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黑夜都要爱你 Chapter 16. 纯黑 荔箫

  Chapter 16. 纯黑
  摄政王府深处一幢精致小楼的空地前,鞭子划过空气又抽出脆响的声音,持续了近一刻才停。
  周遭陡然安静的时候,范臻落在奏折上的视线稍停了那么一下。很快,便有宦官轻手轻脚地推开了门。
  “殿下。”宦官在门口作揖,“贵君昏过去了,您看……”
  摄政王的黛眉微微挑起:“一声都没吭?真有他的。”
  宦官瑟瑟缩缩地躬着身。
  “罢了,他侍君多年,孤王也不想要他的命。把他弄起来,孤王提点他两句。”
  她说着从桌前站起来,仪态万千地向外走去。门口的宦官赶忙先一步退出门外,向底下打了个手势,转而便听到泼水的声音。
  “咳——”麟德贵君在凉水激来的清醒中睁开眼,咳了两声,被绑在木架上的手腕一松,整个人便使不上力地跌跪下去。
  摄政王站在小楼外雕着吉祥花纹的楼梯上冷眼看着,他身上一袭精致的华服早被脱了下来,毫发无损地放在一边,背上殷红的血道与破得不成样子的中衣的白色在笼灯的幽光中显得格外地触目惊心。
  除此之外,她还看到了散落一地的斑斑血迹。
  这怕是扛了上百鞭子吧。
  啧。
  摄政王一步步走下楼梯,绕到他面前,停下了脚步。
  麟德贵君也不看她,紧咬着牙关,充满愤意的眼中几乎要逼出血来。摄政王好笑地看了他一会儿,轻缓地伸出手,硬挑起了他的下巴。
  “你和孤王一样知道陛下的喜好。”摄政王的美目清凌凌地睇着他,含着笑,也含着嘲讽,“那你说,你为了图个口舌之快,把自己弄成这般连陛下都不待见的样子,值得么?”
  麟德贵君冷如寒潭般的眼底骤然一阵颤栗,摄政王满意地漫出了更加秾艳地笑意。
  她收回了手,直起身子,没再多看麟德贵君一眼:“送他回去吧,孤王乏了。”
  于是,还是来时的那辆马车,快马加鞭地驰向了京郊的行宫。
  马车颠簸得厉害,厉害到让人头昏脑涨,麟德贵君又本来就虚弱得很,可他偏偏在这种颠簸中愈发清醒。
  “把自己弄成这般连陛下都不待见的样子,值得么?”
  这句话如同梦魇一般,在他脑海中飞来绞去。
  他知道摄政王是什么意思。
  陛下对于伤疤,有近乎怪异的厌恶和恐惧。这一点大多数人不知道,但他很清楚。
  她自己偶尔受伤,其实并无所谓。但看到别人的伤疤的时候,会无可克制地想象那种痛感出现在自己身上,弄得自己非常不适,可越不适就越要忍不住盯着伤疤看,循环往复。
  所以,别人只要受了伤,她一定会将人支得远远的。
  所以,如果有谁不幸在身上留了明显的疤痕,那么不论他从前在圣驾面前多得脸,以后都再没有出头之日了。
  而且,陛下根本不会因为摄政王伤了她的人,就去冲摄政王发火。
  她在这一重关系上,莫名的排外。虽然近几年来,她也与摄政王有了种种分歧,可当摄政王与旁人发生冲突的时候,她还是会觉得这位姨母是自己人,旁人是外人。
  她甚至在他说及摄政王权势过大的时候,直斥过他僭越。
  麟德贵君于是一路都在反反复复地想,自己背上的伤会留疤么?
  一定会吧。
  值得么?
  他不知道。
  一个多时辰后,马车驶进了紫清园,又直奔麟德贵君所住的清云台去。
  清云台曲折的廊桥无法让马车行驶,轿子也并不好走,宫人就只好将他扶下了车,向廊桥那边的宫殿走去。
  在他近前侍奉的几个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掌事宦官慌乱地朝手下挥手:“快去传太医!”
  但被麟德贵君伸手拽住。
  “明天再说……”他的声音虚到在静谧的夜色中都难以听清,“明天……等陛下走了再说,别让陛下知道。”
  “贵君您……”掌事宦官想劝,但被麟德贵君划来的目光噎住了声。他重重一叹,只得应下,又帮着手底下的人一起,将麟德贵君往里扶。
  另一边,身处二十一世纪的范小圆,正享受难得的国庆+中秋长假,这样的长假谁想早睡?她看小说看到了将近半夜。
  于是在大熙朝再度醒来的时候,已经将近晌午。
  她睁眼的时候,觉得周围的环境格外的陌生。想了想,想起自己昨晚住到了麟德贵君的清云台,现在是在清云台的寝殿里。
  她扯了个懒腰,坐起身后又打了个哈欠,然后由着进殿来的宫人服侍她更衣盥洗。
  在梳头时,她发现宫人今天给她梳的这个发髻格外简单。以往都是要耐着性子坐至少一刻才能梳好,今天这个不到五分钟就搞定了!
  作为一个在现代梳个马尾辫就去上学的人,今天这个时常自然更让她满意。她于是轻松地吁了口气:“传膳吧,问问贵君要不要来一起用。”
  她想,这清云台她来都来了,虽然作为一个五讲四美的现代学生她不能让自己睡贵君,但一起吃个饭还是可以的吧!
  贵君那个颜值,能让她多吃两碗饭!
