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探幽录 第356章 谁更狠 阿弦

第356章 谁更狠
  大明宫中, 武后看着归来的太平,因太平无事,忧虑之心散去,眼中满是肃然的疑虑。
  自己的小女儿好像并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面对她的质问,太平脸上甚至有一丝委屈的表情, 她玩着衣带, 道:“我只是想跟着母后去看看她而已……不过半路上遇到了他,他说这会儿去会惹您生气, 所以我才先跟他走了。”
  每听一句,武后的心就沉一分,她耐心听太平说完, 问道:“你说的‘她’是谁,‘他’又是谁?”
  太平又嘟了嘟嘴, 道:“母后当然知道,我本来是想去看小弦子,后来遇到了萧子绮。”
  “你知道他叫萧子绮?那你知道他是什么人?”武后几乎按捺不住地要提高声音,却因怕把太平吓得不言语, 所以仍是竭力自制。
  太平道:“我当然知道呀,他跟我说过了。”
  武后转过身,先深深地吸了口气, 平复了不安的心绪,才又回过身来:“那他可跟你说……他是什么人?”
  太平似乎察觉到了武后的怒意,慢慢低下头去, 小声说道:“他……就是当初萧家的人,是萧淑妃的兄弟。”
  武后已经出离愤怒,面上却忍而不发,就像是烧的通红融化的铁水停了一会儿,表面上看着平平静静,甚至有些冷冷地,实则里头的温度足以在瞬间让一个人灰飞烟灭。
  武后不怒反笑:“他还跟你说了什么?”
  到底是母女,太平察觉到武后的不悦:“没、没有了。”
  “没有?”武后上前一步,“没有的话,你竟然为他说话?”
  太平哑口无言。武后又问道:“他到底对你做了什么?”
  太平道:“没有做什么,他只是让我留在屋子里不要出去,后来,后来听说满城在找我,他……就让我离开,叫我回宫了。”
  “这么说,他倒是好意,反而是我叫人满城找你小题大做了?”
  “母后……”太平叫了声,有些害怕,却仍撒娇道:“我知道母后是担心我,我以后、以后再也不敢了。”
  “以后?”武后哼道,“你想想至今为止,为着你私自出宫,已经闹出了多少事,怎么你心里还不长一寸记性?”
  太平低下头,不再说话。
  武后本来满腔怒火,如果面前的是别人,只怕早就一巴掌甩过去了。可毕竟太平只是个不懂世事险恶的小女孩,且是自己亲生的骨肉。武后只得将那滚滚熔岩般的怒压下,问道:“你以为母后是小题大做,可你怎么知道萧子绮的为人?你可知道昨夜在怀贞坊他做了什么?”
  太平摇了摇头。武后道:“他操纵了一只猫妖,想要叫那妖物把母后生吞活剥!”
  “猫……?”太平吃惊地瞪大双眼:“母后!我、我不知道……您没事么?”她急忙跑上来,拉住了武后的手。
  武后叹了声,低头看着女孩儿晶莹的双眸,又道:“若不是阿弦,母后的命只怕就也要丢在怀贞坊了。”
  太平猛然一震:“她?”
  武后的眼前却出现阿弦血淋淋地手臂,以及母女之间那短暂却交心温馨的相处,她的口吻在不知不觉中变得温柔:“是,若不是她舍命相救,母后真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站在这里跟你说话。”
  太平愣愣地听着,却也听出了武后变化的语气。
  武后敛神,重对太平道:“所以,当天官告诉我,你被他捉了去,你总该明白母后心中是何等的忧虑。你还觉着让人遍搜长安,是兴师动众小题大做吗?”
  太平摇了摇头。武后眼神变化,终于握住她的手:“你老实跟我说,你跟萧子绮是怎么认得的?昨日又是如何相处的?”
  太平咽了口唾沫:“我……我跟他原先是在宫外见了一面。”
  太平知道武后仇视萧子绮,若再提起第一次相见是在宫中,只怕会加重萧子绮的嫌疑,让武后更为愤怒,于是撒了个谎。
  “宫外?”武后皱眉,“宫外哪里?”
