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黑夜都要爱你 Chapter 4. 白黑 荔箫

  Chapter 4. 白黑
  第二天第一节 课,阅读卷子一发下来,范小圆懵逼了。
  ——第一题不是选择题?!?!
  她于是望着试卷陷入呆滞,眼睛里透出绝望的气息。
  她这样呆滞了两分钟,阅读老师察觉异样就看了过来,接着点了她的名字:“范小圆?”
  “啊?”范小圆猝然回神,下一秒,她一咬牙,“老师!第一题看不清楚!”
  “?”老师便低头去看讲台上留下的试卷,范小圆莫名紧张,祈祷虽然不是选择题,宇文客依旧能get到这个暗号,然后下课来当面问她梦里的事就是了!
  然而没想到,十几秒后,宇文客的声音冷静地从教室后方响了起来:“老师,第一题第五个单词……的第三个字母看不清楚。”
  “……”班里引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老师托了托眼镜,“Dictionary,第三个字母是C。”她说完,对身为好学生的宇文客会问这种问题有点意外,皱眉笑说,“这你猜还猜不出来吗?”
  周围响起几声笑。
  宇文客尴尬地咳嗽:“昨晚没睡好,谢谢老师。”
  ……为毛非得强行对个“C”出来,下可直接问不成吗……这样好假。
  范小圆下意识地转头看他,但他已经在闷头答题了。
  这天的阅读课是两节连上,考试不尴不尬地占用了一节课外加一个课间、在第二节 课上课五分钟后结束。于是老师拿出了十分钟让大家休息,余下的半个小时就成了自习,背单词做题都可以,趴桌上发呆消磨时间也没人管。
  范小圆于是就趴桌上歇了,她是个不太会自习的人,早起周围没有别人的时候自己安静地做一个小时的题还可以,一旦置身人多的环境,她就完全学不进去。
  趴了五分钟,手机在口袋里一震。
  范小圆把手机摸出来放在桌斗里看,是个微信加好友请求,用户名是毫无创意的“宇文客”,下面的附加消息显示他是从高二(7)班的班级群找到她的。
  范小圆点了通过,进入对话框之后,一条消息很快弹了出来:“放学后旁边咖啡厅谈谈。”
  范小圆回了个“好”,又打了条“我正好也想跟你聊聊篮球社和啦啦队的问题”,想了想又给删了,觉得见面再说就好。
  下午四点半,最后一节课下课,范小圆没什么事,直奔附近购物广场三楼的星巴克。结果,宇文客帮老师批卷子耽误了,将近五点半才到。
  “对不起啊,来晚了。”他边坐边摘下书包,支着额头桌上一喟,“所以……这怎么回事?真是穿越?为什么莫名其妙地会穿越?”
  “……我怎么知道。”范小圆把二十分钟前给他加点的冰美式往前推了推,宇文客说着谢谢喝了口,又说:“你们女生不是看穿越小说吗?”
  “穿越小说里没见过这种。人家都是穿过去就不回来,要么一个世界一个世界的穿。晚上穿过去白天回来的……反正我没见过。”范小圆叹气,扯扯嘴角又道,“不过我觉得也不用太担心。”
  宇文客蹙眉看着她。
  范小圆双眼发亮:“我在那边好像是女皇啊!这还有什么可怕的?”
  “……但我的身份好像很低。”宇文客回思着,惆怅道,“应该就是个小官小吏什么的。”
  “我罩着你啊!”范小圆手一拍桌子,顺势翘起二郎腿,“你看那儿连太监都有,不是没人性的封建制度、就是更没人性的奴隶制度。这俩制度里皇帝都说一不二,现在皇帝是自己人你还担心啥?”
  “……”宇文客沉默了一会儿,觉得别扭但似乎又想不到什么可反驳的。
  范小圆爽快一笑,又说:“这个好解决,我有个不好解决的事要跟你商量。”
  宇文客微愣:“什么?”
  范小圆:“校论坛里的帖子你看到没有?”
  宇文客:“没有。”
  范小圆:“……”
  “我平常不上论坛。”宇文客眉心稍稍蹙了一下,但很快又舒展开来,“出了什么事?”
  范小圆沉肃地前倾了身子,端正地望着他开诚布公:“高中部啦啦队向我们下战书了,但你们篮球社和我们啦啦队的旧怨你懂的。所以,我需要你以篮球社的名义发布公开道歉,然后我们顺理成章地迎接高中部的挑衅!”
  “……”宇文客左边的眉头稍挑了那么个弧度,无语地睇了她几秒,言简意赅,“我不干。”
  “?”范小圆瞠目结舌,“为什么?!你不觉得当年那位学长做得确实不对吗?再说这点儿破事儿都拖了快三年了,在咱们这一届握手言和不好吗?!”
  宇文客的眉心蹙了起来:“我知道是那位学长的错,可你不觉得这种争执很无聊吗?为了一句玩笑话,上纲上线撕逼个没完,三年之后竟然还要继续?幼不幼稚啊!”
  “可是……”范小圆稍微卡壳了那么两秒,接着一拍桌子,“你要真这么想,那别让你们副社长忽悠宁凝来劝我出马啊!”
