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黑夜都要爱你 Chapter 23. 黑白 荔箫

  Chapter 23. 黑白
  在月考的前一天晚上,身在大熙的范小圆迎来了第一节 “古代政治课”。彼时麟德贵君正好把方常侍给宇文客下毒的事审完了,便顺道将供词一起呈给了她。
  从供词上看,毒害宇文客确实是方常侍自己的主意,宦官和他本人所言对得上。但在方常侍的供词中还涉及了另一件事——他说,摄政王突然发难麟德贵君,是汤御子从中作梗。
  范小圆看到这儿心里一下就火了。可她再往下看,麟德贵君写下的惩办方式是把那个宦官发去做苦力、废黜方常侍。关于先把他害得一身伤、又想借书弄死他的汤御子,他一个字都没提。
  “不收拾汤御子吗?”范小圆蹙眉看向他,“我可以帮你教训他。”
  “……”麟德贵君怔了怔,“陛下已决定要惩治他,还是想听听臣的想法?”
  言下之意,如果她决定要罚,他不多嘴。但如果要听他的建议,他有别的考虑。
  范小圆坐在案前托着腮:“关于你的事情,我当然想听你的想法。”说着指了指旁边添的椅子,又道,“坐下说。”
  麟德贵君一揖,上前落了座,略做斟酌,道:“汤御子的事,从臣这里看,是他想害臣。可从外人眼里看,是他对陛下忠心,怕臣心怀不轨,所以想办法把事情捅到了陛下面前。”
  他说这话时含着淡泊的浅笑,声音清朗温和,让原本满心火气想撸袖子收拾汤御子的范小圆的心情也平复了些。
  她于是侧支着额头边欣赏他的脸边道:“这算什么忠心,他买通宫人监视你,你地位还比他高呢!”
  麟德贵君一哂:“为帮陛下整肃宫中,连比自己位高的人都涉险监视,听起来不忠心么?”
  “……”范小圆争辩不过,改口又说,“可我不觉得你看那些书有什么错,他那叫搬弄是非。”
  “但连臣自己都对陛下会这样想很意外。”麟德贵君颔首,范小圆明白了他的意思,蔫耷耷地暗自吐了下舌头。
  在外人眼里,不管是摄政王那件事还是政书这件事,大约都是“汤御子未必对,但麟德贵君一定有罪”,这是这个世界的是非观导致的,没办法。
  “陛下不能为了一时之气,让旁人觉得陛下黑白不分。”麟德贵君又说。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我尊重你的想法。”范小圆无可奈何地摆手,静了那么两秒,听到旁边一声明显是想忍但没忍住的短促喷笑。
  “笑什么?”感觉自己受到嘲笑的范小圆阴恻恻地斜眼瞪去,麟德贵君瞬间正色,眼底略有些慌,与范小圆目光一触,旋即要起身谢罪。
  “别紧张,没事。”范小圆及时伸手按住了他的肩头,“随便聊聊嘛,我没生气。”
  麟德贵君不由自主地侧首打量起她来。他十分好奇,在他见不到她的那近两个月里发生了什么,导致两个月后的现在,他每次见她都会或多或少地感觉她和从前不一样了。
  她身上好像少了许多令人不敢碰触的威仪,反而变得有点像很多年前,她还是个小姑娘的时候。
  那时她很缠人,追着他叫哥哥,什么事情都要说给他听。不高兴的时候她就赌气或者发脾气,跟寻常人家的小孩子没什么不同,让他很想哄着她护着她。
  可在他逐渐习惯于哄着她护着她的同时,她在一步步变得更像一位女皇,于是,这不该存在于君臣之间的“习惯”成了他致命的弱点,从前的相处间的温馨在她眼里一点点变成了僭越和不敬。她似乎很不喜欢他这样的人一直在她身边,见他的时间越来越少,偶尔见上一次,也常是说上三言两语就会出现不合,最后在她的怒气之下不欢而散。
  这样的次数多了,他的处境自然而然地会变得艰难。不仅本来就对他不满的摄政王会肆无忌惮地整治他,原本对他恭敬有加的宫中众人对他的态度也在慢慢转变。这种转变可能在他生活的任何角落突然显现出来,对他无疑非常残酷。
  现在,在他终于慢慢接受了这种残酷的时候,她竟然又变回来了?
  麟德贵君说不清自己心里是怎样的感觉。
  另一边,宇文客也不知道自己心里是怎样的感觉。
  打从册封礼之后,他的住宿环境一下变得非常好——基本一步完成了从快捷酒店到七星级酒店的飞跃。里里外外三十多号人供他驱使,每个人都对他点头哈腰,对他小心翼翼。
  可他一个在二十一世纪长大的学生,怎么可能适应这个?所以,就像范小圆会敏锐察觉麟德贵君要谢罪、及时把人按住一样,他现在在这个时空也敏锐到了一看有宦官要跪地谢罪,立刻便能一个箭步冲过去,拽住人家严肃道:“有话好好说!”
  让他借身份之便提骄奢淫逸的要求就更不可能了,给劳动人民添麻烦太不道德。是以至今为止,他也就跟宦官提过一个额外的要求——帮他在屋里扎个吊床。
  因为他在现代的房间里,也有个吊床。他喜欢仰在吊床上放松精神,或者思考自己暂时不会做的各种习题。长久以来这就成了他独特的思考习惯,遇到事情他就会上去仰着。
  不过这回,他没在放松精神也没在思考数理化,而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在思考一个姑娘。
  范小圆。
  他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因为他总想着她,而且会因为她生闷气。
  比如今天,他知道她在跟麟德贵君学政治,他就心里总不太高兴,最初,他以为是因为明天就要月考了,她今天不做题,他怕她考不好,可之后越想越觉得不是因为这个。
  他不会是喜欢她了吧?
  宇文客这么琢磨起来。会冒出这个念头是因为,上次和范小圆在肯德基被同班的男生撞到,事后他们开玩笑地问他说:“班长,你不会再追班花吧?”
  宇文客当时回说“开什么玩笑”,现在,他也依旧立刻摇头摒弃了这个念头。
  谈恋爱可是违反校纪的!
  他笃然相信所有违反校级的事情,自己连想都不会想。
  他就这样在吊床上睡了过去,然后从自己卧室的床上醒来。
  手机上的日期已经走到了星期一,要月考了。
  A校国际部的月考在每个月的第二个星期一,题量不大,每门考四十分钟,下午照常上课。考试成绩一般在下午放学前就能出来,拜EXCEL所赐,成绩一键排序非常容易,各门课的排名表都会很快被打印出来,贴进公告栏。
  对于范小圆这样尚未放弃努力的学渣来说,这是非常羞耻的。于是即便这回自我感觉答得不错,她也没去围观。
  但倒数第二节 课上课前,班主任到教室门口敲了门。正趁课间各自闲聊放松的大家都看过去,这位一贯温柔的女老师沉默了一下,问范小圆:“小圆后两节课有课吗?”
  “没有,我自习。”范小圆道。
  班主任招招手:“那你来一下,有点事。”
  在任何学校,老师找学生帮点忙说点事大概都是很正常的情况,尤其对于班干部或者像范小圆这种综合能力强、在社团有任职的学生来说。于是班里没人多心,很快又继续了课间的放松;范小圆自己也没多心,跟着班主任往外走。
  班主任带她进了办公室,找了张空桌子让她坐。然后,两份空白试卷放到了她面前。
  一份数学,一份物理,就是上午月考的试卷。
  “?”范小圆疑惑不解,班主任端了杯水给她,很抱歉地跟她说:“这个……两位老师对你的月考成绩有点疑问,想让你再做一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