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黑夜都要爱你 Chapter 25. 纯黑 荔箫

  Chapter 25. 纯黑
  “当然没有啊!!!”范小圆瞪着他喊道, 然后说了一个完全符合他逻辑的理由, “早恋可是违反校纪的啊班长!!!”
  宇文客却睇着她说:“那是在学校早恋违反校纪。都穿越了,没人管你。”
  什么鬼!!!
  范小圆听出这是他在“套用”自己拉他喝酒时说的话,却不懂他为什么突然抬杠。
  “宇文客你什么意思!”范小圆怒吼,宇文客抬了抬眼皮,闷闷的:“……我就问问。”
  范小圆气结。
  她不知道宇文客这是来的哪出, 只觉得突然跟他有了交流障碍。咬着牙气愤地瞪了他半天, 一时想不到还怎么问,就愤然一跺脚,拂袖离去。
  “……”宇文客依旧情绪复杂地坐在吊床上, 默了会儿,一撑身躺了回去。
  范小圆一路都怒气冲冲的, 心里骂了宇文客二百遍讨厌!
  学校里传八卦最烦人了,走到哪儿都能感觉背后有人在窃笑。尤其是宇文客这样名气很大的所谓“男神”级人物, 她要面对的绝不止是同年级同学的指指点点,同学部学妹,甚至隔壁高中部、初中部的他的“迷妹”们准想活撕了她。
  这些问题实在让人一想就烦。范小圆于是一上午都火气很大,搞得进来奉茶的宦官被她一瞪就跪了,磕头大呼陛下饶命,她还得宽慰人。
  于是, 到了晌午的时候,原本毫无心情出门的范小圆还是从床上爬了起来, 硬逼着自己去找麟德贵君一起用膳——在这个世界换心情, 真是全靠麟德贵君那张脸了!
  而麟德贵君的清云台里, 此时恰有点麻烦。
  近来暂住在附近别苑中的摄政王打听行宫里的情况并不难,很清楚前些日子陛下常来麟德贵君这里用膳,也很清楚打从麟德贵君伤好后,就来得少了。
  她还听说,陛下近来好像勤于读书,时常传麟德贵君或者宇文御子过去请教一二,其余的时间基本都闷在至明阁里不出门。
  于是,在听闻陛下今天又闷在房里之后,摄政王就着人叫了主动往她那里禀话的汤御子,一道到了清云台。
  经过先前的事情,三人间早已没了粉饰太平的必要。汤御子睇着麟德贵君,眼中寒光毕现,摄政王落座后也是开门见山:“听闻陛下近来好读书,常找你请教问题。这是个好事,孤王也不想再伤了你,影响陛下读书。孤王问什么你照实说来,别给自己惹麻烦。”
  麟德贵君漠然垂眸,摄政王轻咳了一声:“汤御子说你私藏涉及政事军务的书,有这回事吗?”
  “臣无可奉告。”麟德贵君看向汤辙,“倒想问问,这样的事,不论是真是假,汤御子为何要去禀摄政王殿下,却不禀陛下呢?”
  “……你少在这儿避重就轻!”汤辙的阵脚稍有些乱,“谁知你在陛下面前是如何诡辩欺瞒的!”
  麟德贵君一声冷笑,不屑地避开视线。摄政王眼底一片看好戏的愉悦沁出又收住,颇蕴气势地抬了抬下颌,又说:“贵君你若就这么个态度,孤王可搜宫了。”
  麟德贵君回嘴说:“殿下何必多此一举呢?既疑臣不忠,直接赐臣一死好了,反正殿下也并不顾忌陛下。”
  “哎贵君你这么说就……”
  “又背后说我什么呢!”女皇怒气冲冲的声音冷不丁地砸来,摄政王笑靥一滞,抬眸看去,就见这位亲外甥女跟追债似的汹汹杀来!
  这看来是心情不好啊……
  三人都这么想着,各自见礼。气势汹汹的女皇圆看向麟德贵君:“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聊到赐死了?”
  麟德贵君拱手:“殿下听说臣私藏政书,所以……”
  “就是来问问。”摄政王微微笑着,视线在女皇和麟德贵君之间一荡,“有这事么?”
  摄政王并不想惹得她更不高兴,心里想着如果她说没有,这事就翻篇不提了。然而女皇脱口而出:“当然有啊!”
  摄政王&麟德贵君&汤御子:“?”
  范小圆一脸的理所当然:“我最近想学学这些,自己看不懂,便请贵君教我。贵君如果没书看,怎么教我?”
  “……”汤御子懵逼,“不是的陛下,早在您开始学之前,贵君就已经……”
  女皇黛眉一挑:“是吗?我怎么不知道。”
  汤辙一下子噎了声。他并不算及时地意识到,如果陛下就是咬死了没这回事,整个清云台、乃至他自己身边的宫人,都不会作证说有。
  范小圆揣着一肚子火气过来,又撞上这种事更不爽了,冷眼便道:“汤御子你最近找麟德贵君的麻烦上瘾是吧?”