  “……谁让副社长忽悠宁凝了?”宇文客反问,继而烦躁地一拎书包,起身就要走,“那充其量是副社长的个人行为。哦……三年前那个,归根结底也是那位学长的个人行为,你们有精力为这个掐得水深火热,还不如多做两道题。”
  “哎你——”范小圆气结,然而不待她说话,宇文客已然拎着书包风风火火地走了,留下她一个人气得说不出话。
  这人……他怎么活得这么两耳不闻窗外事呢!
  虽然照他的思路去想也没问题,可这掐都已经掐起来了啊,接下来的做法全校都在看着啊,拎包就走是几个意思?!
  范小圆很生气,铁青着脸坐公交回家,进家门后强行缓和了一下情绪跟爸妈一起吃了晚饭,然后就钻进屋去写作业。
  身为学渣,她写作业的流程是很简单的——挑会做的题做,不会的题想大多会让她脑中空白完全无从下手,连思考的空间都没有,只能放着。
  赌气的心情又似乎使她会做的题更少了些……
  范小圆于是九点多的时候就气鼓鼓地上床躺着了,想拿手机看小说都看不进去,五分钟后把手机一扔,睡觉!
  大熙朝,寅时。
  用于避暑的紫清园里静谧一片,女皇所住的至明阁中,几个宫女宦官守在厢房前,时不时地瞅瞅正屋卧房的方向,怎么想都还是觉得惊奇。
  那个宇文公子进宫多久了?怎么也有三年了吧。
  三年,一直没得过宠,前天还惹恼了陛下,惹恼之后甚至还闹了一出投河自尽。可昨天,也不知道他突然走了什么大运,陛下着人把他带过来后竟然完全没有问罪,反倒让他在自己屋里养上病了。
  俩人就这么一起在屋里待了一天,听进去端茶送水的宫人说,他们是各干各的事,连交流都很少。
  然而到了晚上,陛下居然还不让他走,自己晃晃悠悠地进了厢房,满不在意地说就让他在屋里歇着吧,她在厢房睡一晚。
  ——这到底怎么回事啊?!他触着陛下哪根儿筋了?!
  几个人脑子里都在转这个事儿,转着转着,身边的厢房中突然有鞋子蹭地的声音一响。
  他们便立刻提起心神,躬着身将门推开,欠身道一句“陛下安”,然后进屋去服侍更衣盥洗。
  在范小圆坐在妆台前任由宫女给她摆弄发髻的时候,其中一个人噙着笑主动禀说:“陛下,宇文公子已经没大碍了,他……”
  “我懒得搭理他!”范小圆拍桌怒喝,抑扬顿挫,气恼明晰。
  那宫女立刻噤声,范小圆从镜子里看到她木了两秒,继而扑通跪地:“陛下恕罪!”
  “……”范小圆不得不缓缓气,烦躁摆手,“没事儿没事儿,你起来。这事跟你没关系,别让我看见他就是了。”
  “?”几个宫人齐刷刷的全窒息了。
  范小圆一时没太懂,只感觉到一股情绪在他们之间传递了整整一圈,接着又静了片刻,才有个看起来级别稍高的宦官试探着询问:“下奴愚笨,陛下的意思是……让他先回宫?还是……发落去别的地方?或者直接……”
  宫里说话有忌讳,“杀了”二字让这宦官噎了回去,便只见他抬手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
  “?!”这回轮到范小圆窒息了。
  她目瞪口呆地从镜子里盯着那个宦官,那个宦官被盯得心里直叫苦。要搁在三天之前,陛下说出这话,他们毫不犹豫地直接把宇文客发落了就是,可经过了昨天……真不清楚陛下到底什么意思啊!
  范小圆又怔了会儿,脸上慢慢地浮现了恍悟,接着,那恍悟里又绽放出了带着几分邪劲儿的笑:“对啊……我说了算啊!”
  恰这时,宇文客带着几分残存的困意,伸着懒腰从正屋大门里走了出来。
  范小圆从半开的窗子中看着他的身影,咬着后牙“哈!哈!”两声笑,旋即将脸一板:“把他给我押过来。”
  听到这诡异的笑声,宫人们哪敢耽搁,两个宦官立刻窜了出去,左右一拧宇文客的胳膊,三步并两步地就往厢房带。
  “又干什么啊?!”宇文客提心吊胆。话音未落,脚已绊过厢房门槛,整个人往前一个趔趄,倒了好几步才站稳叫。
  “范……”他看到范小圆下意识地想叫名字,所幸反应够快及时噤声,转而像模像样地施以长揖,“陛下。”
  “啧。”坐在妆台前的陛下悠闲地正了正发髻上的簪花,又理了一下耳坠的流苏,才慢悠悠地回过身来。
  她被染得妩媚娇俏的朱唇微微上扬着,头还未完全在转过来,美目中的光芒已先一步划到了他面上。她笑吟吟、慢悠悠地说:“宇文客,朕先前跟你打商量的事,你真的不答应?”
  作者有话要说:  ——宇文客天真地认为,自己穿越过去之后的身份,是什么地位不高的“小官小吏”。
  ——心疼。
  —————-
  ~(≧▽≦)/~谢谢敏言和Samara的地雷~
  —————-
  昨天的红包还没来得及戳,晚上回来戳~
————————————————————–
看小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更多小说资源免费获取~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