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探幽录 第352章 造化 阿弦

第352章 造化
  “我知道你。”
  突然, 一个声音传来,打断了阿弦的思绪。
  开口的是那杀死高建的、瞪着自己双手看的路人。
  阿弦抬头,对上路人望过来的眼神,他继续说道:“我听说过你的很多事, 他们都说你、都说你能通灵,是不是真的?”
  阿弦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尤其是在这时候。
  这会儿, 那发呆的孩子跟撞墙的青年却也听见了这人的话,那孩子突然道:“我也听说过女官会通灵, 能见鬼,你真的能看见吗?”
  阿弦还未回答,那孩子却站起身, 踉踉跄跄来到她的身旁,求道:“你要是真的能看见鬼, 那能不能看见我爹?”
  “你爹?”阿弦诧异。
  那孩子道:“是,你告诉我爹,不是我,不是我杀了他的!”他似十分着急而害怕, 又哭了起来,边哭边道:“不是我,别怪我。”
  阿弦愣了愣, 然后沉声说道:“我看不见你爹,但是你不必担心,不管是做人还是做鬼, 他都不会再伤害你了。”
  小孩子仰头看着她:“真的?”
  “真的。”阿弦回答。
  “那……你知不知道,是不是我杀了我爹?为什么他们都说是我?”小孩子胆怯地又问。
  阿弦虽知道真相,但要跟这么小的孩子解释附体之事,似乎会有越说越乱的嫌疑,何况这种事又天生是极难说清,就算说出来,也未必有人尽信。
  阿弦缄默了片刻,郑重说道:“你只需要记得,这并不是你的错。”
  小孩子似懂非懂,迎着阿弦的眼神,却终于点了点头。
  “你能不能看见翠红?”是那青年忽然间双膝着地扑了过来。
  阿弦摇头。
  她没看见所有被害者的鬼魂在此,不管是商贩,妓/女,还是高建。一无所得。
  青年满脸失望跟不甘:“为什么看不到,你不能能通灵吗?”
  阿弦道:“对不住,让你失望了。”
  “原来是骗人的。”青年愤怒地望着她,“什么女官,那么大的名头,一定是因为崔天官的关系,才能在朝堂里招摇撞骗,你这骗子,骗子!”
  阿弦只是淡淡地垂眸,不愿跟他争吵。
  那路人却半带小心地问道:“我前天听见狱卒们私下里议论,说什么女官其实是皇帝跟皇后的亲生的,是当初传说已经死了的安定公主,是真的吗?”
  青年愣住,猛地回过头来:“什么?公主?”
  路人:“可是如果这是真的,那么就可以解释了为什么朝廷会允许一个女人当官了。”
  青年呆呆道:“公主?她是公主?这怎么可能?安定公主之前不是被废后害死了么?”
  路人道:“据说外头都是这样传的,究竟真假不知道。”
  “难道……”青年瞪大双眼看了阿弦半晌,喃喃说:“不是靠崔家,是因为是公主才能当官吗?”
  阿弦听着青年跟路人的话,不由想起很久前武后跟自己提过的那番话,当初武后不许她嫁给崔晔的时候就曾提过,若是嫁了高门,以后不管自己如何作为,一定会被说是借了男人的光。
  没想到亲耳所听,竟是在这种情形下。
  ***
  外间脚步声急促靠近,然后是门锁响动。
  几个人都看向牢门处,是袁恕己现身,他向着阿弦一点头,招了招手。
  阿弦还有些迟疑,袁恕己等不及,他闪身而入,不由分说地握住阿弦的手拉着她出外。
  牢门在背后又关了起来,阿弦道:“少卿,你干什么?”
  袁恕己道:“今日在殿上已经说明白了,案子已结,你不用再留在这里。”
  阿弦道:“已经判定了吗?”
  袁恕己点头:“是,已经判定,只需要些交接而已。你不必理会这个,我会跟崔晔交代,待会他会来,你就跟着他回去就是了。”
  阿弦回头看一眼牢房的方向,问道:“那他们呢?”
