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黑夜都要爱你 Chapter 6. 纯黑 荔箫

  Chapter 6. 纯黑
  宇文客跟范小圆说,他在古代那边的家人都因罪被押进了天牢,秋后问斩。
  这话他是从身边的宦官口中听来的,但具体是什么罪,他一时没找到合适的措辞来套话,只知道除了父母之外,还有个小妹妹,今年才八岁。
  ——于是在这件事上,范小圆和宇文客的想法是一样的。他们都觉得,虽然自己跟那个突然闯入自己生活的世界并没有什么感情,所谓“家人”目前为止也和陌生人差不多,但就算只是出于人道主义精神,问罪也不能冲着八岁的小姑娘去啊!
  古代的连坐制度真可怕!
  是以入睡后再在大熙朝的清晨醒来的时候,范小圆用完早膳就研究起了这个问题。
  这事宇文客怕套话过程中会露怯显得自己奇怪,不好一问究竟,但她身为女皇做起来很容易。她状似悠哉地喝着茶,直接跟身边的宫女说了句:“把宇文客一家获罪的相关卷宗都拿过来,朕想看看。”就搞定了。
  这案子看起来不大,刑部呈来的厚厚案卷里,这件事占了不过五页纸。古人用毛笔写出的字又不像现代打印的宋体5号那么小,纵使范小圆是个学渣,看这么几页繁体字也还是没什么压力的。
  根据案卷记载,他家里算书香门第——没什么钱但小有名气的那种文化人,爹娘都饱读诗书,当娘的闲来无事爱写写书法,许多文人墨客都会去求墨宝。
  于是有这么一幅字流落坊间,惹出了事端。
  这幅字写的是: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
  大熙朝皇位传女不传男,凤凰在这里和其他朝代的龙一样,象征皇权。这句“凤去台空”被认为是诅咒圣上,大逆不道!
  范小圆看到这儿就想说:哎我艹,李白的棺材板儿要压不住了!
  瞎搞什么文字狱啊真是的!
  她和宇文客原本商量的是,八岁的小妹妹要救,因为连坐这么个小孩不人道。但如果当父母的是真的有罪,那不能徇私枉法——反正宇文客也跟他们没什么感情。
  现在看来,这一家子都冤得很啊!
  女皇啪地将卷宗一拍,周围的宫人们猛一个激灵。
  女皇清清嗓子,仪态冷艳:“把这一家子放了。着人告诉宇文客一声,没事了。”
  “?!”屋子里一片震惊,大家都禁不住地怔了两秒,一个反应快些的宦官才赶紧领命退了出去,去宇文客的住处传话。
  自此之后,两个人相安无事了好几天。白天他们在学校各上各的课,和从前一样交集不多。晚上,身处一处规模宏大的皇家园林,二人间的距离其实比在学校时还要远些,更是想不见面就可以完全不见面。
  在意识到“读书很难”后,范小圆给自己找了个熟悉这里的新途径——各处闲逛。她每天有目的地挑一个方向走,打算逐步把园子各处都了解清楚,面得因为对“自家”居住环境不熟而闹出笑话。
  逛到第四天,经过一片假山时,她偶然听见了宇文客的声音。
  范小圆的头一个反应,是继续自己逛自己的。毕竟宇文客觉得这里的身份尴尬嘛,那她不见他就是了呗,反正也没啥影响。
  然而这片假山还没完全从身边过去,她又听到了另外两个声音。
  ——一个是小女孩惊恐的哭声、另一个是宦官尖细的呵斥声。
  范小圆微微一怔,蹙眉定住脚静听。身后的一众宫人也立刻会意,安静地躬身候着,几个听出那声音出自于谁的则难免忐忑不安。
  假山后过去两丈远,是一片波光粼粼的湖。
  宇文客被两个宦官强按着跪在地上,两步外的石案旁坐着的男子神色复杂地盯了他半天才说出话:“宇文客,你是不是疯了?”
