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探幽录 第365章 完结中 阿弦

第365章 完结中
  阿倍广目被袁恕己一拳挥来, 几乎当场晕厥,头脑昏昏之际,古镜已经离身。
  他本有些支撑不住,可见陈基将自己之物拿走, 却用力将阿弦一推,重又站起身来:“还给我!”
  陈基反应极快, 古镜得手, 只瞥了一眼便即刻转身交给了明崇俨,他知道这种东西多半有些邪力, 不是自己能接触的,自然是给明崇俨这种行家最为便宜。
  明崇俨接了古镜在手,轻笑出声。
  阿倍广目虽然说了很多谎话, 但是关于这古镜却并未说谎,这的确是他的亡母所留, 而……若说阿倍广目这人身上还有什么弱点,只怕就是他的这位生于大唐的母亲了。
  毕竟也正是因为这个,阿倍广目心中对于大唐的恨,甚至才远超其他的倭国之人。
  这古镜是他珍惜之物, 寸步不离的,就算魂魄互换,也不忘将此物随身携带。
  有了这镜子, 越发证实了“李贤”实则是阿倍广目的身份。
  阿倍广目本要暴起抢夺,明崇俨手握古镜:“若我所料不错,你所珍惜的并不仅仅是这镜子而已, 而是这镜子里的东西,对么?”
  众人面面相觑,有人摸不着头脑,有人暗自震惊。
  而东宫秘书官韦承庆却终于在这时候醒过神来,他看出了现在这位“太子殿下”有异,但是如果再继续大闹下去,被在场这些人一五一十地目睹,将来指不定又会传出什么样稀奇古怪不堪的话,对太子殿下自然是大为不利。
  身为东宫属官,职责便是辅佐太子,督促太子殿下的品德政行,维护太子的身份地位,但今天可是热闹极了,精彩纷呈到令人无法收拾的地步。
  韦承庆眼见明崇俨如此,明白他已经控制住了局面,忙道:“明大夫,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女官持刀,太子被打,皇后座下的几位“爱卿”,似乎正在围攻太子。
  明崇俨目不斜视,只是盯着面前阿倍广目,缓缓说道:“他不是太子殿下,不过你放心,我会把真正的太子殿下救回来!”
  有了明崇俨这句话,阿弦悬着的心总算能够放下一半。她看现场有陈基跟袁恕己,还有明崇俨坐镇,忙抽身入内,去查看真正的李贤如何。
  韦承庆半信半疑,但总不能在这个时候下令让东宫的兵马跟在场这几位对战起来,他迟疑了一下,终究还是不敢大意地让侍卫们撤走,只后退到门口,随时戒备。
  ***
  阿倍广目望着明崇俨:“你想怎么样?”
  明崇俨道:“把太子换回来。”
  阿倍广目昂首一笑:“怎么,你不能么?”
  若在之前并未受伤的时候,明崇俨或许还可以一试,但这其中所涉及的法术他从未涉猎,若是强行动手毕竟冒险,而事关储君,定要做到不出万一。
  明崇俨道:“广目君,你心里大概还在得意,笑我的妇人之仁吧。但是现在,你把我对你的最后一丝悯恤之心都扼杀殆尽了,是你教我的,行事要不择手段,对不对?”
  明崇俨说着,咬破手指,点在古镜之上,垂眸默念咒语。
  众目睽睽之下,突然有一声不堪忍受般的凄厉叫声,从古镜面上传了出来。把在场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阿倍广目叫道:“住手!”
  明崇俨手指的血点在镜面上,镜面竟起了一阵水波荡漾似的波动,袁恕己跟陈基离他最近,两人不约而同看过来,却见从那有些旧暗的镜面上,隐隐约约地竟浮现一张人的面容!
