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探幽录 第368章 完结篇 阿弦

第368章 完结篇
  那一夜在崔府, 得明崇俨托梦提醒,阿弦知道事情紧急,崔晔也许真的命在旦夕。
  心痛如绞、五内俱焚之际,阿弦反而异常地冷静下来。
  首先她持令牌进宫, 向武后跟高宗陈情。
  她并未隐瞒,直接说了明崇俨托梦, 自己必去羁縻州之事。
  高宗当然大为不舍, 且又担心她路途颠簸、到了那边兴许又会遇险等等,想她留在自己身边才好。
  但武后却难得地沉默了。
  自从上回阿弦在她面前剖白心迹, 武后已经明白,他们之间的感情之深,远远超乎自己所想, 除非她不在意阿弦这个失而复得的女儿,现在, 就算只是为了阿弦,她也只能压下自己原本的图谋。
  让武后心性转变的,还有另一个理由,那就是……刚刚才逝去的明崇俨。
  不管世人如何看法, 也不管自己曾经的心意有几分真假,对武后来说,平心而论, 明崇俨是个极为特别的存在。
  也许……她自以为是假的那些心意里面,反而是她自己都不敢承认的真。
  明崇俨的离开让她惊怒,与此同时她的心头又有一种久违的痛楚, 难以言喻,更加无法向任何人倾诉。
  她甚至连眼泪都不能多流一滴。
  也许是被这种心情所感,也许又是因为听说了阿弦提起——是明崇俨魂梦前去示警的,所以在高宗摇头不肯答应的时候,武后反而整理自己复杂的心情,劝说高宗同意阿弦去羁縻州。
  “让她去吧,陛下,”武后抬头,向着高宗微微一笑:“她这一次去,不仅仅是为了她自己,也是为了这一场战事,为了大唐的重臣的安危。陛下若是担心她,就多派些禁军精锐,一路护卫,保证万无一失就是了。”
  高宗很意外武后竟会答应阿弦:“但……”
  武后看向阿弦,眼眶微红:“你难道看不出么,现在对这个孩子来说,最无法缺失的人是谁么?”
  虽然是他们生了阿弦,但是真正抚养阿弦长大,接手守护阿弦的,是老朱头跟崔晔。
  武后道:“倘若崔晔当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您觉着这个孩子,难道会……”
  就像是阿弦先前跟武后陈明的:她难道会独活吗?
  武后并没有说下去,高宗却早明白了,他忍惊看向阿弦,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这会儿的阿弦,并没有哭天抢地,也并没有惊慌失措,甚至没什么担忧跟恐惧等等多余的神情,她只是很安静地向自己跟皇后诉说、请求。
  其实,对阿弦来说,如果不是为了整个崔府着想,只怕她都不会进宫来禀明二圣,按照她一贯的脾气,这会儿已经飞马出城直奔羁縻州去了。
  她只是担心自己一走了之,对二圣毫无交代、或再有个万一的话,崔府会因而被迁怒,所以才特意进宫一趟,但不管二圣是否答应,羁縻州她是去定了。
  高宗见武后也如此说,他倒也明白阿弦的心意,虽然百般不愿,仍是答应了。
  本是要点五百禁军一路随行护卫,阿弦怕人多耽搁,就只留了五十,以便于赶路。
  这其中领队的人,是武后亲点的陈基。因陈基先前屡屡立功,如今已经成了武后的亲信之人了,最近又听说武馨儿终于怀了身孕……可谓是双喜临门。
  这队人餐风露宿,一路雷厉风行,不敢耽搁一刻,在他们将到鄯州的时候,便听路上的百姓纷纷在传扬唐军战胜,收回了安西四镇之事。
  阿弦听了这消息,略觉心安,以为崔晔必也无事。
  谁知……此刻终于进城,见到的却是如此的场景。
  ***
  桓彦范原本惊痛交加,难忍悲恸,猛然见阿弦竟突然来到,心底那悲感更是无法收敛,他还未来得及说话,阿弦便迈步走了进来,她从他身旁经过,一直到了榻上崔晔的身旁。
  武承嗣还不知道情形已经糟糕到何种地步,只是看桓彦范流泪,一怔之下便道:“小桓你哭什么?又担心了?不妨事……”他还未说完,就给桓彦范通红带泪的眼神制止了。
  武攸宁在武承嗣身后,早察觉不对,见势不妙,就拉了武承嗣一把:“殿下!”
