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黑夜都要爱你 Chapter 9. 黑白 荔箫

  Chapter 9. 黑白
  麟德贵君在紫清园所住的清云台里进门就是湖水,以廊桥同往宫殿。宫殿后是大片的竹林,安静雅致,置身其中感受不到皇家的威仪,倒像江湖人喜爱的潇洒恣意。
  当下天色已渐黑了,朦胧下压的黑色中,竹林深处显得愈发静谧。利剑划过空气的凌厉风声在林中簌簌作响,剑光似游龙般敏捷游弋于男子周围。末了,最后一剑狠劈向地,落叶砰然溅开几寸,又落回地面,悄无声息。
  已在不远处候了良久的宦官这才敢上前,一揖:“贵君。”
  麟德贵君收剑转过身:“怎么了?”
  “汤御子求见。”宦官躬着身道。
  麟德贵君蹙眉,抬眼瞧了眼天色:“这么晚了,有事明天再说。”
  “御子已候了近半个时辰,说有要事要找贵君。”宦官如此道。
  麟德贵君略有不快。
  “御子”之位比贵君也就低两级,宫里目下总共就汤辙一个在这个位子上。他和汤辙向来脾性不合,心里实在不想见他。
  但他到底没说什么,穿过竹林回到殿中。汤辙正在外殿里悠哉喝茶,见他进来起身一揖,又看他提着剑,当即便笑了:“贵君,以后少练剑吧。”
  “怎么了?”麟德贵君落了座,先喝了两口茶解渴,又随意道,“我练剑是陛下恩准的。出什么事了?”
  汤御子眼帘一低:“陛下召幸宇文客了。”
  麟德贵君神色一震。
  “我说一句‘由此可见陛下换了口味’,不过分吧?”汤辙衔着笑端详他搁在案上的剑,“恩准练剑是个荣耀,但陛下心思变了,可就未必还愿意把这荣耀给贵君了。”
  汤辙是个气质很斯文的男人,他慢条斯理说话的时候,会让人觉得有点阴冷。
  麟德贵君于是不太舒服地缓了口气:“你来就是想说这个?”
  “当然不止。”汤辙颔了颔首,“摄政王正操心为陛下册立元君的事,贵君听说了吗?”
  麟德贵君的眸光不禁一颤。
  “假使陛下大婚,势必会慢慢亲政。到时候,目下摄政王替陛下打理的事情一件件交回陛下手里,陛下的压力会越来越大。”
  汤辙说到此顿住声,笑意殷殷地欣赏着麟德贵君的反应。
  然而,麟德贵君却没给他什么反应,只面不改色地问了三个字:“所以呢?”
  “等到陛下手头有忙不完的政务的时候,贵君您若还是这么个陛下不召您,您就不去觐见的脾性,您觉得陛下还能记您多久?”
  麟德贵君了然地点点头:“你是想让我主动求见?”
  “宇文客不是个很好的例子么?”汤辙答非所问,“从他求见到被留宿至明阁,到赦免全家再到赐菜换住处……最后受召入侍,总共才几天?”
  麟德贵君没有应声,沉默地听着他说。
  汤辙清冷而笑:“我们敬重贵君的为人,但贵君一直秉承的规矩,怕是错了。贵君现在及时纠正还来的及,若不然,在下只好自立门户,以求自保了。”
  “哈。”麟德贵君蓦地笑出声,那笑声转而又收住,“说了半天,御子原是来拉我入伙的?”
  汤辙眸光浅凛:“看样子贵君是不打算答应的?”
  “陛下喜欢谁,是她自己的事。”麟德贵君坦坦荡荡地回视过去,言辞告诫道,“你如果对宇文客做了什么,凡我知道,必定禀与陛下。”
  “哦……那贵君真是个磊落人。佩服,佩服。”汤辙轻笑着摇了几下头,就此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起身一揖,“告退了。”
  不知怎的,他最后轻飘的语气弄得麟德贵君身上一阵恶寒。
  他静看着汤辙离开,过了良久,气息微松:“来人。”
  宫人应声上前,他淡声道:“给宇文公子备份礼,明天一早送去。”
  另一边,宇文客一把挥开了范小圆勾在他下巴上的手,怒然低喝:“范小圆你别闹!”
  范小圆挑眉啧嘴,已近崩溃的宇文客想骂又不敢大声,看看外面,又压音道:“我告诉你!明天咱们班和高中部打篮球赛,你要是胡闹影响比赛成绩,我就……”
  “你就怎样?”范小圆美目一翻,抱臂等下文。
  “我就……”宇文客僵了几秒,气恼地大步走向床榻,重重坐下,“别闹了行不行?我跟你说……你翻牌子这事儿,咱俩要是……嗯……是违反校纪的!”
  “?!”范小圆震惊了。
  这个情境下,他竟然跟她谈校纪?!
  她心悦诚服地竖起了大拇指:“牛逼,要么您是班长呢!”
  宇文客:“……”
  范小圆好笑地端详着他,端详了会儿,发现他的脸色确实有点不正常的发白,估计是“入侍”之前的一套流程把他吓着了。
  她抱歉地一吐舌头,到他旁边也坐下:“好了啦,我虽然成绩不好但我怂啊,违反校级的事儿我才不敢干!”
  宇文客扭头,警惕地看着她:“那你叫我来干嘛?”
  范小圆轻松地向后栽躺下去:“打击报复。”
  “?”