  这人面容英挺、玉冠束发,一袭深灰色广袖直裾上,金线绣出的纹样如行云流水。
  一名宦官躬着身子站在他身边,手里执着鱼竿。鱼线下的银钩上还挂着鱼,金色的鱼身在鲜绿的草地上跳跃着,啪嗒、啪嗒……
  宇文客没有回话,男子锁眉拎起鱼线看了看那条鱼:“是陛下新年放生的,快放回去。”他说着一松手,目光转而又看向宇文客,长声叹息,“这个,杖五十。那姑娘,算了。”
  跪在宇文客旁边早已在瑟瑟发抖的小女孩哇地一声哭出来,宇文客悚然间一腾而起:“你再说一遍?!”
  男子眉心一跳。
  宇文客热血冲脑:“就为条鱼你他妈打人啊!你们这地方还有点人性没……”
  话声未落,男子拍案而起,一拳挥来!这人看起来全无凶悍模样,没成想这一拳却劲力十足,裹挟疾风直砸面门,宇文客霍然翻倒在地,头晕眼花间,感觉满口的血腥气。
  “……贵君!”周遭好几个宫人都面显惊色,生怕男子继续动手,急忙上前要劝。
  男子自己倒也收了手,然而宇文客愈发火大,一抹鼻血继续喝道:“你们那个女皇!为了两句诗都特么能草菅人命!放生几条破鱼有特么屁用啊!”
  卧槽……
  假山后身为“女皇”本尊的范小圆都惊了,她暗自揶揄宇文客平常准不看穿越小说!就他这不怕死的玩法,独自穿越能活过三章都算命好!
  她于是赶忙从假山后走出,大喝一声“行了!”,定睛一瞧,宇文客正被那名男子提着衣领拎在手里。
  “……”范小圆稍微目瞪口呆了那么一小下,旋即又喝,“把他放下!”
  男子立即松手,端正一揖:“陛下。”
  范小圆深呼吸,继续维持气势:“怎么回事!”
  “陛下,他……”男子瞟了眼旁边杵着的宇文客,说话时的神情克制不住地别扭,“他……在湖边……钓锦鲤……”
  范小圆:“……”
  她心道班长您可真会给自己找乐子,男子又道:“边钓还边跟那姑娘说,要多……刷酱?放辣椒?”
  范小圆:“?!”
  宇文客又擦了把鼻血,没说话。
  女皇陛下一脸惊悚:“你很不挑口儿啊?!”
  宇文客身边的小宦官都快哭了,声音在恐惧中变得嘶哑:“公子您快告罪……”
  玉冠束发的男子眼观鼻、鼻观心,维持着“揖”的姿势。
  女皇陛下维持着高冷摆了摆手:“都退下吧,我问问他。”
  除了宇文客外的众人,刹那间神色各异。气氛滞了片刻,终是那个衣着华贵的男子率先施礼道:“臣告退。”
  周围很快归于安寂,范小圆四下看看,确定再无旁人了,转而收起高冷,提起衣裙迈着小碎步跑到宇文客面前,一脸好奇:“那是谁啊?”
  “……我怎么知道。”宇文客继续抹着鼻血,“我只听到宫人管他叫‘贵君’。”他说罢向瑟缩在不远处的小女孩招手,“过来,别怕了。”
  小女孩抹着眼泪走上前,到范小圆面前扑通就贵了,稽首大礼行得一丝不苟:“陛下。”
  然而范小圆竟没反应,宇文客疑惑地抬眼看看,伸手在她眼前一打响指。
  范小圆“啊”地一声回神,赶忙把小姑娘拉起来,思绪却还沉浸在“贵君”带来的震惊中……
  这个称号,听起来,跟“贵妃”,很对等啊!
  她到底,是有,多少个,男宠啊!
  妈啊……
  范小圆脑子里投射出了看□□时才会脑补的荡漾画面,喉咙中“咕嘟”吞了口口水。
  接着她双手一捂脸,在黑暗里把这没节操的画面缓掉,又将手拿开:“那什么……班长啊,你就是闲得慌也别打锦鲤的主意啊!”她说着一顿,语重心长,“观赏鱼都不好吃的!”
  “……”宇文客顿时有些讶异,“你早就尝过是吗?”
