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探幽录 第357章 无情郎 阿弦

第357章 无情郎
  这及时现身挡住萧子绮救下太平的, 赫然正是崔晔。
  两人双掌一对复又分开,各自矗立,彼此相看。
  萧子绮的眼角有一抹浅浅的红,他笑了笑:“是你, 你到底是忍不住了。”
  崔晔淡淡道:“我给过你机会。”
  “机会?”萧子绮仰头笑道:“你可知道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崔晔抬眸看他,萧子绮一字一顿, 道:“我要的, 是一个了局。”
  崔晔沉默。
  周围禁卫环伺,又有高手在侧, 萧子绮插翅难飞。
  武后冷笑:“杀鸡焉用牛刀,崔卿退下,让禁军拿下此人。”
  武后心里也知道崔晔身体有恙, 不敢让他跟萧子绮缠斗,生恐有个闪失。
  毕竟是皇后之命, 崔晔正欲领旨退后,萧子绮道:“且慢。”
  四目相对,萧子绮道:“如果我今日会死在这里,我不希望是别人动手。你来。”
  崔晔摇头:“这时侯束手就擒, 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萧子绮哼了声,笑道:“生机?在姐姐被残害,萧家被族灭开始, 我的生机早也就没了。”
  崔晔知道他心性也非同一般的坚决,话不投机,再劝也是枉然。
  他本来也不想跟萧子绮动手, 然而毕竟曾经知交一场,此刻萧子绮又似狂徒末路,若是任由他被众侍卫围杀,仍是心有凄然。
  崔晔无碍下了决定,他转身对武后道:“请娘娘容许我将此人拿下。”
  武后见他请战,不愿拂逆,只得应允,又命桓彦范,陈基等戒备,见势不妙即刻动手。
  太平先前被桓彦范接住放在地上,武后即刻上前拥住,察觉她并无大碍。
  武后知道接下来会有一场厮杀,不想太平目睹,便让宦官先带她回宫去。
  太平先前受到惊吓,又猝不及防地就被救出,几乎反应不过来,此刻被宦官们簇拥着往回走,猛然见崔晔要跟萧子绮对峙,不禁又站住了。
  太平呆呆回看的时候,萧子绮跟崔晔已经动了手。
  两个同样都是人中龙凤,极难得的品貌人物,崔晔亏在元气未复,萧子绮却也因之前被崔晔一掌震到心脉,伤了根本,因此此刻动手,却也算是彼此扯平。
  可平心而论,到底是萧子绮技高一筹,毕竟他年少成名,悠游天下,对于十八般武艺都有精通,连崔晔都曾有些功夫是他所教。
  这数年他潜心谋图复仇,更是潜心钻研,练成了一身极为邪门霸道的功夫。
  交手之中,崔晔大袖飘扬,出手如电,萧子绮同样抬掌,手臂轻灵转动,同崔晔手臂交缠。
  两人错身的刹那,萧子绮低低说道:“当了驸马,就一定得护着皇后了对吗?”
  崔晔不语,暗中掌力一催,两人复又拆开。
  萧子绮仍是笑道:“好无情,这才是真正的你啊。”
  武后在旁皱眉看到此,便道:“萧子绮,你大势已去,不要再做困兽之斗!”
  萧子绮却从这听似胜券在握的话里听出了弦外之音,不由回头瞥了武后一眼,冷笑道:“罕见,你这种没心肝的女人也会替人担心?或者说你是怕女官成了寡妇?”
  武后见他猜中关窍,眉头紧锁,冷然不语。
  但就在萧子绮向武后答话之时,崔晔却仍沉着冷静,此时看准他胸前空门陡开,双掌连环,行云流水般横扫出去。
  只听萧子绮一声闷哼,身子往后踉跄倒退,几乎倒地。
  不远处太平看到这里,忍不住失声尖叫。
  萧子绮捂着胸口,回头看向太平的方向,突然向着她微微一笑。
  虽然面前似有千军万马包围,这唇角带血的一笑,却仍是让太平陡然失神,连旁边太监们劝自己快走的话都完全听不见了。
  崔晔一击得手,道:“还不束手就擒吗?”
  萧子绮笑道:“打的正痛快呢,叫我怎么舍得?”他突然脚尖一勾,把地上先前禁军丢落的一把刀挑起来,百无禁忌似的哈哈一笑,腾身再上。
  旁边桓彦范道:“天官用兵器!”
