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探幽录 第350章 爆闻 阿弦

第350章 爆闻
  袁恕己跟狄仁杰双双往外, 正遇见崔晔陪着阿弦而来。比起先前, 阿弦显然已经镇静了好些, 只是脸色仍有些不太正常的泛白。
  在狄仁杰跟崔晔见礼的时候, 袁恕己不由问道:“怎么不多休息些时候?”又看崔晔一眼, 奇怪他怎么不拦着阿弦。
  阿弦道:“是我求阿叔送我来的。我、有话要跟少卿说。”
  袁恕己定了定神:“里头说话。”
  狄仁杰则道:“我来了半日, 也该走了。”
  因为他毕竟不是大理寺的人了,知道阿弦这会儿所说的, 一定是有关案子的内情, 所以刻意避开。
  袁恕己道:“改日再说话。”
  狄仁杰点点头, 又对崔晔道:“天官也请留步。”
  狄仁杰去后,袁恕己领着两人进了自己书房之中,问道:“想跟我说什么?”突然心里头有一股不安。
  阿弦道:“我……”她先看一眼崔晔,低头道:“少卿,人是我杀的。”
  袁恕己早在落座的时候心里就惶然, 生恐听到不想听见的, 却终究猝不及防而不可避免的来临了。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袁恕己有些焦虑,忍不住又瞥向崔晔,却见他只是静默坐着, 面无表情。
  阿弦点头:“是。少卿你听我说。”
  将经过同袁恕己一一说明, 阿弦道:“我不想瞒着此事,让你为难, 我的确杀了周利贞, 但后来……他是怎么变成了连环凶杀案子一样, 我就不知道了。”
  阿弦只记得自己杀了周利贞, 然后他的阴魂暴怒,然后……再度“醒来”的时候,却是崔晔来到。
  袁恕己沉默。
  他在想方才狄仁杰跟自己说过的话。此刻竟跟阿弦所说的有些契合起来。
  然而最难的是如何去证明。
  但是在这之前,更出现了另一件至为为难之事。
  那就是,阿弦已经亲口承认杀死了周利贞,不管后来那些七零八碎的手法是否她所为,杀死周利贞这件事却是无可否认。
  袁恕己觉着头在一圈一圈地涨大,他将目光投向了崔晔。
  至此,崔晔缓缓道:“凶器是周利贞的,他以言语挑衅,性命要挟,阿弦只是自保。”
  袁恕己心中闪念,脱口说道:“不错,这是过失杀!”
  按照《唐律》六杀的律法,过失只杀,是“耳目所不及,思虑所不至”犯下的罪罚,准以钱财赎罪,算是最轻的处罚方式了。
  看着阿弦怔怔的眼神,袁恕己稍微松了口气。
  ***
  明崇俨看着面前跃动的一点烛火光。
  他有些心神不宁。
  武后命袁恕己去查连环杀人案,私下里却又叫他留意此事动向。
  他派出鬼使,叫他们去寻访真相,他们果然不负所望。
  鬼使们很快找到了真凶。
  确切的说,并不只是一个真凶。
  连环残杀案子迄今为止,包括周利贞在内,有四名死者。
  第一名死者是坊间一名小商贩,极为寻常的一个人,膝下一子一女,据说这人脾气有些暴躁,喝醉了酒常常殴打子女。
  第二名被害者是个教坊女子,除了水性杨花之外没什么特别。
  第三人高建。
  第四人周利贞。
  而问题是,杀死那中年商贩的,是他才十一岁的儿子。
  杀死教坊女子的,是一个想娶她却遭到拒绝的浪荡子弟。
  杀死高建的,却是一个跟他素不相识的人,若说有什么牵连,仅仅是在路上跟他撞了一下。
  明崇俨得到鬼使回报的消息之后,瞠目结舌,几乎以为是鬼使跟他开了个不好玩的玩笑。
  他提笔写完最后一行后,这种感觉更令他觉着心情糟透了。
  因为据鬼使所说,杀死第四个周利贞的,竟是阿弦。
  明崇俨对着鬼使交代的名姓,枯坐了半宿。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是把这名单呈给武后,还是干脆一把火烧了。
  他甚至想过,把最后一行涂去,或者干脆说并未查明。
  但他又知道,这种欲盖弥彰的手法是瞒不过武后的。
  最终明崇俨还是将这名单递呈给了武后。
  明崇俨以为武后会大怒,至少会流露不悦之色。
  可是让他意外的是,武后只是从头到尾扫了一遍,脸上除了略有些疑惑之色外,再无其他。
  然后她问:“可知道为什么是这些人?”
