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黑夜都要爱你 Chapter 31. 黑白 荔箫

  Chapter 31. 黑白
  考虑宫里不友好的生存环境, 宇文客知道自己如果最后没去跟“陛下”一起用膳,事情一定会传出去,于是他硬着头皮去了至明阁。
  然而到了至明阁,他却听说陛下去清云台用膳了。
  这特么好生尴尬。
  宇文客懵逼了会儿,纠结了一下是杀去清云台跟“陛下”还有麟德贵君一起用膳更糟糕,还是让那几位知道他没跟“陛下”一起用膳更糟糕, 最后还是觉得后者更糟糕。
  他去清云台, 顶多就是麟德贵君会觉得他很奇怪很没眼力见儿而已, 惹到他不熟悉的那几位, 大麻烦不可预测啊!
  于是他又杀去了清云台。
  清云台里正在布膳,范小圆便又坐到了书案边上,托着腮欣赏麟德贵君的盛世美颜。麟德贵君原本在心如止水地看书, 被她盯了一会儿就看不下去了,失笑抬头:“陛下。”
  范小圆立刻别过脸, 低头, 端茶, 喝茶。
  等到把茶盏放回桌上, 她就不敢再抬头看他了,因为不想当打扰爱豆正常生活的“私生饭”。
  但静了一会儿,她察觉到余光中人影晃动, 忍不住地抬了抬眼,就目瞪口呆地傻在了那里!
  ——他放下了书,左手闲适地搁在案上,右手侧支着额头正笑看她, 那种笑意只消看一眼,就令人感觉如沐春风,范小圆感觉心都跳得重了两声,几秒后转身一把抱住椅背:“你别这样!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长得多好看!”
  “臣知道啊。”他的笑音从背后传过来,带着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愉快,稍稍一顿,下一句是,“但陛下也生得极美,所以臣……”
  他言到即止。
  抱着椅背的范小圆脑补了自己喷出两管鼻血的画面。
  天了噜!她没想到他这么快就能从先前战战兢兢的状态里放松下来,开始反撩她!
  早知道就不跟他说得那么明白了!现在这样,她根本没抵抗力啊啊啊啊!
  于是殿里呈现一派女皇陛下抱着椅背陷入崩溃、麟德贵君眼中带笑静望着她,布膳的宫人死死低着头想笑又不敢的奇妙景象。
  此时进来禀话的宦官,倒是很好地打破了这微妙的安静:“陛下。”
  两个人看过去,他禀道:“宇文御子求见。”
  “啊?”范小圆回过头,立刻说,“请他进来吧!”
  很快,宇文客便入了殿,端端正正地一揖:“陛下,贵君。”
  范小圆松开椅背坐正身子,问他:“有什么事?”
  “臣想来……”宇文客十分窘迫地咳嗽了一声,“蹭个饭。”
  范小圆:“?”
  麟德贵君:“……?”
  终于,曾经让范小圆一脑补就觉得尴尬哭的“两个男宠和女皇一起用膳”的画面,在这一天成为了现实。
  三个人都在闷头各吃各的,尽量减少交谈,也减少夹菜频率。
  范小圆炸毛,她很想咆哮一句,宇文客你到底怎么想的啊!没事儿来清云台蹭什么饭啊!!!
  而宇文客已经死低着头一连吃了好几口白米饭。
  麟德贵君目光在他二人间荡了个来回,迟疑着清了声嗓子:“咳,御子,菜不合口?”
  “啊?没有!”宇文客立刻冲着面前的红烧鱼伸了筷子,夹起一块刚送到嘴边,麟德贵君及时地又吐了一个字:“蒜。”
  “……”宇文客刹住手,看着近在眼前的蒜瓣僵笑。
  范小圆:“……”
  麟德贵君打量着他又说:“御子是不是有什么别的事?”
  “?”范小圆怔怔地也看过去,宇文客想想,好像也没什么可隐瞒的,就索性把湖边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很抱歉地表示自己真没想来添麻烦,但当时脱口而出,所以不来不行,骑虎难下!
  麟德贵君嗤笑着哦了一声,似乎对此并不意外。
  然后他说:“陛下好像也不愿多见他们。”
  “嗯。”范小圆点头,“完全没见过啊,又知道他们可能……至少有一半人心怀鬼胎,想想都烦得慌好吗?”
  “可您既然同意册封元君了,就还是要看您自己的意思,总不能真由臣一个人做主。”麟德贵君道。
  “那怎么办嘛……”女皇很忧愁,“让我看谁好谁不好,我也看不出啊,他们在我面前肯定都好好的。看脸嘛长得都不错,才学估计也都不低。”
  看脸嘛长得都不错,才学估计也都不低。
  ——宇文客心理压力大到疯。
  这不行!有个麟德贵君他已经很有危机感了,不能再让范小圆粉上一个男团!!!
  他于是大脑飞速运转做了一番思考,然后道:“要不大家一起去旅个游吧!”
  麟德贵君:“啊?”