  太平本来还想扯谎,但她出宫的次数有限,去的地方也有限,仓促中说不出完美的谎话,只好实话实说:“在太子哥哥的府里,见了一次。”
  “太子?!”武后满眼震惊,“贤儿?”
  太平话一出口,隐约觉着不对,但是这会儿再改口已经晚了,硬着头皮道:“是,当时他是偷偷潜入太子府的,我看他面容和蔼,不像是坏人,谈吐也有趣,所以……没有疑心他。”
  “那会儿他还没有告诉你他叫萧子绮吗?”
  太平又咽了口唾沫:“他说他叫无愁。”
  “哈……”武后冷笑,停了停又问道:“然后呢?”
  太平道:“然后他就走了,没有别的了。”
  武后负手,来回踱步,片刻问道:“那昨天又是如何?”
  太平道:“昨天也没什么,就像是我方才说的,他拦着我,带我去了曲池坊,我在那里过了一夜……”
  武后道:“那么,武攸暨是怎么受伤了的?”
  太平一顿,继而道:“阿暨觉着他是坏人,想带我离开,动手的时候……”
  武后长长地叹了声,默默地看了太平片刻,说道:“好了,你先回去歇息吧。”
  太平眨了眨眼,终于答应了。才回身要走,武后道:“太平。”
  太平回过身来,武后望着她,终于说道:“你总该知道,母后是绝不会害你的。”
  等太平公主出殿,武后难以遏制心头怒火,俯身将桌上的奏折等推倒在地,听到那哗啦啦地一声响,才又停了下来。
  牛公公从外进来,见状忙来收拾,又道:“娘娘怎么动这样大肝火,公主幸而无事,昨晚上又化险为夷,本该高兴才是。”
  “无事?”武后喃喃自语,哼了声:“我就怕这样的无事。”
  牛公公不解,武后回到桌后,慢慢坐了,她举手按着额头,武后并不是蠢人,她当然明白,以萧子绮那诡诈性情,绝不会无缘无故把太平“请”去好端端地留了一夜,他一定对太平做了什么,而太平这反常的应答,也印证了她的猜疑。
  只是他到底对太平做了什么?偏偏无从知晓。
  跟随太平的宫女语焉不详,在刑责之中竟然身死,武攸暨本是个极精灵的,偏受了伤被隔离开来,更加无法供述。
  想到昨夜梦中所见那人,以及那句“你的亲生骨肉也背叛你”的话,武后激灵灵打了个寒战,她心里隐隐明白,昨夜自己是真的命悬一线,如果不是阿弦及时赶到,也许那梦,就会变成“真”。
  抬手抚过眼睛,那种鲜明的巨痛感似乎还在,武后听到自己咬牙的格格之声:“无愁……萧子绮,本宫已经要将你千刀万剐!”
  ***
  太平回到了寝殿。
  她愣愣地坐在胡床上,想着方才武后跟自己的对话。
  忽然太平嘀咕:“说什么多亏了阿弦……若不是母后一心要去怀贞坊探望她,又怎么会遇到危险?”
  据太平所知,这十几年来武后谨慎自俭,从不曾有这样微服出行的举止,何况是在夜间,这唯一一次破例,竟是因为“她”。
  太平心烦意乱,举手揉了揉胸口,但却揉不散心底那团忧闷。
  她举手托着腮,眼前所见,却都是萧子绮似笑非笑的容颜,太平的脸慢慢地红了起来。
  萧子绮的确对太平承认了他的身份。
  昨日,太平因无意得知武后将去怀贞坊,便也起了意,她的确是去求过高宗,高宗虽不忍心拒绝小女儿的恳求,但却也知道武后只怕有些体己的话跟阿弦说,这会儿带着太平去不大妥当。
  于是他劝太平暂且隐忍,以后有的是机会。
  高宗对此事并未上心,谁知太平造拒,更加不快,眼见高宗歇息,武后又出了宫,太平便假称得了高宗的许可,也要出宫去。
  她特意只带了一个听话的贴身宫女,谁知武攸暨发现了不妥追了上来,拗不过太平,又不能真的把她硬带回宫,只得随她而行。
  走不多时,就遇见了萧子绮,太平对他有天生的好感,自然喜不自禁,萧子绮问明她去哪里,太平说要去怀贞坊。
  萧子绮笑道:“我知道了,最近沸沸扬扬地说女官是皇后亲生的安定公主,你必然是要去一探究竟的了。”
  太平道:“这次你可猜错了,我不必去探什么究竟。”
  萧子绮笑道:“难道公主早就知道结果了?”
