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黑夜都要爱你 Chapter 28. 白黑 荔箫

  Chapter 28. 白黑
  第二天, a校论坛里, 在一件事迅速降温的同时, 另一件事在极速发酵。
  降温的, 是范小圆和“外校男生”谈恋爱的事。几个学妹把她喂猫的照片发到了论坛里,发誓自己躲在小区铁门外亲耳听见她管猫叫“小哥哥”,还听到一起喂猫的阿姨说她最近天天都来。
  这个转折杀得围观众人措手不及, 措手不及之后,大家一哄而散, 喂流浪猫实在没什么可八卦的。
  极速发酵的事, 是几个高二(7)班男生在s职门口跟人打了一架。
  或者……因为对方的人数比较多,理解为被打也可以。
  学生们最初听说的大致过程是这样的:那几个男人跑去s职门口问谁和范小圆在一起了,被他们拦下的学生可能心情不好, 对他们开了嘲讽, 于是言语间便起了冲突, 其他s职的学生看见这一幕就出来助阵, 然后两方就打了起来。
  至此好像还没什么,因为大家都知道范小圆是二(7)班班花, 同班男生们听说她和s职的人在一起,热血上头去叫板似乎可以理解。
  然而,紧接着一个重磅消息来了:带头去叫板的, 好像是高二(7)班班长, 宇文客。
  ——这个消息, 宛如一杯冰水倒进滚烫的油锅, 油锅呲啦就炸了。
  所有人都很惊讶, 论坛里无数帖子在惊问:宇文学长怎么会去带头打架?他从来不掺和这些事情啊?看来他是真的很喜欢小圆学姐!
  而“小圆学姐”本尊,此时可谓功成身退,把自己摘得倍儿干净,新滚上来的热油一点都没再溅到她。
  因为大家都很清楚——范小圆没跟s职的人谈恋爱啊,之前的话是宇文客瞎说的啊,宇文客去跟人叫板的时候,她在附近小区里喂猫啊?!
  于是,再度穿越到大熙之后,宇文客颓丧地坐在女皇面前,一声虚弱的长叹:“唉……”
  女皇在他面前无语地叉着腰:“你说你……你添什么乱啊?!”
  宇文御子又一声长叹:“唉……”
  “本来我喂猫的事爆出来,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你特么可真及时,和我同步进行硬添个续篇,你是吃顶了吗?!”
  宇文客垂头丧气:“他们都说你跟s职的人在一起了,我还以为是真的……”
  “哎你……”范小圆气结,“我不是跟你说过我没喜欢的人了吗?你……这谣言最初是打你那儿传出来的啊大哥!然后你自己让谣言的升级版给骗了?!”
  范小圆心说真是天道好轮回啊!
  “……”宇文客闷闷地不说话,闷了半晌,又叹气道,“我以为你有喜欢的人,不是指外校的。结果传着传出个外校的,我就以为这个是真的。”
  范小圆:“你特么到底以为我喜欢谁了啊!”
  “麟德贵君……”
  “这个我没跟你解释过吗?!?!”范小圆要炸了,她很费解地道,“你到底哪个筋不对了啊!钻什么牛角尖儿啊!咱又不是真古代人,我谈个恋爱瞒你干毛?!?!”
  刚走到至明阁外的麟德贵君因为女皇的怒语而脚下一停。
  隔着一方院子,又隔着墙,他听不清女皇在说什么,但情绪里的愤意十分明显。他于是疑惑地抬头看去,随即注意到宫人们都被赶到了屋外,瑟瑟缩缩地在院门口这边候着。
  麟德贵君想了想,问王瑾:“公公,陛下这是……跟谁发火?”
  王瑾上前一揖,作势擦了把冷汗:“跟宇文御子,有小半刻了。”
  麟德贵君哦了一声,又问:“我有些事要禀,公公您看……”
  “这个……”王瑾迅速判断了一下局势,说“您请吧。陛下这么光发火不叫人,看来是也不打算正经问罪。”
  至于麟德贵君进去会不会被迁怒,王瑾觉得也不至于。因为这么多年来,麟德贵君每每惹得陛下不快,都是因为二人间直接的矛盾。要说陛下因为别人的事拿他出气,那还真没有过。
  麟德贵君便提步走向了正屋,走进正屋后往右边一拐,他抬头叩了叩门。
  屋子里骤然一静,女皇带着余怒喝问:“谁啊!”
  “陛下,臣有事禀。”麟德贵君清朗温和的声音传进来,范小圆狠狠地一瞪宇文客,沉息道:“进来说吧!”
  麟德贵君便推门而入,蓦地看到宇文客蔫头耷脑地坐在那儿的时候,他微觉一愕。
  这都没跪下谢罪?!
  这种惊异在他心头一闪而过,他旋即缓过神,如同没看见宇文客般,如常揖道:“陛下,大将军前天回的京。方才护送摄政王选的人来了行宫,摄政王差人来询问您什么时候见。”
  范小圆没懂:“摄政王选的……什么人?”
  麟德贵君的神色略微一滞,然后,他低下眼帘,轻声道:“可以给您做元君的人,一共十五位,都是京中贵族公子。”
  范小圆:“?!?!?!”
