以形容的场景。
  那些场景……来自周利贞的心底,是他那些无法宣之于口的最为可憎可鄙肮脏阴暗的欲想。
  像是被一条冰冷滑腻的蛇缠住一样,阿弦几乎无法动弹,几乎作呕。
  周利贞则抬手,在她肩头稍微用力,他假惺惺道:“女官请住手!”
  “嗤啦”,肩头衣裳已经挣开了一道口子。
  他的目光凝滞在肌肤微露的那处,才透出几分难以言说的恶意跟自意,突然喉头一疼。
  鲜血喷涌而出,飞溅在阿弦的身上脸上,与此同时似乎还有无数尖利的惨叫。
  那人的肉身在眼前倒下,一道幽魅的影子却缓缓在跟前出现。
  周利贞看看地上自己的尸首,又看向满面沾血的阿弦,因暴怒而面容狰狞:“你终于如愿以偿了,贱人!”
  双眼火辣辣地,几乎无法看清眼前,阿弦伸手要去揉眼睛,却觉阴寒入骨。
  那是鬼魂贴面而来,尖利的獠牙似乎想要将人生吞活剥,嘶吼道:“我不会放过你……我要让你后悔莫及……哈哈哈……”
  像是想到什么至为恶毒的计谋,发出了令人不寒而栗的笑声。
  下一刻,在阿弦神智恢复之初,所见的便是满地零落的尸首。
  她几乎忘了发生了什么事。
  直到崔晔跟袁恕己的到来,直到崔晔上前抱住她,身上那股阴魂不散的寒意才消失殆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