  “我没有!”范小圆当然不能承认这种黑历史,立刻岔开话题,“你要是想吃烧烤,就跟厨房说嘛!我觉得皇宫里做个烧烤还是没问题的吧?”
  宇文客沉默了会儿,犹豫着问她:“你每顿饭几个菜?”
  “你说在这里吗?”范小圆想了想,“没数,算上汤和点心大概二十多道吧。不过我吃不完宫人会分了吃,所以也不浪费。”
  “……”宇文客静了好几秒,脸上的悲愤好几次浮起又压下,最后又抹了把鼻血,“行吧……我先回去吃饭了。”
  “哎?”范小圆猜到了点端倪,想追问他是不是伙食不好,但宇文客走得大步流星,像成心要甩开她似的,弄得她心里一阵不爽。
  她于是叫住了迟疑着正要跟上宇文客的小女孩:“哎姑娘,跟我走,姐姐带你去吃好吃的!”
  宇文客的背影明显一滞,透出一阵凄凉,接着又颇带悲壮地继续向前走去……
  当天下午,范小圆就在跟小女孩聊天的过程中把状况聊明白了。
  这小女孩就是宇文客那个八岁的妹妹,单名一个舒字。
  ——哥哥叫语文课,妹妹叫语文书,范小圆心说你们俩可真是一家子!
  宇文舒这回是进宫来看宇文客的,按规矩,吃住都是宇文客自己管。可宇文客一顿饭就俩菜,一荤一素,所谓的荤菜还只有点肉末或者肉丝。
  之前的几天,他都是自己凑合。但这回多了一个人,就无论如何都不够吃了,于是他打起了锦鲤的主意……
  宇文舒说,哥哥的原话是:“你看这锦鲤多肥,处理干净烤一下,多刷酱多放辣椒,肯定很下饭!”
  女皇陛下范小圆简直瞬间对失宠宫嫔(男眷?)的凄苦感同身受了……
  一时很想挥笔痛斥——这万恶的旧社会!
  然而慨叹过后她又很想吐槽宇文客——他过得这么惨,为什么不来跟她说?肯定是觉得自己要求不见面又向她提要求很不好意思,这不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嘛!
  她于是很傲娇地没有直接上赶着改善宇文客的伙食,而是问宇文舒:“觉得姐姐这里的菜好吃吗?”
  小姑娘十分笃然地点头说好吃!
  女皇陛下抿起微笑摸摸她的头:“那就把吃了什么、有多好吃挨个告诉你哥哥,跟她说你明天还来。”
  她就不信宇文客真能死要面子到一直死扛恶劣伙食!谁还不是以食为天的大吃货国子民咋地?
  这天因为这件突发情况的出现而显得格外充实,范小圆晚上躺上床时都不是很想睡觉,觉得在这边探索生活、感受碰撞挺有意思的,肯定比每天刷题上课趣味性强啊!
  不过她还是要赶紧睡“过去”的,因为明天周日,在现代的她不赶紧醒来把作业赶完,周一就要完犊子了。
  然而,当她刚刚舒爽自在地躺下的时候,房门“吱呀”一声。
  大太监王瑾领着一个小宦官进了屋,在她窗前堆着笑躬身道:“陛下,好几天了,您看是不是……召见一个?”
  小宦官在他说话间已屈膝跪地,将手里的托盘高高举起。
  范小圆定睛一看:嚯——是要她翻牌子嘛!
  作者有话要说:  咳咳……钓锦鲤的梗,源于我家可爱的编辑……
  我跟她报备开新文的时候,她问我什么题材,我就把文案甩了过去
  然后她的第一反应,是很担忧地说:不得宠的男宠,宫里管饭吗?
  我说:当然管啊!不然咋活!
  编辑:我都脑补他去太液池钓锦鲤了……还得到别的地方偷佐料……
  我:………………………………………
  —————————–
  谢谢Dora、南辞、梦想只有猫和狗(竟然没有美食?!)的地雷~
  谢谢梨涡里的小脑洞的手榴弹~
  谢谢莫宁卡的地雷和手榴弹~
  谢谢狸狸的火箭炮~(≧▽≦)/~么么哒大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