  太平道:“我才不跟你说。”
  萧子绮不以为忤,只道:“不跟我说无妨,不过今晚上公主还是别去怀贞坊了。”
  “为什么?”
  “因为……”萧子绮的眼中满是诱惑的笑意,但太平看不出来那诱惑之意,只觉着这双眼睛实在好看之极,仿佛看一辈子也不觉着厌倦。
  她像是一只将要咬钩的鱼,呆呆地向着那叫人垂涎欲滴的鱼饵靠了过去:“你说啊,为什么?”
  萧子绮凑近了,才轻声吐气道:“你答应跟我走,我就告诉你。”
  太平本要装作无事的样子,但发红的两颊已经出卖了她。
  那宫女垂头不语,武攸暨却看出不妥,上前道:“你是何人?”
  萧子绮道:“我?我是公主的故友。”
  武攸暨警惕道:“故友?公主有这种故友我怎么不知道,不知阁下姓甚名谁?”
  “在下号无愁,”萧子绮虽是回答武攸暨,眼睛却看着太平,道:“本姓萧,萧子绮。”
  太平诧异地看着他,但同时心中又忍不住想:“这个名字可真美,又这样好听。”
  武攸暨听到一个“萧”,心念转动:“哪个萧?”
  太平已经不耐烦他的询问,便回头道:“怎么我的朋友你也要管?让你不要跟着,你偏要跟着,让你跟着我可不是让你问东问西的。”
  武攸暨道:“殿下……他……”
  太平本来有些迟疑,不想轻率地跟着萧子绮去,可是被武攸暨问了两句,心里反而逆反起来,因不耐烦说道:“你要是再啰嗦,就回宫去好了。”
  萧子绮道:“他也是尽忠职守,为了殿下您的安危着想,怕我是坏人,会吃了你呢。”
  太平挺胸道:“你敢么!”
  萧子绮扬首一笑:“我有心,但是没有这般胆量。”
  太平心里怦怦乱跳,隐隐又有一丝窃喜,却偏哼道:“我就知道,对了,你要带我去哪里,是去你家吗?我还不知你住在哪里呢。”
  武攸暨叫道:“殿下!”
  太平怒视他,萧子绮道:“我的家住的有些远,是在曲池坊。”
  太平叫道:“曲池?明大夫也住在那里,你们会不会是认得的?”
  萧子绮点头道:“我跟谏议大夫是相识的。”
  太平便得意洋洋地回头对武攸暨道:“你听见了么,明大夫是母后宠信的人,他认识的人,你总该放心了吧?”
  武攸暨忧心忡忡,越看萧子绮越觉着可疑,但他知道太平的性子,越是不叫她做什么,她越是非做不可,再执拗下去,也许她就真的硬赶自己离开,于是干脆一言不发,只静观其变。
  一行人到了曲池坊,萧子绮的居处却是一座看着不大,却布局玲珑景色别致的小院,太平十分喜欢,在里头转了一圈,问道:“现在你该告诉我,为什么不许我去怀贞坊了吧?”
  萧子绮道:“因为我知道今天怀贞坊会发生一点事,所以不想公主前去。”
  太平怀疑他指的是武后前去见阿弦这件事,但又觉着这种机密他不可能知道,因问:“什么事?”
  萧子绮道:“公主别问,总是我是为了公主好,担心公主因此受伤。”
  他的声音实在太过温柔体贴,太平望着他,心里竟有一点酸软:“你……为什么对我这样好?”
  萧子绮想了想,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到公主,就像是见到熟悉已久的人一样,不舍得你受丝毫伤害。”
  他说了这句,面上露出些自嘲之色:“当然,殿下一定不稀罕,是我自作多情了。”
  太平忙叫道:“不是!”
