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黑夜都要爱你 Chapter 8. 白黑 荔箫

  Chapter 8. 白黑
  五秒钟之内,范小圆的脑海里迅速地过完了抄一百遍题的痛苦,于是快刀斩乱麻般拍桌答应:“没问题!”
  “很好。”宇文客悠哉点头,“我第二节 上课前写完给你。但如果你背不下来导致还是被罚抄,我不负责。”
  他高冷的态度里透着一股贱兮兮的搓火的味道。
  范小圆为了有求于人,不得不忍气吞声:“……多谢!”
  宇文客傲气地挑着眉,带着一股轻蔑的味道,轻轻的、轻轻的点了下头。
  神色间,俨然就是在说:退下吧。
  范小圆被他这表情气结。
  于是这一天,宇文客过得莫名的爽。
  他其实也不想针对范小圆,只不过这突如其来的几天穿越生活过下来,令他十分煎熬。
  说到底,是因为他的身份太低了。
  “男宠”什么的……在五星红旗下学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长大的孩子哪儿听说过啊?首先心理上就很别扭。
  而且,只要他在那边醒来,这个身份带给他的就绝不止是心理上的别扭,还有物质上的不好受。
  因为他是个不得宠的男宠。
  可以说,宇文客在这几天里,切身体会到了在封建制度中身为食物链末端的痛苦。所以,虽然他主观上并不想拿范小圆这个“战友”找痛快,也不得不这样宣泄一下。
  ——否则,如果强行憋着,他可能会在强烈的身份落差里逐渐变态。
  但他显然忽略了一个问题——范小圆这几天过得其实也压力很大,哪怕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面对一个崭新的世界、空降成食物链顶端、手握生杀大权,看似酸爽但其实也没那么好接受。落差这东西,一下子过高就和一下子过低一样,都很考验心理素质。
  是以在宇文客觉得格外爽的这一天里,范小圆觉得分外不爽。巨大的压力将她内心的愤怒放大了,她于是脑子里翻来覆去地一直在过宇文客那轻蔑一笑,越想越觉得,丫有病吧?成心挑衅是吧!
  他想改善衣食住行,她觉得都没问题,反正她在那个时代为他解决这些小事一点压力都没有。可是,他那个态度是几个意思?她又没惹他,他冲她摆什么脸啊!
  那个贵君打他的时候,还是她杀出去救的他呢!
  他这叫过河拆桥!恩将仇报!鸟尽弓藏!卸磨杀……圆!
  哼!
  大熙朝,女皇陛下就这样气鼓鼓地醒来,她铁青着脸,弄得伺候盥洗更衣的宫人们一声都不敢吭,安静而细致周到地完成了整个过程。
  但她是守信用的。早膳端上来的时候,范小圆看着一桌子菜直运气,开口时后牙直咬:“王瑾。”
  “……陛下。”大太监王瑾硬着头皮上前,女皇冷冷道:“交待膳房一声,近三天给宇文客添菜。每顿照着四荤四素安排,再额外添一道汤、两道点心。”
  “哎……”王瑾止不住地感到诧异。范小圆一见,只道是要说个理由才好安排,旋即做出反应:“他让贵君打伤了,得养养。”
  这话直说得王瑾心惊,躬着身子连应了两声“是”,却听女皇又说:“住处也迁一下吧,安排个住着舒服些的地方给他。”
  具体往哪儿迁她没好说,因为园子里的地形她还没了解清楚,自己也不清楚哪儿好。
  接着她就又继续冷着脸生闷气,一脑补宇文客的得意,她就恨不得把他写完的作业全给撕了。
  这股不爽搞得她连出去闲逛的心情都没有,鼓着嘴闷在屋里翻书。可宫人哪儿知道他们还有穿越到另一边的故事,见她不高兴,就有会察言观色的宫女陪着笑跟她说话解闷儿:“陛下消消气。奴婢听说不少人都去向宇文公子道贺了,公子必定会记您的恩典。麟德贵君那边……贵君肯定也能明白您的意思。”
  竟然还有人去道贺!!!
  被宇文客掐住软肋甩了一脸高冷的范小圆更郁结于心了。
  于是,这天她迫切地想赶紧睡觉、赶紧在现代醒来,哪怕是凌晨都没关系,她可以早早起来背单词!
  于是,天刚擦黑,女皇陛下就垂头耷脑地去沐浴更衣,然后躺到床上酝酿睡意去了。
  王瑾瞅了瞅,再度带着小宦官,端着宫中男眷的牌子进了卧房:“陛下……”
  范小圆挑眉回头:“干嘛?”
  “已经……一连六七天了,您看您是不是……”王瑾堆着笑,不无窘迫地指指托盘。
  暴躁地范小圆一骨碌爬了起来:“烦不烦?我不想见这些人行不行!”
  王瑾顿显惊恐,匆匆忙忙地跪下磕头:“陛下恕罪,下奴这就、这就……”
  然则范小圆余光一划,忽地身形顿住。
  王瑾迟疑地偷眼看去,只见女皇陛下脸上露了那么一丝……不太和善的笑,然后伸手将一块牌子拈了起来:“这个‘宇文公子’,是宇文客?”