  韦承庆在袁恕己身侧,恍惚也扫见了,吓得后退一步。
  明崇俨淡淡道:“论起邪术,你比我精通,但是论起驭鬼之术,在长安城里我若称第二,就没有人敢称作第一。”
  袁恕己听到这里,插嘴道:“明大夫还是过谦了,何止长安城,举目天下,亦是大夫第一。”
  明崇俨笑了一笑:“多谢赞誉。”
  他们越是轻描淡写似的谈笑风生,阿倍广目越是难忍惊急怒色,这种厉怒之色在向来温和的太子的脸上出现,就连东宫侍卫们这些外行都看出了不对。
  明崇俨淡然地又看向阿倍广目,望着他唇角抽动的样子,闭眸复又催动咒法,刹那间,连绵不断的痛苦厉啸在书房里响起,许多侍卫不堪这种刺耳而诡异的声响,忙不迭举手捂住耳朵。
  与此同时,那镜面上若隐若现的“人像”,竟缓缓窜动起伏,像是要从镜子里挣脱出来一样!
  偏偏那人的脸庞五官不清,就像是整个头脸蒙着一层灰扑扑的薄纱,怪异幽魅,惊魂可怖。
  见了这种骇人异状,连陈基跟袁恕己都齐齐地退后一步。
  “住手!”阿倍广目忍无可忍,复又大声喝道。
  他的脸色已转作铁灰,只有双眼泛出血丝,恶狠狠地盯着明崇俨,嘴里发出了一串听不懂的倭国言语,然后双手一扬!
  手心里竟飞出无数的白色蝴蝶,呼啸着往前扑来!
  有两个侍卫不慎正站在身旁,被蝴蝶碰到,顿时浑身抽搐,脸色转作铁青色,颓然倒地。
  袁恕己浑身一震:“保护明大夫!”他委实悍勇,拔刀往前,刀锋所至之处,被削中的蝴蝶纷纷落地,化作薄薄地纸片。
  韦承庆大叫:“退出去,都退出去!”知道现在这一场对峙已经不是他们这些“凡夫俗子”所能插手的了,只能交付明崇俨。
  剩下的东宫侍卫同韦承庆一起退到门口,众人都惊魂不定,又担心里头的情形。
  明崇俨身旁,陈基如法炮制,却终究不敌这数不清的蝴蝶之防不胜防,手背上不慎被白色蝴蝶碰到,那原本看似轻灵无害的蝴蝶,突然跟长出了利齿一样,张口狠狠地咬落。
  陈基被这种可怖场景惊的忘了反应,关键时候,被人拽着腰带往后一拉,堪堪避开了那蝴蝶的啃噬。
  陈基回头,却见是阿弦,但她的身后跟着的,却是头上包着纱布的“阿倍广目”,只见他脸色惨白,神情恍惚。
  情势紧急,明崇俨将镜面翻转,手掌在镜底轻轻一拍,原先还在镜子之中挣扎的那影子,陡然探出了半身!她扭动着,极艰难地终于挣脱出来。
  阿倍广目睁大双眼看着这一幕,正在催动蝴蝶的手掌慢慢地垂落。
  那些原本正择人欲噬的蝴蝶,也无力地纷纷落地,变成了纸片。
  那影子浮现在众人面前,从模糊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这是个女人。
  是个长发拖在身后,几乎到了脚踝的女人,她身着唐装,容貌端庄,却透出一股显而易见的憔悴。
  她抬起双眼,打量着周围,目光从袁恕己,明崇俨,阿弦,陈基身上一一转开,在李贤的身上停了停,最后转身看向了真正的阿倍广目。
  阿倍广目望着女人,嘴角微张,用倭国话喊了一声,阿弦虽不懂倭国言语,却知道阿倍广目叫的是什么。
  那是一声——“母亲大人。”
  女人注视着他:“我早跟你说过,这条路走不通。”她说的却是官话,字正腔圆,带有一股从容高贵的气息。
  阿倍广目显得十分恭敬:“孩儿一定要试一试。”
  女人道:“你虽然失败了,但是你已经尽了力。”
  “母亲,”阿倍广目叫道:“我还没有放弃!”
