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黑夜都要爱你 Chapter 1. 黑白 荔箫

  Chapter 1. 黑白
  不知不觉,范小圆和宇文客已经在静谧无声的卧房里懵了将近四个时辰。
  初时巨大的震惊、恐惧历经四个时辰,终于一点点消磨殆尽。然后,感性的猜测、理智的分析浮上心头,范小圆终于说了从早到晚的第一句话:“那个……班长啊,我们……是穿越了吧?”
  站在窗前的银白色身影一颤,宇文客很快回过头:“不可能,这不科学。”
  “不然呢?”范小圆坐在宽大的檀木椅子上,甩着腿摆弄自己飘逸繁琐的衣裙,“你看啊,这明摆着不是拍戏,也不像整蛊。不是穿越还能是啥?拿咱做心理实验不得提前告知吗?”
  “可如果是穿越,得有点前奏吧?”宇文客摊手,接着苦恼地皱了皱眉,“那个……来这儿之前,你在干什么?”
  范小圆不禁一懵。足足好几秒里,她脑子里是空白的,如同失忆一样什么都想不起来。但紧接着,之前的记忆逐渐浮现出来,却并不是车祸、电击、坠楼之类常见的穿越前奏。
  ——她怔然道:“我写完了作业,洗了个澡,然后躺到床上睡觉了……?”
  宇文客怔怔地听着,木了一会儿,他眼里绽出了更深的不解:“我也、我也是……”
  各自在家睡觉,突然就一起穿了,这显然不科学吧?
  两个人同时“咝”地吸了口气,不约而同地捶着额头琢磨。
  与此同时,一门之隔的回廊下,几个宦官也在大眼瞪小眼的愣神儿。
  ——今儿什么情况?
  ——女皇陛下她……怎么个意思?
  几双眼睛同时看向大太监王瑾,可王瑾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打今儿早上开始,事情突然变得非常离奇,离奇到让他想琢磨都无从下手。
  里面那位宇文公子,是陛下众多男宠中的一个,混得不怎么好。进宫大概有三年了吧,也没个正经名分。
  上个月,他家里获了罪,他是走投无路了才来御前塞的好处,想面个圣,在陛下面前说个情。
  正好这阵子陛下身体不太好。收了他好处的宫人,打的算盘是让他进去侍个疾,生病的人耳根子软,这事多半儿能成,事成了好再赚他一笔。
  可他们忘了,生病的人往往脾气也不好。于是他求情的话才刚出口两句,陛下就怒了。让拖出去杖四十,发去做苦役去。
  然后自然是宇文公子的一番惊恐哀求。
  再然后吧……有那么一个细节,是整件事的转折。
  ——陛下被气得头疼,静躺了那么一会儿。宇文公子被吓得有些懵,也滞了那么一瞬。
  就那么最多也就够喝一口水的工夫,事情突然就变了。
  陛下再坐起来的时候,一脸茫然,看看宇文公子,疑惑道:“宇文客?这是哪儿?”
  宇文公子更令人瞠目结舌,他跟失忆了似的,反问陛下:“这怎么回事?”
  而后静了片刻,陛下以一种迟疑的、试探的口吻,将一众宫人“请”了出去——她当时真的用了个“请”字!
  出来后,他们就在外头站了一整日的桩。眼下天都黑了,里头也不叫人进,王瑾心里头自顾自地嘀咕,那个宇文公子到底发落不发落啊?
  屋中,两个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宇文客不太确信地说了个结论:“我觉得不是穿越,是做梦。”
  “做梦有俩人一起做的吗?!”范小圆瞪大了眼睛。
  “不不不,这一定是……我的梦境,你是被我梦到的而已。”宇文客抬手揉着眉心,顿了顿,又说,“也可能是你的梦境,我被你梦到了。”
  “……”范小圆诚挚地问了一个问题,“你觉得咱俩关系很好吗?”
  宇文客:“……”
  把国际部高二(7)班全数一遍,跟他最不对付的大概就是她了。
  不过,他觉得还是能解释:“咱们毕竟每天都能见到,梦到一回也有可能嘛。”
  眼前梦境中的范小圆同学咂了咂嘴,未予置评。
  “这梦太让人难受了,先醒了再说。”宇文客又道。
  范小圆嘴角轻扯:“怎么醒?”
  宇文客转回了身,再度面向窗户,留给她一个颀长消瘦的背影。
  然后,他伸手推开了窗子:“这外面是片湖。”
  “哦……”范小圆遥望着窗外的石桥水榭应声。
  “我先跳,如果是我的梦,我应该就会醒了。”他深深地吸了口气,肩头因此而绷紧了些,“假如你发现梦境还在继续,那你也跳。”
  “……”范小圆挣扎了一会儿,才勉强点头,“行吧……”
  无所谓啦,反正如果是梦的话,又淹不死,这么诡异的梦能早点醒挺好的。
  如果不是梦而是穿越呢?
  那应该会有人救他们上来。
  宇文客带着鼓气的意味,复又深缓了两息。然后他踩上床沿,纵深一跃——
  “噗通!”
  范小圆听到这么一声,条件反射地弹起来,跑到窗边去看。她定睛便看到宇文客在水里挣扎扑腾,而自己并没有醒。
  咝……看来真不是梦,是穿越!
  范小圆顿时阵脚大乱,失声大叫:“来人!!!”
  几是同时,一阵手机铃音不合时宜地凭空震响,将她还没喊出的“救人啊”压了回去。
  范小圆懵然看着无数穿着古代衣服的男人女人闯进屋里,起初她还能听到些人声,但很快,那铃音就占据了她的全部听觉。
  接着,她眼前混乱的画面一分分变得模糊,几秒钟后,唰然化作一片黑暗。
  范小圆不适地皱眉,迷迷糊糊地挥手,拍到了床边的墙壁。
  铃音还在想,动听悦耳,且残酷无情。
  她痛苦地挣扎了好一会儿,脑子可算清醒了大半。
  她摸了好几下,终于将手机摸了过来。随手一划屏幕关了闹铃,强撑着眯眼看看,5:40。
  这是她每天起床刷题的时间,没毛病。
  看来刚才那个,还是场梦,不是穿越。
  作者有话要说:  ~(≧▽≦)/~新坑每章前100条评送红包~
  老规矩~依旧正常发评的妹子请正常打分,专要红包的评请打零分。但两种评论都会戳红包,正常评论过后不用重新发0分评啦,么么哒~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