  武承嗣总算领会,他看看桓彦范又看看他身后榻上,惊恐地语无伦次:“不、不会吧?”
  这会儿,阿弦已经来到了崔晔的身旁,她没有力气再在榻上坐下,只是紧紧握住崔晔的手。
  阿弦顺势跪伏在他旁边:“阿叔,阿叔……”
  阿弦小声地叫着,像是怕吵醒正在熟睡的人,却又急切地想要他醒过来,看见自己在身边。
  桓彦范本来想安慰她,可是听了这两声,连他自己也受不了,便索性扭头走出门口。
  武承嗣张大了嘴,呆呆看了片刻,想叫阿弦一声,却最终没吱声,只耷拉着头也跟着退了出去。
  阿弦握着崔晔的手,那手有些凉,且他无比安静地躺在这里,那张脸也比先前在长安分别的时候明显地消瘦了很多。
  他真的像是睡着了的,可偏偏唤不醒。
  心头想说的话,甚至是所有的想法都在这一刻消失,仿佛是被一场毁天灭地的飓风刮过,双耳都无法听见任何声响。
  阿弦身不由己,喃喃道:“你说过……要我等你回去,要长长久久白头到老的,你说过的。”
  她不知从哪里来了一股力气,猛地站起身来,抓住崔晔的肩头,拼命摇晃道:“你说过的,说过的!你不能骗我!”
  这会儿几名将领,以及刘审礼卢国公等也风闻而至,见状大吃一惊,反应各异,桓彦范先跑了进来,想要拦住阿弦让她节哀。
  不料阿弦厉声大叫了两声后,突然间毫无预兆,往前直挺挺地扑倒在崔晔身上,再无声息。
  桓彦范的心跳都要停了,急忙将她抱起来,却见阿弦脸色惨白,呼吸微弱,原来她是痛极悲极,一口气上不来,晕死了过去。
  ***
  阿弦重新醒来的时候,正听见房间的外间,有人在说话。
  他们好像尽量压低了嗓音,但整个屋子里委实太过安静,人的声音显得格外清晰,一个个轻微的字句飘过来,扎进耳朵里,跟针刺一样。
  像是武承嗣在说:“都是现在这个情形了……大夫们也都看过,虽然那是些庸医,但不会连人的生死都看不出来,实在是没有法子了,还是尽快报信给长安吧。”
  起初没有人接腔,片刻,是陈基低低道:“好像,也只能如此了?”
  回答他的,也是一片沉默。
  武承嗣叹了声,道:“你们一个个如丧考妣,却都不说话,只让我做坏人,在来的路上我早就说过,他的身体不好,不能颠簸,现在果然……”
  “周国公!”出声的是工部尚书、大将军刘审礼,他带着愤怒呵斥:“天官如果像是您这样懂得居安思危明哲保身,当然不至于是现在这样的情形,但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大唐,如果不是他,这一次的战事怎么会如此顺利?恕我直言,若是他这次并未随行,只殿下跟随的话……殿下还能不能有命在这里马后炮,还尚未可知呢。”
  武承嗣呆了呆,有些气急败坏:“你、你这是什么话?”
  卢国公程处嗣皱眉道:“当然,我们知道殿下没有别的心思,只是这些唠叨说了没用,就不必提了。现在女官已经到了,要如何处置……就等女官醒来后再做打算吧。”
  武承嗣道:“我正是因为想到这一层,才催促大家早做决断,先前那场景你们又不是没看见,阿弦伤心的晕死过去,如果再让她面对这种事,她要伤心欲绝有个万一,可如何是好?如果天官在天之灵,也必然不忍的。”
  “那你想怎么样?难道干脆把天官的尸身烧化了,眼不见为净?”刘审礼更加恼怒,浑然忘了顾忌他的身份。
  武承嗣也忍不住喝道:“不要曲解我的意思!我敬尚书年高才步步忍让,若还如此相待,我也就不客气了!有本事就找个能起死回生的灵丹妙药来救活了崔晔,把火撒在我身上有什么用?!”