  萧子绮垂眸看她,太平怔怔地望着这双眼睛,降落的夜色给这双眼睛平添了些魅惑,太平情不自禁,张手将他紧紧地抱住。
  ***
  夜间,萧子绮有事离开片刻,太平被那宫女陪着,等了半个时辰,突然记起武攸暨来,问那宫女,宫女道:“侍卫先前不肯吃饭,闹着要走,现在在前院呢,不知道回宫了没有,让奴婢去看看。”
  太平索性道:“不用理他,让他自己闹去。”
  又等了半晌,萧子绮回来了,让太平震惊的是,萧子绮却受了伤,脸色惨白。唇边带血。
  太平大惊,萧子绮拉着她到了内室,安抚她不要担心:“我只是做了点想做的事情。”
  太平问道:“谁伤了你?”
  “这个你不必问了,”萧子绮笑笑,道:“重要的是,我心里有个秘密,现在也该是跟你坦白的时候了。”
  太平不解,萧子绮道:“殿下,你可知道我的姓氏,意味着什么吗?”
  太平道:“说什么?”
  萧子绮道:“殿下可记得当年……惨死宫中的萧淑妃吗?”
  太平先是怔然,继而大惊,她跳了起来:“你说什么?萧淑妃?你……你难道……”
  萧子绮惨笑:“是,我就是萧淑妃之弟。”
  太平步步后退,心里惊惧。
  萧子绮道:“殿下不要惊慌,我若要对你不利,又何必告诉你这些?”
  “那你、你想干什么?”太平颤声问。
  萧子绮低头:“殿下你当然知道我姐姐的遭遇,实不相瞒,我这次回长安,其实是想向皇后报仇的。”
  太平心里知道自己该快点逃走,但是双腿却仿佛背叛了身体,立在原地不动,似潜意识地渴望听他解释。
  太平道:“你、你……”她到底是个聪明的孩子,“今晚上怀贞坊……”
  “是,我在怀贞坊做了一点事。”
  太平忘了惧怕,冲上来抓住萧子绮:“你对我母后做了什么?”
  萧子绮道:“殿下不要惊慌,皇后好端端地,我没必要跟你说谎,毕竟皇后若要出事,立刻天下皆知了,而且你看我的样子……已经无能为力了。”
  太平心里稍安,又想着快些回去看看武后是否安好,正要转身,萧子绮咳嗽了声,竟嗽了一口血出来,太平猛然止步:“你……”
  萧子绮道:“殿下要走就走好了,我今夜留你,只是不想你牵扯其中……我……”
  太平呆了呆,半晌道:“你想报复母后,为什么还对我这样好?”
  萧子绮看她一眼,眼神里是令人怜惜的无奈:“我若是舍得伤害殿下,第一次见面早就动手了,何必等到现在,若我能真的狠心从你下手,又怎会落得现在这个下场。”
  太平心中震动,瞬间犹豫,萧子绮又道:“但是我忘不了姐姐被害的惨状,我不明白皇后同为女子,怎会做出那种骇人听闻的事……”
  泪从眼中滚滚落下,同嘴角的血融合滴落,萧子绮忍泪低声道:“我本想跟她一样,狠毒冷酷,六亲不认,但我竟无法……连对你下手都没有办法。”
  ***
  桓彦范丘神勣赶到曲池坊的时候,萧子绮已经不知所踪,院中只有太平,武攸暨跟那宫女都被点了穴道,昏迷不醒。
  但当时,在怀贞坊跟郇王李素节会面的阿弦却不知道此事。
  郇王听了阿弦的质问,十分惊疑:“我不知此情。我才来到长安,就只顾找虞姐姐了。”
  屋外虞娘子端了茶,正要入内,闻声忙又止步。
  阿弦看着他急切的神情,压住心中的急恼:“殿下总该明白,无愁山庄里他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今日所有做准备,昨夜他几乎就谋害了皇后……当然,也许对殿下来说,这也是殿下所希望的……”
  李素节脸色惨白,倒退一步,重又坐下:“我……我不知道。”
  涉及那桩惨烈旧事,阿弦心情复杂,一时也无话。
  两个人默默相对中,虞娘子从外端茶走了进来,她先把茶端给阿弦,迟疑了会儿,问道:“明大夫可好么?”
  阿弦回过神来:“他所遇虽然凶险,但已经没有大碍了。”
  虞娘子点了点头:“你饿不饿,我叫人准备些吃食可好?”