  “谁让你莫名其妙给我脸色看的,我又没惹你!遇上这么奇葩的事儿,你不跟我同仇敌忾就算了,还拿我开玩笑?”她扯了个哈欠,接着一翻身爬上了床,“我睡了哈!你可以睡在那儿。”她指了指不远处有扶手的宽大檀木椅,说着便闭上了眼睛。
  “……”宇文客坐在那儿又僵了半晌,觉得好像除了去椅子上睡,也确实没别的办法。便只好抱了床被,到那边的椅子上躺下。
  他身高182,这椅子大概150的宽度,蜷身侧躺才能躺进去。而且底下还没垫东西,感觉非常之硬。
  事实证明,图口舌之快,真的是会遭报应的啊!
  宇文客重重吁气,心无旁骛……或者说是无可奈何地闭上了眼睛。
  然而将近半个时辰——也就是一个小时过去,宇文客还是没睡着。
  这椅子实在太硬了……
  再加上一个小时来都蜷着身,他现在全身都在发僵,感觉像在骨缝间注了胶水。
  宇文客于是想到了在古代发高烧在现代也感冒的事,担心明天身上不舒服影响比赛,心里开始不由自主地琢磨——得换个地方睡!
  他悄悄溜回自己的住处?
  显然不行,外面肯定有宫人守着,他一个……来侍寝的扔下女皇溜走,八成立时三刻就得被押起来。
  那他跟范小圆道个歉,让她把他放回去?
  宇文客借着屋里幽暗地烛光看了看她那边……
  算了,她多半已经穿越回去了,叫也叫不醒;就算能叫醒,她万一有床气,估计又要“打击报复”他,她们女生都小心眼儿!
  宇文客躺在那儿思量了半天,忽地有一个念头,犹如菌菇般从潮湿的泥土上冒了出来。
  ——他能不能去跟范小圆挤着睡?
  反正上个暑假学校组织去日本玩的时候,有一天晚上全班扎在一个酒店套房里玩游戏到深夜,后来就都横七竖八地倒在地毯、沙发上睡了,屋里的大床上更是挤了四个人,后来也并没有人觉得别扭。
  不过现在只有两个人,范小圆可能会觉得别扭。
  Emmm……
  不然他明晚早点睡,早点穿越过来,趁她睁眼之前溜回椅子上来?
  这似乎可以!
  毫无漏洞!
  宇文客当机立断,不再浪费睡眠时间,一咬牙便抱着被子起了身,摸回了女皇陛下床上。
  范小圆睡觉很老实,正好只占了靠里的一半地方。他在外侧躺下,地方还很宽裕,完全不会碰到她。
  宇文客享受着柔软床榻带来的舒适舒了口气,闭上眼睛,顺利入睡。
  等到闹钟响起,宇文客神清气爽。
  一个半小时后,步入教室的一刹那,他就不太爽了。
  因为一看到范小圆的脸,他就想到他挤到了她身边躺着,非常心虚。
  “……”宇文客在门口定了那么两秒,兀自咳了一声缓过劲儿,故作冷静地走向自己的座位。
  一上午相安无事地过去,下午,高中部与国际部间的篮球赛正式开战。
  学校的篮球场建得非常能挑起斗志,阶梯式的观众席设在南边,东西两侧各有一道门。两队队员分别从两边进来的时候,看起来就气势汹汹,满场学生立刻就沸腾了,尤其是对学长仰慕的低年级小学妹们,单纯而美好的心情全都化作震耳欲聋的喊声。
  啦啦队为了方便上场都坐在第一排,范小圆的后边有俩宇文客的铁粉,喊声大到她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耳膜在颤。
  篮球比赛一共分为四节,每节12分钟。第一节 和第二节的比赛很快过去,比分很戏剧性地打到了32:32。在第三节开始之前,有长达15分钟的休息时间,
  这个时间段里,赛场是两方啦啦队的天下。
  音乐开始的时候,两个队的主力队员都正被无数学妹围着。有人递水、有人递纸巾,还有人递零食。
  宇文客在其中避之不及,一边说“谢谢啊,麻烦让我歇一下”,一边要往座位席挤。
  一抬头,他好巧不巧地看到了正拿着花球在场中站定的范小圆。
  范小圆一头披肩发在脑后扎了个高马尾,看上去干净利落,紧身的运动衣裙格外衬托了她腿长腰细的先天优势,明明啦啦队的制服都一样,她看上去还是异常亮眼。
  ——怪不得都说她漂亮。
  宇文客这么想着,肩头忽被一拍:“嘿,看什么呢!”
  宇文客猛一回头,看到旁边戳着队里的中锋蒋希,也是同班同学。
  蒋希顺着宇文客的目光看过去,眼睛颇带探究地眯了起来:“不是吧,你也有盯着班花儿看的时候?”
  “没有。”宇文客否认,话音没落,一声尖锐刺耳的惊叫扎入耳中,令满场掀起一阵骚动。
  宇文客和蒋希也惊然看去,但刚定睛,摔倒在地的范小圆已爬了起来。
  她狠狠一摔颜色粉嫩的手花,指着正若无其事往后退的一个高中部啦啦队队员就冲了过去:“丫绊我!妈的揍她!”
  “嚯……咱们班花儿就是凶残,花儿中女霸王。”蒋希喝着水还在悠哉看热闹。
  “拉架去!”宇文客一拍他,已然向场中冲去。
  作者有话要说:  蒋希:“嚯……咱们班花儿就是凶残,花儿中女霸王。”
  宇文客深沉:“不,是女皇。”
  蒋希:“??????”
  =====================
  谢谢席九、Dora、您的好邻居韦恩夫人、甜甜的洛桜的地雷~~
  么么哒~(≧▽≦)/~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