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黑夜都要爱你 Chapter 26. 黑白 荔箫

  Chapter 26. 黑白
  这个问题还真问得麟德贵君有点懵。
  他当然不会认为这是她自己遇到的难题, 因为她是女皇, 谁敢瞎传她的谣言,可能是不要命了。
  于是他便猜,是不是宇文客遇到了什么问题,而后心下代换了一下,道:“陛下如不在乎, 臣觉得就不要紧。”
  “……不不不不不。”范小圆知道他想岔了, 又增添了附加条件,“你别往宫里想,假如在一个跟我没关系的地方、假如你还没成婚呢?”
  麟德贵君想了想:“这件事会导致臣不能成婚?”
  “不不不……那也不会。”范小圆考虑了一下贞操观(……)的差异, 继续强行加设定:“假设……这种事情不论怎么传都不会影响你成婚!只是会让你很烦,因为周围的人都会用看笑话的心情一直议论, 很影响情绪,所以你一定要把它遏制住, 怎么遏制?”
  麟德贵君:“……”他不解地问了,“和宇文客没关系?”
  “……我就……随便问问,你别管跟谁有关系。”范小圆道。
  麟德贵君于是也没继续找书,沉吟着踱回了她面前。范小圆撑坐起来,往旁边挪了挪,示意他坐, 他就坐回了她身侧。
  然后他继续思索着,很笼统地说:“那臣……大概会出其不意吧。”
  范小圆:“怎么个出其不意?”
  “臣不知具体怎么回事, 不知该怎么举例。”他顿声, 又想了想, 尽量详细地说,“就是这种事……不可能挨个拽着议论的人说没有那回事,正常的解释都会被认为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如果臣急于洗脱嫌疑,可能会找一个旁人都想不到的说法,他们觉得太匪夷所思,或许反倒会认为是真的。”
  范小圆似乎懂了点,又没全懂,于是追问:“比如呢?”她接着直接给他设计了一个场景,“假如……假如你现在没进宫,要考科举。这时候有人怀疑你……嗯,逛窑子?这种传言会影响仕途,你怎么办?”
  麟德贵君悚然一惊:“陛下?!”
  “我就打个比方!纯打比方!”范小圆指天发誓,麟德贵君的神色放松回来,思忖了一下,肃然说:“那臣就说自己去找的男娼。”
  “啥?!?!”范小圆目瞪口呆。
  “……臣也只是打个比方,纯打比方。”麟德贵君强调道。
  “不是……我知道你在打比方。”被惊呆的范小圆缓了一缓,“但你这不能解决问题啊……□□影响仕途,你嫖男的还是女的都影响仕途啊!”
  “……咳。”这种话题实在搞得麟德贵君有点别扭,他咳嗽着缓了一缓,又说,“是这样,陛下,当之前的传言是说找……姑娘的时候,臣说自己是去找男人,首先推翻了这个传言。出现了一次推翻后,原本轻信了传言的人,都会转而对这件事更谨慎。”
  “嗯……”范小圆思量着点了点头,觉得有道理。这就像是很多微博热点事件带来的影响,事情刚出的时候,大家会义愤填膺地上去骂。出现了一次反转,大家就谨慎了,多反转几次,围观群众多半不会再有明确的站队倾向。
  “那嫖……男娼的问题你怎么解决?”范小圆追问道。
  麟德贵君从容不迫地说:“一步步来。”
  范小圆颔首表示洗耳恭听。
  “首先要找一个有才华、有名气的清妓来编这个故事,可以当真去找他,而且可以不顾众人议论,去得很频繁。”
  范小圆点点头:“然后呢?”
  “过一阵子,想办法放出风声,表示自己只是欣赏他的才华,见面只谈诗词歌赋,不提其他。”麟德贵君顿了一顿,又继续笑道,“最后花钱把他赎出来,让他自由成家去,从此他忙于家事无暇再与臣见面,臣也完全不去搅扰他,有关龙阳之好的传言自然不攻自破,臣交友只看才德不问出身还能传为佳话。”
  范小圆:“……”
  她心说贵君你狡猾起来很狡猾啊!
  她想了想又说:“可是实行起来不会这么如愿吧?这种事……变数会很多啊。”
  “自然。如果当真遇到,必定不会如臣说的这样简单。”麟德贵君温和道,“臣只是举个例子。要点在于,最初时要从旁人设的套里跳出来,自己重新划一个套,自此让旁观者顺着自己的路走。”
  范小圆:卧槽?!
  她恍悟中无比震惊:这不就是传说中的带节奏吗?!自己竟然在让一个古人给她讲怎么带节奏?!
  范小圆你个废物!