  明崇俨道:“不知,想要天后过目后,再决定要不要给大理寺,叫他们详细去核实侦办。”
  武后颔首,然后她提笔,饱饱地蘸了墨,把最后一行划去。
  看着墨渍在眼前一点点干了,武后对牛公公道:“把这个给大理寺袁少卿。让他去查。”
  等牛公公去后,明崇俨才问道:“娘娘这样做,少卿会不会更加疑心?”
  武后淡淡一笑:“他不会,他跟我是一样的想法。”
  明崇俨挑眉,武后道:“不然我为何要他主持审理此案,就是因为知道他会如此,他会维护阿弦,不管她是不是凶手,而我要的就是他这样做。”
  明崇俨迟疑:“娘娘这么维护小弦子?”
  “不然呢,”武后这才露出一丝无奈的神情,又笑了笑:“大概是因为感染了陛下那份心软的毛病,我不维护她又维护谁去?你是不是觉着我太意气用事了?”
  明崇俨笑着摇头:“不,我觉着您这样做,才是……真正的天后娘娘风范。”
  武后哈哈一笑,却又缓缓地敛了笑容:“我虽不知道那孩子为什么要杀周利贞,但是我知道她的品性,能逼得她忍无可忍,一定有非为不可的理由,只是她太傻了些,竟闹得如此轰动,先落了人的话柄,唉。”
  明崇俨道:“女官毕竟从来不是那种擅长私心谋划的人。”
  武后笑道:“这点儿可真不像我。”
  如果武后想除掉一个人,只怕在谈笑风生间,那人已经消失无踪了。
  明崇俨见武后毫不讳言,心头才轻松了些。可转念间却道:“虽然已经查明了真凶,但是这案子仍是处处透着蹊跷,如今只能先等大理寺再进一步探查。”
  武后道:“好。你再继续追查,看有没有更多发现。”
  明崇俨领命退出来之后,揣手往外。
  才走数步,就听身后有人叫自己,明崇俨止步回头,见来者是太平公主。
  太平道:“明大夫,你去见母后,都说了什么?”
  明崇俨含笑道:“请殿下恕罪,有些话殿下还是不知为妙。”
  太平道:“你不必瞒我,这两天父皇跟母后都在操心女官杀人的事,你是不是也是因为此事?是母后交代了你什么,你是不是查明白了?”
  太平倒是机灵非常,这几个问句连环地扔过来,且正中要害。
  明崇俨只得回答道:“殿下不必多问,等大理寺的判定就知道了。”
  太平皱眉,有些不高兴:“连我都不能说么?哼……你们可都真齐心呀,都只瞒着我。”
  明崇俨知道她毕竟小孩子心性:“毕竟这案子有些太血腥,不是殿下适合接触的,殿下还是别问了,倘若我擅自跟你透露了什么,给娘娘知道,却是会责罚我的。”
  “母后才不会舍得责罚你呢。”太平嘴快地回答。
  明崇俨一怔,却仍泰然自若地笑道:“倒也是,不过……也许娘娘会责罚公主呢?”
  太平脸色微变,恼怒地嘟起了嘴。
  明崇俨见她终于无声,才要告辞,脚步移动:“哦,对了。”
  他回头问道:“殿下,我听说当初女官给了你一个护身符,你现在可还带在身上么?”
  太平一愣,继而道:“连你也都知道了,是谁说的?是女官?哼……”
  明崇俨带笑否认:“不,并不是。殿下该知道,有些事并不需要人告诉我。”
  太平脸色缓和了些,她摸摸胸口道:“是呀,我一直带着呢。”
  明崇俨微笑:“好好,那就好了,那我先出宫去了。”
  明崇俨别了太平,一路出宫,上马车之时,心里又沉甸甸起来。
  鬼使能够查明凶手,却无法查明更多。这才是让明崇俨最为担心的。他自觉就像是被蒙在一个巨大的黑色的口袋里。
  明明距离真相一步之遥。
  却偏偏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
  大理寺中,袁恕己接到了明崇俨亲手书写的凶嫌名单。
  匪夷所思,袁恕己虽然不解,但毕竟知道明崇俨之能,这可是连阿弦也倍加推崇的人。
  他忙传令属下,命兵分三路,按照吩咐分别去那商贩家拿其子,去那妓/女的相好家拿那浪荡子,以及那个曾经跟高建“撞”了一撞的路人。
  很快三人就被捉拿到大理寺。可是三人却都懵懂恍惚,不知为何被拿了来。
  袁恕己决定一个一个的审问。
  头一个商贩的儿子,生得并不高大,反显得有些瘦弱,明明已经十一岁,看来就像是不到十岁一样,绝对瞧不出是个能用那样残忍手段杀人的。
  若非对明崇俨有着跟对阿弦差不多同样的信任,袁恕己几乎要大笑荒谬。
  但是审问之下,却发现了端倪。
  这小孩子因不知为何被拿来大堂,却也不敢隐瞒,袁恕己问什么他答什么。
  这孩子道:“父亲喜欢吃酒,每次吃醉了都会打我们,那一次还拿着刀想要杀死娘亲,我去拦着,还给伤了手臂呢。”
  袁恕己道:“那你可恨他么?”