  空气在两个现代人瞬间别扭的情绪中,一下子冻住了。
  宇文客眉头抽搐着看向范小圆,满眼都是:好特么奢靡啊……
  范小圆面色僵硬地回看过去,内心崩溃:这他妈怎么办……
  这和让她在宴会上一眼看尽万千美男不一样,当时美男们近在眼前,充斥在视线中给她带来一种……很微妙的享受。但现在,这些人她并没有见到,只给了她一个“这些是备选元君的人选”这样的重磅信息,她脑海里不由自主浮现的画面是宫斗剧里后宫佳丽为了争夺后位的尖酸刻薄明争暗斗的性转版。
  ——这么一性转吧,脑补起来的效果十分的……娘炮。
  女皇觉得一股凉气从后脊窜过,窜得她打了个哆嗦。
  接着她干咳一声,强行正色:“那个,贵君……”
  麟德贵君看向她。
  她想了想,谨慎地问道:“贵君你觉得……我什么时候去见合适?”
  “……”麟德贵君微怔,复又平淡地颔首道,“摄政王必定希望此事尽快定下来。但陛下想什么时候见,还是看陛下的意思。”
  那她是能拖则拖,还是速战速决?
  范小圆纠结了起来。
  哎好烦!两个世界的日子一起过不怕,可是两边同时遇上问题就很讨厌了。那边宇文客在学校面临处分,这边又让她选元君,为什么这些麻烦就不能排个档期呢?
  她一声苦恼的叹息落入麟德贵君耳中,他想了想,斟酌着提议道:“要不,臣今晚在清云台设个宴,算给各位公子接风。陛下若有心情就来宴上看看,气氛比较轻松,不会像正经觐见那样劳心伤神。”
  “……也行吧。”范小圆觉得这个主意还不错,点头应了下来,接着看向宇文客,“你跟我一起去!”
  “?!”宇文客一脑补十五个美男同场争宠的画面也打哆嗦,拒绝得斩钉截铁,“我不!”
  麟德贵君:“……”
  “嘁,不去就不去。”范小圆撇撇嘴,索性不理他了,上前一拍麟德贵君肩头,“那我现在就去清云台。”
  “?”麟德贵君愣了一下,旋即衔起笑意,“好。”
  他一笑起来,笑意就会一直漫到眼底里去,犹如春风拂面。范小圆毫无防备地与他目光相触,顿时触电一样将脸别开,然而双颊还是一阵阵地犯起热来。
  妈的犯规犯规犯规犯规!
  这笑容简直是杀伤性武器!!!
  房中,宇文客在背后清楚地看到了她的面色变化。
  他闷在那儿兀自哼了一声。
  ——还说自己不喜欢贵君。
  紫清园西侧的一片宫殿里,十五位世家出身的公子在听说麟德贵君要在清云台给他们设宴接风后,很快就打听到了陛下现在就在清云台。
  那么接风宴上,陛下多半会在。
  众人于是便各怀心思地思量陛下的喜好来。
  陛下的看法如何,对现在而言非常重要。因为能走到这一步的人,都是已经过了摄政王那关的,他们十五个在摄政王眼里没有多大差别。最后谁做元君,看得就是陛下的心意。
  陛下喜欢什么样的呢?
  众人都知道,目下宫中位份最高的是麟德贵君,而且麟德贵君近来似乎格外合圣意。对于麟德贵君是什么样的人,他们有个大致的了解——先皇曾赞麟德贵君有旧时的男儿气概。
  那么,陛下应该喜欢比较有“男儿气概”的。
  可除了麟德贵君,现下还有位新宠。这位新宠复姓宇文,进宫三年一直默默无闻,前不久突然得宠,一跃至御子位,名声从行宫一直传到京中。
  但这宇文御子是什么样的人,他们不清楚。只知道一件事——宇文御子在中秋宫宴上好像说了个什么“单口相声”,逗得满堂大笑。
  那么陛下应该还喜欢会逗乐的。
  几个时辰后,范小圆在清云台的寝殿里忐忑地静听着外殿的动静,觉得大家兴头好像起来了,就整肃衣冠走了出去。
  满殿唰然安静,众人齐齐见礼。女皇淡淡地道了声“免了”,然后各自落座。
  ……刚才的热闹好像都白搭了呢,现在的气氛还是很冷啊!
  女皇有点不知道说点什么好,略含悲愤地看了眼麟德贵君。麟德贵君一愣,正帮她思量开场白,席间倒有人先开了口:“陛下!”
  范小圆循声望去,看到一个……个子不算太高,体格也相对瘦弱的男子颇带几分豪气地站在那里,粗着嗓子道:“臣家中世代承蒙皇恩,但臣今日才第一次得见圣颜。心中激动,想斗胆敬陛下一杯!”
  “……”范小圆的神色有点纠结。头回见面难免尬聊嘛,他说这话没问题,但她想说……这位小哥你能不能好好说话?生着张白嫩小生的脸,为什么要粗着嗓子学腾格尔啊!
  然而她内心的这番吐槽还没完,就见那位小哥又很霸气地向宫人一挥手:“拿碗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