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探幽录 第355章 为你 阿弦

第355章 为你
  太平不见了。
  武后在回宫后发现, 原来就在她下午出宫之后,太平就也悄悄地跑出宫去,至今未归。
  宫内的人都不知道公主去了哪里,只说是公主得了皇帝陛下的旨意许可, 这才出宫去的,无人敢阻拦。
  除了贴身跟随的一个宫女外, 武攸暨也跟着出宫了。据武攸宁所说, 他本来也想跟随,是太平不想带许多人免得太过打眼。
  正在为太平的失踪而惊怒, 陈基又禀奏了今夜明崇俨遇袭一事。
  连明崇俨也被伏击!武后心中的震骇无法形容,她想到崔晔的话,又想起梦中所见萧子绮那句令人不安的……最终生生地压住心中的震怒跟恐惧。
  现在越乱, 就越中了对方的意。
  武后屏息,然后传令陈基, 桓彦范,丘神勣,各行其是,不管用什么法子, 要尽快找到太平。
  同时,封锁宫内消息,不许人把这件事让高宗知道, 毕竟先前因阿弦之事,高宗已经怒发于心,实在不能再受一次惊吓。
  ***
  宫中侦骑四出之时, 崔晔回到了怀贞坊。
  御医已经为阿弦将伤口处理妥当,因有皇后吩咐,便留在府中未曾离开。
  突然见崔晔回来,忙行礼。又交代了伤情,才迟疑说道:“天官,那个在堂下趴着的老虎,可是贵府的?”
  崔晔道:“正是,勿惊,逢生很是驯顺,只要不是故意招惹,他绝不会伤人。”
  御医笑道:“是是,我当然是敬而远之。”
  崔晔入内,见阿弦正等在桌边,当即把一路情形同她说了。阿弦道:“只不知道太平怎么样了。”
  崔晔也有些担忧此事,却怕阿弦更添不安,便劝道:“皇后已回宫了,难道还不信她的行事之能?放心就是了。”
  又问她:“这手到底是怎么伤的如此?”
  阿弦也把小黑猫发狂的事说明:“怪不得当初萧子绮要送猫儿跟我,也许就是为了等这一天,他知道皇后最怕猫,所以……唉,原本在无愁山庄看见那些情形我就该明白的,是我太过大意了。”
  崔晔道:“谁又能想到,要办成此事,一是猫儿调驯得当,二来,还得等皇后出宫来此,谁又能算得到皇后何时出宫?这人的心思也用的太深沉了。”
  阿弦道:“今夜你遇到他,是怎么样?”虽然崔晔在武后面前说的轻描淡写,阿弦却猜底下一定不是这样轻松。
  崔晔道:“也没什么,他以为在这里的安排一定是大事可成,所以得意呢。只想不到被你破解了。”
  阿弦一只手负伤,只得探出另一只手臂把他抱了抱:“我又让阿叔担忧了,让你来回奔波。累不累?”
  崔晔心头一软:“为阿弦……怎么都不累。”
  阿弦笑着在他胸口蹭了蹭,听着他沉缓有力的心跳:“真的?”
  崔晔道:“真的。”张开双手,也将她环绕在内,“今晚上索性就在这里睡吧?”
  阿弦道:“好呀。”
  崔晔踌躇:“不过,在你的床上么?”
  阿弦回头看看:“你是嫌弃?”
  崔晔笑的有些罕见地赧颜:“我当然是求之不得。”只是想着这是阿弦一直以来自己睡的地方,想不到有朝一日他也可以……心里总有点奇怪而已。
  这一夜,两人就歇在怀贞坊中,阿弦的这床不大,两个人只能抱在一块儿,崔晔还得小心不去碰触阿弦的伤手,虽然如此,两个人的相处,却比平常任何时候都要亲密和美。
  ***
  次日早上,得了消息,桓彦范派人亲自来报,说太平失了踪,已经在多方找寻。
  经过这一夜,崔晔跟阿弦心中已有所准备,崔晔安抚阿弦:“你不必担忧,萧子绮的为人我很了解,他绝不会贸然对公主下手,按照他的心性,只会尽量的利用公主对皇后不利。”
  下人准备早饭的时候,御医又来给阿弦看过了伤口,见略微红肿,换了一次药后,又叫药童端了汤药来喝。
  因昨夜又听崔晔说明崇俨遇袭受伤,阿弦心想着要去探望,崔晔送她到了曲池坊,才反身自回吏部。
  明府之中,明崇俨经过一夜调养,终于恢复了几分元气,但脸色仍是惨白憔悴,见阿弦来到。明崇俨道:“让你看笑话了。”
  阿弦见他额头上果然一处划痕宛然,虽早知晓,仍吃惊不小:“怎么竟这样凶险?是什么人所为?”