  袁恕己道:“都是一样的‘过失杀’判罚,我的书吏会通知他们的家人,按律行事,不用担心。”
  袁恕己领了阿弦出了牢房,先带她回自己房中,叫她先洗了手脸,此刻书吏早备了糕点跟茶水送上来,袁恕己催促她喝茶吃点心。
  阿弦毫无食欲,只是碍于他的盛情,便吃了半块饼。
  趁着这个时间,袁恕己又把之前殿上的情形跟她略交代了,道:“陛下叫我跟狄仁杰一块儿查……也许还会要问到你。”
  阿弦道:“问到我什么?”
  “比如跟朱伯之前的一些事。”
  阿弦低下头去。过了会儿才说:“如果查到最后,会查出什么来?”
  袁恕己道:“当然是真相。”然后他停了一下,对阿弦道:“你怎么了,是觉着这样不妥么?”
  阿弦犹豫道:“我不知道。”她的身份会成为某些人的负累,比如皇后。
  原本她已经打定主意一生也不去泄露这秘密的。
  袁恕己见她脸色仍不大好,便安慰道:“总之先把这一关过了,也不用怕往后,毕竟有我在,……也有狄御史,之前为了你的事,他特意来找我分析案情,还说自己不能对你的事袖手旁观呢。”
  阿弦笑道:“狄公竟这样深情厚谊。”
  袁恕己道:“不止是他,许尚书,卢国公,小桓等,都为了你的事着急的很,天官我就不说了,那是他份内必为的,总之我们这些人,都跟你是一块儿的,知道么?”
  阿弦点点头:“我知道了,多谢少卿。”
  袁恕己很想再揉揉她的头,可是毕竟今时不同往日,就算他们心无芥蒂,到底阿弦是嫁了的人,以前还想着给崔晔找些麻烦,现在……
  总之都看在阿弦的面上。
  袁恕己道:“你谢我么?这一次的事,算起来起因也只在我,幸而如今有惊无险,倘若你……”他叹了声,释然地一笑:“阿弦,虽然这话有些太肉麻了,但我仍是想告诉你,认识你,实在是我三生有幸。”
  “果然很肉麻。”阿弦向他笑笑,抬手在他手臂上轻轻地拍了拍。
  两人相顾而笑之际,外间传来书吏的招呼声:“天官到了。”
  袁恕己对阿弦叹道:“这人终于来了。好了,让他带你走吧。”
  说话间,崔晔已经走进门来,他跟袁恕己很快地目光一对,便走到阿弦身旁,把她上下扫了一遍:“怎么样?”握住手,只觉得手上冰凉。
  “我很好。”阿弦回答。
  崔晔道:“我带你回府去。”
  说了这两句,崔晔转头望着袁恕己:“多谢少卿,我带阿弦回去了。”
  袁恕己道:“天官不必客套,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只不过如今外头流言满天飞,天官要多加留意才好。”
  崔晔道:“多谢提醒。”他们之间本有的那一点心结,不知从何时开始已经消弭于无形了。
  三人作别,崔晔带着阿弦出门,虽然大理寺不比别的地方,但一路往外,仍收到不少异样的眼神。
  崔晔扶了阿弦上车,自己也跳到车上,车门关起来后,就迫不及待地抱住了阿弦。
  将人紧紧地搂在怀里,感觉心里才踏实。
  阿弦把脸贴在他的胸前:“干什么呢?”
  崔晔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而已。”
  阿弦笑了笑,又问道:“我要回崔府吗?”
  “那是当然了,不然去哪里?”
  “老太太可知道了吗?案子的事,还有……”阿弦问。
  崔晔一顿:“是,她老人家问过我话了。”
  “老太太是不是不高兴了?还有夫人……你是怎么回答?”
