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探幽录 第358章 酒壮胆 阿弦

第358章 酒壮胆
  阿弦在传言出现后第一次回到户部, 不出所料地受到了许多形形□□眼光的注视或者窥视,但是除此之外,却也有许多人真心实意、一如既往的相待,比如阿弦手底下的书吏, 户部尚书许圉师,侍郎崔知悌, 以及蓝郎中等。
  他们并没有提外头的传言, 只是例行公事似的相待,这反而让阿弦觉着自在, 许圉师问了几句家常,就交代阿弦要紧急待办的公务。
  阿弦埋头于文案之中,大半天的时间才将手头的公务处理妥当, 发了几份给书吏,吩咐下面去办, 又交了两份给头顶侍郎过目。
  坐了这半晌,总算无事一身轻,阿弦出门松快筋骨,忽然看见两个鬼在廊下窃窃私语, 鬼鬼祟祟。
  许久不曾见过它们,阿弦心里居然生出一种熟悉感,走上前道:“你们在说什么?”
  两鬼先是后退了一段距离, 才欲盖弥彰地回答:“女官,我们没说什么。”
  阿弦皱眉:“我明明听见,你们好像在说天官如何。”
  两鬼听了, 大惊失色,话都来不及说,刷地便消失不见。
  阿弦瞠目结舌,回想方才隐约听见的两句话,似乎是说“库房……秘密”之类,转头看向库房,忽然想起了那日自己从寒江独钓灯里取出来的那一卷“天书”。
  她重新回到库房,环顾周围,往日跟黄书吏相处的种种一点一滴浮现,以及他消失的那日。
  阿弦抬头,看着头顶那盏灯笼,仍是那副蒙尘的《寒江独钓》图,孤舟,蓑笠翁,一把鱼竿,阿弦站在底下,仰头望着,目光来去间,落在了那一叶扁舟上。
  似乎有个清朗入心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他念道:“巧者劳而智者忧,无能者无所求,饱食而遨游,泛若不系之舟。”
  那本来,是属于记忆中一个极美好温馨的场景,她仅存在心里不容被侵坏的回忆,这一刻毫无预兆地突然出现,像是晴空打了个惊天霹雳。
  ***
  自从传言起后,阿弦借机回到怀贞坊,并没有立刻回崔府。
  她有些担心如何面对崔府众人,索性不去面对,纵然崔晔劝过她几回,阿弦只是拖赖。
  今日她匆匆地回到怀贞坊,因心神恍惚,居然没有注意门口还停着一辆崔府的马车。
  连门公有话要说都没留意,只是低着头快步入内。
  拐过角门的时候,才有一名丫头拦住了她,道:“先前崔府的夫人来了,虞姐姐正想让我派人去看看女官什么时候回来呢。”
  阿弦戛然止步,如果是平常的日子倒也罢了,但是在现在……现在她无心再见他人。
  本能地迟疑中,玄影先跑了出来,然后,紧跟着是卢夫人的嬷嬷走出来,一眼瞧见,即刻笑吟吟地说道:“果然夫人是神机妙算,说那狗儿跑的欢快,一定是您回来了,果然说中了。”又回头朝内嚷道:“少夫人回来了。”
  阿弦转身跑的机会都消失了。
  卢夫人坐在堂下,正在看那只小黑猫一瘸一拐地挪到门口有点太阳余晖的地方晒暖,听到说阿弦回来,又惊又喜,忙扬首往外张望。
  虞娘子也来到门口朝外打量,却见阿弦慢吞吞地迈步从侧廊走了出来。
  虞娘子见她似有心事,怕她在夫人面前应付不当,忙出来道:“怎么了,事情做的不顺么?”
  阿弦道:“没、很好。”
  虞娘子道:“是不是伤口有什么不妥?”着急要检查阿弦的手臂。
  “不,不必了,都没有事。”阿弦推开她的手,勉强深深呼吸,迈步进了堂下。
  里头,卢夫人总算盼她走了进来,便微笑道:“我估摸着也该是休班的时候了,怎么回来的这样迟?”
  阿弦行了礼,道:“有点杂事耽搁了。”
  卢夫人道:“这几天又很忙么?”
  “不算太忙。”
  “那……怎么竟不回府里去住?”卢夫人轻声地问,面上带笑,并没有任何责问的口吻,只是满怀关切,“老太太问过我好几次,问是不是哪里有些疏漏的地方,又或者是晔儿惹了你不高兴之类的。”
  阿弦口干的很,很想喝口水,却不是时候:“让夫人跟老太太担心,是我的不是。其实都没有……只不过我置身是非之中,连累府里,很是过意不去,一时没有脸回去而已。”
  卢夫人当然知道她心结所在,特意绕了半天弯,不料阿弦竟直口说了出来,卢夫人既惊且笑,又有些无奈:“流言这种事,我也见过多了,只不要去在意就是了,若因为那些东西影响了自个儿的好日子,那就得不偿失了。”
  阿弦眨了眨眼,当然,卢夫人对自己很好,老太太虽有顾虑,却也是个慈祥和蔼的老人。当初瞒着成亲是没有选择,但是现在……
  阿弦屏住呼吸,说道:“夫人……那倘若那并不是流言呢?”