  “臣……”汤御子滞了滞,猛然跪地,“陛下恕罪,臣只是……”
  “白瞎了贵君替你说话!”范小圆可算找到了能发火的人,索性借此继续吼了下去,“你滚!滚远点!别让我再看见你!也别再给贵君添麻烦,不然你等着!”
  “陛下……”汤御子都快哭了,伏在地上求助地望向摄政王。
  摄政王轻缓了口气,嘴角微扯:“还不快滚。”
  汤御子哑巴吃黄连,也不敢再多留,磕了个头赶忙溜了。范小圆一口气强沉下去,愤怒的眼睛又看向摄政王。
  “……”范臻短促一笑,也不过问还有谁惹到了她,就事论事道,“好了好了,陛下消消气,孤王也就过来一问。既然没事,孤王也走了。”
  “姨母您以后也不许再找贵君麻烦了!!!”女皇咆哮道。
  摄政王正往外走的脚步一停。
  “……陛下。”麟德贵君面色微变,女皇正色转向摄政王:“有什么事,请您直接找我说。反正贵君在宫里,又接触不到外人,任何事也都是关于我的事,我想不出有什么需要您苦心瞒着我直接来找他问的!”
  摄政王显然一震。
  这话其实范小圆想说很久了。她不清楚之前的女皇是什么脾性,但在她看来,不管是男尊还是女尊,家里有事都应该找“主事”的人啊,哪有找后宅家眷出气的?这不是柿子捡软的捏吗!
  摄政王饶有兴味地打量了她须臾,忽地笑了一声:“陛下真是长大了。”
  范小圆哼了一声:“那就希望姨母日后真的拿我当个大人看吧!”
  “好。”摄政王的羽睫轻轻一垂,若有似无的笑看上去更妩媚了一些,“我以后不会瞒着陛下见陛下宫中的人了。有什么事,咱们姨甥两个大大方方地说。”
  范小圆刚要应好,她的目光忽地往麟德贵君面上一挪,提高的声音里带了狠厉:“也希望陛下别被外人拿得太死,平白伤了血脉亲情!”
  她说罢拂袖离开,寝殿里的死寂又萦绕了一会儿,范小圆气鼓鼓地坐去了床上。
  “……”麟德贵君看看她,看看跪了满地的宫人,最后到桌边倒了盏茶,又走过去端给他,“喏。”
  “?”范小圆对他的举动有点意外。因为平常他总是格外的规矩守礼,从来没见他这么随意过。
  她迟疑着接过茶喝了一口,麟德贵君径自坐到了她旁边:“陛下要是没骂够,臣可以陪陛下再骂一会儿……谁惹陛下不高兴了?”
  余怒未消地范小圆又喝了口茶,铿锵有力道:“宇文客!”
  麟德贵君“哦”了一声,稍微尴尬了那么半秒,然后举目看向案桌:“臣去找本书来读给陛下听?”
  范小圆一愣:“你不是要陪我骂吗?”
  “陛下和宇文御子之间的事,臣还是不多嘴了。”麟德贵君说着一哂,继而起身走向案桌,“但陛下若是想说,臣可以听。”
  范小圆歪头看他,他正聚精会神地在案头的一摞书里翻找着,低头轻衔淡笑的样子闲适安然,就像一块璞玉被安放在阳光下,什么都不用做,温润恬淡的光泽便书写下一笔令人心旷神怡的静好岁月。
  范小圆于是托着腮自言自语道:“你怎么能这么好看呢……”
  麟德贵君猛然一颤,差点一头栽桌子上。他哑了哑,失笑抬头:“陛下?”
  “我说真的嘛。”范小圆啧嘴,“明明可以靠脸吃饭,还偏偏很有才华——从小到大嫉妒你的人不少吧?”
  “陛下说笑了……哪有什么才华。”麟德贵君眼底莫名地有点乱,但他低着头,很好地将这种情绪藏住了,流露在外的只有些淡淡的窘迫。
  范小圆于是叹了口气,仰身后躺下去:“可惜是这么个世道,不然的话……你没进宫就好了,去考个功名,当个官什么的,肯定有好多姑娘喜欢你!”
  宇文客就有好多学妹喜欢!
  范小圆这样想着,正因她的话儿出神的麟德贵君却被这最后一句猛地拉回了思绪。
  他气息微滞,不安地看过去,但女皇躺在床上,幔帐挡住了他的视线,他完全看不见她的神色。
  范小圆仰在那儿扯了个懒腰:“哎贵君,我问你点事啊,随口一问,你别跟别人提。”
  麟德贵君调整了一下心情:“陛下您说。”
  “你说……”范小圆咂了咂嘴,斟字酌句地道,“假如有些对你不太好的谣言开始传了起来,说你……唔,怎么说呢?是些关于男女之情的谣言。你自己知道并没有那回事,但如果放任不管,你就会不停地遭遇各种议论,还有可能影响你的心情、影响你做正事,你怎么办?”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