  阿弦心里怀疑是萧子绮,毕竟昨夜事多,明崇俨之事又太过巧合,他是武后的左右手,又是术士,如果他在武后身旁,下手自然就困难了,所以如果是萧子绮蓄谋已久一起发难,却是有的。
  明崇俨面色有些奇异,过了片刻,才答非所问地说道:“阿弦,你信不信……死而复生?”
  阿弦愣怔:“死而复生?你指的是?”
  明崇俨道:“不是借尸还魂那种,是真的死而复生。”
  阿弦想了想:“先生是术士,我又是这样,对于这种事,当然不觉得陌生,天下之大,定然有之。”
  明崇俨仰头笑了笑:“是啊,这种事本就屡见不鲜,只可惜我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阿弦道:“先生说的是……”
  明崇俨低头,把衣襟解开,道:“你看看我肩头的伤。”
  阿弦硬着头皮看了眼,却见他肩头的伤口,似圆非圆,有些类似箭镞射出的形状:“这是被什么所伤?”
  明崇俨闭眸:“若我所料不差,这是拘魂术。”
  昨夜明崇俨本是要回府,走到半路,突然像是听到有人叫自己,这声音有三分熟悉,明崇俨循声而去,不知不觉,身后本来跟随的两个侍从都不见了。
  明崇俨道:“我本来是骑马的,但是忽然发现前方有一座桥,十分狭窄,于是我下马过桥,但就在走到一半的时候我醒悟过来,长安城里哪有这样狭窄的桥?”
  明崇俨把昨夜的来龙去脉简单告知,原先他循声而行,最后却不知不觉地被人引入了幻境,当他察觉不妥,想要退回的时候,整个人却再也退不了一步。
  “好像有人冥冥中控制了我的身体一样,又像是我的魂魄被聚在了泥雕木塑里般,根本无法动弹。”
  当时明崇俨虽人在小巷子里,但对他自己而言,场景转换,他却宛如身在深不见底的深渊,周围都是漆黑一片,他被人捆绑在一根木柱子上,有个人戴着古怪的昆仑奴的鬼面具,正举着一个木槌,将桃木的楔子望他的肩头一下一下地钉落。
  当时围观的士兵们,只看见明崇俨呆立原地动也不动,身上流血,却并看不见他眼前所见的那昆仑奴鬼面具之人。
  明崇俨却能听到他们的议论,亦能看见崔晔的到来。
  阿弦听得毛骨悚然:“世间还有这样匪夷所思的法术?”
  “有。”明崇俨淡淡地回答,“我只是想不到会有人用到我的身上,本来,以为会死定了的,幸亏天官来到。”
  阿弦愣了愣:“如果是鬼怪所为,阿叔是可以破解的,但……”
  明崇俨笑了笑:“你太小看了天官了,对我动手的自然不是鬼怪,是比鬼怪更可怕百倍的人,但是幸运的是,天官虽然不是术士,却通天文地理,而对我施法的人所用的正是阴阳道,涉及乾坤八卦的,天官看破了八卦里的生门,这才一举破阵,把我救了出来。”
  阿弦听得心旌神摇,咋舌道:“原来阿叔真的这么厉害。”
  明崇俨道:“何止,幸而他不学术法,若真的入了此道,以他的悟性定力,真能成仙了道也说不定。”
  阿弦更加吃惊:“那还是不必了吧。”毕竟还是过日子要紧。
  明崇俨见她瞪圆的眼睛里有些惊慌之色,忍不住笑,却又很快敛了笑:“你怎不问我,对我施法行阴阳道的是谁?”