  正说到这里,靠在柱子上一直沉默不语的桓彦范突然站直了身子,看向里间。
  众人纷纷回头,武承嗣也跟着转身,却见阿弦不知何时已经起来了,正立在门口,而且,阿弦正雪白着脸,直直地看着他。
  武承嗣没来由地心虚起来,咽了口唾沫,叫道:“阿弦……”
  阿弦不言语,只是死死地盯着武承嗣,像是第一次认识他。
  这会儿,在座的众人,不约而同地都以为是武承嗣胡说八道,惹怒了阿弦,大家心思各异,一时也没有人说话。
  “我刚才……”武承嗣也是同样想法,正要向阿弦解释并道歉,阿弦却突然一言不发,拔腿往外冲去。
  桓彦范反应最快,在他身后的是陈基,两人一前一后紧追出门。
  ***
  阿弦原本愣愣地听着外间众人的吵闹,他们所说的每一句虽然都跟崔晔和自己有关,却又像是完全不相干。
  漠然而茫然地听着,直到武承嗣随口嚷出了那一句——
  “有本事,就找个能起死回生的灵丹妙药来救活了崔晔。”
  “灵丹妙药”“起死回生”八个字冲入阿弦的耳中,像是一记能振聋发聩、令人还魂的钟磬之音。
  阿弦突然想起来,曾经……她也曾有过魂游地府,状若已死的遭遇。
  而在那一次里,她蒙朱伯伯的爱顾,的确阴差阳错得到那难得的宝物,从而“起死回生”了。
  也正是从那次之后,阿弦发现自己多了那种能力。
  也许……
  桓彦范同陈基两人,追着阿弦,又来到崔晔的房中。
  他们不知阿弦想要如何,只当她是伤心到极至,举止失当。
  崔晔房中仍有几位大夫跟些下人们守着,见他们急急而来,忙后退行礼。
  阿弦浑然不理他人。
  这一次,她在他的身边缓缓坐定。
  阿弦低头望着面前紧闭双眸的一张脸,过了会儿,慢慢道:“上次我性命垂危,是你拼一口心头血救了我,现在,该是我了。”
  阿弦说到这里,深深呼吸:“你们都出去。”
  众人面面相觑,最终不敢做声,悄然退去,只有桓彦范跟陈基两人立在门口,桓彦范看出不妥,忍不住道:“阿弦,你想怎么样?”
  陈基也忧心地看着她,只听阿弦道:“别怕,明大夫说我,我跟阿叔的羁绊很深,这还不算完呢,我一定可以救他。”
  桓彦范把那句“可是”咽下:“我们可以帮忙么?”
  阿弦道:“劳烦你们守在门口,不许任何人进来,直到……”
  “直到怎么样?”陈基问。
  “直到听见,听见阿叔的声音为止。”阿弦凝视着崔晔的脸,轻声回答。
  两个人彼此互看一眼,皆看到对方眼里的骇然,但是这种情形下,要怎么去劝阿弦?桓彦范道:“阿弦,你、你要怎么做?”
  “出去吧,事不宜迟,”像是要解开他们心里的忧虑,阿弦回头笑了笑,道:“如果阿叔活不了,我也会死,如果他起死回生,我才会活。”
  “同生共死”,这一句话已经说的再明白不过了。
  两个人各自垂头,退了出来。
  ***
  桓彦范跟陈基虽然答应了阿弦守在门口,但是……直到听见“崔晔的声音”?他们两人却都半信半疑。
  难道这世间真的会有一种神奇的法子,可以让人起死回生么?
  不过……两个人想到阿弦本身有那样一种常人难以想象的通灵之能,倘若她真的也会有一种叫人起死回生的能耐,或许……也不是不可能的。
  两人不敢离开门口,各自竖起耳朵听着,期间,武承嗣等人又来探望,却被两个人以阿弦的吩咐挡住了。
  这一等,从清晨到金乌西坠,月兔东升,过了子时。
  竟是整整地一天一夜。
  次日,城郭之中传来鸡鸣的声响,日影越过院墙,显然又是一个晴天。
  陈基先前打了个盹,模模糊糊醒来,就听到屋里有一点响动。
  他心神一凛,看向桓彦范,屏息再听,似乎是有人在哑声低低地叫:“阿弦!”
  两个人大惊,忙将门推开,冲了进内!
  作者有话要说:
  你们还都在吗?看看最近留言这个稀疏,让我看到你们的手~~~(心情复杂)会力争在三章内完结,试试看。
  今晚上应该就这一更哈,么么哒。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