  崔晔道:“不妨碍,祖母的脾性你是知道的,母亲也当然是最以你为重,之前已经催问过我好几回了,若非我拦着,是要来探望你的。”
  阿弦略觉宽慰。
  回到崔府,崔晔先带阿弦去见崔老太太,正卢夫人也在,老夫人神情谈吐一如寻常,简单地问了几句,无非是受没受过苦,如今无事了就天下太平了之类的话。
  但虽然并没有流露出什么别的意思,可阿弦总有些觉着老夫人跟先前似乎有些不同了。
  之前是真心格外地疼爱自己,会把她搂在怀中赞怜,但是现在,虽看着和蔼,却仿佛多了一层谨慎的疏离。
  崔晔是个明白人,在两人略说几句后,就借口说阿弦才回来,要先去解一解晦,带了阿弦出来了。
  才出门,就见玄影从廊下离弦之箭似的奔了过来,阿弦正要俯身将它抱住,身后卢夫人跟了出来,叫住两人。
  卢夫人望着阿弦的脸,终于将她的手握了一把,口中说道:“回来了就好。不用想太多,好生歇息,把身子调养起来最要紧。”
  阿弦感动,谢过夫人,同崔晔自回了房中。
  虞娘子早就望眼欲穿,于是伺候着先去洗澡,阿弦到底是累了,几乎又在浴桶里睡着,是崔晔将她抱了出来,本要叫醒她吃饭,可见她如此困倦,便只得先不打扰,任由她饱睡一场。
  崔晔本想守着阿弦,怎奈手边的公事繁忙,便叫虞娘子照看好,自己先去吏部。
  虞娘子在房中看护阿弦,眼见天色渐暗的时候,阿弦醒了过来。
  虞娘子早叫人准备吃食,见她醒了,正要张罗。
  阿弦忽然问道:“姐姐,可听说府里的人说了什么吗?”
  虞娘子一楞:“说什么?没头没脑的问什么?”
  阿弦道:“外头的那些传言,说我是安定公主的,府里的人可闲话了么?”
  虞娘子怕她不受用:“没有,这种无稽之谈,谁去会理会。”
  阿弦望了她一会儿,犹豫说道:“姐姐,你说我们回去怀贞坊住几天怎么样?”
  虞娘子道:“好好地怎么突然要回去?”
  阿弦道:“没什么,只是忽然有点想。”
  虞娘子道:“玄影在,你跟我都在,只除了把那小猫儿留在了那里,你这会儿急着回去做什么?”又问道:“天官知道吗?”
  阿弦道:“我还没有告诉阿叔,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横竖他吏部最近忙得很,聚少离多。”
  虞娘子道:“既然如此,老太太跟夫人也是不知情的了?”
  阿弦道:“这会儿叫人去告诉她们也不晚。姐姐,先把东西略微收拾一遍吧。”
  虞娘子疑惑地看着她,试探着问:“阿弦,你这样着急回怀贞坊,不会是因为最近那流言的事吧?”
  阿弦若无其事地一笑:“跟那个并没有关系。”
  虞娘子道:“若是没有关系,怎么一回来就要走?再说,最好在天官在家的时候如此,不然的话,岂不是让天官觉着是崔府里对你做了什么?”
  阿弦本来并没这许多的想法,被虞娘子点拨,这才道:“那好,等阿叔回来了,跟他说声就是了。”
  虞娘子见她从善如流地答应,徐徐松了口气。
  今夜,阿弦强撑困意等了半宿,竟不见崔晔回来。
  虞娘子派人去打听,早在一个半时辰前,就说是从吏部出来了,如今去了哪里,却不得而知。
  阿弦正在忧心忡忡,忽然耳畔听到有人叫道:“十八子,十八子!”