  女人低低笑了声:“这么多年,我的仇恨已经淡了,你再做的一切,不管是胜败输赢,都跟我没有关系了。”
  “母亲,我是想为了您、以及之前的皇后一族向李唐以及那个女人复仇的呀。”
  女人道:“不,这只是你一半所想,另一半,你是为了倭国。当然,我并不否认,最初让你心里产生对李唐仇恨的人,是我。”
  阿倍广目道:“我一定会竭尽全力,至少……我会让他们的储君陪葬。”
  女人道:“储君,你指的是这个少年吗,李治跟武媚贱人有多少儿女,你知道吗,还有这个人……”她动作优雅地回头,看向阿弦。
  女人直直地看着阿弦,点头道:“好碍眼啊,小公主,当初就是因为你,才害得皇后娘娘被武媚折磨虐杀而死,更连累娘娘母族,但是谁又能想到,这一切竟都是个骗局,而引发这一切的你,居然没有死呢?”
  阿弦知道这个女人,就是当初王皇后的贴身宫女,此刻面对她的质问,虽这一切都不是自己的错,却也无言以对。
  突然,袁恕己道:“你是王皇后的身边人,你相信废后是无辜的,那么当年真正对安定公主动手的人到底是谁?”
  女人却并不理他,只是慢慢地又回过身来,她也不再看阿倍广目,反而把目光投向敞开的门扇之外。
  “母亲……”阿倍广目呆呆地唤道。
  女人却仍是痴迷渴望般望着门外,喃喃道:“回来了,终于回来了,娘娘……我终于又能跟你相聚了。”
  低低地声音在众人耳畔响起,那幽灵的身形却腾空而起,像是被一阵风送着似的飘了出外。
  “不!”阿倍广目大叫,扭身张手,想要着急将女人带回来似的。
  趁此机会,袁恕己却跟陈基两人同时跳上前去,一左一右握住他的肩膊,生生把他拉了回来。
  明崇俨回身,五指张开,向着身旁的太子李贤天灵上用力拍下:“离体!”
  那原本藏身在阿倍广目躯体之内的李贤的魂魄,突然飘飘荡荡地浮了出来,——李贤满面茫然,不知所措,这次却也只有阿弦能够看见,阿弦忙道:“殿下别动!”上前拉住李贤魂魄的手。
  与此同时,陈基跟袁恕己两人正把阿倍广目带了回来。
  阿倍广目奋力挣扎,双眼死死地盯着书房之外,厉声大叫,想要挽回,却无能为力,因为那女人已经飞身而出,外头,是满院的太阳光炽烈,那幽灵的身形毫无遮蔽地沐浴在了太阳之下,就像是薄薄的雪靠近了通红炉火。
  “不!不,母亲!”
  伴随着阿倍广目撕心裂肺的惨叫,魂魄身上发出极其细微地“嗤嗤”声响,就像是被一口气吹熄灭了的烛火,形体飘摇,化作一缕很淡的青烟,摇摇摆摆,消失不见。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转瞬间,而失去了母亲魂魄的阿倍广目也像是失了魂,他低垂着头,还未动作,身后明崇俨举手拍在他的天灵之上,同时咬破舌尖,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阿倍广目的魂魄猝不及防地被打出了李贤体内,同时明崇俨挥手,阿弦看的分明,忙推着李贤道:“殿下快回去!”
  李贤望着她,双眼泛红,却并不动,阿弦急急催促,李贤突然问道:“你,还当我是你的阿弟吗?”
  阿弦一愣,然后也红了眼睛:“当然是,一直都是。”
  李贤哈地笑了声,走了几步,却毕竟不知该怎么做,盯着自己的躯体发呆。
  明崇俨提一口气,在他的魂魄上一拍,李贤顺势往前,终于在一瞬间魂魄归位!
  ***
  陈基跟袁恕己原先按照明崇俨授意擒住了阿倍广目,因为他们看不见李贤跟阿倍广目的魂魄,尚不知大事已成,这会儿仍是抓着李贤不放。
  阿弦忙上前扶住,见李贤双目紧闭不省人事,问道:“大夫,殿下怎么还不醒?”