  阿弦先前被崔晔所能吸引了去,这会儿定了定神,道:“如果说,能够跟明先生匹敌的、还是会阴阳道的术士,我只知道一个,但是……那个人不是已经早死了……”说到这里,蓦地想起方才明崇俨所说“死而复生”的话。
  阿弦戛然而止,睁大眸子看明崇俨:“难道你说的是……”
  “阿倍广目。”明崇俨长长地叹息了声。
  ***
  屋内有瞬间的窒息。
  阿弦小心地问道:“他不是已经死了,尸首都被先生烧化,已经被运回了倭国吗?”
  明崇俨面露愧惭之色:“其实,我瞒过了天下人,并没有烧化其尸。”
  阿弦目瞪口呆。
  明崇俨道:“他先前曾跟我说过,若是不慎死在了大唐,唯一的心愿就是有人将他的尸首完完整整地带回倭国。我记得这件事,所以才网开一面,私下里将他的尸首给了遣唐使的正使河内鲸。”
  阿弦好不容易才反应过来:“那你的意思,是阿倍广目只是假死,又因为知道你不忍烧化此人,所以才……他现在还在长安?没回倭国吗?”
  明崇俨道:“我原本曾觉着他死的实在是太过突然,现在回想,应该是他一早就在算计。”
  “但他……这是为什么?”
  这会儿服侍之人进内,请明崇俨喝药,明崇俨挥手让他们退下,才又对阿弦道:“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他身世可怜么?他的母亲是大唐之人这是不错的,但是……算来他的母亲,是早先被废的王皇后身旁的一名宫女,在皇后出事之前被放出宫去的,王皇后倒后,她担心被武皇后追究,所以才不惜答应了遣唐使的请求,跟他东渡去了倭国。”
  阿弦更加瞠目结舌了。
  明崇俨道:“她毕竟是王皇后的人,心底充满了对皇帝跟皇后的怨恨,又因为倭国的生活处处跟大唐不同,她心中极为忧闷,虽然生下了阿倍广目,对他却并不亲近,反而有些厌恶之意,阿倍广目是个孝顺之人,被叱骂责打都从无怨言,渐渐地,反而同其母一样,唯一憎恨的就是大唐的皇帝跟皇后了。”
  阿弦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明崇俨道:“原本我以为他在大唐所做那些都只是被主神所迫,而且他的确留了线索等我发现,所以我才对他心生怜惜,但现在我想,他跟主神之间,还说不定是如何呢。唉……”
  阿弦道:“难道不是主神胁迫他,是他主导了一切?”
  明崇俨摇头:“总之此人实在是太可怕了,尤其是他现在隐在暗处行事,只怕会对二圣不利,从他先对我动手就能看出一二,他就是怕我在皇后身旁,会妨碍他行事,或许也怕我会看穿他的图谋。”
  阿弦道:“既然这样,就该早点找到此人,将他绳之以法。”
  明崇俨看着自己的肩头,笑笑道:“他用桃木楔沾血,在我肩头钉落,让我暂时无法动用法术,你进来的时候难道没发现,我的鬼使们都不在么?”
  阿弦正有些纳闷,从进门到现在,竟没有看见一个鬼使:“他们去哪里了?”
  明崇俨道:“我的灵力暂时被封印,无法驱使他们,他们就乐得四散了。”
  明崇俨说罢自己的情形,又听阿弦说了昨夜怀贞坊发生之事,隐隐震动:“事情绝不会如此巧合,也许真的是萧子绮跟他联手了。”
  阿弦道:“现在公主也不见了,要如何是好?”
  若是鬼使在的时候,明崇俨还可指挥他们四处探查,但是现在……
  明崇俨道:“二圣对公主爱逾性命,如果萧子绮真的这样丧心病狂对公主下手的话,那可真是……偏偏现在我无法相助。”
  阿弦只得安抚他道:“阿叔说按照他的为人不会对公主如何,总之先生不必着急,先好好地休养,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阿弦同明崇俨说罢,起身告辞,明崇俨忽然说道:“我听说你先前的预言有几次屡屡出错,当时谁也不知是怎么回事,但是现在看来,也许是阿倍广目暗中捣鬼。”
  阿弦差点忘了这件事:“是他?”