  “就是……去游山玩水!”宇文客道,“去个远点的地方,衣食住行、随行人员都要临时安排的那种,然后陛下把这些活拆开,分派给那十四个,绝对特别考验统筹和协作能力!”
  说完,他觉得自己真机智。
  这是他先前无意中跟一位表姐聊起的。表姐六月份拉着男朋友去欧洲玩了一圈,回来就开开心心订了婚,因为她通过一趟旅游把对方的人品、消费观全了解清楚了。她说很多问题平常看不出来,旅游的时候容易集中爆发,能和谐地旅游一趟,可以检测出很多未知矛盾。
  现在的状况他们面临的状况,可能比表姐当时更需要检测,因为那边有足足十四个人,事情拆分开后,谁会大局为重和别人好好合作、谁会借机踩别人都能看出来。
  而对他自己来说,应该没什么坏处。因为班里去年一起出国旅过游了,基本没出现矛盾。这一回,他可以趁机追一下范小圆……
  宇文客于是迫切地等着范小圆的反应,麟德贵君略作沉吟,先点了头:“不失为一个好方法。”
  范小圆则问:“那要是谁的安排真出了问题呢?比如……比如到地方发现住处不好,怎么办?”
  “臣另做一手准备。”麟德贵君理所当然道,接着对她的担心不解地失笑,“圣驾南巡,岂有找不到个合适的住处的道理?”
  “哦,有道理……”范小圆佯作冷静地敷衍过去,麟德贵君又说:“但此事,陛下得告诉摄政王一声,毕竟现下是摄政王理政。”
  .
  是以当天下午,事情就传进了摄政王的别苑。前两天被大将军带着跑马后觉得骨头散架,躺在床上起不来的摄政王一下弹坐起来:“南巡?!”
  “是,陛下想带十四位公子一道南巡。说是……”亲自来禀事的大宦官王瑾顿了顿,“说是为了挑出一位当元君。”
  “?”摄政王显然没太懂这个思路,摆了摆手,先让王瑾退下了,然后看向坐在旁边浅啜清茶的大将军,“你怎么看?”
  “陛下想去就去呗,南巡有什么稀奇?”大将军毫无意见地轻耸肩头。
  “我这不是不想你辛苦么,从边关回来才几天……而且你还晕船。”范臻懒洋洋的。
  大将军一愣:“陛下没说要我去啊?”
  “你不去我又不放心。”摄政王慵懒地躺回去,侧倚在榻,以手支颐,“乱臣贼子总是有的。万一出个意外,可没地方买后悔药。”
  “唔……那我去就好咯。”大将军噙笑斜睇着她,“江南是好地方,你有什么想要的没有,我给你带回来?”
  摄政王扯了个哈欠,眉眼弯弯的,语气里平添了几分妩媚:“我啊,我想要整个江南……”
  “……殿下!”大将军悚然一喝,下意识地向外扫了一眼,撂下茶盏几步踱到她榻前,“怎么说这种话!”
  “怎么了?这话当着陛下的面,我也敢说。”摄政王和她对视着,笑意逐渐淡去的面容变得郑重严肃。“我就希望她赶紧亲政,亲政后连封地和爵位都别给我留,只给我足够的钱就好。我要拿着钱去江南,和心上人过悠闲日子去,闲来无事逛逛苏州的小院、在杭州的西湖边跑跑马,多开心?”
  “你……”大将军黛眉之间两缕竖线狠跳了好几下,别过头去,“你别这样想,你毕竟是……”
  “将军是舍不得虎符吗?”摄政王一双美眸里漫出盈盈笑意。
  大将军一噎,不过下一刹就明白了,立时瞪她:“你少激我。”
  “哈哈哈,别生气嘛。”摄政王往里挪了挪,轻拍床边示意她坐,“你这回先去买个院子好了,不用太大,但要景致够好。院子里必须有湖,就算买在西湖边上,我也要院子里有湖。”
  “……哦。”大将军沉肃一应,旋即又说,“那我明天去请旨护驾随行。”
  二十一世纪,宇文客在公交上用手机查了一路的苏杭特产,然后深刻意识到了自己生活经验的欠缺。
  他成绩够好,书本上的知识很难考住他,但他很少旅游,去过的地方少之又少……怎么在旅游中追妹子,更是毫无思路!
  他于是很忧愁,心道总不能在南巡途中拉着范小圆刷题吧?那也太煞风景了。
  宇文客陷入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纠结。如果说写检查对他这个好学生来说难于上青天的话,追妹子的难度大概等同于冲出银河系。
  一点想法都没有啊啊啊啊!!!
  宇文客十分崩溃,而这件事已经列入了宫中日程,没有太多的时间让他继续研究。
  于是,在早自习的时候,他沉吟再三,最终决定向据说很会追妹子的好哥们蒋希求助。
  他问得开诚布公:“蒋希,我想追个妹子,不知道怎么追,你能给我出主意吗?”
  蒋希顿时兴奋:“范小圆?!”
  宇文客点头:“嗯。”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的更新可能会迟,因为今天要刷夜赶个稿子,明天补觉会睡到几点就随缘了……
  -
  本章随机送50个红包,么么哒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