  说话间,桓彦范把自己的兵器扔向崔晔,崔晔张手一扬,已经握剑在手。
  两个人几乎同时得了兵器,只听得“铛铛铛”,连声响动。
  太阳底下火星四起,刀光剑影里,几乎把两道骄然不群的身影都绕在一团闪烁着寒光的锋芒里。
  崔晔因见萧子绮冥顽不灵,他也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便欲速战速决,屏住呼吸同他缠斗片刻,发现萧子绮因方才受伤下盘不稳。
  他的内力虽有些不及萧子绮,但胜在心思稳重,不似萧子绮遭受大变,性情狠厉过甚,不免自多一丝躁狂。
  如此又过数招,寒芒里只见一道血光腾空,胜负已分。
  锋芒收敛的时候,崔晔提刀斜指地面,刀锋上有血滴滴答答。
  对面,萧子绮手中兵器却落在地上,右臂鲜血淋漓,直直地垂落,俨然已是重伤不能动了。
  武后看到这里,才总算松了口气,而那边太平眼中却已经有泪在打转,她举手掩住嘴,似乎怕自己会哭出声来。
  萧子绮看着崔晔,向着他意味深长地一笑:“好的很。”然后,他的身子腾空而起,竟然掠出了周围的禁军包围。
  萧子绮的动作极快,就像是一只鹰隼低空掠过一样,在众人反应过来之前,他的双足已经落地,可也只是停留了瞬间,就继续重又往前掠去。
  起初,武后在内的所有人都以为萧子绮是战败了想逃,但是很快他们发现自己错了,萧子绮竟是往太平公主的方向而去!
  武后回身看见,失声叫道:“保护公主!”
  刹那间,侍卫们纷纷转头,向着萧子绮围了过去。
  萧子绮没了兵器,且又身负重伤,方才凭一口气跃出重围,此刻已经无法支撑。
  今日在场的三人里,桓彦范的武功最好,他年少敏捷,反应能为跟轻身功夫都是一流,第一个追上了萧子绮,不出三招,手中的唐刀斜刺中了萧子绮的腰间,刹那间萧子绮的身上又绽开一朵血花。
  前方,传来太平撕心裂肺的叫声。
  而在桓彦范拦住了萧子绮的刹那,陈基跟丘神勣也都各带人马冲了上来。
  桓彦范见状,反而退了出来。
  太平无法继续看下去,大声叫道:“萧子绮!”
  又叫道:“住手!都住手!”
  但是不管是萧子绮还是众禁卫,这会儿哪里又能停手,萧子绮一心往前,禁军等势要阻挡,正是水火不容。
  萧子绮显然已是强弩之末,往前之时,身上陆陆续续很快又多了几道伤痕。
  陈基见他受伤如此却仍无法将他阻止,目光一沉,拔刀亲自跳出拦住。
  萧子绮此刻完全是一副不要命的打法,就像是一心送死,不多时,已经吃了陈基一刀。
  但他居然不知道痛似的,毫不在乎,仍是往前冲来。
  如此,距离太平竟越来越近了。
  虽然两人之间仍隔着许多侍卫,但他的眼睛却准确地只看着太平。
  虽然有宦官们的不停阻挡拉扯,太平却也始终看着那双渐渐被血染的眸子,她终于不能忍受,趁着拉着自己的宦官不备,奋力挣脱,往前冲出了一步。
  而在对面,萧子绮拼着受陈基一刀,胸口受了致命之伤,半身已经被血染透。
  每走一步地上都多一个血的脚印,最后一片惊呼之中,武后叫道:“太平!”
  萧子绮却已经探手抓住了太平。
  他的脸被血濡染,不似平日般斯文儒雅,但这样狼狈困窘的境地,却无法减少他天生的高贵气质以及容颜的凄艳,血反而更增加了一丝英雄末路的怆然凄凉之感。
  萧子绮受伤太重,勉强撑着闯到太平跟前,单膝一屈,便跪倒在地。
  太平忘了躲,或许是本心就不想躲。
  萧子绮摇摇欲坠,任何人都看出他已经没有能力再伤害太平,于是并没有上来捉住他。
  “先前,”萧子绮勉强抬头看着太平:“先前我……并没有想伤害你,相信我……”
  太平哭道:“我、我知道,我相信你。”
  目光相对,萧子绮突然绽开一个笑容。
  他的右手臂负伤,无法动弹,只能探出左臂入怀。
  陈基跟丘神勣双双警惕,正犹豫要不要将他打倒,太平厉声喝道:“你们都滚开!”