  卢夫人双眸微睁,似乎一时没回味过来这句是什么意思。其实她是知道的,正因为知道,才不知如何反应。
  阿弦只是想要吐露真相,但却不忍去看夫人面上表情,更加不敢等她的回答。
  说完后,阿弦道:“实在抱歉的很。”她深深躬身,退后两步,转身出门去了。
  虞娘子着急道:“阿弦!”要拦住她,她却置若罔闻,快步而去。
  身后卢夫人目送阿弦离开,抬手扶着额头。
  虞娘子焦心,不知阿弦为何如此反常,又怕夫人因而不悦,便进来解释道:“请您见谅,这几日事情实在太多,阿弦先前还受了伤……”
  卢夫人惊道:“受伤?”
  虞娘子道:“是,有些事他们也不肯告诉我,天官该是知道内情的。”
  卢夫人点了点头,又坐着出了会儿神,才对虞娘子道:“我今天来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看看阿弦好不好,心想着若是她好,就回府里去住就是了,免得传出去又引起些不必要的揣测。不过既然阿弦她……啊,我就先不勉强她,只是等她回来,你帮我转告她,她一直都是崔府的儿媳妇,崔府也一直都是她的家,等着她回去呢。”
  虞娘子听了最后几句,眼眶不仅红了,忙屈膝深深行礼:“是,我知道您的意思,会如实转告的。”
  卢夫人笑了笑:“还要先辛苦你好生照料阿弦了,若有什么需要的,只管去府里取。”
  ***
  卢夫人去后,虞娘子忙派小厮出去找寻阿弦,看她到底去了哪里。
  阿弦这会儿,却在飞雪楼上,跟周国公武承嗣喝酒。
  先前阿弦无法理清自己的心绪,逃也似地离开府里,玄影紧紧跟在身后,不知不觉一人一狗到了平康坊。
  飞雪楼熟悉的招牌悬挂,阿弦抬头望着二楼,突然想起当初住在平康坊的时候,就是在这里,听见卢照邻念“得成比目何辞死”,如今,她果然尝过了这种魂牵梦萦的真正喜欢一个人的滋味,可是就好像当时念这首诗的卢照邻的心境——他那会儿是求而不得面前坎坷重重,而如今,阿弦显然也有同感。
  正在出神的时候,二楼上探出一个头来,竟是周国公武承嗣,他惊喜满面地望着底下的阿弦,笑着招手:“小弦!真的是你,我还当他们哄我玩呢,干站着做什么,快上来。”
  身后传出女子嬉笑的声响,有几个油头粉面的姬人探头出来,许多双眼睛好奇而惊喜地往下打量。
  阿弦疑惑地看着武承嗣,他依旧是一副热闹的、喜气洋洋的模样,似乎从不知道喜怒哀愁,阿弦觉着自己忧闷的心境跟这种喜乐欢畅的人物不相融合,冲着他一挥手,转身领着玄影就要走开。
  谁知才走了几步,楼内响起一片惊呼,还有下楼梯的咚咚声响,是武承嗣鸡飞狗跳地跑了出来,他拦着阿弦:“怎么了?人家都说相请不如偶遇,平日里请你都请不到,今天你自己撞上门来……”
  阿弦望着他笑嘻嘻的样子:“殿下,你都要成亲了,怎么还在这里胡闹?”
  武承嗣满面无辜:“成亲也不妨碍我吃酒呀,你也是一样,不用被崔府的人约束,我看你近来都瘦了。”他突然又看向玄影:“这个家伙倒是吃的肥了好些。”
  阿弦哑然失笑,武承嗣已经拉着她的手臂,带她进楼。
  户部许圉师等相识对待阿弦的态度,虽然让她觉着自在,但到底有些故意的成分在内。
  但是面对武承嗣,这种感觉就像是面对一个随时失忆或者根本没有记忆的人一样,他当然该知道那些流言,但他竟丝毫都不在乎,而且举止神情丝毫做戏的迹象都没有。
  倒是真的让阿弦啼笑皆非了。
  武承嗣带她上楼,斟酒,又叫歌女们唱的唱,跳的跳。众女乐当然对阿弦大名“如雷贯耳”,如今见面,瞧着像是个俊美潇洒的贵公子,那些流言蜚语,对她们丝毫无扰,反而更添了几分传奇之感,这些人心喜十分,笑嘻嘻地唱作起来,瞬间耳旁莺歌燕舞,所谓醇酒美人,不过如此。
  阿弦吃了一杯酒,看着这歌舞升平的场景,不由笑道:“怪道世人都想要有钱有势,原来是为了这般境界。”
  武承嗣道:“不不不,有的人虽然有钱有势,却天生不喜欢这样境界。”
  阿弦诧异,武承嗣笑道:“你怎么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你们家里的那位不就是不喜欢的么?连袁少卿还赏脸跟我吃过几次酒呢,天官可真是岿然雷打不动,真是不解风情。”
  阿弦笑:“那我现在替他向殿下赔罪了。”
  “好好好,”武承嗣捧起酒来,“那我可是求之不得的。”
  两个人吃了两杯,武承嗣身边原本有几个闲人,无非是些小官儿跟商贾之类,渐渐地都消失不见,只有几个歌女还在各司其职。
  武承嗣便悄悄对阿弦道:“小弦,你真的是我的……表妹吗?”