  明崇俨道:“你再理一理在你身上发生的事以及引发的后果,多半跟他脱不了干系,一日没找到他,你就一日都不能放松大意。”
  阿弦点头:“是,我记住了。”
  ***
  从明府出门,阿弦心事重重,没想到同明崇俨一番详谈,会引出这样惊人的内详。阿倍广目没有死?没有回倭国?他留在大唐到底想干什么,难道真如明崇俨所说,要向二圣报仇?
  如果自己之前几次预感出错也都是他捣鬼,那么,那个一直困扰阿弦却猜不出的、背后相助周利贞做出种种恶行的人,必然也是他。
  阿弦一边思忖,一边往回,曲池坊太过偏僻,她骑马又走了半个时辰,才进了东市。
  拐过东市,前方大理寺在望,阿弦昂首看了会儿,到底并没有靠近。
  崔晔先前叮嘱过,让她回南华坊崔府,但阿弦心里仍觉着有些古怪,就仍是要先回怀贞坊。
  玄影照例先跑了出来,昨夜它从崔府跟逢生一块儿奔来“救驾”,幸而是夜间宵禁,看见的人极少,饶是如此,今日长安的人还议论纷纷,说昨夜听见了虎啸龙吟,又似猫儿打架等等,十分怪异。
  今日天未明,崔府的虎奴就来带了逢生回去,临别,玄影跟逢生对了对鼻子,那小黑猫趴在旁边,无精打采,经过昨夜那一场,小黑猫似乎受了伤,走起路来都磕磕绊绊,眼睛也没了先前那样灵动,看来颇为可怜。
  阿弦同玄影才进内,就发现府内气氛不对,拦住一个丫头询问,那丫头道:“小虞姐姐先前回来了,奇怪的是,还有个年青相公,生得极为……”脸上一红,不便再说下去。
  阿弦疑惑入内,还未进堂下,就听得里头虞娘子道:“你不必来了,我已决定留在女官身旁。你还是趁早回去,别叫人发现了,于你身上有妨碍。”
  那人恳切地挽求道:“你不跟我回去,我一个人还有什么意思?你要是真担心我,就答应我。”
  阿弦听了这个声音,想起来是在无愁山庄里所见的那个戴着昆仑奴面具的青年,也正是郇王李素节。
  阿弦听他们两人似有私事商谈,本不想这会儿打扰,谁知玄影已忍不住探出头去叫了声。
  屋内虞娘子即刻发现,忙道:“阿弦。”
  阿弦这才迈步走了出来,正好厅内的青年也起身回头,果然生得极为清秀俊美,气质温柔而悒郁。
  郇王李素节看向阿弦,继而行礼道:“女官。”
  阿弦点点头:“殿下。”
  虞娘子在旁,颇为尴尬。
  阿弦反若无其事地对她道:“姐姐,怎么也没有茶招待贵客?”
  虞娘子只得先退了备茶,阿弦请郇王落座,便开门见山道:“殿下几时回来的?”
  “今日一早才进城。”
  阿弦道:“幸而如此。”
  李素节疑惑:“您这是何意?”
  阿弦道:“昨晚上萧子绮在这里闹得天翻地覆,如果殿下是昨夜回来的,这嫌疑只怕跳进黄河洗不清。”
  李素节脸色雪白:“舅……他做了什么?”
  阿弦道:“殿下当真丝毫不知道吗?”
  李素节摇头:“我才回来,还未曾见过他呢,更不知他住在哪里,又怎知道他做了什么?”
  阿弦有些失望,她本想从李素节的嘴里打听萧子绮的下落,也好找到太平,没想到竟是如此答复。
  阿弦道:“殿下是从什么时候跟萧子绮交际亲密的?”
  李素节道:“是母妃……是她出事之后。怎么了?”
  “那殿下当然知道他在无愁山庄所做是为了什么了,殿下是默许的么?”
  李素节脸上泛红,咬紧牙关颤声道:“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阿弦道:“我并不是质问殿下,也许殿下是身不由己,但是现在萧子绮做的太过荒谬离谱,难保不会牵连殿下,你可知道,他把公主挟持了?”
  李素节震惊:“你说的是太平吗?”
  就在阿弦跟郇王李素节对峙的时候,宫内含元殿,武后却得了一个喜讯。
  太平被救了出来,确切的说,并不算是“救”,至少据太平自己说,萧子绮并没有为难她什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