  声音略有些熟悉,但声调幽幽咽咽,不似人声。
  阿弦跑到门口侧耳再听,那声音却是从外头传来的。
  ***
  今夜,崔晔因也想着早些回府陪阿弦,便特意早半个时辰离开吏部,谁知在回来的路上,却遇到了一件事。
  巡城的禁军有些慌乱,见了崔晔的车驾,忙来禀报。
  原来是在前方的两条街外,发现了谏议大夫明崇俨,不知为什么,像是被什么人伤着了。
  明崇俨名头甚大,禁军知道非同小可,正一面派人去报上头,一边儿想要带明崇俨前去医馆里疗治。
  谁知道,不管他们用尽了什么法子,都无法靠近明崇俨一步,明明他就在前方,相隔一步之遥,却偏偏没有人能近身,所以才如此慌乱惊疑。
  崔晔听说,忙从车上跳下,随着禁军的指引往前,不多时来到一条僻静的巷落,远远地果然见明崇俨立在原地,乍一看并没有什么异样,可是看久了才发现他一动不动,且走近了,更发现他的肩头隐隐地有血渗出。
  此刻,正有两名禁军不信邪地往前靠过去,但不管他们怎么试探,好像明崇俨身外有一层无形隔膜,把他跟众人隔开,为首的小统领正焦心,见崔晔来到,却蓦地心头一宽。
  崔晔见明崇俨这幅模样,也是有些意外,他心里明白,明崇俨如此,只怕是“中了招”了。
  明崇俨是术士,眼前这种怪奇的景象当然也不能用常理来推测,崔晔猜测明崇俨可能是跟什么人斗法,又或者是不甚中了别人的术,才落得如此境地。
  禁军们早就给他让出路来,崔晔上前,抬手往明崇俨身上拍落,果然也像是那些禁军一样,距离明崇俨一步之遥的距离,再也无法碰触。
  崔晔走到明崇俨正面,却见明大夫双眸紧闭,竟犹如梦游般的模样,除了他嘴角微微抽动,显示并非是简单地梦游而已。
  崔晔唤道:“先生,您怎么了?”他起初还怀疑明崇俨是被人点了穴道无法动弹,但是见这种阵仗,便确信绝不是点了穴道这般简单。
  明崇俨的眉头皱了皱,未曾回答。
  崔晔道:“您能听见我的话?我是崔晔,不知有什么能够相助先生?”
  明崇俨的眉又皱两下,嘴角牵动,却仍无声。
  但是在两人“对话”的这瞬间,明崇俨肩头的血却流的更急了,甚至,他左边原本无伤的肩头,也隐隐透出血渍,而明崇俨的面上透出痛楚之色,却偏双唇紧闭,一字不出。
  有几个站的近些的禁卫已经发现一样,众人心中均是一般的骇然。
  崔晔自然也发现了这般反常情形,但神情举止,却仍是不见任何的慌乱。他细细打量明崇俨的细微动作,表情,又环顾周遭。
  他也并无任何轻举妄动,只是渊渟岳峙,观天瞻地,慢慢地围着明崇俨走了一圈。
  周围禁军莫名之余,都捏着一把汗,周围虽立着不少人,却没有一个擅自出声的,这似乎成了天地之间被抛弃的一处地方。
  就在鸦雀无声之际,明崇俨身子一震,原来他的眉心也慢慢地出现了一道极细微的血痕,这一下子,却引得众人都惊呼起来。
  正在这生死攸关之时,崔晔脚尖斜转,往前踏出一步。
  同时右手抬掌,往前势若千钧般挥了出去。
  随着他手势一动,手掌所及之处,夜色中竟起了一阵诡异的波动,仿佛是空气中的什么东西被他硬生生地劈破了。
  与此同时他的脚尖往前,如同攻矢射出,偏如此沉稳,官靴踏前,落地之时,脚下所踏之处似乎隐隐有一种闷雷般的颤动。
  “啊……”是明崇俨低呼了声。
  然后他的身子摇晃,如同被秋风撩落的树叶,飘飘荡荡往后倒下。
  崔晔顺势探臂,将他猛然捞住:“先生?”