  小孩子道:“我、我是有些恨他的。”说到这里,就呜呜地哭了起来,像是受了委屈,又像是害怕。
  袁恕己用了十足耐性:“你哭什么?”
  小孩子道:“我想,是我害死了父亲。”
  袁恕己一惊:“为何如此说?”
  小孩子抽抽噎噎道:“父亲被害死的那天,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我梦见我杀死了父亲,我把他的头砍了下来,还有他的手,脚,我玩的好高兴,心想他再也不能打我们了。但是……但是当我醒来,才知道父亲真的死了!”
  他索性大哭起来。
  袁恕己悚然无声,此刻旁边负责去拿人过来的捕头靠前,低低对袁恕己道:“我问过那家人,那妇人无知,说发现他死掉的男人那日,这孩子就在那男人身旁,满身满脸的血……一声不吭傻呆呆的,大家都以为他是受惊过度了。”
  袁恕己有些不敢再审,却仍硬着头皮叫传第二人。
  那浪荡子上堂跪了,毕竟是在大理寺,不是寻常等闲地方,先气虚起来:“是、是为什么拿我?”
  袁恕己故意道:“你东窗事发了,还问个什么?”
  浪荡子眼睛直了直,忽然叫道:“不、不关我事,不是我做的!”
  袁恕己喝道:“你还敢抵赖?还不把详细同本官一一说来,但凡有半点隐瞒,让你尝尝大理寺刑讯的厉害。”
  那纨绔子弟向来只知道享乐,哪里能受得了这个,便慌张说道:“大人,当真不关我的事。”
  原来,因为他对那女子动了真心,便一心想让她恢复良人身份娶之,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这人苦缠几次不成,反被羞辱,心里暗恨,那日路过,见女子又接纳了新欢,气上心头,就悄悄地潜入宅子。
  这人哭丧着脸道:“大人,我只是想吓吓她而已,谁知道她真的就被人杀死了,我、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居然还在她身旁,满身的血,还拿着刀……我害怕被人看见误会是我,所以急忙又偷偷跑了出来。”
  提审第三个“路人”的时候,这人声称自己不认得高建,只是那日夜间在街头闲逛,不知为何迷了路,醒神回来的时候发现身上竟沾着血,还以为在哪里跌了一跤而已,却突然又看见手里握着一把牛耳剔骨刀,也不知从哪里弄来的,惊得他把刀扔在水渠里,一路飞奔离开原地。
  虽然知道在那地界发生了杀人案子,却总不信是跟自己有关。
  这三个人,一个是受害者瘦弱的小儿子,一个是秘密潜入的情人,一个更绝,是个根本不相干的路人。
  就算是追查凶手,也绝不会找到他们身上去。
  袁恕己一连审问了三人,心中有数,这一来,岂非跟狄仁杰的那说法不谋而合?
  如果只是阿弦一个也就罢了,现在出来了三人,而崔晔所说的那“过失杀人”,岂不是正相合?
  可就在袁恕己终于心头宽慰,想要把此事告一段落的时候,坊间却传出一个更叫人惊心动魄的“流言”。
  这流言如此的骇人听闻,甚至比先前连环杀人案子还轰动。
  这流言俨然就是——这位鼎鼎大名的户部女官、卢家义女、崔家长媳、以及近来连环杀人案的疑犯,其实并不是什么卢家的义女,而是……当初据说已经身死的安定公主。
  这注定轰动于世的流言,就像是藏在炭火堆里的一点火星,陡然间爆发出来,就是燎原之势。
  在惊骇之余,朝野跟坊间又酝酿飘出更多的阴谋揣测,比如,安定公主若是没有死,那当初王皇后岂不是白白地背了黑锅,王皇后被废,跟萧淑妃一起被做成了人彘,落得如此下场,岂不可叹可恨可怜?
  又有说,怪不得女官会是杀人凶手,毕竟生母如此凶残,女随其母,性子自然也是凶残狠毒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