  然而她无意中一抬眼,明显地看到身后的几个宫人神色都有点僵。
  “怎么了?”女皇秀眉微蹙,几个宫人连呼吸都滞住。半秒之内,他们的眼色交换了好几个来回,最后在门外听动静的麟德贵君跟前的大宦官将心一横,进了门:“陛下。”
  他排开众人,就地拜倒:“陛下您……下奴斗胆,求陛下回至明阁用膳吧!”
  麟德贵君说等陛下走了才许叫太医,但谁知陛下一觉睡到了这个时辰。
  两个时辰前,麟德贵君就已迷迷糊糊地发了低烧。陛下再在这儿用个膳,免不了又耽误半个时辰,宫人们直怕贵君把命折在今天。
  范小圆自然听出了不对,眉头蹙得更紧了些:“出什么事了?”
  那大宦官不知道麟德贵君心里的担忧,更不知道女皇的“怪癖”,抹着眼泪就把事情说了,只是没敢提摄政王:“贵君……贵君伤了,他怕惊扰陛下,非要等陛下走了再传太医,可是陛下……”
  话没说完,只听耳边疾风一划。宦官诧然抬头,便见女皇已风风火火地往外走去。
  “他人在哪儿!”范小圆厉声喝问。她是真的着急,心说就古代这医疗技术,连抗生素都没有,闹个感冒都能死人,她可不想让麟德贵君就这么死了。
  紧接着,她从焦急中回过神,又喝道:“快去传太医!”
  几个宫人噤若寒蝉,有两个立刻蹿向外面去传太医,另几个躬着身子为她引路,带她去麟德贵君昨晚住的卧房。
  房门倏然推开的声音,令正昏昏入睡的麟德贵君惊醒过来。他扭头看去,来者令他的神思骤然清明。
  “贵君你伤到哪儿了?!”范小圆几步冲到榻前,继而有些奇怪他为什么趴着。
  “后背吗?”她说着便伸出手去要揭被子,麟德贵君却一把攥住被沿。
  范小圆微怔,与他慌张的目光一触,才发现他面色白得不正常。
  她迟疑了一下,伸手碰了碰他的额头,他没躲,她吸了口冷气:“怎么烧得这么高……”
  她的目光再度落在他后背的位置上:“怎么回事?摔到了吗?内伤还是外伤?”
  麟德贵君闭上了眼,强作冷静:“外伤。”
  他希望陛下能给他留一步余地,知道是外伤,转身离开就好了。
  可他听到她又说:“外伤不能这样捂着啊。”
  范小圆觉得很费解,外伤要在干爽透气的情况下养,这连她一个高中生都知道,他这大学生年纪的人……不知道吗?
  这跟古今医疗水平差异也没什么关系吧!这是常识吧!
  但他就是紧紧地攥着被沿,紧到骨节清晰、手都在颤,就好像揭开被子就会死一样。
  范小圆踌躇了一会儿,再度将手伸了过去,轻掰了掰他的手指:“快松开,听我的。”
  麟德贵君一下子脱力。他苍白虚弱的脸上,最后一点残存的坚持也被抽空,一股连在死扛重刑时都没有过的热意猛地涌至眼眶,令他颓然呢喃出的声音低得像是在自语:“陛下……臣求您了。”
  但他到底还是松开了手,一分分地挪回了跟前。
  范小圆简单地做了一下心理建设——外伤嘛,可能会看着有点瘆人。
  然后她就揭开了被子。
  下一秒,她尖叫出声!
  他整整一后背的暗红伤痕纵横交错,有深有浅,几乎都看不到皮肤的颜色了。
  范小圆根本顾不上再去想什么女皇的仪态,一连退了好几步才再度站稳。
  麟德贵君疲惫地紧闭着眼睛,耳朵却在不由自主地捕捉周围的每一分动静,也不知自己是在盼着她走还是盼着她别走。
  “你……”范小圆望着眼前的画面错愕至极,眼泪被这触目惊心的场景激得顿时涌出。她只觉得脑子里在不停地嗡鸣,鸣了好久,她才勉强回神,“谁干的……”
  麟德贵君没有反应。
  “贵君……谁干的!”范小圆在泪眼迷蒙的视线中一声哽咽。
  “?”麟德贵君猝然回头,看到她在抹眼泪的时候一下子懵了,“陛、陛下?”他顿时手忙脚乱,想找手帕给她擦眼泪,可自己又没有在身边放这些东西的习惯。
  在他开口吩咐宫人去取之前,女皇忽地炸毛了:“妈的谁干的!你告诉我!我……”
  范小圆那句实在不合身份的“我揍不死丫的”很悬乎地刹了在嘴里。
  她磨着牙很费力地沉下气去:“我给他好看!”
  作者有话要说:  麟德贵君原本经过清醒的分析之后做出了理智的判断:只要让陛下看到他的伤势,他就完蛋了。
  然而,事情走向却是……
  ——五分钟后,麟德贵君崩溃地抱住怒气冲冲往外杀的女皇的大腿:“陛下?陛下您干啥!您不能自己去揍摄政王啊喂!!!陛下!陛下您消消气!您冷静一下!跟臣念——‘南无阿弥陀佛’!哎陛下!陛下您等等!您等等啊喂!!!”
  范小圆气鼓鼓地往外冲着,像一只被惹毛的小脑腐。
  ================
  前两章的红包都戳啦,如果有符合要求的菇凉发现自己没收到,
  请检查自己是不是没登录………………
  每次戳红包看到有没登录的都很心塞,不登录没法戳啊捶地
  ================
  谢谢Joelny给贵君砸的金疮药(……)
  #我家读者有特殊的砸雷方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