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黑夜都要爱你 Chapter 18. 白黑 荔箫

  Chapter 18. 白黑
  从8号线南锣鼓巷站东北口出来,步行大概七八百米,是北京人俗称的“宽街中医院”。
  宽街中医院现在的官方全称其实是“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资质很过硬的三甲级中医医院。
  黄金周放假,医院就半天门诊。二人拿身份证办了京医通卡,站在自动挂号机前试了试,发现竟然还有号!
  有门诊号就不用去急诊了。宇文客问范小圆:“挂外科还是内科?”
  范小圆想了想:“……外科吧,他外伤比较重,发烧也是因为有外伤才导致的。”
  宇文客便挂了个外科。医改之后普通号挂号费要五十块钱,高中生一个月的零花钱也才不过几百,两个人都很心痛地希望麟德贵君能给报销一下。
  然后他们在门诊病房里坐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排到了号。
  二人走进去,看到医生是为很有气质的女士。她花白的头发烫了细卷,带着副金框的眼镜,看着电脑屏幕核对病人信息道:“范小圆是吧?”
  二人相视一望,宇文客先一步窜过去坐到了给患者提供的椅子上,范小圆回身关上了房门。
  宇文客脸上写着一种好学生向老师请教问题时的殷切:“大夫,求您帮个忙。”
  “什么?”大夫看过来,疑惑地打量着他。
  宇文客说:“我们是用她的身份证挂的号,但是不是给她看病。患者情况比较特殊……在一个很闭塞的地方,没法自己来大城市的医院,我们给您描述症状,您给开个方子,方便他在当地自己抓药,行么?”
  大夫立刻摆手:“这怎么行。我们是要见到病人才能看病的,别胡闹,我开个单子给你们把号退了。”
  她说着就要敲键盘开单子,宇文客一把握住她的手:“别别别!大夫!您听我说!”
  大夫不耐地再度看向他。
  “大夫,我们真是没办法才这么干的。这人在的那个地方,有中药,但是医疗水平不行,外面的药也送不进去……”
  范小圆及时补充:“他是我们学校慈善项目的帮扶对象!”
  “对,帮扶对象。”宇文客神色诚挚,眼含悲痛,“您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大夫!”
  老大夫无语了一会儿,稍微有点松动,“你们先说说是什么病吧。”
  宇文客唰地看向了范小圆,一眨眼睛,示意她接茬。
  “啊他……”范小圆脑中,无数想法犹如流星划过。说让鞭子打的肯定不行,现代社会打成那样估计都能立案了,她于是道,“他给人干活儿!一块铁板倒下来,正好从他背后擦过去,把他背上的皮给剐掉了!”
  “……”老大夫一脸惊悚地看看她,用一口京片子感慨,“怎这么寸呐!”
  “哎可不是嘛,就是那么个寸劲儿!”范小圆继续说,“当时又耽误了几个小时才看上大夫,就发了高烧,基本就是这样。”
  “哎,你们这……”老大夫啧着嘴摇头,“按规定我们真得见到病人才能看。中医望闻问切,我光听你们这么说也不知道他个人情况什么样。”
  范小圆泪盈于睫:“可是真的没办法……”
  “那我先给你们写个方子可以,但你们得跟他说清楚,万一用着不合适得赶紧停下。还有,不管用的话你们可别回来闹,今天这号我还是给你们退了,你们就当没来过。”
  大夫说着就给开了退号的单子,又很谨慎地取了张没有医院标识、也没有个人签章的白纸给他们写药方,显然怕给自己惹事。
  范小圆堆着笑说:“大夫您放心您放心!医闹入刑了,我们知道的!”
  大夫倒被她这话给逗笑了,写着方子抬眼一瞟她:“得了吧,看你们俩都没成年,你们要真回来闹,就算我好心没好报了。”
  五分钟后,医生把写好的药方递给了他们。她虽然显得很不耐烦,但这个药方写得极为认真。
  ——具体体现在,范小圆和宇文客有生以来第一次能看懂医生写的字了!
  药方上的药一共三种,一种内服一种外敷,还有一种是熬水擦拭伤口的。走出医院,宇文客把药方收进了钱包里:“现在的药方都是按克数写的,我回去换算成古代的计量单位,然后背下来,过去之后默写下来拿给你。”
  范小圆觉得不太好意思,因为事情是她找的,便说:“你换算完微信发给我吧,我自己背!”