  因受伤极重,动作缓慢,萧子绮掏了会儿,才又伸出手来。
  左手往前,手掌慢慢打开,露出了掌心的一样物件。
  太平只顾盯着他看,泪眼模糊,但当望见他掌心之物的时候,她的眼睛猛然睁大,叫道:“你……”
  武后本以为萧子绮会伤害太平,听到太平惊呼,更加焦虑,猛然上前数步,又被陈基,丘神勣等紧紧护住。
  这一会儿,桓彦范看一眼萧子绮,又看向崔晔,却见他敛眉垂眸,并没有任何要上前或动手之意。
  似乎现在的这一场纷争,已经完全跟他无关。
  而瞬间,武后也看见了萧子绮掌心的那样东西,那……
  竟然是当初阿弦给了太平的、窥基和尚的护身符。
  那护身符被萧子绮的血染透了,血汪汪地浸在掌心,太平大叫一声,想去握,却几乎不敢。
  浑身抖个不停。
  萧子绮气息微弱,道:“你的东西,我终究要还给你……本来今天,就是想还这个的……给了你,我也、放心了。”
  他抓住太平的手,血一下子把太平的手也都染的通红,她望着萧子绮的模样,忽然放声大哭,上前一步张手抱住了他。
  萧子绮也似乎想要抱住太平,但他的右臂已不能动,左臂微微一抬,又无力地晃落。
  他的唇边多了一丝笑意,头一垂,搭在太平肩头,身子就像是再也立不住的石头雕像,也随着往旁边歪了过去。
  太平毕竟人小力弱,便被他带的往旁边倒了过去,但她仍旧不肯松开手,只是用尽全身力气般嘶声叫道:“不要死,不要死!不!”
  ***
  宦官用了极大的力气,才把太平跟萧子绮的尸首分开。
  毕竟是自己最宠爱的女孩子,武后虽然恼怒,但却也庆幸她并未受伤,只先叫人把她带回寝宫,让御医照顾。
  又吩咐丘神勣清理现场,陈基仍再加紧宫内戒防,武后看着崔晔道:“今天劳累崔卿了,身体可还使得?”
  崔晔道:“回娘娘,无碍。”
  武后道:“我要去看望太平,就让桓卿先送你回去太医院。”
  崔晔低低道:“臣想先回府。”
  武后一顿,想通他是怕阿弦在家里担心,便道:“那好,就让桓卿陪你回去。”将走的时候武后又问:“阿弦手上的伤如何了?”
  崔晔道:“正在恢复,应该没什么不妥。”
  因惦记太平,武后问了两句,便自去了,剩下桓彦范走到崔晔身旁,他望着前方地上的鲜血——萧子绮的尸首方才已经被抬走了。
  桓彦范不禁道:“这个人,倒是个人物,只可惜走上了邪道。”
  崔晔道:“是啊。极度的仇恨,会让人丧失心智。或许……”
  “或许什么?”
  崔晔却一摇头:“没什么。”
  桓彦范打量他,突然说道:“我也听说过萧淑妃兄弟的一些传说,唉,想来本该是个风流无双的名门贵公子,却落得这个下场,想这命运实在是叫人啼笑皆非。”
  有宫人打水在洗地,鲜血被水冲刷,蓦地漾开,像是一片血湖,崔晔涩声道:“劳烦陪我回府。”
  桓彦范发现他脸色不太好,忙将他扶住:“要不要先去太医院?”
  “不必了。”崔晔缓了口气,温声回答。
  此后两日,郇王李素节被从监牢里放了出来,据说是因为皇后为郇王说话,说他私自回京,乃是因为想念父皇母后的缘故,乃是孝心作祟,如此孝子,不该重罪论处等等。
  消息散开后,天下百姓臣民们反应不一,多半都在赞武后实在心胸宽广。但有些知道内情的朝臣,不免笑叹武后着实心机,明明是她要把郇王拿住下狱,偏又借这个来博取美名。
  但也只有少数近臣才知道,武后起先之所以不由分说地拿下郇王,意图,却在萧子绮。
  郇王李素节毕竟是萧淑妃的唯一血脉,武后大肆张扬郇王“死罪将至”,萧子绮虽善于隐藏行迹,听到这消息岂会无动于衷,武后这叫做“敲山震虎”,果然把萧子绮给引了出来。
  只是武后毕竟也非算无计策,她算计的再精明细致,也想不到萧子绮跟太平之间,竟是那种情形。
  或许……武后可以精通世事揣测人心,但是涉及儿女私情,便每每有些算计不到之处,因为对此刻的她而言,儿女私情那种东西实在危险而奢侈,她几乎已全然摒弃,自然不会犹如洞察人心世情般地揣摩到那些。
  至于太平,自从那日后,太平在寝宫里,病了足足一个月。
  期间,太子李贤隔三岔五便来探望,见太平稍微好些,便邀请她去太子府盘桓,太平只是懒懒淡淡的,也不像是以前一样活泛爱玩。
  阿弦也来过两次,太平对她……却一反常态的不理不睬,不管阿弦对她说什么,太平都冷冷地置若罔闻,阿弦虽然心里难过,却也知道萧子绮的死对她打击甚大,阿弦有一种体察人心的宽仁,反而并不苛责太平。
  倒是武后,起先苦口婆心地劝了太平几次,又柔中带刚地训斥了两回,太平看似已经听了,可是武后觉着她又有些没有听入耳似的。
  武后回想那日萧子绮所作所为,以及太平的反应,虽然觉着有些异样,但……武后却不知,萧子绮的死别,对太平而言意味着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给很能撩萝莉所以注定悲剧的奇奇的蜡~*-*~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