  明崇俨半是昏迷,微微睁开双眼,当望见他的瞬间,明崇俨叹道:“没想到……”
  只说了三字,便晕厥过去。
  知道明崇俨遭遇离奇,崔晔不敢在这种危急时刻就此撇下他,于是便乘车护送明崇俨回到曲池。
  明家的奴仆们闻声而出,忙把主人抬了入内,请大夫调治。
  崔晔守在榻边,见明崇俨始终不醒,幸而额头上的伤只有很浅的一道,看起来就像是被锋利的刀刃掠出来的一样,血丝渗出来,虽伤的不重,看起来却触目惊心。
  在大夫来之前,崔晔先帮他将衣裳除下,把两肩的伤料理了。
  明崇俨肩头的伤,并不是刀伤,而像是被钉子生生地楔入一样,是一种形状有些古怪的嵌入伤痕。
  半个时辰后,明崇俨终于醒了过来。
  他有些无奈地苦笑着看向崔晔,气息微弱道:“今夜若不是天官,只怕我会就这么不明不白地被人害死了。”
  崔晔问道:“是什么人如此大胆,敢对先生下手?”
  明崇俨眼神闪烁,却道:“我也毫无头绪。”
  崔晔何等敏锐,察觉明崇俨似有隐瞒,却并不质问,何况明崇俨法术几乎举世无双,天底下又会有什么人会比他更厉害。
  明崇俨心里只怕有些线索,只是不肯告诉别人而已。
  崔晔说:“先生一身之能非同一般,竟也会中别人的招,实在有些可怖,以后先生一定要严加防范才好。”
  明崇俨道:“多谢天官叮嘱,我记下了。今夜是我一时疏忽,以后不会了。”
  崔晔跟他虽有交情,但并算不上熟稔,见明崇俨无事且还有提防自己之意,便安抚几句,起身告辞。
  明崇俨双箭带伤无法动弹,便欠了欠身子:“是了,今日小弦子无碍了么?”
  崔晔答道:“是。”
  明崇俨道:“天官还是早点回去吧。之前我遇难的时候,我的一名鬼使逃了出去,不知会不会去崔府求救。要是再引了小弦子出来,岂不危险?”
  崔晔心思缜密:“无妨,之前我早派人回府交代了我在曲池,就算阿弦得到了鬼使通报,知道我在这里,应该也不会冒险。”
  话虽如此,两个人却不免有着同样的忧虑,当下崔晔不再耽搁,转身往外。
  将出门的时候,身后明崇俨道:“天官之前是怎么看穿那法阵的破绽的?”
  崔晔道:“那阵法暗含了九宫八卦的排布,我看了出来,便试着从生门踏入,没想到侥幸成功。”
  当时士兵虽多,但因看不穿这八卦阵法,就算耗上一夜也无法解破,只能眼睁睁看明崇俨被折磨而死。
  也是他命不该绝,若不是崔晔心系阿弦想早点回府,再晚出吏部半个时辰的话,他也注定命丧于阵法之中。
  明崇俨叹道:“多谢天官救命之恩。”
  崔晔回头:“先前也曾多劳先生相助,不必客套。”向着他一颔首,叮嘱好生休养,便出门而去。
  身后明崇俨目送崔晔离开,艰难地从榻上坐起。
  他低头看看两肩的伤,手轻轻地握紧。
  “是你吗?”喃喃地,明崇俨的眼中透出迷惘跟惊怒交织的神色。
  但他却又很快摇了摇头,眼前出现了一具双眸紧闭的、看似神色安详的尸首……
  明崇俨喉头一动:“不,不会,一定是我多心了,一定是另有其人!”
  可虽然是这样迫切而不由分说地劝自己,心里那股冰冷的惊悸不安,却仍是挥之不去,甚至越来越浓。
  ***
  崔晔因惦记阿弦,生怕她真的被鬼使引了出府,这样深更半夜,她又是那种体质,出来的话可是大大地不妙,于是叫马车一路飞驰。
  回到了崔府,才下车,门口的家丁道:“您回来了?怎么没见到少夫人?”
  崔晔脚步猛地顿住:“少夫人去了哪里?”