  “你背毛。”宇文客挑眉,仗着自己个子高,淡定地摸了摸她的头顶,“你一个女皇,突然想到一个药方太奇怪,还是别人进献比较正常。”
  “哎……”范小圆一把将他的手从头顶上拨弄开,他笑了一声便又高冷起来,大步流星地往前走去。
  范小圆觉得还是应该好好感谢他,追上去一拍他的肩头:“我请你吃吉事果!”
  “?”宇文客微愣,“那是什么?”
  “哎我去哥们儿,你是上世纪穿越来的吗?”范小圆拽着他快走起来,“西班牙吉事果——做得最好吃的还是得看咱北京南锣鼓巷!”
  与此同时,大熙朝夜色渐深,摄政王放下了最后一本奏章,打着哈欠准备去沐浴就寝。守在门外的宦官却在此时进了屋,呈上了一卷明黄:“殿下,陛下那边……下了道旨。”
  “什么旨?”范臻好奇地接过来,定睛一看,竟是为麟德贵君找寻名医名药的。
  这让她觉得十分诧异,怔了一会儿,失笑:“这丫头,还跟我较上劲了?”
  宦官深深地低着头,不敢接这个话。
  摄政王描绘精致的朱唇微微地一扯:“得了,也有大半年没见过陛下了。备车吧,我去紫清园看看。”
  于是一刻之后,马车便不疾不徐地驶了起来,驶出皇城、又驶出京城。
  马车驶得很平稳,车里还有厚厚的垫子,为了让摄政王好好睡一觉,原本一个多时辰的路程足足行了两个多时辰。
  抵达紫清园时,天色已蒙蒙见亮。摄政王看了眼天色,往里走去,在紫清园宫人们诚惶诚恐的簇拥下,吩咐道:“陛下必还没醒,不用扰她,孤王看看麟德贵君去。”
  她很好奇地想要亲眼看看,麟德贵君现下到底是个怎样的处境。
  女皇转了性子,真对麟德贵君好了?她不太信,因为在她的了解里,麟德贵君就不是女皇会喜欢的人。
  或者说,在她眼里,麟德贵君除了一张脸生得委实绝美之外,其他地方根本一无是处。如果她是先皇,她一定不会往自己的女儿身边,放这样一号人。
  然而踏进清云台的一刹,摄政王便惊呆了。
  放眼望去,廊桥那边的大殿外守着的宫人,依稀都是御前宫人的装束。
  真稀奇啊……
  范臻觉得有趣,沉了沉色,一步步走了过去。
  “殿下。”摄政王的到来令宫人们多少有些意外,他们躬身一揖,听到她问:“贵君怎么样了?”
  那宦官谨慎地禀说:“还好。”
  还好?
  摄政王勾唇一笑,曼妙的声音透着股邪魅劲儿:“那,请出来见见吧。”
  “……是,下奴去禀一声。”那宫人说着,立刻进寝殿去回话。摄政王没多看他,美目一转,果然毫不意外地瞥见廊桥那边有个御前宫人的身影悄悄地溜了出去。
  有趣,真有趣。
  范臻蕴着饶有兴味的笑意步入了殿门,在右侧的椅子上施施然落了座。
  至明阁,刚醒过来的范小圆被这飞来一笔震得差点晕回现代去:“谁来了?!”
  “摄、摄政王殿下来了!”来报信的小宦官直擦冷汗,“殿下刚进园子就直奔清云台而去,恐怕贵君……”
  她现在再下个黑手,麟德贵君绝壁受不了啊!
  范小圆当机立断:“备轿,我立刻过去!”
  “是!”小宦官当即要去传话,又被她叫住。
  她定住心神想了想:“告诉宇文客,摄政王去了清云台,我去救场了。”
  作者有话要说:  西班牙吉事果的梗,是从好基友宴宴那儿来的
  宴宴去英国留学,中间去西班牙旅游了一趟,吃了当地正宗的吉事果
  吃完后给了个诚恳的评价:论西班牙吉事果,还是得看北京南锣鼓巷!
  ==================
  谢谢灰原幂KID的地雷~(≧▽≦)/~
  ==================
  明天范女皇、摄政王、麟德贵君、宇文御子就要坐一块儿打麻将了【不是
  感动吗?
  ==================
  本章随机送20个红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