  常人的躯体被阴魂侵占,或者魂魄离体后归位,都是需要一段缓和时间的,何况是如此大费周章的魂魄置换。
  明崇俨道:“无妨、稍后……”
  才说了一句,就听到身旁有人道:“我要你们,给我的母亲陪葬!”
  明崇俨回头,却见阿倍广目从地上慢慢地站起身来,原本俊美的脸已经浑然狰狞,他张开双手,咬牙说道:“大唐夺走了我母亲的笑容,现在又夺走了我唯一的牵念……”
  明崇俨显然已有些力竭,正闭眸调息。
  袁恕己喝道:“鄙贱倭人,死到临头还敢口出狂言!”
  阿倍广目双手缓缓握紧,森然而笑。
  阿弦皱眉道:“令堂的执念已经放下,你却把她的执念变成了你自己的,你难道看不出,她已经释然了吗,把她囚禁在古镜里满足一己之私,岂是真正的敬爱她为了她好?”
  阿倍广目的头原先因李贤“自残”而受伤,这会儿血顺着留下来,把一颗眼睛染的通红,他叫道:“住口!”
  抬手指着阿弦道:“你就是罪魁祸首!”
  手指所指,顿时又有许多大蝴蝶飞窜而出,阿弦最担心李贤受伤,忙叫道:“大哥保护太子快走!”她起身挡在了前方,袁恕己见状,便也起身立在她的身旁。
  陈基抱住李贤,咬牙欲退,就在这时,只听明崇俨轻声说道:“广目君,就让我来结束你的痛苦吧。”
  阿倍广目道:“有本事就来阻止我!”他竟似入魔一样,长发散开,同衣袂一起无风而动!无数大蝶从袖底纷纷飞出,就算阿弦跟袁恕己是两个胆气最正的人,见了这般骇异景象,仍是不寒而栗。
  明崇俨迈步往前,双手一合,垂眸默念,刹那间,就像是有一道无形的屏障,将蝴蝶们挡在之外。
  阿倍广目用倭国语喃喃骂了声,复又催力。
  但那无形屏障却又动了起来,竟逐渐形成了一个圆弧之状,把蝴蝶们尽数包围其中,且还在继续形成合拢趋势,看起来就像是蝴蝶们正钻入了一个强大而无形的口袋。
  阿倍广目红着眼,这会儿却连分神怒骂都不能了,只是凝神贯注跟明崇俨对斗。
  此刻,书房内的气氛令人窒息,阿弦跟袁恕己立在明崇俨身旁,都知道这两位当世无双的术法高手在进行最后的比拼,也许……是生死之争。
  终于,那无形的“口袋”合拢,只听得明崇俨念道:“天地玄宗,万炁本根。广修亿劫,证吾神通!”
  手指往前一指,那包裹着无数蝴蝶的无形布袋陡然之间竟炸裂开来!
  巨大的响动震得书房的门窗纷纷鼓裂,而所有的白色蝴蝶也在一刹那都化成了细碎的片片,在书房之中飘飘洒洒,缓缓落下,看起来就像是在这小书房里下了一场初冬的早雪。
  随着这平定乾坤的一声,阿倍广目口中喷出一股血箭,他后退一步,默默凝视了明崇俨片刻,然后突然仰身,往后倒下!
  他的唇角甚至还微微上扬,神情似很平静安详。
  袁恕己上前一步,回头道:“他已经死了!”
  其实不必袁恕己说,阿弦也看见了,只是她所看见的,是阿倍广目的魂魄,也在那瞬间完全地碎裂消散。
  “流萤断续光……一明一灭一尺间……”纷扬不歇的“飘雪”之中,是明崇俨仿佛无限寂寞的一声。
  袁恕己正要赞他几句,就听阿弦大声叫道:“明大夫!”
  袁恕己回头,正看见明崇俨七尺之躯悄然无声地往后倒下。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一章是不是很有画面感?
  给小明准备一份豪华海鲜套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