  那门房道:“去哪里并不知道,只是先前急匆匆地从里头跑了出来,然后……”
  门房迟疑了一下,大着胆子道:“站在这门口,似乎不知跟谁说什么话,我们、我们都不明白……就叫人备马,上马去了……”
  这家丁含糊其辞,说不明白。
  其实,是先前明崇俨的那鬼使受了伤,一时无法进到崔府里去,它又不肯离开,就在外哭叫,喊阿弦的名字。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把阿弦吵了出来后,这鬼惊慌失措,只说明崇俨要死了,让快去救助。
  阿弦当然无法坐视不理,立刻叫人备马,要跟着那鬼使前往,不料走着却遇见了陈基带着一队人马迎面而来。
  陈基一路行来,早听了手下禀告明崇俨之事,知道他无碍,已经被崔晔带回了曲池,于是拦住阿弦告诉了她。
  阿弦这才把心又放回了肚子里,那鬼使听闻,也甚是轻松似的,疏忽消失了影子,连告别的话都不曾说一声。
  阿弦不便如何,只是目送那鬼使消失的方向,无意中笑了一笑。
  谁知笑的无意,看者有心,这瞬间,陈基几乎忘了自己前来找阿弦的真正用意。
  因近来“公主”的事闹的沸沸扬扬,陈基的心也随着七上八下,只是不便去见阿弦,如今不期而遇得了这个机会,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虽然周围有一半的人觉着这是无稽之谈不肯去信,但对陈基来说,此事却已经似板上钉钉,他知道阿弦必然是那个安定公主。
  毕竟是从小儿跟阿弦一起长大的,回头望望,她的行事,为人,品性,陈基本来想不通为什么阿弦可以活的那样豁然自在,似飞扬跳脱,就算来到长安面对那么多高门权贵,也从不低头。
  现在……
  有太多的场景他不敢回想,包括袁恕己曾在天香阁里讥讽般嘲笑他的话。
  如今已经应验的像是烧红了的烙铁,狠狠地深深地打在他的肌肤上,留下了那样火辣辣带疼的烙印,仿佛永远都消失不去。
  他只能问道:“你可还好?”
  阿弦听说明崇俨被崔晔救走,心才踏实,道:“很好,多谢关心。”又道:“还有多谢告诉我明先生跟阿叔去曲池的事,免得我又白跑一趟,我该回崔府去了。”
  陈基本沉迷于看她的容貌,听到“回崔府”,才猛地想起自己此行的任务:“弦子!”
  阿弦止步,陈基上前:“我有话跟你说。”然后他略微倾身。
  阿弦对他的“亲近”很不适应。正要后退,陈基靠近她耳畔,低低说了一句。
  阿弦惊疑失声:“真的?”
  陈基道:“我怎敢扯谎?先前我正是想去崔府。还好在这里遇到了你,省了一番轰动跟口舌了。”
  他又小声问道:“你想怎么样,去?还是……”
  阿弦眨了眨眼,终于道:“劳烦你派个人,去崔府告诉门上,说我有事先回了怀贞坊,让阿叔……让天官不必担心。”
  之前本跟虞娘子说要回来,原因并非别的,只是因为在梦中,看见了崔晔跟崔老夫人的对话。
  崔老夫人对自己的恭谨疏离,虽然谈不上是因为“嫌弃”,但毕竟是担心她连累了崔府。
  所以阿弦才想回怀贞坊。本来被虞娘子劝了下来,谁知道阴差阳错,还是不免走一趟。
  ***
  怀贞坊。
  一道人影立在堂下,身上披着玄色的披风,她转头打量着堂下的布置,终于慢慢地在桌边坐了。
  风帽往后撩下,露出底下一张虽有些年纪,却仍不失美貌的脸,竟正是武后。
  武后身边跟着的,是牛公公,站在门口往外张望:“这陈将军去了半晌了,怎么还没有回音?”
  武后道:“不必着急,他是去崔府,事情自然要办的稳妥,急不得。”
  牛公公回到武后身旁:“娘娘,其实若是想见女官,只召她进宫就是了,何必又亲自跑出来?”