  阿弦本来要说不饿,突然发现虞娘子瞟了一眼李素节,阿弦便道:“那好,去做一些来吧……家里有客,就多做些好了。”
  虞娘子松了口气,却不再看李素节,只把茶放在他跟前,低头走了出去,郇王的眼光却是一直都在她的身上,直到人出去了还呆呆地只顾看。
  阿弦暗中叹了口气,心情越发难以言喻。因为无愁山庄,因为萧子绮,因为昨夜的事以及太平,她本该讨厌李素节的,但是想到郇王的身世,了解他的遭遇,感受到他对虞娘子的心意,却又无法做到对他彻底的厌恶。
  两个人默然相对半晌,阿弦道:“殿下回长安的时机实在不好,但是既然回来了,难保给人知情,这会儿再悄悄地走开,更加显得欲盖弥彰了。”
  郇王笑了笑,他探手把桌上的茶拿了起来,道:“我这一生也没按照自己心意做点事,好不容易鼓足勇气做了这一次,偏偏又撞上这种情形,也许这是我的命,是福是祸,我自领受了便是。”
  郇王举杯吃茶,阿弦看了他一会儿,道了声“失陪”,起身出外。
  阿弦来到厨下,见虞娘子正在亲自煮饭,锅里是新做的面片汤,热气腾腾,虞娘子俯身翻搅,一边抬手拭过眼角。
  阿弦看了会儿,道:“姐姐。”
  虞娘子一惊,匆匆把眼睛擦了擦,回过身来:“你怎么……来了这里?是不是饿了,一会儿就做好了。”
  阿弦靠在门口:“姐姐,你是真心喜欢郇王吗?”
  虞娘子有些慌张,想笑,却又笑不出来:“我……怎么忽然又说这个?我不是告诉你了么,我……谁也不喜欢,就想留在你的身边就好。”
  阿弦笑了笑:“姐姐,我已经成亲了呀,如果姐姐有个好姻缘,难道我不高兴么?郇王这一次为了你冒险回到长安,又加上昨夜出了事,如果给皇后知道,一定会迁怒于他。”
  虞娘子惊得手中的勺子丢了都不知道:“阿弦,这、这怎么好?”
  阿弦道:“所以我来问姐姐,姐姐若是真心喜欢他,他也是真心相待姐姐,我可以为他想法子,希望能免除郇王的罪过,又能成全你们。”
  虞娘子红着双眼,泪打着转,又掉下来:“阿弦……别的我不想,只要、只要能保他无碍就最好了。”
  阿弦走到她跟前儿,抬手把她脸上的泪拭去,道:“姐姐别哭,我知道了。”
  ***
  下午时候,阿弦知道太平无碍回到宫中,悬着的心总算放平了。
  事不宜迟,阿弦便陪着郇王进宫求见,武后经过昨夜的事,本就窝火,听说郇王偷偷回了长安,更是犯了心头大忌,若不是听说阿弦相陪,那火几乎把含元殿都烧尽了。
  压着恼意,命人传了郇王跟阿弦,武后先扫了一眼阿弦,又看着李素节:“郇王,你好大的胆子,未经传召,居然私自回京。”
  李素节早跪地道:“儿臣知错了,求母后宽恕。”
  “宽恕?”武后冷笑了声,“我倒是该求你手下留情才是。”
  李素节闻听,吓得道:“母后为何这样说?”
  武后道:“你那位舅舅萧子绮,心心念念地想要我的命,你难道不知道?还是说你跟他一明一暗相互配合?不然又怎么会这么巧,他才作乱,你后脚就进宫来了?”
  李素节道:“我、我实在不知此事,如果早知道萧子绮意图谋害母后,又怎会这样不知死活偏在这时候回长安?儿臣偷偷回长安的确是犯了大忌,但是儿臣……是有苦衷的。”
  “你又有什么苦衷?”
  李素节看向旁边的阿弦,阿弦道:“娘娘,殿下说的是真的,他这次回京,跟萧子绮并无关系,他只是……是为了我府里的一个人。”
  武后本对李素节抱有十万分不满跟怒意,听了阿弦这样说,双眸眯起:“你说什么?什么人?”