  阿弦见他问起来:“殿下觉着呢?”
  武承嗣:“我也不知道,总之姑母说是,那就是,她说不是,就不是。”
  阿弦对这妙答报以大笑之声,武承嗣见她明眸皓齿,笑得明灿,便道:“横竖不管是不是,你也都还是小弦。又不会凭空多出几只眼睛、几只手来,你说是不是?”
  阿弦长叹了声,点头道:“很是,很是,世人真是痴愚,如果都像是殿下这般豁然,天下太平了。”
  武承嗣被夸奖,红光满面,手舞足蹈,几乎要随着那些舞乐一起翩翩。
  却因为阿弦提到太平,他接口道:“太平最近有些不大对劲,她怎么了?我听说是喜欢上一个谋逆罪人,那人偏给皇后杀了?”
  阿弦不回答,只是吃酒,武承嗣道:“算了不管她,小丫头罢了,过两年长大了,这种事早抛到脑后去了。”
  阿弦头一次觉着武承嗣如此面目可爱,同他吃了几杯,隐约有了醉意,武承嗣比她吃的更多,借酒装疯,靠坐在阿弦身旁,说道:“小弦,我倒是觉着,你要是我表妹也好,你看……崔晔对你多差,害你瘦了许多,又有心事,如果你是我表妹,咱们一起去跟姑母说,让她把你嫁给我。你说好不好?”
  阿弦人虽然半醉,心里明白的很,何况更因为这种醉意,把心里那原本很难说出的话也都变得容易了。
  阿弦举手,一把将武承嗣探在自己面前的头推开,道:“殿下你就老老实实娶你的郑家姑娘吧,听说那姑娘厉害的很,再敢胡说,小心河东狮吼。而且最重要的是,我心里只有阿叔一个人,也只能装得下他,别人想也不用想。”
  武承嗣很不忿,嗤嗤地往外喷酒气,阿弦道:“你怎么跟玄影似的。”促狭地抬脚,故意在他的椅子上踢了一下。
  武承嗣冷不防被颠在地上,嗷嗷叫痛。
  阿弦呵呵而笑,又低头看桌子底下:“玄影呢?”
  目光所及,却见玄影站在门口处,玄影旁边的,是一截袍摆跟底下黑色官靴,从一截袍摆看出来人的身份似乎是不可能的,但是阿弦偏可以。
  她直起身子,果不其然地看见崔晔正在跟前。
  笑,渐渐地从她脸上消失了。
  ***
  崔晔同阿弦回到怀贞坊,便吩咐虞娘子准备些醒酒汤。
  阿弦并没有要喝的意思,正好借酒壮胆。
  她拉着崔晔进书房,又吩咐虞娘子不许人去打扰。
  关起书房的门,阿弦靠在门扇上,望着面前的人:“我有事要问你。”
  崔晔仍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你说。”又温声责备道:“你手上的伤还未全好,不该在这时候喝酒。”
  阿弦喃喃道:“我顾不得了。”她停了停:“先前我从户部找到的那一卷东西,阿叔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崔晔眼神微变,唇动了动,并没有立刻回答。
  阿弦问:“你知道的是不是?”
  虽然崔晔并没有回答,可是一贯对他的了解,让阿弦确信,他的确是知道这卷天书的意思的。
  “阿叔知道的话,”阿弦听见自己的声音忽然有些沙哑,“为什么不肯告诉我,是……不能告诉我的秘密吗?”
  崔晔这才回答道:“是。”
  阿弦道:“是关于什么的秘密?”她闭了闭双眼,说道:“黄书吏临死之前要见的人,是阿叔吗?”
  一句话出口的感觉,就像是一步步走向悬崖边上。
  崔晔的喉头动了动,沉声道:“我原本不知道。”
  “那是为什么知道了?”
  “看到这卷字的时候。”
  “这到底是什么字?黄书吏为什么要见阿叔?”
  “因为他想把这卷字给我。”
  阿弦在等他进一步的解释,但他迟迟不说,阿弦自觉像是站在悬崖上的人,已经隐隐地看见底下漆黑无边的深渊,现在差的……是背后被人推上一把。
  作者有话要说:
  发现《闺中记》多了个火箭炮,顺便感谢愚石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7-11-19 18:42:05这位小伙伴吧~
  加油加油加油,努力努力努力~~~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