  她木然良久,感慨着拍了拍麟德贵君的肩头:“贵君你这智慧真是贯穿古今啊……”
  麟德贵君一哂,思及她今天先后两次提及做官的事,出于谨慎,颔首轻道:“臣从未想过做官之类的事,陛下……”
  “唉,我知道!”范小圆摆了摆手,遗憾地靠在了用来挂幔帐的木框上,“你要是真能做官可太好了,准能有很多治国的好主意。而且有个这么好看的朝臣,番邦来朝咱也有面子啊!”
  “?”麟德贵君有些发蒙地发觉她似乎真的没有试探他的意思,然后愈发不懂这位九五之尊的想法了。
  二十一世纪。
  范小圆在挤公交上学的路上又翻了翻论坛,发现经过一夜发酵,论坛里对于事件的议论已经发展到了猜测她是不是在成心吊着宇文客上,某些匿名帖子非常阴暗刻薄,一口一个绿茶婊。
  ——妈的!
  范小圆动着口型暗骂了一句,心道微博上说的真没错,这世界对女性的恶意真是无处不在!
  ——他们凭什么想当然地觉得是她吊着宇文客、觉得她绿茶婊?就算是瞎猜,为什么没人猜是“宇文客追求不成死缠烂打,范小圆为了躲避纠缠只好用假男友搪塞”之类的剧情呢?
  就因为他长得帅学习好?那她还长得美多才多艺呢!
  论彻底达成性别平等的重要性啊……
  她心下感叹着,拿手机的手忽而一滞。
  ——自己怎么这么忧国忧民了?!
  这是现代这是现代这是现代!
  走进学校,范小圆绷起一颗金刚心,面对了大半天的流言蜚语。连宁凝都有点八卦,认真追问了半天她到底有没有跟宇文客在一起、宇文客到底有没有追她,被她抄起课本拍了回去。
  到中午吃完饭的时候,她大致有了“带节奏”的思路!
  在接下来的很多天里,范小圆放了学就往自己要去的公交站的反方向走,到了第三天时就有跟她熟悉的同学好奇了,放学时随口问她:“哎小圆,你去哪儿啊?”
  “去见我家小哥哥!”范小圆欢快地回道,看起来千娇百媚。
  于是很快,论坛里的议论就升级了。
  其中有uc版的:《宇文学长苦追同班班花不成,竟是因为……》
  有知音体的:《二(7)班班花啊,你无视学霸的爱,是坠入了谁的爱河?》
  有知乎调调的:《如何看待高二(7)班班花和校外神秘人士早恋?》
  还有范小圆初中时很爱看的霸道总裁文范儿标题的:《**班花:神秘帅哥快过来》。
  总之从宇文客嘴里说出的传言似乎得到了印证,一时之间,范小圆走上了校园舆论的顶点,同学们发散思维编的各种来龙去脉估计能出本合集。
  不过,大约是因为她并没有在学校恋爱、也完全没有被抓过现行,老师们暂时没有找她谈话,一切八卦都姑且限制在了学生之间。
  然而,宇文客有点懵逼了。
  他不知道范小圆嘴里的“小哥哥”究竟是谁,也摸不准她到底恋爱没有。心里的一股力量涌动着,让他想把这些问清楚,可理智又在告诉他这跟他没关系,这和麟德贵君的事情不一样!
  ——在那个时间,他和麟德贵君都是……那么个身份,她喜不喜欢麟德贵君,或许会对他造成影响,但是眼前的事对他毫无影响!
  可是在这些天里,他就是过得魂不守舍。这搞得几个哥们都看不下去,在一天放学后,一道截住了他。
  为首的蒋希叹着气拍了拍他的肩头:“班长啊,你人设都这么霸道了,竟然还混成凄惨男配,让哥几个以后怎么活啊?”
  宇文客:“……”
  “你要崛起啊班长!喜欢咱班花儿,你倒是追啊!”
  “……谁喜欢她了,别瞎说。”宇文客锁眉,说着就要走。被蒋希伸手挡住:“你要是自己不出手,我们可替你出手了啊!”
  宇文客微微一凛:“你们要干嘛?”
  蒋希有点痞地咂了声嘴,拇指点点身后:“你想清楚,往她每天去的那个方向走,步行可到的距离可就一s职。你一国际学校尖子生输给职高的你不嫌丢人我们嫌,你要真不追,我们就去揍那男的一顿。”
  “……”宇文客挑眉,仍旧从他们之间挤了过去,“打架违反校纪,别说我没提醒过你们。”
  “去他妈的校纪!!!”蒋希炸了,“你他妈又借笔记又主动给人补课,傻子都觉得你丫喜欢人家!现在怂成这样你丫是不是男人!”
  宇文客脚都没停,冷漠地继续往前走去。
  “s职可他妈黄赌毒的大新闻都闹过!你就不怕咱班花儿在那男的身上吃亏啊!”蒋希继续吼道。
  宇文客脚下一停。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