  阿弦道:“是我府里的小虞姐姐。当初我跟小虞姐姐离开长安之后,路上同她失散了,没想到小虞姐姐给郇王所救,在他王府里休养了一段日子,后来小虞姐姐回京,我才知道她跟郇王两个已经彼此合意,只不过虞姐姐一心惦记着我,想要照料我,所以才狠心离开,这一次郇王回京,就是为了她,跟萧子绮毫无关系。”
  武后听得极为诧异,她本认定李素节跟萧子绮所做之事有关,却实在想不到其中还有这段儿女私情。
  但武后并未轻易放下戒心:“这只是他的片面之词,阿弦,你岂能这样就信了?难道昨夜的教训还不够惨痛么?”
  阿弦道:“娘娘,郇王跟萧子绮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我……我相信他,求娘娘不要因此责罚他。”
  武后皱眉,当即又看向李素节:“你倒是能耐的很,居然找到了人做你的说客。”
  郇王俯身磕了个头:“瓜田李下,儿臣知道难以免除嫌疑,而且萧子绮的确行了大逆不道之举,若是母后要惩戒儿臣,我也心甘情愿领受。”
  武后的目光在郇王跟阿弦之间徘徊片刻,忽道:“你说的不错,就算你跟萧子绮并未实现勾结,但是以他跟你的关系,也是洗不脱你的嫌疑,如今萧子绮在逃……”
  她突然厉声道:“来人,把大逆不道的郇王押下!”
  阿弦大惊,门外的侍卫却纷纷拥入,将脸色惨白的李素节押住,只听武后道:“你私自回京本就是大逆之罪,加上昨夜萧子绮所作所为,更是罪上加罪,你可有话说?”
  郇王喉头一动,他闭了闭眼:“儿臣领受。”然后他转头对阿弦道:“求女官……别跟姐姐说,就说我……说我回申州去了……若是瞒不过,求女官……”
  还未说完,就被禁军押着出殿去了,隐隐还听见他叫:“照料好姐姐……”
  阿弦目送郇王出门,转头看向武后:“娘娘!”
  武后已经走下丹墀,她来到阿弦身旁,手抚着阿弦的脸庞,微微一笑:“你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太仁慈了。”
  阿弦道:“郇王他……”
  武后的手在她唇上轻轻地一遮,制止她说下去,阿弦本想为李素节辩解,但对上武后的眼神,满腹的话却又慢慢地咽了回去。
  郇王被下大牢的事,很快街知巷闻。
  人人都在议论,说郇王偷偷回到长安,意图谋害皇后……性命即将不保。
  也有人说,这不过是皇后想要清除异己的借口罢了,毕竟萧淑妃死的那样惨烈,身为她的独子,郇王本就是武后的眼中钉,当然要趁着这个机会彻底拔除。
  但不管怎么样,郇王下狱这件事却是人尽皆知了。
  怀贞坊,虞娘子却也不免知晓,可是她的反应比阿弦预想中要平静的多,她依旧的有条不紊,按部就班地安排一切,日常行事,只是这种平静,隐隐地透出一股不同寻常。
  ***
  李素节的事,太平几乎是第一时间知道的。
  她想起萧子绮跟李素节之间的关系,也只是无奈的叹气而已,无奈之余心中又想:“不知道他现在去了哪里,受的伤好了没有?”
  那狮子犬跑来,在她身旁转来转去,太平举手摸了摸,却没有心思再逗他玩乐,便道:“去去,到外头玩去。”
  话音刚落,就听到有人道:“我才来,怎么殿下就要赶人走了?”
  太平听到这个声音,又惊又喜,忙回头看去,果然见一个宦官打扮的人,揣着手缓步走了进来,虽然是太监的服饰,却偏衬得他容貌更是绮艳非常,风姿过人。
  太平急忙爬起身来:“你怎么会进宫了?”她跑到萧子绮身旁,一把抓住他的手,高兴的语无伦次。
  萧子绮低头含笑看着她:“我想念殿下,所以进宫来看望你,殿下可想过我么?”
  太平心里道:“当然想了!”脸上却发热,急忙又道:“你怎么这样大胆?你可知道母后派了好些人到处捉拿你么?郇王……郇王他不知何时竟回了长安,还不知死活地进宫来,已经被母后捉拿下狱了!”