  “哎,是是是!”王瑾连连点头。
  “昨儿个没他嘛。”范小圆磨着牙一笑,将牌子扔回托盘中,声音清亮,“就他了。”
  看洒家不吓死他!
  ——范小圆心里有个Q版的自己在气势汹汹地撸袖子准备干架。
  天幕渐黑,夏风阵阵。随着旨意的传出,整个紫清园都炸了。
  早上还在为宇文客得到陛下关照而向他道贺的宫人们,一时也摸不清这到底值不值得意外,但不论意外与否,心情复杂都肯定是难免的。
  而宇文客自己,意外极了。
  “你说什么?!”他跪听旨意到一半,就猛地窜了起来,一把拎住王瑾的领子,“你再说一遍?!”
  “宇、宇文公子……”王瑾并没有出言呵斥,而是和和气气地对他的失态表示了理解,“公子别激动,下奴恭喜公子。陛下已然歇下,不宜让陛下多等,公子速随下奴沐浴更衣去吧。”
  宇文客感觉自己的整颗大脑都宕机了。
  这范小圆……她搞毛啊?!
  然后,他就这样在如遭五雷轰顶般的呆滞中,被塞进了一顶缎面小轿……
  又在持续的呆滞中,被宫人簇拥着走进了汤泉宫……
  最后,在宦官打算伸手给他扒衣服的时候,猛然回过了神。
  “别动我!!!”汤泉宫中,难得被召幸的男宠撕心裂肺的叫声响彻四方。
  在宫人们错愕的注视下,宇文客开始怒然往外轰人:“出去!都出去!我自己洗!”
  妈的范小圆你给我等着……
  他嘭地关上门,悍然转身,怒气冲冲地走向汤池。
  然后再度如遭五雷轰顶般陷入呆滞。
  汤池上,竟然,飘着,玫瑰花瓣……
  这他妈也太Gay了吧!!!
  妈的范小圆!!!是谁帮你过的物理老师的关啊!!!
  你这叫过河拆桥!恩将仇报!鸟尽弓藏!卸磨杀客!!!
  宇文客就这样洗了有生以来最为高效的一个澡。
  毫不夸张地说,每一次不经意地看到水面上飘着的花瓣时,他的心底都会掀起一阵浓烈的生无可恋。
  妈的……
  范小圆……
  当他被小轿抬往女皇陛下的住处的时候,脑子里犹如B站弹幕一般,五颜六色地回荡着这五个字。
  待得宇文客下轿、大脑发空地走到女皇的卧房门前,王瑾抬手轻叩了两下门,便推开房门对他做了个“请”的手势。
  屋中安安静静,柔软的幔帐与味道甜暖的熏香一起,营造出一种特别的温馨和暧昧。
  宇文客走进去,才发现屋里还有两个宫女。
  接着他下意识地看向床帐,半透明的床帐上,依稀透出一个侧躺的婀娜身影。不知怎的,他竟很顺利地脑补出了范小圆那张让很多男同学背后夸漂亮的脸——他明明没太注意过她长什么样子。
  “咳。”一侧的宫女忽而咳嗽,打断了他的懵神。
  宇文客下意识地看过去,那个宫女正冲他挤眉弄眼,又努嘴又看地。
  ……什么???
  是要他行大礼吗???
  威武不能屈的高二(7)班班长宇文客冷着脸表示抗议,范小圆就隔着层纱帘好笑地看着他。看了会儿,她索性伸手揭开了纱帘。
  二人对视两秒,她曼妙的声音慢悠悠地吐了出来:“怎么了宇文客,朕突然召你来,吓着你了?”
  “……”宇文客深吸气,震惊、愤怒、纠结地看着她。
  范小圆心怀坦荡地回看过去。
  终于,她轻松愉悦地摆了摆手:“你们先都退下吧,有他伺候就行了。”
  “有他伺候就行了”——宇文客差点没当场呕出一口血来。
  两名宫女当即一福,毕恭毕敬地退到屋外,严严实实地阖上了门。
  范小圆一撑身坐了起来,又目不转睛地盯着宇文客,直挺挺地站起身,衔着微笑,一步步走向他。
  “……”宇文客没扛住往后退了半步,又硬刹住脚,“范小圆你想怎样!”
  “哎……”范小圆拖着长声,饶有兴味地欣赏着他这一袭洁白飘逸惹人怜爱的中衣,十分霸道地,伸手勾上了他的下巴。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Dora的地雷和手榴弹
  谢谢席九的地雷~~
  谢谢徐二菜的12个地雷~~
  么么哒!
  =====================
  推一下好基友的阿狸的新文,也是大脑洞的文!
  《每天都在上头条》
  【文案】
  三年后,当沈缈记忆苏醒时,
  她已经由雨城初中的校霸大姐头,
  变成了校园暴力的受害者。
  ——“来路便是归途,归途也成来路。”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