  武后笑道:“现在这个敏感时候,怎么好再传她进宫,我倒是也不想如此,只是我若不来,陛下就该自己来了,少不得我替他走一趟。”
  白日高宗就惦记着要见阿弦,还扬言说要出宫,武后当然知道他说到做到,何况也并不是第一次了。
  然而先前高宗的身体又比之前更虚弱了些,因为阿弦之时,激发胸中一股怒气,反而透出几分康健来,可这也不过是一口气撑出的假象而已,若让高宗再宫内宫外的颠簸,又动七情,自然对身体大为有损。
  所以武后思来想去,便自己代他出宫了,本来听说阿弦会歇在怀贞坊,何况崔府是万万去不得的,发现她不在之后,便叫负责护卫的陈基前去暗中相请。
  牛公公笑道:“娘娘总是为了陛下着想。”
  武后却又道:“其实我也是想看看……这孩子在宫外是个什么情形。”
  这宅子是高宗先前赐给阿弦的,也算是中规中距,虽比不上那些高门大户,更加跟大明宫毫无可比,但也算是窗明几净,自有气派。
  武后环顾周围,看了一遭,因还不见陈基带了人回来,她便起身,复又从堂下往内屋而去。
  “也不知道哪间是那孩子的卧房。”武后且走且说。
  这宅子的下人们,先前早被人赶着聚拢在前院的偏厅里,不许擅自走动,如今守在院内屋外的,只有宫内的禁卫,以及跟随武后身边的心腹近侍。
  牛公公打量着,他也是头一次来,不过他倒是并不觉着十足陌生,就笑道:“老奴觉着,是前方右手的第一间。”
  武后回头笑看他一眼:“你怎么会知道?”
  牛公公陪笑道:“奴婢不过是斗胆猜测罢了。”
  武后笑而不语,走过那廊下,举手将房门推开。
  一看见这屋内的摆设,就知道一定是非阿弦莫属。
  墙上挂着一把宝剑,屋子很是宽敞,没几样摆设物件,布置的十足朴素。
  地上一张桌子,上面放着个寻常盛放点心的木盆,里头放了几个干了皮的橘子。
  武后打量着,踱步往内,却见帐子的颜色也是很素的浅色,床头上还叠放着阿弦寻常穿的两件衣裳。
  武后不由道:“真让你猜中了。”她慢慢在榻边儿坐了,将衣裳拿了起来细看,又一笑,“我突然想到,亲眼见她穿女装,似乎只有那一次。”
  牛公公看她眼圈微红,心里不由也一动:“娘娘,先前坐了半晌,一定口渴了,我去给您倒杯茶。”
  原来牛公公向来通武后心意,知道她这个时候,一定想单独在这屋子里坐一会儿,于是找个借口先离开。
  武后果然点头,牛公公转身离开,又小心地把房门半掩起来。
  剩下武后一个人,她捧着阿弦的衣裳,望着那浅灰色的圆领袍,阿弦的眉眼寸寸都在眼前浮现。
  突然,武后竟想起了当初才得了小公主之后,望着那娇嫩的小孩子,她的心仿佛都化了,跟那孩子四目相对的瞬间,心里无法遏制地涌起了一个念头:一定要对她好,一定要照料她一生一世,让她比世间所有人更加喜乐平安。
  可谁又能想到,造化弄人。
  武后慢慢地鼻酸,眼前似乎有些模糊,她捧起衣裳,贴在自己的脸上,泪细密无声地渗进了衣袍之中。
  就在武后睹物思人,沉浸往事,感怀动容的时候,半掩的房门口,月光从门缝里投射进来,落在地上。
  皎洁寂静的月影中,突然多了一道影子,那影子并不大,甚至有些娇小柔弱。
  它缓步走到门口,悄无声息地从门缝之间走了进来。
  随着它越来越靠近武后,地上的影子也一寸一寸地放大。
  直到它“喵呜”一声,榻上的武后,浑身僵硬,动作立停。
  武后屏住呼吸,慢慢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