  萧子绮道:“我当然知道,郇王……他总算是我姐姐的一点血脉,我实在不忍心他因为我遭难,只是想不到法子救他。”
  太平道:“郇王、郇王跟你是一样的吗?”
  萧子绮知道她指的是什么,摇头道:“不,他不知道。”
  两人说到这里,太平才反应过来不该跟他这样亲密,毕竟他曾想谋害武后。可心里又着实想要见到他,太平左右为难:“你、唉,你干吗又来见我,你该快点离开长安,别落得跟郇王一个下场。”
  萧子绮道:“其实该死的是我,跟郇王没什么关系。”
  “不,你不该死!”太平忙道,“我不想你死。”
  萧子绮道:“可惜殿下说的话,不能成为旨意,但殿下有这种心意,我就算是死,也死无遗憾了。”
  “呸呸!”太平着急跺脚,才要呵斥他,萧子绮却往后看了一眼。
  与此同时,殿外忽然响起了密集的脚步声,似有千军万马般聚拢过来,太平起初不觉,直到脚步声逐渐清晰,太平喃喃:“是怎么回事?”
  她往前一步,就见殿门口处,丘神勣,桓彦范,陈基三人为首,身后各有兵马,把殿门口围得水泄不通。
  太平脸色大变,萧子绮却并不惊诧,只低低笑道:“你们这班大阵仗,是想置我于死地吗?但是你们是不是有些太过心急了,毕竟公主在我身边,难道你们不怕我对公主不利吗?”
  陈基桓彦范三人退后一步,门口处,是武后走了出来:“你这次进宫,不是为了李素节吗,只要你不想他有事,就不会对太平轻举妄动。”
  太平叫道:“母后!”她上前一步,本能地想到武后身旁,却又止住。
  迟疑的瞬间,萧子绮伸手将她拉住道:“那么,皇后不如就试试看,如果我愿意拿公主的一条命,换郇王的一条命呢?”
  太平仰头看着他,双眼里满是不信,萧子绮却不看她,只是死死地盯着武后,所谓仇人相见,他的眼睛在瞬间隐隐泛红,让这张脸看来多了几分厉艳之气。
  武后面不改色,甚至有几分好整以暇:“萧子绮,不要冥顽不灵,螳臂当车。”
  萧子绮仰头笑道:“天下人都在你武氏淫威之下低头,却不是我!”他的手在太平喉头一扣,“你既然来了,也省了我许多事,我知道你早就想除掉郇王,这一次当然不会错失良机。没想到,公主的性命在你心目中,竟还不如你一逞私欲来的重要。”
  太平震惊,眼中渐渐地见了泪,不知道是因为被萧子绮的行为所伤,还是因为被他话中透出的母亲薄待之意。
  武后笑了起来,这一笑,让所有人都呆如木鸡。
  萧子绮道:“你笑什么?”
  武后道:“这就是你的手段?巧言令色骗取小孩子的信任,现在又故意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萧子绮,我还当你有什么了不得的手段呢。原来不过如此。”
  萧子绮眉头一皱,武后迈步进殿,眼睛望着他道:“你想给萧淑妃报仇?那个贱人算什么东西,化身为猫我为鼠?笑话!”
  她一挥衣袖,直指着萧子绮,厉声喝道:“本宫以前能够杀她一次,现在就也同样能杀了你!”
  萧子绮原本谈笑无惧,听了武后这两句,痛怒交加,浑身微颤:“你……”
  话音未落,拂面一阵凉风,电光火石间,擒住太平的那条手臂酸麻,已情不自禁松开。
  萧子绮手上一空,太平早被人揽了过去,那人将她往后一抛,门口桓彦范纵身跃入,及时地探臂往前把太平抱住,稳稳放在武后身旁。
  萧子绮恍神之际,那来者当空一掌拍来,萧子绮百忙里回击,两人手掌相碰,萧子绮后退一步,又怒又恨:“是你?!”
  作者有话要说:
  为奇奇点个蜡蜡先-。-
  武后:本宫是注定站在顶峰的女银,你算什么!
  奇奇:差点成为你家女婿的人吧~
  小桓子:天官,那不是跟你成了连襟?
  武后+阿叔+小弦子:楼上死定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